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顯,地龍精粹這種價值巨萬的東西不是一個邊境小子爵可以買得起的。為了避免更大的麻煩找上門來,蘇星只好殺人滅口了。

「駕!」

重新駕車前行,蘇星皺眉。只是滅了這個大鬍子的口還不行,那個商鋪的老闆可是看到自己乘坐的這輛馬車。而那個被放走的管家弗林,自己也是告訴他自己住在哪。

「看來是衝動了,抱歉啊……大鬍子,你算是白死了!」

思考了片刻,蘇星覺得這是一個無解的問題。於是便放棄去思考如何解決它,既然都準備當這個世界的霸主了,那麼也該碰到一些挑戰了。

…………

駕車回到船塢控制中心,蘇星看到了意外的一幕。林廣奇鼻青臉腫的躺在控制中心門口,閉著眼睛一動不動。心中一驚,蘇星連忙跳下車查探。

「呼……原來只是暈了過去!」

呼吸均勻、脈搏穩健,蘇星鬆了一口氣。剛剛想起進去問雷昂到底發生了什麼,就見控制中心的門突然打開,雷昂怒氣沖沖的走了出來。

「大人!你帶回來這個人侮辱了我!我希望能和他決鬥!」

蘇星愕然。這兩個人應該是語言不通的,怎麼林廣奇突然就侮辱了雷昂?不過決鬥這件事蘇星自然是不能答應的,他帶林廣奇來這個世界可是有用處的,要是死在和雷昂的決鬥中,豈不是白忙活一場。

「告訴我發生了什麼?」

沉吟片刻,蘇星決定先弄清楚事情的緣由始末。雷昂壓住心頭怒氣,開始向蘇星說明之前發生的事情。

……

十分鐘后

「你說他辱罵了你的先祖?」

蘇星瞪大眼睛,林廣奇怎麼可能會說這個世界的話?又怎麼會無緣無故的辱罵雷昂的先祖?他皺眉問道:「你複述一遍他說過的話。」

「米特斯托亞愚笨不堪。」

雷昂陰著臉,學著林廣奇的語氣複述了一遍。蘇星嘴裡念叨了兩遍,突然一拍腦門道:「都是語言不通惹的禍!這段話在我家鄉的語言中,是詢問廁所在哪裡的意思!」

這個世界的通用語和漢語發言接近,但是其含義完全不同,也難怪會被雷昂誤會了。見雷昂有些半信半疑,蘇星冷哼道:「我還能騙你不成?」

「看來真的是我誤會了!等他醒來我會向他道歉!」

雷昂摸著腦袋訕笑。連忙扛起躺在地上的林廣奇,轉身進了控制中心。既然事情已經弄明白了,他自然不能將這個蘇星大人帶回來的男人丟在外面。

「等林廣奇醒了之後,先讓他學會這個世界的語言吧!」

蘇星搖頭跟了進去。他帶林廣奇來這個世界的主要目的是輔助自己,船塢控制台的操作屏幕上全是漢字組成的信息。他覺得與其培養本世界的土著,不如順手帶個懂得漢語的奴隸過來,結果沒想到還得讓林廣奇去學會這個世界的語言。

『1764年5月4日,17:18』

站在控制台前,蘇星看了眼屏幕上顯示的時間,這是控制中心自動校準的本世界時間。

蘇星目光移到屏幕中央外界的監控上,其中利用子系統建造的碼頭被綠色圈住,碼頭不遠處也有一個同樣被綠色圈起來的建築,上面顯示著『正在建造中,剩餘時間:17小時38分』。

蘇星目光再次轉移到屏幕左側的資源欄,上面顯示著目前剩餘的資源。

『金屬:180』

『木材:210』

『石料:150』

『燃料:100』

『霸主值:110』

當看到霸主值時,蘇星猛的瞪大了眼睛。他記得就在半夜剛剛穿越回來時,霸主值還是0點,怎麼突然就暴漲了這麼多?他連忙開口問道:「智腦!這些霸主值是怎麼來的?」

「根據記錄,其中有15點霸主值是宿主在進行了搶劫行為,擊殺地精行為時獲得的。剩下的95點霸主值來源是地球,具體信息不明!」

「原來如此!在地球的影響力也能獲得霸主值!」

蘇星深深吸了口氣。他想到了自己帶著林廣奇襲擊公安局的事情,這種事情在和平安寧的華夏來說,絕對算上的影響深遠。

「不過雷昂這傢伙,在我離開的兩天也沒偷懶啊!」

蘇星面上露出滿意的表情。他記得走之前告訴過雷昂休息三天,沒想到對方收集了不少資源。

「作為您忠實的僕人!小人怎麼敢鬆懈?」

聽到身後傳來的話,蘇星轉身。雷昂穿著一身樸素的麻布衣服,表情也是十分的恭敬,唯一遺憾的就是,蘇星沒有從智腦那裡收到雷昂忠誠度超過50的提示。

「作為我忠誠的僕人,我覺得給予你一點獎勵!」

口中說完,蘇星注意到香煙和槍械都堆放前面的會議圓桌上。走過去拿起一條香煙,蘇星遞給雷昂,笑道:「相信我,你會喜歡它的!」

「這是?」

雷昂面上露出疑惑。剛剛在往這裡搬東西的時候,他就注意到了這些包裝精良的東西,上面還印著精美的圖案和陌生的文字。

蘇星笑了笑。拆開一條,從中拿出一盒打開,抽出熟悉的香煙,他放到嘴中伸手向兜里摸去。他面上露出露出尷尬的表情,他竟然忘記帶打火機了。

雷昂學著蘇星拿出一根香煙,然後放進嘴裡開始大嚼特嚼。片刻后,他苦著臉將口中辛辣的東西吐到手中,抬頭見蘇星正詫異的看著自己,不由問道:「大人,這個不是吃的東西嗎?」

「雖然在我家鄉有吃煙這種說法,但事實上它是用來吸的。」

蘇星失笑。剛剛準備前往二樓廚房點煙,突然發現會議桌上升起一個小小的金屬桿模樣的東西。

「控制中心內有很多便捷的功能,還請宿主多多摸索!」

蘇星耳中傳來智腦的聲音。桌上那個金屬桿頂端猛然迸發出短短的電弧。雷昂臉色駭然後退兩步,失聲道:「雷電?」

「放輕鬆!這是用來點火的!」

蘇星連忙安撫他。他叼著煙湊近電弧一吸,熟悉的煙霧便流竄到了肺部,蘇星屏氣片刻,張口突出淡淡的白煙,含糊不清道:「反正……不用擔心肺癌了……」 「咳咳咳咳……」

雷昂十分好奇的學著吸了一口煙,結果就是咳的涕淚齊下。蘇星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習慣就好!我先去看看那兩個女人,等會兒開始做飯!」

沿著迴旋金屬樓梯上了二樓,蘇星又想起一個重要的問題。控制中心的二樓只有兩間卧室,但是就算沒有那兩個女人,現在他們已經有三個人了。

「恩,等迪倫子爵來贖走他老婆,就讓雷昂跟林廣奇住一起好了!」

作為霸主……還在向霸主奮鬥的人,蘇星覺得自己理應享受上位者權利。

蘇星將手掌按在驗證器上,金屬門瞬間打開。房間內,一大一小兩個女人蜷縮在床和牆壁的夾縫間,見強盜蘇星走了進來,他們身子一顫連忙垂下了頭。

「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附近的領主,名字叫做蘇星。」

蘇星拉過來一張椅子翹腿坐下。剛剛一直沒有好好打量,現在仔細一看,無論是夫人還是女僕,都是身材勻稱、面容精緻的美人。

「領主?這附近所有的土地都是迪倫的領地!」

出乎蘇星的意料,叫米婭的女人深吸了一口氣,神色看起來平靜了不少。她站起身用雷昂的外套圍在身前,平靜的看著蘇星,開口道:「冒充貴族……在柯蘭王國的法律中可是要被判死刑的!」

「確實,我並非是柯蘭王國的貴族,不過這片土地即將被我統治。」

蘇星覺得自己已經十分謙虛,至少沒說自己是即將成為世界霸主的人。見對方面上露出冷嘲,他也不怒,只是從口袋中拿出地龍精粹,開口道:「米婭夫人,請告訴我迪倫子爵手裡還有沒這種東西?」

能夠保證安全的東西,自然是越多越好。蘇星原本對這個世界的錢財並不重視,不過從那個被打死的大鬍子口中得知黑市中有地龍精粹后,他覺得自己或許應該想辦法賺點錢了。

「我沒見過這種東西。」

米婭搖頭。接著她想起自己目前的處境,面容不由帶起怒意,開口道:「迪倫手中既沒有這種東西,也拿不出3000金幣!你想勒索他的話!唯一的下場就是被王國大軍碾碎!」

蘇星心頭略微遺憾。如果迪倫子爵手中有地龍精粹,那就不用費心思去其他地方尋找了。至於米婭後面的話,蘇星突然摸了一把她的臉,笑道:「為了不讓像您這樣的美人受到傷害,我想迪倫子爵一定會想辦法籌集到3000枚金幣的。」

「放莉莉回去!她對你沒有用!」

轉身走到門口,身後米婭的話讓蘇星轉過身來。思考了片刻,他指著瑟瑟發抖的小女僕道:「說起來,她對我還真有一點作用!叫莉莉的女僕,你跟我走!」

「你想對她做什麼?!」

米婭一聲厲喝,並匆忙將莉莉護在身後。她沒想到這個強盜竟然喪心病狂到連這麼年幼的女孩都不放過。

見她的表情,蘇星稍一細想就明白對方大概誤會了什麼。咳嗽一聲,蘇星搖頭道:「既然她是一名女僕,應該會做飯吧,我現在急需要一個廚子。」

人活著就要吃飯,然而遺憾的是雷昂並不會做飯,所以之前蘇星只好自己充當廚子做一些簡單的食物。現在既然有了專業人士,這個工作自然要交給專業人士去做。

「我……我不會做飯!」莉莉怯怯出聲。

蘇星拍了拍腦袋。原以為既然是女僕,那麼就算年紀小一點,家務工作肯定也是樣樣精通。一把將米婭推倒在床上,蘇星拉住十分害怕的莉莉向外走,口中悶聲道:「不會做就給我學!」

這個世界的食物和地球上的食物十分相似,所以之前蘇星很輕鬆就在卡丁鎮買到了大部分需要的東西。如:麵粉、食用油、鹽、辣椒等等,最後他還在釀酒坊意外發現了稻米。

「這叫蔥,把油燒熱之後就將它放進鍋里,然後放進打碎的雞蛋……」

半小時后

「端到一樓的那張圓桌上!」

等女僕莉莉顫顫巍巍的端著大托盤離開,蘇星開始清理廚房。浪費了好幾鍋米,最終他讓小女僕莉莉成功過抄出了蛋炒飯。

「如果宿主需要,廚房可以提供合成食物,浪費時間的行為並不合理。」

聽了智腦的話,蘇星將目光轉到廚房裡的一台類似汽水機的機器上。只需要1點木材,那台機器就可以出產十人份一天的合成食物,不過……那黃色類似牙膏的造型,以及幾乎沒有任何味道的口感,讓蘇星完全沒有胃口。蘇星笑道:「人類活著就需要吃飯,既然有條件,不如盡量吃更加合胃口的東西。」

「宿主經過改造過的身體並不需要進食,甚至都不需要喝水。」

「我TM又不是機器人,不吃飯不喝水,又算的上哪門子的人類!」

洗乾淨手,蘇星推門向外走去。因為智腦的話,他現在的心情有些煩悶,雖然類似數據化的身體好處多多,但……身體變成了這樣,實在說不上是人類了。

打開自己卧室的門,蘇星不耐煩的喊道:「快點出來!跟我去吃飯!」

「我不餓!」

坐在床沿,米婭精緻的面容上流露著屈辱。蘇星嗤笑一聲,直接關上了門。他突然覺得應該讓這個看來起沒吃過苦的女人感受下飢餓的滋味。

剛剛走到樓梯口,蘇星便聽到『吧嗒、吧嗒』的聲音。下樓一看,體型健碩的雷昂已經開吃了,一小瓷碗的炒米飯,他只用了三口就吃完,然後打開鍋又是滿滿一碗。

「你這傢伙,就不知道少吃一點嗎?」

打開鍋一看,十人份的蛋炒飯只剩一半,蘇星搖頭苦笑。雷昂這傢伙幹活方面確實勤奮,但是飯量也是十分的驚人。

「我……一直……以為這東西只能用來釀酒,沒想到還能這麼吃!」

雷昂大塊朵頤,已經完全沒有剛到這裡時所謂的貴族矜持。盛了一碗米飯,蘇星遞給站在一旁的莉莉,開口道:「別看著了,快點吃!」

「夫人……我……夫人還沒吃!」

莉莉語無倫次,顯得十分的慌張。蘇星能夠理解,按照她的年紀來說,在地球還只是一個孩子。

伸手一拽,蘇星便將莉莉按在旁邊的椅子上,他嘿嘿笑道:「你那個夫人說不餓,在我這裡,你管好自己就行了!」

「大人,您臨走前召喚的建築已經大體成型了!」

雷昂放下碗,表情興奮道:「真是神奇的魔法,我還從未聽說過可以自動建造房子的魔法!」

「那不叫魔法,那叫科技!」

吃了幾口蛋炒飯,蘇星反駁。雖然霸主裝置以及子系統好像有點太過科幻了,不過蘇星覺得它們應該被歸類為科技。

「蘇星大人,這次召喚出的建築有什麼新的魔法裝置嗎?」

雷昂不理解『科技』這個詞是什麼意思,也對它並不感興趣。他他想知道的是……那個看起來十分龐大的建築到底是做什麼用的,是不是和這個叫做控制中心的建築一樣,有很多不可思議的魔法裝置。

無論是通過手掌就能辨認身份自動開關的門,還是外面那個無論吞噬多少東西不不會滿的黑色洞口……雷昂對它們十分的好奇。

「明天早上它就會成型,具體的用途么……它是一個造船廠。」

蘇星搖了搖頭,也懶得糾正雷昂錯誤的說法。在他看來無論是碼頭還是正在建造的造船廠,都更像是一點一點長出來的,而非對方口中的召喚。

「造船廠?大人準備造船嗎?」

雷昂疑惑。在他看來,法師就應該待在法師塔里研究魔法或煉金產品,而非去挖石頭、伐木或者……去造船。

「沒錯,我就是要造船。」

蘇星點頭。船隻的用途有很多,最基本的就是航運。但是作為一個知曉歷史的人,蘇星十分清楚裝備了火炮的裝甲船隻代表著什麼,那代表著……一個可以自由在水中移動、火力強大的要塞。

「差點忘了!雷昂,這是你的信!」

吃完飯,蘇星一拍腦袋,從懷中拿出信遞給雷昂。前面和對方一起收集資源時,蘇星最常聽到的就是他在念叨自己的兒子老婆。

雷昂期待的拆開信封。然而當他看完信時,面上突然露出怒容,一把將信件撕成碎片,他咬牙怒道:「賤人!畜生!竟然敢奪走了屬於我兒子凱特的領地!」

「到底發生了什麼?」

蘇星有些好奇信件的內容。『賤人』『奪走領地』這些字眼讓蘇星已經將事情猜了個大概,他想知道的是具體發生了什麼。

「信是我兒子凱特給我寫的……他說我妻子改嫁了……他也被趕出家門了!」說完,雷昂面色難看的開始敘述事情的緣由始末。

事情的經過並不複雜,雷昂長期在王城工作,他的妻子勾搭了另一個貴族。當收到雷昂在王城得罪了大人物的消息時,那個他的妻子夥同那個貴族趕走了他的兒子凱特,然後利用雷昂得罪人這一點謀取了他的領地。

「等等……你的兒子不也是你妻子的兒子嗎?她為什麼要趕走自己的兒子?」蘇星有些吃驚。

「凱特是庶子,並不是我妻子生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