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自保能力之前,他打算繼續當自己的小透明。何況「刀手」也不是自己的職業規劃。

「噢,那可惜了…」

千條癟了癟嘴,也沒多說。

沉吟了一瞬,她又突然說出了一句聽著略顯傷感的話來,「小子,別那麼容易死了。以後幫會裡肯定有你一席之地的。」

這位黑幫大佬似乎見慣了生離死別,用最平淡的語氣,說出了最傷感的期許。

別死了…

在黑幫,這就是最好的期許了。

蘇倫聽著,微笑著點了點頭:「嗯。」

他覺得這位大佬脾性很對胃口,心中微微有些觸動。

但有時候,劇情轉折得會讓人猝不及防。

嚴肅的氣氛才剛烘托起來,就這時候,千條突然一把胳膊搭在了他的肩膀上,神秘兮兮地湊了過來,「還有一件事兒…」

「???」

蘇倫神情一正,以為是什麼正事兒。

而下一瞬,這位大佬威嚴的畫風突然就崩了。

千條眼裡突然又冒出了之前在賭場時候的那種綠光,興奮地說道:「哈哈哈…難得遇到你這麼一個賭運這麼好的傢伙。我給你說,一般這種好運氣會持續好幾天,明天角斗場,咱們不見不散!」

「…」

蘇倫聽著眼角猛抽。

原來,叫我別那麼容易死了,不是惜才,而是怕她的「幸運工具人」沒了?

「噗~」

聽著,一旁的卡伊隊長沒忍住,也是一口酒就噴出來了,隨即哈哈大笑起來。

。 「睜大你的狗眼看清楚,這是陳總,以後敢再對陳總有任何不敬,我要了你的命。」鄒大龍喝道。

「我,我知道了鄒總,我不敢了。」余重一條命都被打去了半條,他現在說句話都困難。

「欠款呢?還需要我親自問你要嗎?」陳宇冷冷的說。

「我給,我馬上給。」余重屁都不敢多放一個,他掙扎著到保險箱那裏,打開箱子,取出支票,寫了一千五百萬的支票,哆哆嗦嗦的遞給了陳宇。

「陳總,一千五百萬,一千萬本金,五百萬是我補償的利息。」

陳宇接過支票,瞥了他一眼,走了出去。

鄒大龍也跟着離開,臨走還不忘給余重一個警告的眼神。

直到所有人都離開,余重才鬆了一口氣,他癱倒在地上,驚出了一身冷汗。

「陳總,豐陵總有些有眼無珠的雜碎,如果以後在遇到這種情況,直接給我打電話。」鄒大龍跟在陳宇後面笑道。

「恩,最近杜峰那怎麼樣?」陳宇問。

「還算安分,沒有挑什麼事。」鄒大龍說。

「當心點,他身邊可是請了高人。」陳宇想了想,取出一張符紙道:「隨身帶着,關鍵時候能救你一命。」

「謝謝陳總。」鄒大龍大喜,他如獲至寶一樣接過陳宇手中的符,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姐夫,我姐有點不舒服,你快過來看看。」就在這時候,葉倩電話打了過來。

「我馬上過去。」陳宇心裏一緊,連忙過去。

葉昕雨是受了點驚嚇,不過問題不大,陳宇看了她的情況以後才鬆了一口氣,把支票交到她手裏:「以後不要什麼活都接,余重是有名的流氓頭子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這不是快升職了,領導交給我的任務總不能推卸吧。」葉昕雨低下頭。

「好了,倩倩帶你姐回家休息一下,我有點事情要辦。」陳宇道。

「好的姐夫,你也早點回來。」葉倩點點頭,扶著葉昕雨一起回去了。

葉昕雨離開以後,陳宇的臉沉了下來,他轉身攔了一輛車,去濟雲集團總部了。

「陳總,您來了?」辦公室里的吳強看到陳宇,蹭的一聲從椅子上站起來:「陳總請坐,咖啡還是茶?」

「你也別忙了,我今天來找你是有事情要問的。」陳宇淡淡的說。

「陳總您有什麼事?」吳強一副點頭哈腰的樣子。

「我老婆是業務部吧。」陳宇瞥了他一眼道:「為什麼辦貸款,去要賬都能找到她?」

「這…陳總,您夫人在銀行系統有熟人,而且她能力強,所以我一不小心派的任務多了些,你放心,以後不會了。」吳強眼皮一跳,強自鎮定。

「真是這樣?」陳宇盯着吳強。

「真的是這樣,我怎麼可能為難她呢,我…」

突然,陳宇反手一掌抽了過去,啪的一聲,吳強被抽的一個翻滾趴在了地上。

「陳總,你這是幹什麼?我做錯什麼了?」吳強咬着牙,掙扎著站了起來,抹了一把唇邊的鮮血。

「你把我當傻子?」陳宇冷笑道:「說吧,誰讓你故意為難她的?」

「原因剛才我都說了,陳總不相信我也沒辦法。」吳強臉色陰沉着。

陳宇一腳把他踹飛,吳強撲通一聲跌坐在辦公椅上,他想站起來,陳宇拍了一把肩膀,他便不自由主的坐了下來。

啪…陳宇不輕不重的抽了他一耳光。

「沒人指使,這是個意外。」吳強嘴硬。

啪…陳宇又不輕不重的甩了他一個耳光。

「沒人…」

「啪…」

吳強一張嘴,陳宇就是一耳光甩過去,雖然他沒有用力,傷害性不大,但侮辱性極強。

十幾耳光抽過去后,吳強終於崩潰了,他吼道:「陳宇你以為你是誰?我就告訴你了,是有人指使我,我就是故意為難你老婆的,你能拿我怎麼樣?」

「終於說實話了。」陳宇咧嘴笑了,他雙手壓在椅子上,盯着吳強道:「你的膽子挺大啊。」

「陳宇,別以為我不知道你的來歷,你就是個泥腿子。你覺的你抱上了林氏的大腿我就怕你了嗎?」

吳強獰笑道:「我告訴你,我找到後台了,對方海外回來,資產百億,你算個屁。」

「遠航國際,劉文遠?」陳宇問。

「你,你怎麼知道?」吳強吃了一驚。

「果然是他。」陳宇冷笑道:「你知道為什麼劉文遠不直接對付我,而讓你來嗎?」

「為什麼?」吳強問。

「因為,他怕我。」陳宇冷笑一聲,他突然一把握住吳強的一隻手,微微一扭。

真氣充盈,咔嚓一聲,吳強慘叫着,他一隻手被扭成了麻花,陳宇廢他一條手臂,以後他這條手再無復原可能。

「滾出濟雲,以後如果敢再讓我看到你,要了你的命。」陳宇冷冷的瞥了吳強一眼。

吳強疼的滿頭大汗,但他清楚如果繼續放狠話吃虧的只能是自己,所以他只能忍着疼痛灰溜溜的離開。

「劉文遠,你真是在作死。」陳宇雙眼滿是冷意。

一處別墅中,劉文遠盯着一隻手吊著棉布的吳強,他冷笑道:「陳宇找上你了,所以,你就轉頭把我賣了?」

「劉總,我,我沒說,是他自己猜出來的。」吳強低着腦袋,不敢抬頭看劉文遠。

「廢物,滾。」劉文遠重重的把手中的紅酒摔在地上。

「劉總,我可是為你做事的,你說過我要是在濟雲干不下去了,你高薪招我過來的。」吳強手一抖,劉文遠要真的出爾反爾,他就真的完了。

「我可沒讓你把陳宇給我招來,滾。」劉文遠冷笑一聲。

「劉總…」吳強這是真的慌了:「我這是為了你才淪落到這一步的,你可千萬不能不管我。」

「我不要你這種垃圾。」劉文遠笑了,他伸手向外一指道:「要麼自己滾,要麼我讓保安把你請出去。」

「你…」吳強咬了咬牙,他這是被劉文遠拋棄了,但是現在他也沒有辦法,因為對方分分鐘玩死他。

「呵呵,吳強你放着好好的副總位置不做,偏要去做狗,淪落到這一步能怪誰呢?」冷笑一聲,一個人從門口走了進來。

「陳宇,你來這裏幹什麼?」劉文遠瞳孔一縮。

。 宋靈樞見他突然睜開眼,嚇了一跳,正要起身離開。

裴鈺卻勾起一抹邪魅的笑,伸出手按下小姑娘的臉,宋靈樞的唇不偏不倚正好貼到她的唇上。

宋靈樞的臉立刻就紅了,裴鈺一個翻身便將她壓在身下,眼神迷離的看著她,「想吃孤了?孤喂你……」

話罷便再次壓上了宋靈樞的唇,他帶有些戲謔性的,一點一點引誘小姑娘主動起來。

宋靈樞只覺得頭昏眼花,稍微鎮定心神后,只感覺自己像是在吃一顆軟糯香甜的蜜餞,慢慢的也就來了興緻,手也不自覺的擁住了他。

裴鈺自然能察覺到她的變化,在小姑娘正沉淪的時候,及時抽身,刻意不溫不燥的挑逗她:

「怎麼樣?可還喜歡?」

宋靈樞哪裡好意思告訴他,彆扭的不想看他的眼,「不……不喜歡……」

小姑娘慣會口是心非。

裴鈺這次可沒打算依著她,立刻便翻身,將二人之間的距離拉開,一支手舉著頭慵懶的看著她:

「既然你不喜歡,那孤便不為難你了。」

宋靈樞正得了興緻,突然見他如此冷落自己,就像一盆冷水直接向她潑過來,將她整個人澆透。

宋靈樞冷冷一笑,翻身不在看他,「夜已深了,孤男寡女共處一室成何體統?太子殿下還是早些回宮吧!」

裴鈺本就因為那紙上的「從君而安」惱著,他這般期望宋靈樞主動,也不過是實在不確定她的心意,想要一點安全感罷了。

然而裴鈺卻不明白,宋靈樞容忍他對自己做這樣的事情,已然是接受他了。

裴鈺聽著她這樣生疏的話,立刻就站起身來,氣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半響才緩過這口氣來,也話中有話的古怪嘲諷道:

「孤不用你下逐客令,說到底孤也不是你的蕭大哥,不是你想要從君而安的人,你大可不必做出這樣子,大不了孤以後不在來煩擾你就是了!」

宋靈樞先是一怔,然後便明白他是看到了什麼,又好笑又好氣的看著他,脾氣也一下上來了:

「太子殿下若是厭煩了,以後不與我來往便是,何必說這些話,倒顯得是我沒道理了。」

「難不曾你心裡有別的男子竟是孤的錯了?」

裴鈺脫口而出,立馬便後悔了。

宋靈樞被他氣的不行,也紅了眼,「是!我心裡有旁的人!那殿下何必委屈自己,舍了我便是了!」

「好!」裴鈺被宋靈樞這話徹底激怒,頭也不回的走了,「你別後悔!」

宋靈樞見他真的摔門而走,再也忍不住,趴在榻上大哭起來。

裴鈺踏出門的那一刻便後悔了,他真的能舍了她嗎?

答案顯而易見,他斷然是做不到的。

那他現在又是在做什麼呢?

又走出兩步后,他便聽見了小姑娘的哭聲,立馬便去而復返。

什麼男子漢大丈夫,一個唾沫一個坑,只有他自己知道有多難受。

既然小姑娘哭了,那不就是已經說明,她心中是有他的嗎?

宋靈樞聽到了那人又推門而入的聲音,很快裴鈺便走到她身旁,小心翼翼的將她擁入懷中:

「都是孤不好,孤不該說那樣的話傷了你的心。」

宋靈樞卻不肯這麼輕易的繞過他,他這算什麼意思,打個巴掌給個甜棗嗎?

掙扎著要將他推開,不肯在他懷中乖乖待著。

裴鈺哪裡敢在這時候放開她,小姑娘卻鬧騰的厲害,他乾脆就勢將她壓在身下。

「都是孤不好,你打孤兩下出出氣?」

宋靈樞哪裡真的能動手打他,可若就這樣算了,心裡又咽不下這口氣,便掀起他的袖子,在他手腕上狠狠咬了一口。

裴鈺看著宋靈樞這邊的可愛模樣,絲毫沒有覺著有什麼痛楚,反而縱著她,將自己的袍子拉開,露出白皙的脖頸一個翻身讓宋靈樞整個人騎到自己身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