……

「什麼。」

周圍虛空錯亂一片轟鳴,在場的暗衛們都感覺周圍混亂的很,甚至看到街邊的許多樓閣、府邸房屋都被挪移走了,漂浮在遠處半空。

呼。

一切塵埃落定。

周圍百萬里原本被挪移走漂浮在遠處半空的樓閣、府邸彷彿等等,盡皆又回到了它們原先位置。

百萬里內一些被虛空扭曲籠罩的無數修行者們都回到自己原先位置,個個愣愣看著周圍。

「好厲害的高手。」田易芝他們激動看著周圍,高聲道,「謝前輩救我家公子。」

「謝前輩。」侍女顏瑜此刻也連道。

應山烈扈則是一屁股坐在車輦上,摸了摸頭,呼出一口氣,他也嚇得腿軟,他看向旁邊的東伯雪鷹:「我兒放心,我應山氏底蘊深的很,定是安排了厲害高手保護你,豈是那些刺客能得逞的?」應山烈扈也是實力弱眼光差,根本不清楚這一次敵人的恐怖程度。

「謝前輩救命之恩。」東伯雪鷹也高聲道。

他剛才雖然手指出手點了下,可在那時,他也扭曲周圍虛空,就算盯著他看,最多看到他身體坐在那,根本看不見他手指位置,因為那裡虛空扭曲了。

既然出手,自然不留絲毫破綻。

******

在遙遠處看著的黑衣魔頭主人看到遠處扭曲的虛空,待得虛空恢復平靜,年九老魔和魔仆巢慶都消失無蹤了。

讓兩個都爆發出元神宮七層實力的高手,瞬間消失無蹤?這是何等實力?

「就是火烈侯出手,都不可能這麼快。」黑衣魔頭主人臉色陰冷,畢竟虛空被壓制是無法瞬移的,要殺敵人也是要飛行撲殺,年九老魔可是六個分身,魔仆巢慶身體也頗為強大,一瞬間將他們盡皆滅殺?

「周圍虛空被壓制,時空被混淆,誰能一瞬間滅殺年九和魔仆?」

「應山氏有這樣的高手嗎?」

黑衣魔頭主人思考了下。

應山氏也就那位深不可測的『應山老母』做得到,可應山老母何等身份,肯定是坐鎮應山城的,應山城……可是比火烈城要大的多,也重要的多。距離如此遠,又無空間超遠距離傳送之法,根本趕不及來保護應山雪鷹。

「誰啊?」

「難道是某個隱居在火烈城的高手,看那雪鷹小崽子天賦高,所以出手庇護?」黑衣魔頭主人只能想到這點。

「算他走運。」黑衣魔頭主人轉身就走。

……

車輦還在半空,八頭龍獸都有些不安。

上百名暗衛們、田易芝和九名親衛、侍女顏瑜,還有應山烈扈身邊的一眾僕人護衛,個個感覺震撼,一瞬間都無法恢復平靜。

「公子,剛才我看到遠處許多樓閣房屋都在遠處天邊飄著呢。」侍女顏瑜有些激動,「一眨眼,又全部回來了。」

「也不知道是哪位前輩。」東伯雪鷹感慨道,「真是厲害。」

「這位前輩能幫公子,可能和我應山氏有舊,不過公子也得記下這恩情。」田易芝笑道,他都羨慕自家公子了,藉此能夠和那位大高手攀上交情。

呼。

半空中,火烈侯化身再度凝聚出現。

火烈侯看著一切都好,看到東伯雪鷹沒任何傷勢,也鬆口氣,當即仔細詢問剛才發生一切。

就在他們聊著時。

「呼。」

兩道身影憑空出現在這。

一位是青瞳老者,一位便是應山老母。

「老祖宗,浮塵侯。」火烈侯化身連上前。

「來晚了。」應山老母看到周圍情況,笑道,「不過還好,沒出事,你們怎麼擋住那魔仆巢慶的?」

火烈侯化身搖搖頭:「我也不知,應該是某個路過火烈城的高手吧。」

應山老母看向半空。

虛空漸漸扭曲顯現過去場景,只是很快受到干擾。

「刺客還混淆了時空。」應山老母看向一旁的青瞳老者,「浮塵,還要請你查查看了。」

「好。」

青瞳老者點頭,他的一雙眸子射出幽幽青光,只見遠處半空中開始浮現之前的場景,將之前整個戰鬥場景從頭到尾都顯現了一遍。只是虛空扭曲錯亂時,一片混亂,他們也僅僅能夠看到一些東伯雪鷹沒刻意遮掩的區域。

「好厲害的領域招數。」青瞳老者驚嘆,「那年九魔頭和魔仆巢慶都只是瞬間便湮滅。魔仆巢慶完全爆發是有元神宮七層實力,且身體強橫。要能夠瞬間滅殺……這很難。」

「我做不到。」火烈侯道。

他戰鬥方式更霸道,但魔仆也不傻,也會抵擋逃命的。

「出手的應該有九層實力。」應山老母微笑道,「奇怪的是,出手救了雪鷹這小傢伙。卻沒有和我這老太婆說一聲……難道並非看在我面子上?」

若是看在她面子上,應該和她說一聲。

「可能是隱居火烈城,或者剛好路過。」應山老母搖頭笑道,「不管怎樣,這位高手並無惡意,我們還得謝他。」

「嗯。」火烈侯點頭。

應山老母、火烈侯一時間想不出是誰,至少南雲國內似乎沒符合的。然而界心大陸浩瀚廣闊,有眾多國度,更有強者如雲的六大古國!在界心大陸上浪跡天涯闖蕩的神秘高手更是多了,和應山老母不熟的自然也多的去了。

「雪鷹小娃娃。」應山老母看著東伯雪鷹,「他能救你,至少有愛才之心。或許將來你還能碰到他,定要交好。」

畢竟在他們判斷,至少是封王的存在。

整個南雲國,如今一共也就二十一位封王!沒有一個有這等扭曲虛空的恐怖招數的。

「是。」東伯雪鷹點頭。

「能不驚慌失措,你心境還算不錯。」火烈侯化身也誇讚著東伯雪鷹。

應山老母一邊說,一邊也在思索著神秘強者到底是誰,首先南雲國內就被她排除了,應該是南雲國之外的高手。整個黑魔四國她還算熟悉,黑魔大澤的魔頭她也知道些,混沌境中能做到這一步的,倒也有兩個。至於黑魔四國之外更廣闊世界,那高手就多了去了。

「那算一機緣,雪鷹他有虛空天賦,這位高手擅長的也是虛空,既然出手結緣,說不定將來還有緣分相見。」應山老母微笑,跟著她臉色又冷了下來,她在思考,這次的刺客到底是誰安排的。

誰,這麼想要她應山氏有史以來天賦最高的子弟『應山雪鷹』的性命!

(提前說下,明天請假一天)

(後天恢復更新)

*

*(未完待續。) 「火烈。」

應山老母聲音依舊溫和,「你對你的火烈城管的也太鬆了,讓這麼多高手潛進來。」

「是我無能。」火烈侯低頭道。

「還有一頭魔仆巢慶!」應山老母淡然道,「能夠派遣魔頭年九,更捨得派遣一頭魔仆當刺客……這背後的指使者,怕是身份不一般。」

火烈侯乖乖點頭。

他好歹也是一位侯爺,也沒捨得買過一頭魔仆。當然像混沌境中墊底的魔仆『巢慶』他還是買得起的,可畢竟他長期坐鎮火烈城,自然覺得沒必要買!太奢侈,太浪費。

「查。」應山老母冷聲道,「一查到底,浮塵,你也陪我在這火烈城待上三日,幫忙查查,火烈的手下,調查尋蹤怕還是弱了些。」

「好。」青瞳老者笑道。

應山老母在南雲國都也是極為古老的封王之一,實力也是排在最前列,浮塵侯早在弱小時就受過應山老母人情,之後二者關係自然越來越近。

在車輦上的東伯雪鷹、應山烈扈早就站起來了。

「雪鷹小娃娃。」應山老母笑呵呵看著東伯雪鷹,「你拿著一桿長槍,怎麼,想要親自對敵?」

「老祖宗。」東伯雪鷹身體氣息陡然外放,自通道,「我如今已有元神宮五層實力,相信面對敵人,還能鬥上一斗,自然不甘心束手就擒。」

應山老母頓時眼睛一亮。

「南雲聖體達到第五層了?」旁邊火烈侯化身也吃驚。

「難得難得,這才五百萬年吧,雪鷹小公子就能夠達到元神宮五層實力。」浮塵侯感慨,「成為合一境可以靠血脈,可要修鍊南雲聖十二式,卻是需要悟性,五百萬年達到這等境界,這等天賦當真是了不得。」

應山老母雖然開心,可還是道:「你別誇這小傢伙了,他血脈不凡,且剛好又是源自於國主的『虛空血脈』,參悟血脈變化,修行南雲聖十二式也很輕鬆,五百萬年做到這一步,只能算還不錯。」

她是怕東伯雪鷹太驕傲。

畢竟是應山氏有史以來天賦最高的,如果太驕傲,變得驕縱狂傲,修行上不夠虔誠認真,那可就大大影響前途了。

「雪鷹小娃娃。」應山老母笑道,「你雖然有元神宮五層實力,可不管是那頭魔仆,還是年九老魔,都有元神宮七層實力。他們要殺你,當真是翻手便可滅殺。」

「我知道,可總不能不反抗任憑他們殺吧。」東伯雪鷹連道,「老祖宗,我也達到這般實力了,應該可以去國都了吧,去南雲聖宗的總宗,學完整的《南雲聖十二式》。」

「嗯。」

應山老母、火烈侯都情不自禁點頭。

「你是得去,而且儘快去。」火烈侯連道。

「南雲聖宗總宗,高手如雲,去哪修行對你幫助更大。」應山老母說道,「你最好在那多修行些時日,以你的天賦,我找找老朋友,會讓你成為南雲聖宗的入門弟子的。」

「謝老祖宗。」東伯雪鷹連道。

「你先回去歇息吧,過上數日,我便會安排你出發。」應山老母說道,一揮手,便籠罩了東伯雪鷹、應山烈扈、田易芝和一群護衛僕人們。轟——強行將東伯雪鷹他們給挪移到了火烈侯府,顯然以應山老母實力,在沒有虛空壓制下,短距離空間挪移並不是難事。

當然『超遠距離傳送』,她做不到。

「哼。」應山老母臉色沉下來,「我倒要看看背後到底是誰。」

火烈侯眼中也閃爍著寒芒,顯然這次也是氣極。

……

整個火烈城,一片風聲鶴唳。

前任爹地:媽咪好新鮮 「嘩嘩嘩。」

火烈軍幾乎傾巢而動,一支支火烈軍隊伍飛行在火烈城上空,去各處查探。

應山老母僅僅留一個化身在這,可她在這帶著浮塵侯坐鎮,稍微發現疑點,就和浮塵侯親自去調查。

有她在……

便是火烈城的另外一位巨頭,掌控南雲聖殿的淳御衛一也命令手下們暫時各回各處,不得在外隨意行走。

「說。」

肥胖的淳御風跪在那,臉上滿是汗珠。

火烈侯坐在那,周圍更是一群軍士,火烈侯冰冷看著淳御風。

「是是,我都說,可侯爺,這和我無關啊。」淳御風樓主連喊道,他也向家族內求救,家族內部卻是告訴他——全力配合應山氏!

應山老母震怒!

淳御氏,雖然是三大帝級家族之一,卻也不可能為下面一個小傢伙惹怒應山老母!

作為封王,應山老母隨手滅了淳御風,都不會有一點懲罰。

……

過去一條條灰色生意的鏈條被扯出來,一個個王侯家族子弟被抓出來審問。這些王侯家族子弟們實力上都沒前途了,自然想要賺取更多『資源』。自然有些插手進一些灰色生意中,如今個個被那位乾干澩殃及,遭到池魚之災。

試愛迷情:萌妻老婆別想逃 「乾干澩,幸虧你死的早,否則我定不饒你。」淳御風被關在牢獄內,咬牙切齒。他在短短兩天內就遭到了諸多審問乃至刑罰,甚至送到應山氏宗家那邊在幻境內審問過,即便如此,火烈侯依舊將他關押著。

他淳御風,好歹是淳御家族,地位也算頗高,才勉強保住了一條命。

這次應山氏在整個火烈城調查下,就有王侯家族子弟幫忙聯繫過年九老魔,一律都被斬殺!許多地位不高的做灰色生意的,只要疑似乾干澩手下的,要麼關押囚禁,要麼處死。

*******

三天時間,整個火烈城所有王侯家族子弟都低調許多。

面對普通平民,他們能張揚肆意,可殺平民,他們也是遭到些許罰金的。可應山老母殺他們卻是連一點懲罰都沒有!當然應山老母也不會濫殺,南雲國的王侯之間,也是有一些潛在規則的。

「哼哼。」

火烈城內,一座普通府邸的地下靜室。

黑衣魔頭主人正盤膝坐在這,以火烈城之廣闊,修行者不可計數,是不可能每一戶都調查的。而魔頭主人化身潛伏在火烈城內,並未和手下們有過任何接觸。

「急了,瘋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