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抽出了寶劍,周圍的大部分人都以為那年輕人要對他們不利,可是沒想到,那人徑直走到了一位乾瘦的老頭面前,不卑不亢的說道:「我沒想要偷這把刀,只是十分喜歡想要買下它,可是我現在沒有錢,如果您能通融一下的話,三年之後,我會以現在四倍的價格付給您應得的報酬!」

那矮小乾瘦的老頭,聽了那年輕人的話,渾濁的老眼裡並沒有多少變化。

年輕人見老頭子沒有動靜,一咬牙,大手一招,就從一旁的桌案上飄過來一張紙,然後,手從鋒利的寶劍上劃過,頓時血水四濺,就見那年輕人洋洋洒洒寫道:

「我,葉鱗,今買福格斯鐵匠鋪龍炎刀一把,因資金欠缺,暫時拖欠兩年,兩年之後,以五倍價格,共計25萬金幣償還,口說無憑,血書為證!」

書寫完畢,那沾滿血跡的字據飄落到乾瘦老頭面前,老頭順手一招,捉住了字據,看都沒看一眼,便毫不留情的撕成了碎片。

那叫葉鱗的年輕人身形一震,高傲的神色中終於夾雜了一絲憤怒,可他還是生生按耐住自己的怒意,咬牙問道:「我真的很想要得到這把龍炎刀,我都做到了這種地步,你還想怎樣?」

只聽那老頭嘲諷般的笑道:「年輕人,你以為你那信誓旦旦的保證能值幾個錢?你以為我們以太城的居民會天真的把信任建立在你那毫無根據的人品上?開什麼玩笑!我們信奉的是錢貨交易,而非人品交易!字據什麼的,見鬼去吧!除非……」乾瘦老頭原本渾濁的老眼頓時精光一閃,「除非你用你身上的兩把劍換我這把刀!」

先不說那叫葉鱗的年輕人的反應,蘇寧聽到這話后,心想這乾瘦老頭好不知廉恥,兩把寶劍換一把刀,這老頭還真把人當成了不識貨的傻子嗎?

那年輕人聽了乾瘦老頭的話后,終於徹底失望,慢慢走到一個小廝模樣的人面前。那小廝身穿鐵匠鋪雜役的粗布灰衣,懷裡正抱著一把通體紅潤,宛若玉石雕琢的彎月大刀!

那叫葉鱗的年輕人喟嘆道:「龍炎刀啊龍炎刀!我視刀劍如摯友,沒想到你我今日有幸結緣卻無緣相守,真是我生平一大憾事。他日如若再聚,我必定讓你留在我身邊!」

說完,葉鱗眉頭深鎖,拂袖轉身,竟然帶起兩袖清風,沖著乾瘦老頭冷哼一聲,說道:「刀中少年志,劍指雲中仙!福格斯先生,有朝一日,我必來取此刀!」

「好!好一個刀中少年志!好一個劍指雲中仙!」只聽一旁傳來一聲叫好聲,又見到一個身形消瘦的身影走上前來,不是蘇寧又會是誰?

蘇寧和葉鱗擦身而過,來到乾瘦老頭的面前,笑道:「想必這位就是福格斯老先生吧!小生這裡有禮了!」

此時葉鱗早已停了下來,略帶疑惑的看著蘇寧和福格斯兩人。一旁的蘇辰也是露出了一個無奈的笑容!

乾瘦老頭福格斯眼睛微眯,試探性的問道:「敢問小友名諱?」

蘇寧略一欠身,多年的宮廷禮儀熏陶讓他看起來彬彬有禮,向福格斯回答道:「無名小輩,不足掛齒,小生今天只是想要成人之美,還望老先生成全!」

「哦?」福格斯捋了一把鬍鬚,打量了一下蘇寧的裝扮,看他雖有些文弱,但衣著華貴,器宇不凡,尤其是那高雅的氣質,很快的讓人想到眼前的蘇寧肯定是出身貴族。於是,福格斯笑道:「不知小友要成何人之美?」

蘇寧指著那把號稱龍炎的寶刀,說道:「那龍炎刀的材料應該是輕質隕鐵吧?真乃刀中極品,小生只看了一眼就有一種愛不釋手的感覺,可是你也看到了我這幅身體,實在不是舞刀弄槍的那塊材料!可是這位葉鱗兄實在是愛刀之人,如此赤誠之心我真的是不想讓他失落而歸,所以就想把那龍炎刀買下來相贈,不知先生可否成全?」

福格斯聽后,嘴角微揚,露出了一個專屬於奸商的笑容,說道:「15萬金幣,少一個子兒不賣!」

15萬金幣!!蘇寧真想跑過去把這個老頭子踹飛,媽*的,原本賣5萬金幣的刀,到了自己這裡竟然漲成了15萬,這老頭子真他*媽的是個奸商!

哪怕蘇寧是一個讀書人,也不禁要罵街了! 蘇寧從葉鱗和福格斯的談話中知道,那把龍炎刀原本價值5萬金幣,但是到自己想買的時候就變成了15萬,蘇寧不禁氣結,這糟老頭子還真會做生意啊!

但是,說出去的話就如潑出去的水,既然買刀贈人的話已經說出,就沒有迴旋的餘地了,總不能因為價格貴就不買吧?

蘇寧看著乾瘦老頭福格斯,雖然有些火大,但還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說道:「福格斯先生,您就是這麼做生意的嗎?15萬我並不是沒有能力支付,但是,像您這樣肆意抬價的,我還真是沒見過,您就不怕嚇跑其他顧客嗎?」

蘇寧的話一出,福格斯本就乾瘦的老臉僵硬了一下,隨後馬上擠出了一絲笑容,眼冒精光,沖著蘇寧拱了拱手道:「小先生,老頭子看您年紀不大,卻身著華貴,又如此精明會說話,實乃大才之人。既然您要買刀相贈,那老夫也就賣您個面子,12萬金幣如何?」

蘇寧心中冷笑,這老頭子還真是難對付啊!拍馬屁竟然也如此在行!

「罷了!罷了!」蘇寧揮手笑道:「像福格斯先生如此精明的人,我也是少見,12萬就12萬吧!贈人之物,如果太執著於價格就太俗氣了,您說對嗎?福格斯先生?」

福格斯只是尷尬一笑,沒有再多說什麼,然後沖著那抱著龍炎刀的小廝使了個眼色,那小廝就進入了店鋪里。

蘇寧轉身來到武明面前,問道:「臨來的時候,姆媽轉入我名下的錢有多少?」

武明看了一眼一直在旁邊一言不發的四皇子,尷尬的撓了撓頭,說道:「總共20萬金幣!」

蘇寧長舒一口氣,心中暗罵福格斯差點讓自己破產,可是他並不後悔,如果能因此結交葉麟,這12萬金幣花的也值。

蘇寧拿了存有12萬金幣的金卡,再次來到福格斯身邊。這時,那小廝已經從店鋪里出來了,龍炎刀也已經裝入了一件木匣中。蘇寧打開木匣看了一眼,確定無誤后,就把金卡交到了福格斯手中。

福格斯接過金卡,他也是識貨的人,從質感上確定金卡無誤后,那滿臉皺紋的老臉瞬間舒展成了一朵菊花。

蘇寧看在眼裡,心中多了幾分厭惡,也不再理會福格斯,轉身來到那個叫葉鱗的年輕人身旁,笑著說道:「葉鱗兄,我佩服你的那句『刀中少年志,劍指雲中仙』,想和你交個朋友,這龍炎刀就算是我的見面禮,我就住在對面的客棧里,前去一敘如何?」

葉鱗看了一眼龍炎刀,嘆息一聲,點了點頭,回應道:「好吧!」

只為她們的世界 蘇寧帶領一行人來到了客棧里,找了一個二樓的雅間,上了一桌好菜,蘇寧、蘇辰、武明、葉鱗四人共處一室。再次向窗外望去的時候,街道上的人群已經散去,天色漸漸黑了下來。

蘇寧把那把龍炎刀放到葉鱗的身邊,說道:「小弟蘇寧,一向都很佩服那些有大志向的人,葉鱗兄身上透露的凌雲之志讓我折服,血書買刀更是讓我敬仰,如不嫌棄的話,請收下這把龍炎刀吧!」

葉鱗竟然絲毫沒有跟蘇寧客氣,接過龍炎刀,冷峻的臉上充滿了感激,激動的說道:「蘇寧兄弟,今日的恩情沒齒難忘,我本是落魄之人,但我依然要做出承諾,他日,我定會以三倍的價格償還!」

蘇寧聽后,臉上現出一抹失望,但也是一閃即逝,隨後笑著說道:「你還是跟我見外了,其實,我和你一樣,心中也懷有著一份志向,不知道你……」

這時,從頭到尾一句話沒說的蘇辰突然乾咳了一聲,打斷了蘇寧的話,側身對葉鱗說道:「我是蘇寧的哥哥蘇辰,看起來,我的年紀比你大些,就稱呼你一聲老弟吧!看你風塵僕僕的樣子,一定是路過以太城吧?恕我冒昧的問一句,葉鱗老弟這是要去哪裡?」

葉鱗也是豪爽之人,他雖有一些高傲之氣,但也很平易近人,連忙應道道:「我這次的目的地是西北的都涼山!」

蘇辰點了點頭,笑道:「我們也趕了一天的路,想必大家都累了吧!我建議還是現在吃飯,早早休息如何?」

葉鱗也毫不推辭,觥籌交錯之間,幾人的感情明顯增進了不少。

等到葉鱗離開,房間里只剩下了蘇辰、蘇寧兩兄弟。

蘇辰嘆了口氣,對蘇寧說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還是太心急了。葉鱗這個人身上有一股傲氣,實力也很強,有大志向。所以,即使你送了他一把價格不菲的龍炎刀,他會感激但卻不會依附於你。」

蘇寧點了點頭,無奈的一聳肩,說道:「這個我也看出來了,沒錯,是我太心急了。此人,只可結交成兄弟,不可拉攏為下屬!」

蘇辰拍了拍蘇寧的肩膀,表示贊成並鼓勵道:「武者一途,註定孤獨,但是,多結交一些朋友並沒有壞處!葉麟此人孤傲,但是重義氣,有俠情,值得交往!」

蘇寧點了點頭,這時武明從外面神色匆匆的闖了進來。

蘇辰問道:「怎麼了?」

武明向蘇辰遞過去一封信,蘇辰看后只是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蘇寧好奇的問道:「出什麼事了?」

蘇辰的表情有些無奈,搖了搖手中的信,說道:「北疆府的有些傢伙還是不讓我省心啊!看來我必須儘快回去一趟!」

「什麼時候走?」蘇寧問。

「現在!」

「現在?!」蘇寧還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不陪我去西北了嗎?」

「來不及了!」蘇辰說道:「我現在就和武明連夜趕回去,至於你的安全問題,我會安排的,這你不用操心,現在你早點去休息吧!」

蘇寧沒有辦法,他今天確實太累了,因為剛才葉鱗在這,所以他一直強忍著沒有表現出來,如今只感覺自己上下眼皮打架,頭腦昏沉,全身無力……

天色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雖然現在睡覺還有些早,但蘇寧已經因為過於勞累而早早睡去了。 第二天早上,蘇寧朦朧的睜開了睡眼,只覺得腰部傳來一股針刺一般的疼痛。顯然,昨天坐了一天的馬車,一晚上的休息並沒有使蘇寧恢復元氣。蘇寧小心翼翼的站起來,緩緩的舒展一下筋骨,再次無奈的嘆了口氣。

因為自己這糟糕的身體素質,蘇寧不知道唉聲嘆氣了多少次。雖然這具身體外表俊朗,氣質不俗,而且舉手投足間帶著專屬於貴族的高雅之氣,但蘇寧知道,這些只不過都是華而不實的東西。

簡單的洗漱一番之後,蘇寧得知蘇辰和武明已經回北疆府了,外面的士兵正在準備馬車。「看來待會兒吃過早飯後就又要上路了!」蘇寧想。

這時,敲門聲響起,然後,葉鱗走了進來,手裡端著兩份早餐。

葉鱗走到桌旁,笑道:「殿下!吃飯吧!」

蘇寧一驚,「你……你剛才叫我什麼?」

葉鱗並未理會蘇寧的驚訝,自己獨自坐了下來,撕了一塊餅放入嘴中,一邊咀嚼著一邊說道:「你也不必驚訝,昨晚蘇辰已經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我了,正好你我同路,他拜託我護送你到西北,直到你見到西北的軍事統帥文曲星將軍。」

蘇寧也隨意的坐了下來,再看葉鱗的時候,蘇寧眼中好像多了點什麼,有敬佩還有一絲疑惑——即使知道了我的身份,葉鱗卻依舊這麼淡定如初,他到底是什麼人呢?

疑惑的眼神只是從蘇寧的眼中一閃而過,隨後蘇寧笑道:「那就先感謝葉鱗大哥嘍!」

葉鱗擺擺手,「你送了我價值不菲的龍炎刀,應該是我感謝你才對。雖然你是皇子,但我可不會因此而有所拘束哦!」

蘇寧莞爾一笑,喝了一口稀粥,說道:「那就好!往後我們就以兄弟相稱,只是恕我冒昧的問一句,葉鱗大哥的實力是……」

「呵呵!看來你很關心這方面的事嘛!」葉鱗笑道,「我的實力是開塵境初級!」

蘇寧驚訝的深吸一口氣,心中著實震驚了一把:竟然是開塵境初級!可他看起來是如此的年輕啊!

蘇寧從哥哥那裡知道:世俗界的凡人,沒有仙修宗師的指引,沒有丹藥提升身體素質,更沒有大量的時間用來修鍊。所以,即使是突破地輪阻滯達到開塵境也相當的困難!一般的世俗之人都是30多歲才能觸摸到開塵境的門檻兒。

而這個叫葉鱗的年輕人,僅僅比自己大上兩歲多而已,就已經取得了這樣的成就,蘇寧不禁一陣唏噓——自己這糟糕的身體素質啊!

吃完早飯後,蘇寧的身體大有好轉,開始精神矍鑠起來。眾人再次啟程,向著西北進發,大約再有不到一天的行程,他們就能夠到達西北了。

像第一天一樣,十多名精壯的士兵把蘇寧的馬車圍護在中間,只不過走在最前面的由蘇辰換成了葉鱗。

葉鱗腰間挎著兩把寶劍,身後背著那把龍炎刀,身著白色輕裝,身姿挺拔,氣質竟然不比蘇辰相差多少。

蘇寧會心一笑,他知道葉鱗實力很強,自己能夠結交這樣的兄弟,已經十分幸運了!

馬車在路上快速的飛馳,一直到中午都相安無事。中午做了簡單的修整之後,眾人再次出發,這樣,距離目的地就只剩下樂小半天的行程。蘇寧顯得很激動,這兩天的行程,把他折騰的更加的虛弱,臉色更加蒼白了幾分。

但是,蘇寧不知道的是,一場意外的危機,正悄然向他接近。

馬車突然停了下來,蘇寧有些意外,下意識的掀起馬車上的錦簾向外看去,只見,走在前面開路的葉鱗早已停了下來,雙手按在兩把劍柄上,神情肅然。周圍騎在戰馬上的士兵,在馬車兩側分立,也是如臨大敵。

氣氛一下就嚴肅起來,蘇寧不禁打了一個寒戰,雖然周圍沒有任何情況發生,但是,一股不祥的預感悄然攀上了他的心頭。

仔細觀察周圍的環境,他們正處在一處寬闊且低矮的峽谷之中。雖然是峽谷,但是並不足以讓人埋伏於此。然而,就是這種情況,卻更加的讓蘇寧不安起來。

一會兒的功夫,眾人都不約而同的看向東方。東方的天際,隱隱有一陣陣嗡嗡聲傳來,蘇寧的神經瞬間緊繃了起來。

葉鱗眉頭緊皺,突然拔出了腰間的兩把寶劍,寒氣和熾熱兩種對立的感覺突然襲來,那股壓力讓蘇寧胸口發悶。葉鱗沖著蘇寧大喊道:「千萬別從馬車裡出來!」

葉鱗剛說完,蘇寧就看到東方的天際,飄過來一片黑暗,黑壓壓一片,蘇寧瞳孔驟然一縮,難以置信的張大了嘴巴——那一片黑暗,竟然是一大群蝙蝠!

天啊!現在是白天啊!怎麼會出現這麼一大群蝙蝠?!

蝙蝠群的速度很快,眨眼間就離蘇寧只剩下了十幾米的距離,容不得蘇寧多想,就看到葉鱗策馬遠奔而去。令蘇寧奇怪的是,那一大群蝙蝠並沒直衝蘇寧的馬車而來,而是急轉一個大彎,向著葉鱗追去。

離的近了,蘇寧看的很清楚,那一大群蝙蝠里,隱隱有四團人形的黑影。顯然,是有人在控制著這一大群蝙蝠。蘇寧馬上就想到了一點,這群人絕對不是沖著自己來的,否則,剛才也就不會沖著葉鱗追去了。

看著蝙蝠群漸遠,眾士兵鬆了一口氣,但是蘇寧馬上就鑽出了馬車,居高臨下,呵斥道:「都給我打起精神來,組成扇形防禦,注意增援!」

13年的委曲求全,剛出皇城就遭遇暗殺,已經中毒死過一次的蘇寧,此刻異常的堅定。他開始嘗試著慢慢的改變,總不能老是生活在哥哥的保護之下。他必須嘗試著面對一切。

此刻,蘇寧的呵斥讓周圍的士兵精神一振,一路上,蘇寧的形象都是那麼的弱小,誰能想到,此刻,那威嚴的話語竟然能夠讓這些士兵精神震動。雖然蘇寧身體素質很差,但是他舉手投足間的威嚴和貴族氣質卻容不得這些士兵質疑,一個扇形的陣型馬上形成,即護住了馬車上的蘇寧,矛頭又同時指向在不遠處與葉鱗纏鬥的蝙蝠群,以便及時增援。 葉鱗就在離馬車200多米的地方和蝙蝠群纏鬥。劍氣縱橫,把那些蝙蝠逼退,左突右沖,兩把劍宛如長蛇,揮舞起來,竟然形成了銀白色的光罩,阻隔了來自蝙蝠的傷害!

手中的兩把利劍,在空中靈巧的劃出各種難以置信的弧度,然後,就見那蝙蝠宛若下雨般噼里啪啦的掉落下來,不一會兒,地上就已經黑了一片,布滿了蝙蝠的屍體。

蘇寧有些愕然,這是他從皇宮出來后見過的第二場修者之間的戰鬥,於是不禁把哥哥蘇辰和葉鱗做起了比較。他知道葉鱗的實力是開塵境初級,而蘇辰的實力是開塵境巔峰,從修為上看,葉鱗完全不是蘇辰的對手。但是,葉鱗的劍術實在是太高明了,手握兩把長劍,同時出招,招式竟然完全不同,不管是從速度、力道、弧線等等各方面看,幾乎完美到了極致,把一心二用運用到如此地步,簡直就是出神入化。所以,單從那劍術上來看,恐怕蘇辰就要甘拜下風了!

就在蘇寧暗自分析的空隙,那一大群蝙蝠竟然被葉鱗斬殺了大半。黑壓壓的蝙蝠驟然減少,終於露出了蝙蝠群中隱藏的四個人影。

這四個人,全部一襲黑衣,身體被包裹的嚴嚴實實,顯得異常神秘。每個人手中都握著兩把彎刀,渾身散發著騰騰殺氣。他們控制著蝙蝠托舉著他們,所以可以在空中任意的飛翔。現在,蝙蝠被葉鱗斬殺了大半,剩餘的蝙蝠不足以支撐四人的重量,所以四人一同落至地面,把葉鱗圍了起來。

蘇寧雖然還未開始修鍊,可是經過哥哥的講解,見過這麼多的修者,在加上自己的琢磨,眼光已經很獨到了。他從氣勢上可以判斷出來,那四個黑衣人都還沒達到開塵境,也就是初級境七八重的樣子。但蘇寧還是為葉鱗捏了一把汗,畢竟葉麟的對手可是四個啊!

總有帝少想當我爹地 接下來,事實證明,蘇寧的擔心完全沒有必要。

四個黑衣人一落地,就爆發了自己的氣勢。全身被黑氣繚繞,異常的邪異。他們四人聯合,好似形成樂一個鐵籠,將葉麟困在裡面,時不時的捅上一刀,打算以車輪戰拖垮葉麟。

葉鱗根本不給他們機會,大喝一聲,全身劍氣繚繞,化為帶狀盤繞向自己手中的雙劍。長發飛揚,略帶怒意的聲音爆響在耳邊:

「雙劍突擊——風凌天下!」

大風起,塵飛揚,雙劍齊舞,君臨天下。此時的葉鱗,面對四個黑衣人宛若帝王俯視臣民,狂暴的藍色劍氣在空氣中舒展開來,化為絞碎一切的利刃,直逼四個黑衣人的咽喉!

四個黑衣人見勢不妙,其中三個護住最後一個,展開一道鬥氣屏障,選擇直接承受葉鱗的這次攻擊。而那最後被保護的黑衣人,就趁著這僅有的時間差,向蘇寧這個方向飛快的掠來!

蘇寧大驚,立刻明白了這黑衣人的想法。這黑衣人知道打不過葉鱗,終於將注意力轉向自己了。

不等蘇寧下令,守護在蘇寧最前排的士兵首先沖了上去,但是,這些士兵雖然具有初級境四五重的實力,但面對這個對手,僅僅是一個照面,五個士兵就倒在了那一個黑衣人的劍下。

遠方,葉鱗已經殺了那三個黑衣人,此時見蘇寧有危險,他心中頓時一緊,手中雙劍交叉立於胸前,長舒一口氣,調整氣息,五個字緩緩從牙縫中蹦出:

「九——旋——十八——斬!」

葉鱗的速度發揮到極致,向最後的黑衣人追來,腳踩靈活的步伐,扭轉身形,濃郁的藍色劍氣繚繞全身,手握雙劍,每旋轉一下身體,就劈出兩道劍光,共旋轉九下,共劈出十八道劍光,所以這招稱之為「九旋十八斬!」

「一斬、兩斬……」

總共十八斬,每一道劍氣全部擊中向蘇寧撲來的黑衣人,那黑衣人終於止住了身形,當場被卸成了七八塊,鮮血四濺,慘不忍睹!而在葉鱗與黑衣人之間,竟然被生生劈出了一道溝壑!

葉鱗的這招,看的蘇寧熱血沸騰,真不愧是開塵境的修者啊!

隨著四個黑衣人死於葉鱗劍下,周圍還在紛亂飛舞的蝙蝠瞬間四散而去,一切又恢復了平靜。

其他士兵正在處理戰場,蘇寧來到半蹲在地上,還在氣喘吁吁的葉鱗面前,伸出手,將葉鱗拉起來,感激的說道:「真是太感謝你了,沒有你的話,我恐怕就命喪於此了!」

葉鱗略顯尷尬,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蘇寧老弟,以你的聰明,應該不會看不出來吧?那些人明顯不是針對你的!」

蘇寧並沒有馬上回應葉鱗,而是走到那三個屍體還算完好的刺殺者身邊,撕下了他們的黑色面巾,仔細檢查了他們的屍體,發現,這三個人的左臂處都刺刻著一個蝙蝠刺青。

蘇寧暗自把那標誌記在心中,這才轉身對葉鱗說道:「不管這些人要刺殺的是誰,總之,我會把他們當成敵人!」

以蘇寧的智慧,又豈會看不出來這些刺客是沖著葉鱗來的,但蘇寧並沒有追問葉鱗。他知道葉鱗也有他自己的難言之隱,冒昧的追問,反而會觸碰到葉鱗的底線!

果然,葉鱗對蘇寧的沉默感到欣慰,他拍了拍蘇寧的肩膀,嘆了口氣,說道:「我們繼續上路吧!在這裡耽誤了這麼長時間,恐怕天黑之前應該到不了西北了吧?」

蘇寧看了看西沉的夕陽,拿出地圖,在上面標出一個地點,對著整理戰場的眾士兵說道:「我們在下一個小鎮休息一晚!這兩天,兄弟們跟著我也受苦了,大家一會兒領十個金幣,自己找點樂子去吧!至於陣亡的兄弟,我深表愧疚,我會叫人把撫恤金送去他們的家裡!」

說完,蘇寧向那五個士兵的屍體深深的鞠了一躬。蘇寧的行為,頓時贏得其他士兵的好感,紛紛表示誓死效忠!

蘇寧欣慰的一笑,看著眼前向自己效忠的士兵,唏噓不已,他突然發現——自己並不孤單! 由於一場莫名其妙的截殺,蘇寧一行人耽誤了原來的行程,如今天色已晚,為了安全,他們要在下一個小鎮落腳修整。

前方就是一個小鎮,隱在稀疏的樹林之間,也許是配合著落日的餘暉,這個小鎮的名字叫做夕陽小鎮。越過夕陽小鎮,再往前走小半天的行程,就到達了黑龍防線。過了黑龍防線,就是大陸聞名的混亂之地——三角域,也就是蘇寧此行的目的地。

夕陽小鎮里的氛圍,並不像它的名字那樣充滿著甜蜜溫馨。傍晚,街道上燈紅酒綠甚是嘈雜,偶爾會有喝醉酒的醉漢踉蹌著走過。由於夕陽小鎮是進入三角域的最後城鎮,所以,來此落腳的大多數是桀驁不馴的亡命之徒。

蘇寧這一行人將近有20個,為了防止太過招搖。找到住處后,那些士兵們就換上了便裝,領了十個金幣,在蘇寧的默許下,三五成群的逍遙快活去了。

蘇寧找的客棧在小鎮的外圍,還算是安靜。葉鱗吩咐店家準備晚餐,而蘇寧獨自來到了自己的房間,疲憊的躺在了床上。

又趕了一天的路,明天就能夠到達三角域了,一切都是未知數,蘇寧開始莫名的緊張起來。那裡可是傳說中的三角域啊!就連存在百年的古葉帝國都不能完全將那個地方馴服,自己又要怎樣才能在那裡白手起家呢?

蘇寧越想越頭痛,雖然自己貴為皇子,可是並沒有實權,不知道黑龍防線的將領肯不肯買自己的帳。話說黑龍防線也屬於北疆府的管轄範圍,文將軍應該會給哥哥一些面子吧!想到這裡,蘇寧緊張的心情才有所平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