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和尚一下子都呆住了,不敢再動,轉頭看向大和尚。

慧真大和尚長嘆了一聲,走到蘇超面前合什說道:「施主,是貧僧錯了,還請施主讓貧僧將功補過。」

蘇超笑道:「大和尚,看你年紀很老了,我也應該尊老才行,既然你覺得自己錯了,那蘇某也不跟你計較便是,你只管叫人去救治他們便是。」

「多謝施主,阿彌陀佛。」大和尚朝著蘇超施了一禮,這才轉頭去招呼那些僧人去取來東西,給那些人包紮。

戚繼光看了蘇超一眼,問道:「超哥兒,你就這麼原諒他了?」

蘇超也看了他一眼,笑道:「不原諒他又怎樣?就算他不是和尚,他那麼大歲數了,又開口相求了,我還能不許嗎?

這尊老愛幼可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他要救人,我還能攔著嗎?」

跟著他又朝熊霸喊道:「老熊,讓那些和尚救治他們,但是不許他們跑了,誰敢跑你就殺人。」

熊霸應了一聲,提著連射弩來回走動,防著那些人突然逃走。

那些和尚走了過去,韓武在地上再躺不下去了,爬起身來,跪著就朝蘇超這邊膝行過來,口中連聲哭道:「欽差大人,小人有罪,小人不知道您是欽差大人啊,您就饒了小人一條狗命吧?

小人的姨丈是按察使顧釗顧大人,請欽差大人看在小人姨丈的面子上繞過小人一命吧。」

他口中哭喊著,膝行到蘇超面前,接連的磕頭,只是幾下,就把額頭給磕得鮮血之流。

他很清楚在欽差面前,他那個姨丈根本就算不了什麼,也護不住他。

欽差已經給他定了罪名,是刺殺,這殺官就等於是造反了,這是謀逆大罪,這個罪名要是坐實了,自己是必死無意了。

他現在是後悔得要死,早知道是欽差大人看上了墨月,自己就讓給他了。

這他娘的再喜歡墨月,也不能因為墨月丟了自己的小命啊。

蘇超見韓武磕頭不已,轉頭看了看戚繼光,說道:「元敬兄,這個傢伙實在是太吵了啊。」

戚繼光嘿嘿一笑,抬腿便朝著韓武一腳踢了過去,將韓武踢得倒仰過去,昏倒在地。

「這樣就不吵了,不是嗎?」戚繼光轉頭看著蘇超說道。

蘇超笑道:「的確是不吵了,元敬兄的腳法不錯啊,這一腳出去準度和力度都是極好,改天要跟你討教一下才行。」

戚繼光笑道:「沒問題,這套腿法都傳給超哥兒你也沒有問題,不過你的八極拳我看著也很好,不如咱們交換一下,我傳你腿法,你傳我八極拳。」

蘇超笑道:「好啊,咱們都是一家人,就應該互相交流才是。」

墨要和余峰湖在兩人身後聽著他們的對話,這心裡也是一陣咋舌。

他們可是記得兩個人在剛到靈隱寺的時候,戚繼光還稱呼這位欽差蘇大人為伯爺呢,這麼一會兒的工夫,欽差大人在戚繼光口中就變成了超哥兒,這關係親近得也太快了一些吧?

剛才兩個人都談了些什麼?怎麼關係一下子就親近到如此地步?

墨要和余峰湖詫異的相互看了一眼,然後便心有靈犀的一起朝著馬車那邊看去。

馬車那裡,戚青桐正從車窗里探出頭來,正看著那些和尚在忙著包紮那些人呢。

「看來戚大人應該已經答應了戚姑娘嫁給伯爺了,不然兩個人的關係不個能親近得如此之快啊。」墨要在心裡想道:「看來我也要提醒一下月兒才行了,得主動一點啊。

戚大人都看好了蘇伯爺,把自己的妹妹都嫁過去了,應該蘇伯爺的前程是沒錯的,月兒就算是嫁給他為妾也不吃虧的了。」

。顏九貼心的幫逸蝶軒編輯好了話本,由江浦月代筆,涵蓋的很全面,比如如果顧客嫌東西貴怎麼辦?還有如果顧客不懂貨怎麼辦?之類的一些問題,顏九都列舉的很詳細,等江浦月寫完,天都黑了,厚厚的一本,這可謂是商業秘笈了!

顏九拿着新鮮出爐的厚厚的一本『商業秘笈』左翻右翻的欣賞著,這可都是自己的醒世名言啊。

「你說,我要是拿這個出本書,有人買嗎?」顏九揮了揮手裏厚厚的一疊紙說道。

江浦月坐在一旁喝茶……

《王妃她一心只想創業》第143章學點什麼武功? 「這裡就是無空海域,不知道這裡是無空海域的什麼地方?」餘明延從傳送靈陣上出來后,發現傳送靈陣建造在一座封閉的山洞中。

餘明延打量了一下山洞中的環境,發現周圍一片漆黑,覺得這座傳送靈陣應該被建在地下比較隱蔽的地方。

「這座傳送靈陣應該還沒有被修士發現,要不然這會肯定已經有修士過來了!」

餘明延發現山洞中的靈氣極為濃郁,他抬腳向山洞外面走去,很快就發現這山洞周圍被布下了一座品階不低的陣法。

「陣法的品階應該達到了三階上品,這座陣法應該是一座封鎖陣法,防止這山洞裡面的靈氣泄露出去。」

餘明延雖然沒有在陣法上面花費太長時間,但是他修為修鍊到這一步,對於陣法也有一定的了解。

山洞中的陣法品階雖然不低,但它卻沒有多強的攻擊力和防禦能力,這座陣法的主要作用在於封鎖靈氣和遮掩氣息。

不過因為品階達到了三階上品,那些築基和鍊氣期的修士的攻擊力都是對這座陣法造不成任何損壞的。

餘明延迅速在山洞內檢查了一遍,發現山洞內的空間很大,布置這座山洞的修士還在山洞內開闢了一塊面積極大的葯田。

葯田中的靈藥不知道栽種了多長時間,裡面的靈藥已經全部成熟,有些成熟的靈藥甚至都腐爛在葯田中。

這些靈藥的品階都不低,全部都是三階靈藥,甚至有兩株還是三階上品的靈藥。

「先將這些成熟的靈藥採摘下來,然後重新栽種一些靈藥。」

餘明延臉上露出一抹愉悅的笑容,他小心翼翼地將那些成熟的靈藥全部都採摘下來。

身為三階中品的靈符師,他身上是不缺少靈石的,但是這種三階靈藥卻是用靈石都購買不到的好東西。

兩天後,餘明延處理好了山洞中的東西,從山洞中走了出來。

山洞外面是一片茂密的山林,周圍的老樹不知道生長了多少年頭,每一棵都長到了幾人合抱粗。

「看這山林的情況,這不像是有人類活動的跡象。」

餘明延看著面前粗壯的古樹,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凝重起來。

這無空海域連接著妖獸的領地,這裡沒有人類修士活動的蹤跡,那就只有妖獸在這裡生活了。

餘明延想到這裡,心中頓時就變得警惕起來。

在蒼青界,妖獸和人類修士是兩個完全敵對的勢力,若不是蒼青界面臨著仙魔古戰場魔修的威脅,妖獸和人類修士恐怕早就打得血流成河了。

即便有仙魔古戰場魔修的威脅,妖獸和人類修士間的關係也極為惡劣,不時還是會爆發流血衝突。

而處於雙方勢力交匯處的無空海域這種現象則表現得更加明顯。

「希望不要倒霉地遇到妖獸!」餘明延心中暗暗祈禱,他回頭看了一眼剛剛離開的山洞,施展雲離天火步,腳下匯聚出一團赤紅雲團,帶著他向遠處疾馳而去。

餘明延在山林中疾行了大半個時辰后,聽到前往傳來一陣激烈的打鬥聲。

「是人類修士的氣息!」餘明延心情頓時變得激動起來。

既然這裡有人類修士存在,就證明他的運氣還沒有那麼糟糕,沒有進入妖獸佔據的地盤。

餘明延收了雲離天火步,身體從半空中落下后,慢慢向打鬥聲傳來的地方敢去。

餘明延距離打鬥之地還頗有一段距離的時候,就釋放出自己的神魂之力,開始查看前方到底是什麼情況。

「三個人類金丹修士在獵殺一個三階妖獸,不過他們好像不是那個妖獸的對手。」

那三個金丹修士修為都在金丹初期,但是那個妖獸卻是三階中期的玉甲鐵犀,這種妖獸不僅攻擊力強橫,體表外覆蓋的一身玉色鱗甲的防禦力也極為恐怖。

那三個金丹修士中有一個金丹一層的女修,這個女修的戰力很弱,她的攻擊甚至連玉甲鐵犀的防禦都打不透。

另外兩個男性修士都是金丹三層的修為,他們的實力要比那個金丹一層的女修強橫不少,但是和玉甲鐵犀相比,他們還是弱了很多。

「玉瑤師妹你快點離開這裡,我們不是這頭玉甲鐵犀的對手!」為首的那些男性修士奮力打退玉甲鐵犀的攻擊后,高聲對那個女修說道。

「陸師兄,我若是走了,你們該怎麼辦?」這個女修雖然口中在這樣問,但是她的雙腿卻是在慢慢向後退去。

只是那兩個男修心神都被玉甲鐵犀牽引著,並沒有看到這一幕,反而還在真誠地勸說那個女修離開。

這個女修也不是誠心要留在這裡,因此在推脫了幾句后,就十分不舍地向遠處退去。

餘明延蹙眉看了一會那三個金丹修士和玉甲鐵犀的戰鬥,直接從暗中走了出去。

餘明延出現在那三個金丹修士面前,直接展露出自己金丹七層的修為,他掌心間赤光涌動,對著那頭玉甲鐵犀猛地抓去。

餘明延手掌間涌動著火道的力量,這種力量極為恐怖,那頭玉甲鐵犀的實力雖然不錯,但是面對這種程度的攻擊,它體表覆蓋的引以為傲的玉甲,卻在剎那間就裂開了一道道深深的裂紋。

急速是在眨眼間,那頭氣勢洶洶地玉甲鐵犀就死在餘明延的手中。

三階妖獸全身上下都可以當做煉製靈器、符篆、丹藥的材料,其中最珍貴的還是它的妖丹。

玉甲鐵犀是三階中期妖獸,它的妖丹中蘊含著極其充沛的靈氣,築基修士藉助這種層次妖獸死後留下的妖丹突破修為,成功率會提升不少。

餘明延將這頭玉甲鐵犀殺死後,看都沒有看那三個金丹修士一眼,就直接將玉甲鐵犀的屍體收進了儲物靈器中。

「在下陸廷遠,多謝道友救命之恩!」陸廷遠壓下體內翻湧的血氣后,臉上強撐起一抹笑容,對餘明延道謝道。

餘明延視線從陸廷遠三人身上一一掃過,冷聲笑道:「你們三個還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對三階中期的玉甲鐵犀動手!」

()

。第二天,凌柯是被一道炫目的光喚醒的,他撐起身體,感到精神獲得了很好的休息,只不過在斜坡上睡了一晚上還是很不舒服。其他人也都醒了,徐瀟正蹲在坡頂,探頭朝外張望。

「看什麼呢?」

「黃沙。」徐瀟頭都不回地說。

凌柯皺了皺眉,也爬了上去,蹲在他身邊朝外看了看,院子里靜悄悄的,沒有人,他疑惑地問:「黃沙有什麼好看的?」

「因為無聊。」徐瀟的聲音懶懶的,臉貼在欄杆上,側臉有些扭曲。

凌柯白了他……

《末日城邦》第453章談判「殿下,南梁兵馬已從襄城撤出,逃往益州,當下江北之地,盡數歸屬朝廷。」

書房。

從荊州送來的戰報剛剛抵達,常威便到王府,向趙煦回稟此事。

「竇唯這個老狐狸從來不是吃虧的住,意料之中。」趙煦端著茶杯,輕輕啜了口。

馬翰麾下的兵馬加上王府親軍,彙集到荊州的兵馬近

《從今天開始做藩王》第七百二十八章人口戰略 第89章潛心修玄功

看著楊玄從自己眼前溜走,任重冷哼了一聲。他回過頭來,朝著那十幾位仙門弟子殺了過去。

任重的實力極為可怕,再配合上離魂刺這一門靈魂攻擊術法。短短時間內,那十幾位實力強大的仙門弟子居然不敵,盡數身死道消。

「仙門之中的頂尖涅槃境界修士也都來到了禁忌之域,要和我們魔宗弟子一決高下。你們去和其他的魔宗修士匯合,至於我,則是去追殺楊玄。不將楊玄殺了,我實在是難以心安。」任重對那些魔宗弟子說道。

說完,任重便朝著之前楊玄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

「那個任重的實力,實在是恐怖。特別是他的靈魂力量,比我現在還要強上不少。要是我有一件靈魂防禦劫器,面對任重,也不會那麼狼狽了。」楊玄一邊逃亡,一邊思索著。

經歷任重的偷襲后,楊玄感覺自己六級低階的靈魂力量也不夠用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