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您好,請問您是蘇晴的家人麼?我是蘇晴的班主任呂瑩!”手機那頭是一箇中年女人的聲音。

蘇瑾微微一愣,沒有想到居然是小妹班主任的電話,他連忙道“是的,您好呂老師,我是蘇晴的大哥,不知道您現在打電話來,是蘇晴發生什麼事情了麼?”

“哦!您先彆着急,事實上不是什麼大事,只是蘇晴最近成績下降的厲害,我知道她平時是住校的,很少回家,所以擔心她是認識了什麼社會人士,還是有其他原因,想來想去還是先和你們溝通一下比較好。”

“是這樣麼?謝謝你呂老師,這件事情我知道了,我明天去一趟那裏,好好問一問,跟她交流一下。”蘇瑾知道自己小妹是個聽話的女孩,成績一向都很好,現在聽她班主任說她成績下降的厲害,也有些意外,暗道難道是自己之前打過去的錢鬧的。

“恩,我也是這個意思,不過希望你注意方式方法,畢竟蘇晴現在處在青春期,不要引起她的逆反心理。”呂老師耐心的說道。

“好的,好的!謝謝您啊呂老師,真是讓您費心了。”

“嗨,我是蘇晴的班主任,這些也是我的職責,那麼不打擾你了,我先掛了。”呂老師說道。

“恩,好的!”蘇瑾掛了電話,眉毛立即鎖到了一起,如果真是自己打過去的錢鬧出是事,那還真是自己失算了。

“怎麼了?”花野真衣見蘇瑾皺着眉頭,疑惑的問道。

蘇瑾敲了敲自己的鼻樑,苦笑道“沒什麼,我妹妹正處在青春期,我明天準備過去曉之以理動之以情,糾正她在青春期犯下的錯誤。”

花野真衣一聽是這麼一回事,立即搖了搖頭表示自己愛莫能助。

邪魅闊少的嬌柔妻 第二天一大早,蘇瑾立即像踩了風火輪一樣,飛機,長途來回倒騰,晚上就已經到了目的地,而這一切他都沒告訴自己的小妹,準備來一個突擊檢查。 學校裏,蘇瑾已經和蘇晴的班主任呂老師接上了頭,,呂老師四十餘歲的樣子,看起來是那種做事非常嚴謹的人。

“沒想到蘇先生來的這麼快,那我給你寫張條子,你直接去女寢那邊就行了。”呂老師直接給蘇瑾開了張通行條。

“我一個大男人直接去不好吧?”蘇瑾自己倒是有些顧慮,女生寢室他上學的時候也去過,當真是藏龍臥虎之地,對當時還是小鮮肉的蘇瑾造成了成噸的心理打擊。

“沒事,學校裏住校的學生不多,你進去之後不要亂走就行了。”呂老師把注意力放在手中的卷子上。

蘇瑾道了聲謝,拿着條子就去了女生寢室,到了地方蘇瑾總算知道呂老師爲什麼不擔心了,所謂的女生寢室只是個三層高的小樓,真要是發生什麼事情,喊一嗓子估計整個學校都聽得見。

寢室管理員是個五十多歲的婦女,對蘇瑾的條子都沒有多看一眼,就擺擺手示意蘇瑾能夠進去了。

蘇瑾按照呂老師提供的宿舍號找到了地方,卻發現宿舍裏空無一人,而且看門上鎖的痕跡恐怕已經不是一天兩天沒人了。

蘇瑾的臉色有些泛黑,看樣子蘇晴這丫頭膽子是真的大了,居然揹着家裏人在外面住宿。

“請問這位同學,你們知道蘇晴現在在什麼地方麼?”蘇瑾向旁邊寢室的一位女生問道,這個時候不是上課時間,不然蘇瑾能直接去教室找蘇晴。

被蘇瑾詢問的女孩倒是很熱心“蘇晴啊!她不在學校住了,好像是楊萌萌住一起吧!”

“楊萌萌?”蘇瑾一愣,這名字聽起來是個女孩子的名字。

“恩,就在學校外面賣餛飩的店面,出學校大門就能看見,不遠的。”女孩熱心的給蘇瑾指了路。

“謝謝你同學。”蘇瑾給了女孩一個笑容,然後便快步離去了。

蘇瑾離去後,寢室裏的幾個女孩嘰嘰喳喳的聊了起來,給蘇瑾指路的女孩雙眼冒光的道“這個人是蘇晴男朋友麼?好帥哦!”

“帥?不覺得,不過氣質很好,讓人覺得很舒服。”有女孩接話道,那個給蘇瑾指路的女孩想了想,同意的點了點頭。

蘇瑾的樣貌只能算是普通,不過經過地獄手冊的歷練,還有在訓練場裏兩年時間的訓練,整個人的氣質都不同了,如果說以前的蘇瑾只是個沒有人會注意的路人,那現在的蘇瑾就好像一柄開了鋒的長刀,並且沒有入鞘,不管走到什麼地方都會惹人注目。

女孩所說的地址蘇瑾有映像,進學校之前他就看到過,所以找起來很容易,餛飩店看起來是一處做生意和居住合一的地方,現在八點多的時候就已經收了攤子,大門是一塊塊木板拼在一起的,現在也封死了。

蘇瑾敲了敲門板,可裏面沒有任何的反應,他只能加大力氣,才敲了幾下,木板裏面居然也有人狠狠的用什麼東西撞了一下。

“嗯?”蘇瑾挑了挑眉毛,他剛想說話,誰知道餛飩店裏面卻率先傳來了聲音。

“給我滾,你們再來搗亂,我就報警了!萌萌你勇敢點!”一個女孩的聲音從餛飩店裏傳了出來。

“果然是這丫頭!”蘇瑾對自己小妹的聲音還是聽的出來的,不過聽她的意思似乎被誰騷擾了。

“小丫頭,敢讓你哥滾,信不信我打你屁股!”蘇瑾喊道。

“放你的狗……咦!?”蘇晴顯然要爆粗,不過話還沒說完就楞了楞,然後蘇瑾就看到木板悉悉索索的被拆下了一塊,自己小妹蘇晴的腦袋從縫隙裏伸了出來。

蘇瑾毫不猶豫,直接給了小妹的腦袋一個爆慄,敲的蘇晴哎呦一聲,不過哎呦過後,蘇晴立即從縫隙裏擠了出來,一頭扎進蘇瑾的懷抱。

“哥!”蘇晴像只小貓一樣撒嬌,抱着蘇瑾不鬆手。

蘇瑾見小妹這樣子,真是有氣也生不出來,手掌在小妹的腦袋上,輕輕的摸了摸少女獨有的,有些發黃,卻又柔軟溫暖的頭髮,蘇晴立即像真正的小貓一樣,向蘇瑾的掌心頂了頂。

“哼,別以爲現在撒嬌就能沒事,你最近搞什麼呢?”蘇瑾爲了保持作爲哥哥的尊嚴,故意黑着臉問道。

“哥,你先進來再說!”蘇晴縮了縮脖子,然後拉着蘇瑾進餛飩店。

蘇瑾被蘇晴拉入餛飩店,發現餛飩店裏還有一個女孩,這個時候正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女孩和蘇晴差不多大小,屋子裏用的還是鎢絲燈泡,所以光亮泛黃,照的女孩顯得格外柔弱。

“哥,這是我最好的朋友楊萌萌,萌萌,這就是我哥,蘇瑾!”蘇晴抱着蘇瑾的胳膊,好像在宣佈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一樣。

“蘇大哥,你好!”楊萌萌說話的聲音小小的,好像一隻隨時會受到驚嚇逃跑的小兔子一樣。

“萌萌你好。”蘇瑾點了點頭,他看了看店裏的情況,店面很小,而且只有眼前這麼大的空間,並沒有二層,亦或者裏屋,店裏除了做生意需要的工具外,就只有一張雙人牀了,也就是說店裏只有蘇晴和楊萌萌。

“哥,你坐!”蘇晴將一張凳子拉過來讓蘇瑾坐下休息。

蘇瑾坐下後看了看蘇晴,心平氣和的問道“丫頭,呂老師聯繫我,說你最近成績下降的厲害,然後你又從寢室搬了出來,你是不是需要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蘇晴見自己大哥來了,心裏其實就已經有準備了,她癟了癟嘴,剛想說話,可就在這個時候門外再次傳來敲打木板的聲音。

“兩個小丫頭片子,別以爲躲在裏面就沒事了,今天你們不把店給我交出來,我就要你們好看。”木板外傳來真嘈雜的喊聲,來的人似乎不止一個。

蘇瑾見兩個小丫頭一臉緊張,大概就猜到這就是自己小妹最近異常的原因了,他起身走向木板,卻被蘇晴一把拉住。

“哥,你別去,他們都是一羣無賴,我們不要理他們,他們一會就走了。”

可是蘇晴的話剛落音,就聽到外面發出砰砰的響動,原來是外面那羣人開始拆封閉店門的木板了。

楊萌萌嚇的已經不知所措了,一向膽子很大的蘇晴也有些害怕,蘇瑾拍了拍小妹的手,然後走到木板前,他聽了聽聲音傳來的地方,直接一把將木板給扯開。

“呦!”正在拆木板的人顯然沒有想到木板會直接被扯開,倒是被嚇了一跳。

“唉?怎麼是個男人?你們兩個小丫頭片子這是找人撐腰?你也不打聽打聽哥哥我在這附近什麼身份,小子,你識相的就給我滾,不然我打斷你的腿!”門外是六個流裏流氣的男人,都二十多歲的樣子,說話的那個一米六的身高,渾身都是各種鐵鏈子,穿衣風格極其詭異。

蘇瑾二話不說,直接一個大嘴巴子抽了過去,這一次他對力量的控制很大,一巴掌打的那男人往後一退,被抽中的半邊臉立即腫了起來。

對方一羣人都沒有想到蘇瑾會忽然出手,結果老大被打了之後,所有人都還楞着。

“這丫頭只有一個哥,那就是我!你想當他哥的話,我可以現在就送你去輪迴,你早點投胎佔好位置吧!”蘇瑾冷冷的說道,幾個小流氓居然就這麼囂張,看來這裏的治安不太好啊!

“你……你敢打我,兄弟們,給我揍他。”男人捂着臉,嘴裏嘟嘟囔囔的喊着,蘇瑾剛纔那一巴掌直接碎了他幾顆牙齒,現在滿嘴都是血。

五個人立即向蘇瑾撲了過來,如果蘇瑾不是地獄手冊的宿主,還是原來那個小職員的話,這五個人能打死他,可現在這五個人恐怕連讓他熱身都不夠。

幾個呼吸的時間,撲向蘇瑾的五個人就一人被蘇瑾賞了一巴掌,結果和他們老大一樣,連被抽的位置都一樣,全部捂着臉,哀嚎着倒了一地。

“走,走!快點走!”老大深諳三十六計,見不是蘇瑾的對手,立馬拔腿就跑,一分鐘前還聲勢了得的一羣人,轉眼就看不到身影了。

蘇晴和楊萌萌還沒從蘇瑾第一巴掌的震驚中反應過來,結果等反應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全部結束了。

蘇瑾重新做回板凳,他雙手捂住自己的臉,內心一股躁動彷彿要衝出來一樣,這種感覺很不對勁,恐怕邪神的力量已經開始影響自己了。

自從自己使用了邪神靈能後,內心總會有一種躁動感,不過基本上都是一閃即逝,但經過和托馬斯的那一拳,還有剛纔那幾巴掌後,蘇瑾確定自己的情緒不對,那不是正常的自己。

蘇瑾早就猜到,只要自己使用邪神靈能就有可能出問題,不過生死之間他沒有選擇,好在現在看來邪神只是慢慢的侵蝕自己,自己還有時間去做準備。

“冷靜,冷靜!他對我的侵蝕應該還不深,只要我自己剋制,就不會有問題。”蘇瑾急促的呼吸漸漸平穩下來,當他把雙手從臉上拿下的時候,看見蘇晴和楊萌萌都在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看着自己,兩人的眼睛都快能發射星星光線了。 “哥,我怎麼不知道你這麼厲害?”

“蘇大哥,你好厲害,他們是咱們這裏的黑社會,大家都怕他們的。”兩個女孩對蘇瑾剛纔展現的勇猛都非常佩服。

蘇瑾則是心裏有苦難言,再繼續這樣下去,估計過不了多長時間,自己就會丟掉本心,那個時候的蘇瑾還是蘇瑾麼?

“不要把暴力當做什麼了不起的事情,剛纔那羣人是怎麼回事?”

蘇晴對大哥的詢問知無不言,她老老實實將事情的經過說了出來,原來這個餛飩店是楊萌萌和她母親開的,結果前端時間楊萌萌的母親生病住院,楊萌萌沒有辦法只能去找已經和母親離婚的生父求助。

楊萌萌的生父如今已經再婚,知道前妻的事情不但不願意幫助,而且還盤算着把母女兩的小鋪子弄到自己手上,反倒是楊萌萌的後媽一副開朗豁達,願意幫忙的樣子,兩天後果然給了楊萌萌一萬塊錢。

楊萌萌千恩萬謝帶着錢去了醫院,本以爲一切都會向好的一面走,誰知道馬上倒黴的事情就來了,之前那羣所謂的黑社會找上門來,原來楊萌萌父親的這位妻子根本不是拿自己的錢給楊萌萌,而是用楊萌萌母女的小鋪做抵押,向那羣混混借了三萬塊,然後將其中一萬給了楊萌萌,自己昧下了剩餘的兩萬。

楊萌萌父親的這個妻子在當地有些勢力,本來就是跟那羣混混有關係,這次的事情擺明了是要搞楊萌萌母女,所以不管楊萌萌怎麼解釋,那羣混混都沒有放過她的意思,不但要將她的店鋪收走,還要她付利息,而利息比之前的本金還要高的多,楊萌萌怎麼可能付得起。

“所以……他們就來硬的?你們報警了沒有?”蘇瑾皺起眉頭,這件事情聽着玄乎,不過在現代華夏敢自稱黑社會的不是吃了槍子,就是在大獄裏待着呢,這羣人膽子未免太大了一點。

“沒敢報警,萌萌家裏現在只有她一個,她媽媽還在醫院待着,現在報警的話,就怕辦不了那些混混,到時候還會影響萌萌媽媽的治療。”蘇晴解釋道。

蘇瑾點了點頭,大概明白兩個女孩的想法,楊萌萌現在把一切亂七八糟的事情都抗在自己身上,不去報警就是怕報警之後,警察會去找她母親,這樣一來她母親就沒辦法安心治療。

小女孩的想法固然是善良的,不過也太幼稚了,蘇晴和楊萌萌是好朋友,所以楊萌萌才把事情告訴蘇晴,而蘇晴爲了最好的朋友操心,所以纔會成績嚴重下降,而且還搬到了這裏陪着楊萌萌。

“你們兩個都是勇敢的女孩,不過……做事太沖動,考慮不周全,如果剛纔我沒來的話,他們衝進來你們兩個該怎麼辦?你們知道會遇到什麼樣的危險麼?”蘇瑾語氣很嚴厲,不管兩個女孩是因爲什麼,只要她們讓自己身陷危險,那都是不明智,都是需要教育的。

蘇晴和楊萌萌都低着頭,蘇瑾見狀知道不能繼續訓斥了,他嘆了口氣道“行了,今天晚上我去處理這件事情,你們兩個好好呆着,有什麼問題就打電話給我。”

“哥,這麼晚了你去處理什麼?等明天吧!”蘇晴拉住蘇瑾道。

蘇瑾瞪了她一眼,又摸了摸她的腦袋,問了楊萌萌父親的住所,然後示意兩人將被自己扯開的木板重新合上,在確認兩人將木板重新裝上後,蘇瑾這才離開。

這件事情的起因是楊萌萌父親現在的妻子,俗話說解鈴還須繫鈴人,想圓滿的解決一切,自然要從那個女人開始。

實際上這件事情蘇瑾完全可以不管不問,甚至在他內心裏對這件事情也不在乎,不過越是不在乎,蘇瑾就越擔心,他知道自己和以前不一樣了,以前的自己就算有心無力,也一定會對這種事情感到憤怒,但現在……他沒有。

心的變化讓蘇瑾很擔心,所以他決定做好事,如果他將變的邪惡,那至少在真正成爲邪惡前多做點好事,或者……現在多做些好事,多感受些人心的溫暖,能夠讓自己被侵蝕的速度變慢一些。

蘇瑾到達楊萌萌父親家的時候,已經十點多了,楊萌萌父親家的燈光還亮着,蘇瑾沒有廢話,直接上去敲門。

開門的是個濃妝豔抹的女人,蘇瑾差點沒笑出來,所謂妖豔賤貨簡直就是爲這個女人量身打造的。

“你找誰?”女人問道。

“楊起言家是在這吧?”蘇瑾微笑着問道。

“誰找我啊?”屋裏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幾秒後男人走到門前,這男人帶着一副眼鏡,白色襯衫帶着個藍色領帶,只看樣貌的話倒是想不到這是一個沒良心的東西。

“你好楊先生,我叫蘇瑾,關於你女兒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談一談。”蘇瑾開門見山,希望能夠儘快處理這件事情。

“萌萌?她有什麼事情麼?我和她母親已經離婚了,她母親纔是她的監護人,有什麼事情的話你可以直接去找她母親。”楊起言扶了扶眼鏡,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楊萌萌的母親現在正在住院期間,所以有些事情你作爲父親,恐怕不想管也要管一下了。”蘇瑾眉頭一皺,冷冷的說道。

“我們家老楊說過了,不管什麼事情找她媽去,你沒聽見是不是,還不給我滾!”妖豔賤貨一把向蘇瑾推了過來。

而蘇瑾身體微微一側躲了過去,同時手掌在兩人看不到的位置輕輕一彈,一個簡單的暗器手法,直接讓妖豔賤貨失去重心,一個狗吃屎摔了出去。

“哎呦!”妖豔賤貨哀嚎一聲,她摔在水泥地上,手掌都磨破了,一雙血疼的她哎呦呦的嚎叫。

“你敢打人,我要報警。”楊起言指着蘇瑾說道。

蘇瑾撇了他一眼,不急不忙的道“楊先生還是別亂說話的好,明明是尊夫人推我,我只是躲了一下,難道在這裏被人攻擊還不能躲的麼?”

“你……!”楊起言被說的啞口無言,從表面來看確實是自己妻子出手推人,結果一個沒站穩才摔倒的。

“你跟他廢什麼話?打電話叫我弟弟他們來,我今天要打死他。”妖豔賤貨捧着一雙滿是血的手,看起來倒是慘的很。

楊起言拿出手機打電話,而蘇瑾則無所謂,看着楊起言打電話,自己則自顧自的說道“你前妻生病住院,楊萌萌,也就是你的女兒來求過你,不過你沒有幫她,不過你這個老婆幫了楊萌萌,她給了楊萌萌一萬塊錢你知道麼?”

“唉,狗子,你快過來一趟,有人欺負你姐了。”楊起言不管蘇瑾說什麼,跟電話那頭已經通上了話。

蘇瑾也不管他,繼續道“不過這一萬塊錢是拿楊萌萌母女兩人的鋪子做的抵押,抵了三萬塊,你老婆自己昧了兩萬,現在放貸的人去找了楊萌萌的麻煩,不知道你怎麼想?”

楊起言抿了抿嘴,顯然妖豔賤人玩這一手他確實不知道,此時妖豔賤人帶着眼淚,衝楊起言喊道“楊起言,我這不是爲了你好?那兩個拖油瓶整天想着從你這佔便宜,不給她們一點教訓,你以後日子能過安穩麼?”

“這……你也太過了一點,她們兩個女人能翻出什麼花來。”楊起言小聲陪着笑說道。

“放屁,你以爲我不知道那母女兩個怎麼想的?她們是看我和你沒孩子,想着等你死了以後分你的遺產呢!你信不信,要不是我幫你防着她們,那母女兩個早晚會想辦法害死你。”妖豔賤貨咆哮着喊道。

蘇瑾感覺自己的三觀被對方成功刷新了,這tm腦補的太兇殘了,比自己在鳳溪鎮腦補故事鏈時還要生猛啊!

楊起言顯然是個懼內的,雖然妖豔賤貨的三觀如此獨特,他也沒敢放出個屁來,蘇瑾見狀只能嘆了口氣道“其他的話我不想多說,借貸的是她,所以由她償還,楊萌萌母女兩不容易,做事留一線,日後好想見!”

楊起言臉上露出猶豫的表情,就在這個時候樓下一陣叮鈴轟隆的聲音,一個男人的聲音喊道“誰tm敢找我姐的麻煩,不想活了是吧!?”

蘇瑾聽這聲音有些耳熟,聲線沒什麼映像,不過說話的那股嘟囔勁耳熟,還沒等他想起來,就看到六個人走了上來,一見這幾個人蘇瑾笑了,這幾個不是別人,正是剛纔被自己一人賞了一巴掌的那六個混混。

“你……你tm還找上門來了,兄弟們抄傢伙!”領頭的那個一聲吆喝,幾個人立即各自抄出一把亮堂堂的砍刀出來。

六個人抄出家夥,不過對蘇瑾似乎有點恐懼心理,居然沒有人敢先上,蘇瑾見狀點了點鼻樑,笑道“感情裏裏外外都是自家的肉,你們這生意倒是做的合算。”

“狗子,給我上啊!卸他一條腿,有什麼事情我給你擔着。”妖豔賤貨朝爲首的混混喊道。

“怎麼……覺得一邊不對稱,找我給你們修一修麼?”蘇瑾咧嘴笑了笑,被這妖豔賤貨弄了一肚子氣,想不到就有出氣筒送上門來了。 幾個人雖然之前被蘇瑾教訓了一番,不過現在仗着手上有東西,壯起膽子又向蘇瑾撲了上來。

這些混混其實非常難纏,他們平時做的事情雖然惹人厭惡,但又很難從法律上給予制裁,再加上他們是本地人,關係錯綜複雜,真要是犯了大事找個地方躲起來也很難被找到,這就造成這些混混有恃無恐,打起架來下手極狠。

如果蘇瑾不是身具異能,今天恐怕還真的會被他們卸掉一條腿也說不定。

豬八戒之尋覓真愛 幾個人撲過來的氣勢雖然兇猛,但在蘇瑾眼裏實在是太慢了,狹小的空間不利於躲閃,所以蘇瑾直接選擇迎上去。

他壓抑着心中的暴戾感,和之前一樣一人給了一巴掌,直接把幾個人打的砍刀也扔掉了,捂着被扇的臉慘叫。

妖豔賤貨顯然沒有想到蘇瑾看起來文質彬彬,身手居然這麼好,她打了個冷顫悄悄往門口挪,想要趁機躲進屋子裏。

蘇瑾一把將門按住,然後道“好了,如果你只能叫來這些人的話,就不用白費力氣了,當然你想要報警的話,我也不介意警民配合。”

妖豔賤貨哪裏敢報警,他們做的事情不管怎麼說都上不了檯面,報警只能給自己找麻煩,而且警察來了看見這場面,誰是正面人物似乎無需多說。

就在這個時候,妖豔賤貨弟弟狗子的手機忽然響了,他看了眼號碼立即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

“喂,打嗝(大哥),值錢道卵的小資載我借這(之前搗亂的小子在我姐這)!打嗝逆酷愛酒窩們!(大哥你快來救我們!)”狗子兩邊臉都腫了起來,此時口齒不清,蘇瑾都擔心對面的人是不是聽的清楚。

“給我!”蘇瑾走過去,向狗子伸了伸手。

狗子被蘇瑾兩巴掌扇的是真心怕了,巴掌他不是沒捱過,但像蘇瑾這樣打巴掌,而且能打的他牙根都鬆動的絕無僅有。

“喂!sb狗子,你tm說什麼呢?給我說人話!”電話那邊,一個男子的聲音傳來。

“喂,你好!你小弟剛纔的大概意思是,之前打他們的人在他姐這,讓你來救他們。”

“嗯?你是誰?”

“我就是那小子!”

電話裏一陣沉默,然後一陣怪笑傳了出來“嘿嘿……好的很,我還正愁找不到你呢!你那邊的只是我幾個小弟而已,你也別難爲他們,來我這吧!我們兩個好好聊聊!”

“你這是給我備好了鴻門宴?”蘇瑾笑了笑,甕中捉鱉這種事情看來混黑道的人也玩的很熟啊!

“明白人說明白話,那兩個小丫頭我已經請來了,你來不來自己看着辦吧!”電話那頭不等蘇瑾回話,直接把電話給掛了,然後短信隨之而來,內容是一個地址。

蘇瑾眼皮搭眯着,仔細看的話就能發現他的眼皮在以一種非常細微,卻很快的頻率抖動着,如果蘇晴在的話就會知道,這是自己大哥發火的表現。

蘇瑾感覺內心深處有一股足以燎原的火焰在涌動着,他牙齦發癢,上下牙齒咬合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讓在場的幾人聽的頭皮發麻。

蘇瑾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了蘇晴的號碼,可是那邊雖然撥通了卻沒有人接,看起來對方不是糊弄自己。

“狗子小朋友,給我帶個路怎麼樣!”片刻後,咯吱聲消失,蘇瑾一把抓住狗子非主流的長髮,直接拖走。

狗子發出一陣慘叫聲,但又不敢反抗,等蘇瑾離開後,一衆人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剛剛那一段時間,他們呢感覺好像身處地獄一樣。

“狗子怎麼辦?”妖豔賤貨顫顫巍巍的問道。

楊起言倒是冷靜的多,他深呼一口氣,恨恨的看了妖豔賤貨一眼,但嘴裏還是安慰道“放心吧!那位老大都出手了,還能有什麼問題,那傢伙是自己找死。”

蘇瑾攔了輛出租車,直接把狗子扔上車,然後把短信給出租車司機看了眼。

“師傅,麻煩去這個地方!”

“唉,好的!”出租車司機不認識蘇瑾,但他認識蘇瑾扔進來的狗子,當地有名的混混,作爲出租車司機,他們可沒少被狗子欺負過。

“小資(小子),喔高速逆(我告訴你),逆死盯了(你死定了)!”

蘇瑾撇了他一眼,並沒有答話,他現在自責不已,自己回到現實世界後似乎太過放鬆了,仗着自己經過強化的能力,做事簡單暴力,雖然當中也有邪神力量的影響,但其根源還是出在自己這裏。

“千萬不要有事啊!”蘇瑾不停的敲擊自己的鼻樑,發出啪嗒啪嗒的聲音。

狗子見蘇瑾不理會他,也不敢繼續聊騷,生怕蘇瑾再給他幾下,出租車很快就到了短信上所寫的地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