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破天尷尬一笑:「白齊老哥你們都起來吧!那個我十老婆就這樣,讓你們見笑了。」

白齊四兄弟只感覺腦海之中一陣陣雷鳴,什麼叫震驚,這才是真正的震驚,而且是震驚到了極點,這樣一位修為高深,甚至是極其恐怖的前輩,在這小子的老婆當中居然只能排第十位,這小子到底有什麼深厚的後景?居然能讓如此前輩高人委身?

「我等拜見府主大人!」白齊四人頭點地,連連給林破天行禮,林破天頓時慌了神。

「白齊老哥你們這是做什麼,快起來,從此以後和天府就是一家人。」在林破天的一陣拉扯之下,總算是把白齊四人從地上拉了起來了。

「府主你有什麼事直管吩咐,只要白家能做到的,白家一定義不容辭!」

「白齊老哥你客氣了,說不上吩咐!到是有一些事情需要白齊老哥幫忙,天府從一重天進入二重天,需要一份二重天的勢力分布圖,我相信這對於白家來說應該不是什麼難事。」

白齊點頭:「這個確實不難!」

「天府進入二重天,需要一個落腳點,還勞煩白齊老哥幫忙費心!」

聽到落腳點,白齊不由鄒起了眉頭:「不知府主天府有多少人進入二重天?」

「十萬下仙境界的天兵天將!明天正試進入二重天。」

本書首發於看書罓

… 「什麼!十萬下仙境界的天兵天將!」白齊四人齊齊吸了一口冷氣,就是整個白家所有下仙境界高手全部加起來也不才上百人,沒想到一個一重天的勢力一上來就是十萬下仙境界的高手,這樣一股勢力足夠橫掃整個二重天。

「府主放心,這個完全沒有問題!」如果這樣一股勢力還找不到一個落腳點那還真出了怪事。

「如此便多謝白齊老哥了,二重天四家族,不知道剩下三大家族可否拉入天府門下,為我天府所用?」

「這個……」白齊震驚。

林破天直視白齊:「白齊老哥有話直說!」面對林破天的目光,白齊突然感覺身上不由一冷。這雙眼睛怎麼可以冷成這樣,居然給人一種視蒼生為糞土的感覺。

「回稟府主,黃家,藍家,紫家三大家族在二重天由來已久,比起我們白家至少早了數萬年,想要拉他們歸降天府實在太難!」

林破天點頭:「這樣呀!那就全部毀滅了吧!」

「哈哈……小子,你居然想毀滅我們黃家!」

「哈哈……小子,你居然想毀滅我們藍家!」

「哈哈……小子,你居然想毀滅我們紫家!」

十二道身形,突然出現在林破天不遠處,一個個怒目而視林破天,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黃衣護法,藍衣護法,紫衣護法。分明也是黃家,藍家,紫家老祖宗,林破天的眼光一一從十二身上掃過,目光最後落在四位紫衣老者身上,其中居然還有二人達到了上仙境界。

「大膽白齊,你居然敢背叛主宰大人,竄通他人,想要毀滅我們黃家,難道你們白家還真以為吃定了我們黃家不成?」

林破天望了一眼說話之人,這人長的實在是太丑,石頭臉,三角眼,要是晚上見到,還真要這傢伙嚇死。這那是一個人,分別就是一個怪物。「白齊老哥這說話之人誰呀?怎麼長的這麼丑,我還真佩服這傢伙的父母,生下來之後居然沒把這傢伙一把掐死。」

林破天的話不為不毒,而是毒到了極點。白齊聞言差一點沒有笑噴出來,這個府主也太逗了一點吧,別人長的丑就找的丑吧,你也不用這樣打擊人吧!

「黃幽默,黃家老祖第一人,中仙六品,比我要高上一品,不過真要打起來,短時間內我不一定會輸。」

「幽默!哈哈……這人確實長的太幽默了一點兒。」

「小子,你找死,今天我黃幽默就送你最後一程。」黃幽默簡直是快氣炸了,剛剛一來便聽這小子大言不慚的要毀了黃家,接著便聽到一連串當著眾多人的面打擊自己的話,自己好歹也是黃家第一老祖,自己雖然找的丑也不是你一個小小的下仙能夠說的。


「白齊老哥你發現了沒,這黃幽默一怒起來,這臉一黑,那兩隻三角眼就這麼一瞪,還別說,真是幽默到了極點,太他么的像個鬼了。哈哈……」

「啊……」黃幽默一聲怒吼,一把黑色的細劍出現在黃幽默身前。「小子這是你逼老夫的。」

人未到,劍氣已至,黑色的劍光帶著毀天滅地之能出現在林破天胸前。「府主小心,這是黃幽默的幽靈劍。」白齊大驚,沒有想黃幽默一出手就是絕技,一劍祭幽靈。

「一把魔劍,居然也在在本府主面前放肆!火龍拳!」一層天藍色的火焰包裹住林破天的拳頭,遠遠的看林破天拳頭就便像包裹著一層藍光。林破天帶著藍光的拳頭向著黑色的劍光轟去。

看著用拳頭轟擊幽靈劍的林破天,黃幽默樂了,「這小子是在找死了嗎,居然用拳頭想轟我的幽靈劍,哈哈……天下居然還有如此傻吊。」

「白家真是瞎了眼了,居然和這種傻x勾結,看來這次白家是真的完了。」

「府主不要!」白家四老想阻止已經來不及,還是拚命的向林破天撲去,都想在林破天對上典幽默一劍祭幽靈之前把林破天救回來了。

轟的一爆鳴,林破天的拳頭已經對上了幽靈劍的劍氣。黃幽默笑了,只是臉上的笑容有些嚇人,一劍祭幽靈絕技之下,不知道斬殺過多少下仙一品境界的高手,黃幽默相信眼前的這個小子也不離外,一定會被自己的幽靈劍吞噬一身血肉,到時候只剩下一頓白骨。

「破!」林破天一聲輕喝,幽靈劍黑色的劍氣應聲而破,呈現出黑色細長的劍身。

黃幽默臉色不由一變,一劍祭幽靈屢試不爽,還是第一次被人轟破幽靈劍的護身劍氣,別看一層黑色劍氣,卻有著無窮的吞噬之力,黃幽默萬萬想不到的是林破天拳頭看似包裹著一層藍光,卻是一層三天玄火,就幽靈劍的黑色劍氣也想吞噬三天玄火,那與找死沒有區別,三天玄炎是什麼,那是能焚燼一切的存在。

「碎……」林破天的拳頭閃電一般的擊在幽靈劍的劍身之上。「噗」黃幽默一口鮮血擊射三米,臉色變的蒼白。

咔咔咔的聲音響起,在眾人吃驚的眼神下,不可一世的幽靈劍,黃家的鎮家之寶化成一片片碎鐵掉落在地上。

黃家四老呆住了,藍家四老呆住了,紫家四老同樣呆住了,幽靈劍的可怕他們不是不清楚,而且是非常的清楚,眾人皆沒有想到,幽靈劍就這樣兵解了,從此二重天沒有了幽靈劍,同樣也沒有了一劍祭幽靈。

「幽靈斷,黃家滅。」黃幽默突然想起家族祖訓,全身忍不住顫抖起來了,或許以前黃幽默還不知道這兩句話的意思,現在終於明白了。黃幽默身後三人臉色同樣變的蒼白起來。

白齊四人楞在當場,好半天才反應過來,這是真的嗎?白齊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一切,自己最忌憚的幽靈劍就這樣被府主一拳給毀了,府主是怎麼做到的?

林破天深吸一口氣,平復了一下-體內沸騰的血氣,火龍拳硬拼一件不知道存在多少年的中品仙氣,雖然最終於林破天成功把幽靈劍擊毀,自己體內也被震的氣血翻騰。

蘭仙兒沒好氣的白了林破天一眼,這傢伙就知道逞強,現在知道後果了吧!

林破天一拳擊碎幽靈劍,看似時間挺長,從林破天出拳到幽靈劍破碎也不過眨眼之間的功夫,帶來的震撼無疑是巨大的,白家四老是真心的服了,如果先前白齊等人是忌憚蘭仙兒的實力,那麼現在白齊等人就是被林破天的實力生生折服,一柄中品仙劍就這樣被擊碎了,這一拳要是落在身上,光想想都讓人生寒。

不管藍家四老,還是紫家四老,此時都不敢在小視林破天,一個個臉上布滿凝重之色。一拳轟碎幽靈劍,不管是藍家四老,還是紫家四老都沒有人敢說自己能夠辦到。畢竟在擊碎幽靈劍之前,可是要面對幽靈劍的吞噬之力的。而且這種吞噬之力不光是對力量的吞噬,還是對血肉和靈魂的吞噬。

「小子,你居然敢毀我們黃家的幽靈劍,我們黃家與你不共戴天,老二老三老四一起上,先殺了這小子在說。」黃幽默咽下嘴裡的血水,惡狠狠向著林破天撲來。

「黃幽默,沒有幽靈劍,老夫陪你玩玩!」白齊說著就要向黃幽默衝去,卻被林破天一把抓住了手。

「白齊老哥你看著就行,就這一鬼三人還耐何不了本府主。」在林破天眼中,黃幽默必死無疑,本命之劍被自己所毀,已經足夠重創黃幽默的。

「火龍拳……」同樣的火龍拳又一次被林破天使了出來,不是林破天不想用別的招數,而是用起來太麻煩,在說火龍拳在林破天近段時間一次次磨鍊之後,其效果是更上一層樓,林破天有足夠的信心眨眼之間解決眼前的戰爭。

林破天的殘影和黃家四老交匯,一觸即分,絲毫沒有停留,藍家四老,紫家四老紛紛張大了嘴,震驚,驚恐。修為達到他們這麼高度,又怎麼會看不清這眨眼之間發生了什麼。眨眼之間林破天一共出了四拳,最先一拳洞穿了典幽默的心臟,期后是黃家另外三老,就算有心阻攔林破天的拳頭,卻也是無法阻擋住,黃家一位老祖硬是被林破天一拳轟碎了一條胳膊之後洞穿了心臟,就連那碎裂的手臂也從那位黃家老祖背後穿了出來,整個場面只叫一個兇殘,血性。

林破天回到原地站地,黃家四老的屍體才怦然倒地,讓藍家紫家四老震驚的是,在林破天一拳之後,黃家四老居然連元神都沒有逃出來,真正的形神偕滅。

黃家四老的屍體就這樣倒在地上,四周一片寂靜,白齊白生白勝白利四老幾乎同時伸手摸向額頭了,四人額頭早已經布滿汗水,同樣的一招,簡單的四拳,黃家四位老祖就這樣死了。

不知不覺間,藍家四老,紫家四老的額頭也開始涔出汗水,黃家四老的修為如何他們非常清楚,這個神秘的年輕人能如此輕鬆的擊殺黃家四老,那麼擊殺自己等人也不會費大太的力氣。

「嘔」一聲嬌嘔傳來,林破天回頭一看,卻見眾女紛紛投來殺人的眼神,林破天才知道自己闖大禍了,自己一時只注意到震撼的場面,居然沒有注意到眾女的感受。

「嘔……天哥哥我恨你,你殺人就殺人嘛,幹嘛弄的這麼兇殘,嘔……」風戀容剛說完,又開始吐了起來,鳳銘等人雖然沒有吐,一個個臉色卻也是蒼白蒼白的。

「混蛋你快點解決完,我們去那邊等你……」蘭仙兒面罩內的臉色同樣不怎麼好看,尤其是看到黃家老祖那隻從背後穿出來血淋淋的斷手,胃裡就是一陣翻騰,差一點吐出來。

蘭仙兒帶頭,鳳銘等女一個個向著遠處掠去,速度快到極點,能不快嗎?多留一分鐘就是一種折磨,鳳銘幾女雖然見過死人,甚至還親手殺過人,卻沒有見到死的這麼慘的人,一時之間還真的很難接受。

鳳銘等人離開,沒有一個人出聲阻攔,不是不想,而是不敢,沒看到這還有一蹲殺神正盯著自己等人嗎?一個不好自己一條老命就此交待在這裡了。


人的修為越高,反而會越怕死。因為他們知道自己的一身修為來之不易,只要不死,自己就能在活個千萬年。

黃家存放靈魂玉牌的地方,一個老者正在仔細檢查著黃家所有人的靈魂玉牌,每一個靈魂玉牌當中保存著一個黃家之人的一絲靈魂,只要擁有靈魂玉牌的人一死,靈魂玉牌就會自動碎裂,相反只要這個人還活著,那麼他的靈魂玉牌就會散發著淡淡光芒。

當老者的目光落在最上方四塊最大的靈魂玉牌上的時候,心中不由咯噔一聲,身體一抖擻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眼光散亂。

「不好啦!老祖宗的靈魂玉牌碎了,大事不好了啦,老祖宗的靈魂玉牌碎啦……」好半天回過神來的老人一聲哀嚎,震驚整個黃家。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一道黑衣中年身形一閃出現在老者身旁,望著四塊破裂的靈魂玉牌臉色頓時大變。

「牛伯伯這是什麼時候發生的事?早上不是還好好的嗎?」

「族長,我進來的時候看到四位老祖的靈魂玉牌還好好的,剛剛檢查完眾多靈魂玉牌突然一抬頭,就發現四位老祖的靈魂玉牌碎了。」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黃家當代族長黃慶安。

黃慶安眉頭鄒起:「看來要出大事了,馬上召集全族長老召開會議,牛伯伯您速度快,撈煩您幫我跑一步。」

「好的族長,老夫這就是去!」

黃牛也是黃家一位修為極深的高手,修為雖然比不起黃家四位老祖,卻也相差不了多少,平時無事就幫忙看管黃家靈魂玉牌,護守整個黃家。

黃家四位老祖一死,整個黃家瞬間亂了起來了,可以說亂成了一團糟。

這可怎麼辦?主宰大人怎麼還沒有來呀!主宰大人你要是在不來,我們就真的死定了呀!

通道口藍家四老紫家四老不斷祈禱,希望主宰大人能快些出現解決了眼前這個魔鬼,但八人怎麼也想不到,就在他們來之前不久,他們心中的救星,他們的祈禱的對象已經去陪閻王喝茶去了。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們四位應該是藍家的四位老祖吧!怎麼樣?現在還覺得我先的話在吹牛嗎?現在你們還認為我要毀滅你們藍家是一件完不成的事嗎?」林破天臉上帶著陰沉的笑,藍家四老面對林破天的笑,突然感覺全身一冷。四人皆不知道如何回答林破天,黃家四老的例子就擺在眼前。

「老夫藍雨,老夫承認小兄弟修為高深,想要毀滅我們藍家並不是什麼難事!我想藍家與小兄弟他日無仇,近日無怨,不知道小兄弟因何原因要毀滅我們藍家,還請小兄弟明示!」藍雨不虧為藍家第一人,就算藍家要死,也要死個明白,不能像黃家四老一樣死不瞑目。

林破天不由多看了藍雨一眼:「藍前輩,不知道本府主想要一統二重天這個理由夠嗎?」

藍雨聞言苦笑:「老夫明白了,小兄弟你是怕我們藍家成了你一統二重天的絆腳石,想儘早除掉我藍家是吧!」

「藍前輩果然聰明,如果藍家願意歸屬我天府門下,本府主到是願意留給藍家一條生路,就怕藍前輩不願意。」

藍雨雙眼不由緊緊的盯在林破天身上,想要看透眼前這個神秘的青年,藍雨更明白只要自己說半個不字,那麼今天四人就休想從這裡離開。藍家更不會擁有明天。

「藍前輩,本府主的時間並不多,耐心也極其有限,所以留給您思考的時間同樣並不多,還有紫家四位老祖,也可以趁藍家考慮的時候好好想想你們紫家的選擇,藍家之後很快就會輪到你們紫家,對了忘記說重點了,本府主的宗旨是順著昌,逆著亡,當然你們也可以當本府主在開玩笑,不過天府絕對不會跟各位開玩笑,白齊老哥,如今黃家四老已經死了,我相信憑著白家的勢力,收拾一個沒有牙齒的黃家已經不難了吧!」

「府主你放心,我白齊保證明天此時,黃家在整個二重天除名,雞犬不留!」白齊保證道。

林破天點頭,「既然如此,那就撈煩白齊老哥現在動身,趁黃家四老剛死,黃家還沒有準備,一舉拿下黃家,這樣白家也能減少不少損失。」

「府主我們走了,這裡……?」白齊顯然是不放心藍家四老和紫家四老。

「白齊老哥您就放心的去吧!就他們八人本府主還不放在眼中!」

白齊看林破天不像在說假話,點頭領著白生白勝白利三人轉眼間消失在林破天面前。

這一切都落在藍家四老和紫家四老的眼中,白齊怎麼說也是白家第一人,怎麼會如此聽這個青年的話,甚至還有隱隱有討好之意,難道白家就不的怕主宰大人知道,滅了整個白家。

對呀!白家能成為二重天四大家族之一,怎麼會冒著白家被毀滅的危險去幫這個青年做事,難道主宰大人已經……

不管是藍家四老,還是紫家四老皆不敢在想下去,如果主宰大人還在,白家怎麼可能背叛主宰大人,如果主宰大人還在,怎麼會這麼久還不出現,修為能達到他們這個層次,那一個不是人老成精的大人物。

「藍前輩,不知道您考慮的怎麼樣了,可有我願意聽到結果了?」林破天不想在浪費一絲一秒的時間,二重天主宰一死,青帝肯定知道天府已經進入了二重天,一定會催促所派高手以最快的速度趕到二重天。

「小兄弟你可否願意告訴老夫,主宰大人他……」

「本府主的的宗旨是順著昌,逆著亡,主宰大人在各位來之前做了一件本府主非常不開心的事,因此本府主請他去陪閻王喝茶去了,沒準兒現在兩人聊的正歡。」


藍家四老紫家四老聞言臉色皆是大變,林破天的話無疑應證了他們心中所想,沒有想到他們心中神一般高度存在的主宰大人,居然就這樣死在了眼前這個年輕人手中。林破天在他們心中的高度無疑又上升了幾分。

能輕易斬殺主宰大人的存在,又怎麼會把他們放在眼中。

「老夫藍雨代表藍家歸屬天府門下,藍家上上下下從此以後皆聽從天府差遣,效忠於天府!」

「藍前輩相信你也是有些歲數的人了,本府主要的不是口頭上的這幾句話,而是你藍家的生死效忠,藍前輩你這樣幾句話,很難讓本府主看到你們藍家的忠心呀!」藍雨想敷衍了事,又怎麼可以逃出林破天手掌心,沒有誓言的效忠那就是一句空白,沒有絲毫的約束力。

「我藍雨代表藍家起誓,從此以後藍家歸屬天府門下,聽會天府號令,若違此誓,藍家上上下下皆不得好死。」重誓已畢,藍雨感覺自頓時失去了所有的力氣。

「很好!本府主相信藍前輩你的選擇是明智的,雖然跟著天府藍家不定能活,但不跟著天府,本府主相信藍家一家會毀滅。」

藍雨苦笑,天府想要一統九重天,跟著天府可是在與九天統治做對,藍家能存活下來的希望必然渺茫,如此不跟著天府,藍家便不會有明天,眼前這個天府之主是不會讓藍家成為天府一統二重天的絆腳石。

「好了,藍家已經做出了決定,本府主相信你們紫家已經做好自己的決定!本府主的時間很有限,不想在聽到任何的廢話,現在請告訴我你們的決定。是歸屬天府門下,還是決定跟天府做對!不管怎麼選擇本府主都尊重你們,不會威脅你們。」

不威脅,你這還不叫威脅,不歸降天府你就是毀滅整個家族,斬草除根,這還不叫威脅,那什麼才叫威脅?你還能在無恥一點嗎?

「老夫紫雲霄代表整個紫家起誓,從此以後紫家歸屬天府門下,聽從天府統一號令,效忠天府。若違此誓,紫家九重天除名,九重天內在無一紫家之人。」

啪啪啪林破天拍手,「很好,非常的好!從此以後我們便是一家人,共同統一九重天而奮爭,將來天府一統九重天,九重天上少不了你們藍家和紫家。」

「明天天府十萬天兵天將會進入二重天,開始完成二重天一統,到時候還希望藍家,紫家多多從中協助!」

藍家四老紫家四老皆是一愣,最終還是紫雲霄開口:「府主大人,不知道這些天兵天將都是何等修為。」十萬人並不多,就拿整個紫家來說,全族上上下下加起來也足足三十多萬人。

「最低修為下仙一品境界,還有什麼問題!」

八人聞言震驚,十萬天兵天將,每一人最底修為下仙一品境界,整個二重天人口數十億,所有下仙境界修為的高手全部加起來也不足一萬。

「沒問題!」誰都沒有想到天府強大如廝,八人心中頓時明白,難怪白家如此聽話,難怪天府敢打一統九重天這樣的口號,這樣一股力量不說一定能一統九重天,至少統一一個二重天是完全沒有問題。

「既然你們都加入到了天府,從明天天府進入二重天開始,便要服從天府天師的統一調遣,要做到軍令如山,如法隨行,如果做不到,你們自己知道結果。」

「請府主放心,我們知道怎麼做!」藍家四老紫家四老齊齊點頭。

「那就好!加入天府也不是沒有好處,只要你們表現的好,本府主隨時都可以幫你們淬體提升修為,本府主是不會讓虧待每一位真心為天府付出的天兵天將。」

八人眼睛皆是一亮,淬體提升修為對修鍊者來說無疑是最大的好處,修為達到他們這般境界,想要提升已經是千難萬難,如果眼前這人真的能幫他們提升修為,那麼賭這一把又何防?

天府能擁有十萬下仙境界修為的天兵天將,如果說這其中沒有提升修為的秘法,打死他們也不相信,要知道二重天不管仙靈之氣,還是物質資源皆比一重天好上千萬倍,下仙境界高手都不足一萬,一重天又從那裡來的如此多的高手。

「好了,都回自己家族安排吧!本府主現在要趕去三重天,去會會那九重天下來的高手,他們速度也太慢了一些,居然還要本府主上去找他們!」林破天聲音剛落,人影已經消失在了眾人面前。

「對了,差點忘記告訴你們本府的名字,本府主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林破天是也,管他么么的幾重天,本府主也要給它一一捅破,來個一統。」

林破天的聲音消失,藍家四老紫家四老八人面面相噓,額頭涔出層層汗水,這什麼人呀?把二重天兩大家族都收進自己帳下了,居然現在才想起來告訴我們名字,還嫌棄九天派來的高手速度太慢,還要上去找他們,這個府主是不是也太不著調了一點。

八人也只敢心裡想想卻不敢說出口,萬一這不著調的府主沒有走遠聽到了,那可就真的玩完了。

「沒想到我們二重天四大家族一直誰都不服,今天居然有三家歸屬到了天府門下,黃家更是被斬草除根,早在半天前,誰能想到會有今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