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葉笑了一聲,本有回應,直接走向了坐在床邊的小蘿莉。他早就知道藏馬不會答應的那麼簡單,最後一定還會有別的麻煩等著他。

但無論多麻煩,無論多困難,難道還會比死更可怕么?當然不會!

而劉葉連死都不怕,更不會怕這種沒來由的所謂麻煩和困難,他只想和麗紗在一起。

我說大舅子,傷也好了,天也黑了。你就趕緊去休息吧,我和我老婆也該睡覺了。

良好的氣氛被劉葉這一句話給變得微妙起來,麗紗的臉紅得像熟透了的蘋果,埋下了頭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藏馬則勃然大怒,不過很明顯其中大部分都是無奈和裝出來的。但是,對於三個人都必須獨自開房這件事,藏馬卻死一樣的堅持。

最終,劉葉便度過了自他來到這個世界后,第一個沒有小蘿莉陪伴在側的夜晚

諾蘭街頭,雖然是清晨,街上的人卻依然不少。不只是因為諾蘭城本就熱鬧,還因為今天正是珈藍王國國祭大典的日子。

劉葉麗紗還有藏馬,三個人剛剛從旅店中走出來。

三個人,三個模樣,劉葉自然不用裝扮,麗紗則再次使用了幻術,藏馬也披上了一件大大的斗篷。在他們三人中,除了藏馬意氣風發,其他兩人都是一副睡眠不足的模樣。

劉葉看了看麗紗,發現麗紗也正在看他。而他們的眼中,全都充滿了血絲,顯然是這一夜都沒有睡好。

當著哥哥的面,麗紗滿肚子的話都不好說出來。只是向劉葉怒了努嘴唇,用口型述說著委屈。

咳咳——

還沒等劉葉回應,藏馬的咳嗽聲就響了起來,換來劉葉一臉的鄙夷。

一個高級武士,而且還是狐族經過了亮度覺醒的強者,會睡了一夜就感冒?鬼才相信。

不過有這麼一個傢伙橫在這裡,劉葉與麗紗每天早上的例行慰問,也只能泡湯了。

劉葉看向藏馬,問道:你打算怎麼回去,走路,還是有跟我一樣的打算?

藏馬一翻白眼,昨天就是這件事還惹起他好一番不滿。劉葉竟然想帶著麗紗強行使用珈藍王國的魔法傳送陣。

那東西是那麼容易使用的么,就算劉葉有足夠的魔力去驅動和控制傳送陣,珈藍王國的衛隊和魔法守衛者也都不是擺設。

在藏馬看來,劉葉這樣做簡直就是送死。而且他自己送死還不算,還打算拉著麗紗一起去送

死,這就不可原諒了。

想到這些,藏馬更是慶幸自己出現的及時。要是再晚一些,說不定會發生什麼恐怖的事情。

我可不像你那麼沒腦子,才不會打傳送陣的主意。

喔,那你是打算走回去嘍。穿越三個王國,萬里征途,你打算走上半年么?

藏馬哼了一聲,臉上則掛起一個得意的笑容。

他說道:你知不知道我第一次天賦覺醒得到的能力是什麼?

劉葉之前已經聽麗紗介紹過了,點頭說道:嗯,不是空間之力么,很稀有的力量。

不錯,就是空間之力。而所有人都以為我擁有的只是藉助空間隱匿身形的力量,可實際上我所擁有的不只是隱匿,還有傳送。

啊!

劉葉驚呆了,麗紗也愣住了。

麗紗愣住是因為藏馬這個能力,她都是第一次聽說。劉葉的震驚,則是想到了這個能力給對方實力帶來的提升。

一個會瞬移的高級武士,所能發揮出的實際戰力,恐怕不下於一名大劍師。也就是說,昨天下午那一場另類的打架,這位大舅子還對他有所留手。

藏馬很滿意兩個人驚訝的表情,因為他隱藏自己的能力,要的就是這種突兀感。如果是對敵人,那麼一個隱藏的能力所帶來的影響,就將會是致命的。

劉葉哈哈一笑,說道:既然大舅子有這麼好的天賦能力,那就省事多了,我們直接傳送到銀翼山谷吧!

聽了劉葉這句話,藏馬也笑了。只不過他臉上的笑容,讓劉葉嗅到了一絲詭計的味道。

藏馬說道:你想的很好,但卻並不現實。

見麗紗也露出疑惑的目光,藏馬沒有再兜圈子,直接說道:我這種傳送能力雖然可以讓我直接返回銀翼山谷,但最多只能帶著一個人傳送。而且呵呵,這個人必須得有我狐族的血脈,能夠幫我一同引動空間之力。

啊?

劉葉怔住了,他到現在才明白,藏馬昨天怎麼會答應得那麼痛快。原來所謂的麻煩不是指的到了銀翼山谷卻進不去,而是壓根就指的如何去往銀翼山谷。

藏馬說的清楚,他能直接傳送到銀翼山谷,但是只能帶一個人,而且還必須是身具狐族血統的人。

這哪還有別人,就只能是麗紗了,那劉葉怎麼辦?

劉葉怎麼辦?麗紗也問出而來同樣的問題。

藏馬一攤手,一副愛莫能助的樣子。

藏馬想到過劉葉聽到這個消息會怎麼樣,比如不滿,甚至發怒,卻沒有想到劉葉只是愣了片刻,臉上的表情就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

竟然好像對這個近乎無解的問題,一點也不在意。

劉葉盯著藏馬的眼睛,緩緩說道:我說大舅子,你好像誤會了。

嗯?我誤會了什麼?

劉葉走向麗紗,藏馬並沒有阻止。就見劉葉在麗紗身邊站定,然後才說道:我之所以會打傳送陣的主意,是因為我們急著趕往銀翼山谷。但趕往銀翼山谷卻不是我們的目的。

盯著藏馬的眼睛,劉葉的話擲地有聲。

急著趕過去,只因為麗紗想給家人報個平安。但現在你這位當哥哥的出現了,想來一定有辦法把麗紗平安的消息通知你們的父親吧。既然我們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又何必急著過去呢。慢慢走路,看看風景,吃些美食,豈不是很快活?

這下輪到藏馬傻眼了,尤其是當他用問詢的目光望向麗紗,卻見到麗紗眼中劃過一絲驚喜然後欣然點頭,就更是變成了一塊木頭。

他此刻才發現,自己的確是誤會了。之前劉葉的所做所言,都讓他以為劉葉很希望能去銀翼山谷。但他卻忽略了,劉葉希望去銀翼山谷是因為麗紗需要回去,而麗紗回去的目的就只是讓家人放心。

偏偏,他就正好是那個家人

麗紗,你真不跟我回去。藏馬只好問向麗紗。

麗紗先是點頭,再又搖頭,說道:我當然回去了,不過我也要跟劉葉在一起。

看到麗紗抱住了劉葉的手臂,藏馬是徹底無奈了,顯然他是不可能讓麗紗離開這個混蛋小子了。

但是就讓麗紗和他單獨呆在一起,然後自己一個人空著手返回狐族?藏馬想到他和麗紗的父親,那位聖武狐王發怒的樣子,就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咬著牙,藏馬幾乎是硬擠出來了一句話:好,那我們一起走,我們慢慢走回銀翼山谷。但我可先說明,你們不許去打王國傳送陣的主意。那東西,不是我們幾個的實力就可以觸碰的。

麗紗高興的笑著,同時劉葉也點頭答應,事情就這樣定了下來。

不過劉葉心裡卻有些不痛快,挺好的二人世界,突然多了這麼一位大舅子牌電燈泡,恐怕接下來的日子會相當的不爽。

既然不再急著走,三個人首先要做的事情當然就是去吃早餐。只不過最近的酒店餐館,也與他們這間有些偏僻的旅店隔著一條街。

走在街上,劉葉和麗紗緊緊相依走在最前面,藏馬則灰著臉墜在後面。

忽然,劉葉停下了腳步。他的停步太過突然,連麗紗都沒有反應過來,魂不守舍的藏馬更是差一點撞到劉葉身上。

你搞什麼?

藏馬的話只問出半句,臉色就是一變。

你感覺到了吧,這氣氛似乎有點不對勁。

不用兩個人再提醒了,麗紗也很快發現有些不正常。

現在已經不是很早,今天又是珈藍國祭的大日子,但本應該很熱鬧的街道卻冷冷清清的。而且隱隱中,似乎空氣里都瀰漫著一股蕭殺氣息,讓人很不舒服。

砰——

一聲不知何處傳來的巨響,似乎將這座古老城市徹底引燃。彷彿某一層東西轟然炸裂,之前被這層東西阻擋的呼號聲,痛呼聲,呵斥聲,馬蹄聲,同時傳進三個人的耳朵。

於此同時,從遠方,一輛寬大異常的馬車正如飛般馳來。

劉葉的目光何等銳利,他一眼就認出了那輛馬車,因為他曾經坐過。 當聲音大到一定程度,又是突然發出,就會讓人無法分辨聲音的來處。此刻就是這樣,巨響彷彿就在耳旁,又好像是在發生在極遠處。

可即便不能立即確定聲音是從哪裡發出來的,又是因為什麼而發出,隨著聲音而來的,天地間劇烈的魔法波動卻讓劉葉三人同時一驚。

而這個時候,一輛劉葉見過的馬車就正從遠處飛一般馳來。

無論高寬,這輛馬車都比普通的馬車大上兩倍。再加上那獨特的標識,劉葉絕不可能認錯。這一輛疾馳而來的馬車,正是大師級裁縫安妮姆的那一輛。

堪稱龐大的馬車,就在這條小巷的遠處疾馳而來。馬車的車體,都幾乎快要趕上小巷的寬度。但就是在這麼擁擠的情況下,疾馳的馬車卻非常平穩,絲毫沒有一點刮擦碰撞,顯出駕車人的高超技藝。

只不過,車子雖然還是那輛車子,模樣卻變了許多。車廂頂上,可以看到箭羽正在風中顫抖,分明就是有利箭差一點就將車頂貫穿。

那個人是——

馬車距離劉葉他們還有一段距離,不過劉葉一眼就認出來,駕車的人竟然不是安妮姆的隨從弟子,而是另一外一位他認識的老人。

韋斯利!劉葉脫口而出。

這個駕車而來的人,正是艾瑪那一行人中的公主府管家,韋斯利。

這位老人在公主府備受尊敬,連公主艾瑪都敬稱他一聲爺爺。而且之前一路同行,韋斯利雖然不懂魔法也不會武技,但他的冷靜勇敢還是給劉葉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韋斯利怎麼會駕著安妮姆的馬車,而且還是著一輛臨時改造的車子?他又為什麼駕車疾馳?馬車頂端那幾乎款穿了車體的利箭又是怎麼回事?

此刻認出了韋斯利,心中的疑問立即就衍生出警兆。

劉葉並沒有攔向韋斯利和他所駕的馬車,反而還拉著麗紗後退了幾部,躲進了陰影中。

至於藏馬,這個被稱為妖狐的傢伙,早在之前那一聲巨響,魔力的波動洶湧傳來時,就做好了準備。現在即便是劉葉,也得全力發動精神力才能確定他就緊緊的護在麗紗身邊。

轟隆隆——

車輪的震顫伴著風的呼嘯,韋斯利駕著馬車從三人身邊飛一般掠過。

在馬車駛過的那一瞬間,劉葉注意到韋斯利的臉色蒼白無比,而且額頭上滿是汗珠,正因為疾馳飛速的滑落。

而韋斯利的眼神也夠銳利,即便在這種情況下,竟然也還是看到並立即認出了劉葉。

不過就像劉葉怪異的後退舉動一樣,他看到了劉葉雖然神情上瞬間出現了詫異,卻絲毫沒有停下馬車的意思,甚至還再次加鞭,加快了速度。

馬車駛過之後,劉葉眯起的目光並沒有追著馬車而去。反而望向了馬車後方,那小巷的盡頭。

果然,並沒有太長的時間,混亂嘈雜的腳步聲還有馬匹的嘶吼聲,就從馬車最開始出現的地方傳來。

但是這一次映入劉葉眼帘的,是一隊珈藍王國的騎兵。

毫無疑問,韋斯利駕著馬車急急而去,就是因為有他們在身後追趕。而馬車上那深深沒入的利箭,也就是出自這些騎兵手中的長弓。

劉葉的眼睛眯了起來,魔力的波動已經在他身上悄然出現。

你要動手?

看出劉葉要是對這些騎兵動手,而目的顯然是阻止他們追趕剛才那輛馬車,藏馬疑惑的聲音就響在劉葉耳旁。

不過劉葉並沒有回答,只是輕輕點了點頭。他的目光,就牢牢鎖定在最前面一個騎兵身上。

你可看清楚了,這是珈藍王國的騎兵,你動手就是在於珈藍王國對抗。

雖然看不到藏馬的身形,但只聽他說話時的語氣就能明白,他一定正在皺眉,疑惑劉葉這個怎麼看都很討厭麻煩的傢伙,怎麼會主動去招惹一個明顯不小的麻煩。

而這一次劉葉的回答可比剛才明顯多了,就在那一隊騎兵即將經過的時候,劉葉身周的溫度驟然降低,冰系魔法隨之而動。

就見劉葉手掌一揮,他面前的地面瞬間便籠罩上一層光滑的冰面。與此同時,那一隊追趕韋斯利的騎兵,就恰好飛奔到這裡。

在魔法的運用上,從來都沒有最強大,只有最適合。而現在劉葉所做的,就是用最少的魔力,最普通的魔法,去取得最大的成果。

騎兵們正縱馬狂奔,眼裡就只有前方的馬車,完全沒想到他們腳下的地面會突然變成光滑的冰面。

於是馬失前蹄這四個字,就在劉葉眼前來了一場絕佳的演繹。

第一個騎兵在踏上冰面的一瞬間就感覺到了不對勁,只不過他根本沒有來得及反應,就發現自己與身下的戰馬一起,全都騰空而起。

緊跟著,他發現自己橫在了空中,視線水平處是自己的戰馬,然後身下還有他自己與戰馬那清晰的影子。

影子?來不及考慮,這名騎兵就砰地一聲摔在了地上。也是在此刻,他才驟然反應過來,這地面怎麼好像變成了鏡子,而且怎麼會這麼滑?

但沒等他去探究這種神奇的事情是怎麼發生的,一隻來自同伴的馬蹄就重重的踏在了他的頭上,然後所有思緒盡皆破滅。

一人倒地,只是個開始。跟在他身後的騎兵根本來不及躲閃,踏著前者的身體就沖了出去。但他並沒有能衝出劉葉魔法的範圍,很快便遇到了與第一人一樣的稀奇事情。

混亂,在一瞬間降臨。

因為前兩個人的倒地,小巷的地面上除了冰面還多了一道相當新鮮的絆馬索。騎兵們本就都相隔不遠,又全都在縱馬狂奔,於是同樣的情況竟然連續發生,二十餘騎兵無一倖免。

狹窄的小巷,狂奔的騎兵,在這樣的條件下,劉葉用到的就只是一個最基本的凝冰術,取得的效果卻堪稱華麗。

成功阻止騎兵們的追擊,劉葉藏身陰影之中聳了聳肩。看他們那副或死或傷的模樣,想來是不會再有追擊韋斯利的能力了。

我們走,去看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劉葉這樣對麗紗還有隱著身形的藏馬說了一聲,卻突然發現藏馬已經不在身邊了。精神一跳,劉葉豁然回頭,正看到一個白色的身影出現在那隊悲慘的騎兵附近。

這個白色的身影正是藏馬,看到他出現在那裡,劉葉眉頭一皺。

騎兵們現在都還倒在地上,狂奔之下驟然摔倒,骨折都只能算是輕傷。而現在藏馬就好像一個白色的幽靈,正在他們中間遊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