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只是一個來歷不明的傢伙,但是,就是這麼一個傢伙,卻擁有著無與倫比的戰鬥力。

五十年前,他在一處遺迹中,一人大戰十名教主之境強者,殺的對方狼狽逃脫,一戰成名。

四十年前,他看上一名女子,直接屠了對方滿門,手段殘忍,血腥到了極致,引起整個左旋天內強者的追殺。

三十年前,他再度出現,為了一株靈草,直接下毒滅掉了一個二品宗門。

二十年前,他因為無聊,心情不好,屠戮了一個小鎮,足足有三萬多修士,當時在整個九重天都引起了軒然大波。

這一次,幾乎是遭到了整個九重天所有大勢力的聲討,畢竟,這一個小鎮上三萬多修士,他們的親人朋友加護起來,足以裂變成十幾萬人的關係網,而這十幾萬人再度裂變,幾乎就能夠覆蓋到整個九重天了。

再加上是痛打落水狗,自然贏得了所有人的參加。

這一次大圍剿,足足持續了八十一天,幾乎把整個九重天都搜遍了,折損了不少的強者,只是卻沒有找到蛇公子的下落,只是有傳聞,蛇公子在那恐怖的圍剿之中已經被斬殺。

但是具體如何,卻不得而知。

此事,也算是告一段落,卻沒想到,這個二十年前,讓整個九重天都躁動了一陣子的蛇公子,竟然再度出現了。

眾人如何能不震驚,不驚悚啊!

這就是一個邪神,他所到之處,那是必須要見血的啊!

聽著周圍眾人的驚呼聲。

蛇公子的馬臉上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意,只是他這個笑容,落在眾人的眼裡,卻是無比的邪惡,充滿了詭異的感覺,就像是一隻狡猾的魔鬼,在打量著眾人一般。

光是這麼一個笑容,當場就讓不少人的面色蒼白的沒有絲毫血色。

人的名,樹的影。

蛇公子三個字,在九重天內實在太過恐怖跟可怕。

此時,眾人也都回過神兒了,也都終於明白,為什麼林逸在展現出了如此恐怖強悍的實力之後,還有人膽敢上前打劫蛇公子,感情,人家同樣也是實力極為妖孽之輩啊!

林逸聽著周圍眾人那一道道充滿了驚悚畏懼的聲音,也是神情微微一怔,隨後,盯著長著一張馬臉的蛇公子笑了,他的笑容,倒是沒有那種詭異滲人的感覺,只是卻充斥著濃濃的不屑之色。

那感覺,彷彿就像是在看待一名小丑一般。

「長個馬臉,是不是就覺得自己的面子大了?搶我的勝利果實?你也配?你這張臉,給我當夜壺,老子都嫌棄!」

林逸瞪著眼睛,一臉憤怒厭惡的呵斥道。

他闖三關,破大陣,好不容易拿下了華家,這個狗東西倒好,來了就想要拿下華家的寶庫,做你妹的春秋大夢呢?

一剎那,周圍,所有人的臉色都狠狠一變。

好囂張!

囂張到了極點啊!

連蛇公子的面子都不給?

蛇公子的臉色,也一下子就陰沉了下來,眯著眼,盯著林逸,深深的盯著,然後,他突兀的對著空氣中,恭敬的一個鞠躬。

接著。

空氣中,悄無聲息的,出現了一名老者,他穿著一套寬大而十分有質地的黑色道袍,整個道袍在彰顯威嚴之際,也同樣給人一種邪惡到了無邊的氣息,頭髮也梳成了一個髮髻,就像是掃把一樣,衝天而起,給人一種囂張狂妄到了極致的感覺。 他的臉倒是跟蛇公子不同,沒有那麼長,但是,卻像是一個三角形,同樣很怪異,整個人往那裡一站,就給人一種桀驁不馴到了極點的感覺。

「師傅,這小子實力不俗,還請師傅您斬了他!」

蛇公子抱拳,嘴角噙著一抹邪惡的陰險冷笑,恭敬的對著老者說道。

「什麼?師傅?」

眾人一聽,再度眼睛一瞪,神情越發的驚悚了起來。

本來,蛇公子的出現,都已經讓人驚悚十萬分了。

可現在,竟然又蹦躂出了一個師傅,能夠當蛇公子的師傅,他們就算是用腳指頭想,也能夠肯定,這老者的實力絕對無比的驚駭世俗啊!

否則,如何能夠讓桀驁不馴的蛇公子,心甘情願的當對方的徒弟呢?

老者聞言,微微點了點頭,目光便朝著林逸看去:「年輕人,老夫跟我這徒弟,都不是你能招惹的起的,還是乖乖的把華家的寶庫讓出來,莫要自誤。」

這老者在說話的時候,他那半步戮仙之境的氣息,也悄然釋放開來,氣息極為的渾厚,強大,他根本沒有針對四周的修士,可宮闕前面,那成千上萬的觀戰者,此時都臉色一白,差點跪下了。

好恐怖。

這老者,好恐怖。

然而。

令人億萬分震撼的是!!!

林逸竟然咧嘴冷笑了起來,雖然不曾開口說話,可是那輕蔑不屑的笑容,簡直溢於言表了。

那是一點沒在怕的意思啊!

「年輕人,年少輕狂是好事,但,過了的話,就是找死了。」老者見狀,再度抬起那蒼老渾濁的眼睛,盯著林逸,幽幽的道,聲音不算冷,但,不知道為何,方圓千米之內,幾乎所有修士的心臟都要被凍結了一般的生疼。

林逸聞言,終於有了動作,緩緩抬起頭,目光冷漠而平靜,盯著眼前的老者,淡淡的喝道:「要動手就動手,不動手,滾!!!一把年紀廢話怎麼還這麼多?」

一番話,簡直是石破天驚啊!

眾人再度被林逸這種不知死活的瘋子態度給震驚了。

這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蛇公子的師傅啊!

光是一個蛇公子,你也不應該如此狂妄吧!

便是那老者蒼老的瞳孔內,此時都抑制不住的浮現了一抹濃濃的寒光,他跟蛇公子之間的關係非常微妙,但是有一點可以肯定,蛇公子的實力不如他。

否則,他也不可能當師傅了,本以為自己這凶名在外的徒弟親自出手,已經能夠輕易的搞定這一切了,卻沒想到,林逸這個瘋子,竟然連他這個師傅都不曾放在眼裡啊!

「年輕人,你很猖狂,老夫活一百五十年了,你是我遇見的最為猖狂的人,所以,今日你必死!」老者眸光陰沉,渾濁中流轉殺意,盯著林逸幽幽的道。

「今日必死?呵呵,老東西,你會不會想的太多了?就憑你們這老弱病殘組合,也敢放話弄死我?」林逸聞言,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彷彿就是一個根本不知道害怕為何物的瘋子,笑的非常開心,非常的狂妄。

圍觀的強者們看在眼裡,都忍不住心寒發顫。

那老者可是半步戮仙之境的存在啊!

這種級別,已經能夠在左旋天差不多無敵了,只要不惹到那些隱藏多年的老怪物和一些超越一品宗門的恐怖存在,基本上無人膽敢阻擋他們的腳步,就算是那些一品宗門的宗主見到了也不敢放肆啊!

可林逸倒好,竟然一點把對方放在眼裡的意思都沒有啊!真真是瘋了。

「面對你這樣的小輩,老夫本不應該出手,可你不知死活,那就怪不得老夫了!」老者齜牙咧嘴,猙獰怒吼,身上的氣息,一下子徹底的內斂。

那麼一瞬,他就像是光華內斂的明珠,失去了光芒,變得無比的普通起來,甚至,在林逸的神魂感知中,他彷彿就是一個黑色的人影,充滿了詭異的感覺。

「看來,這一對師徒果然都不是普通貨色啊!」

林逸在心裡暗暗嘀咕道,不過卻沒有一點擔心的感覺,反而是一臉的激動興奮啊!這樣的話他斬殺了這老者跟蛇公子,能夠得到的好處可就多了去了啊!

而那老者,隨著氣息變得虛無起來,他那蒼老的雙手,此時卻緩緩的在自己的面前舞動起來,一個個無比複雜的手印,不斷的在手掌上飄忽而出,隨後,層層疊加,慢慢的凝聚出一道翠綠的掌印,這掌印無比的清晰而又栩栩如生,一股股綠色的鬼火在他的手掌之上不斷的跳動,說不出的詭異。

一看便知,這手掌絕對是蘊含有極為可怕的劇毒。

只是,這手掌雖然給人的視覺衝擊比較恐怖,可是跟老者的人一樣,依舊沒有散發出什麼恐怖的波動,給人一種無比平靜的感覺,彷彿那翠綠跳動著鬼火的手掌,處於另外一個時空一般。

林逸的神色慢慢變得凝重起來了,兩世為人,方方面面的經驗,他實在太多了,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手掌如此的詭異,威力定然是十分驚人的。

「死胖子,準備好,隨時支援老子啊!」林逸與之神府溝通。

「咳咳,老大,你要是這樣不尊重人家,這樣稱呼人家的話,力量沒有。」

神府的聲音有些哀怨的嘟囔道。

「瑪德,你要是再這麼作妖,你信不信老子直接找個茅坑,把你活埋在裡面一萬年?」

林逸一聽,頓時眼睛一瞪,不爽的呵斥了起來,開玩笑,他可是主人,還能夠被神府給威脅了?再說了,現在什麼時候?是扯淡的時候?

這老傢伙可是半步戮仙之境,還修行有毒攻,便是他林逸都不敢小覷啊!

頓時。

澎湃洶湧的力量,就像是泄閘的洪水一般,一下子灌滿林逸體內的每一條經脈跟細胞。

林逸渾身蠕動,一股滔天之力,在體內噼里啪啦的流轉。

先天靈寶級別的長槍也再度握於手中。

所有的秘術,底牌,在這一刻沒有絲毫的保留,直接瘋狂催動。

超過兩百萬龍之力的驚人神力,驟然間從掌心傳入手中的長槍。

「嗡!!!」

長槍微微顫抖,發出一陣嘶鳴。

而後。 瞬間而動。

長槍飄忽,扭動,在林逸的手裡,竟然被當成了仙劍在使用,直接朝著那老者殺了過去。

槍發詭異。

力量狂暴無匹。

而那老者也在同一時間推出身前的掌印。

而這,僅僅只是開始。

林逸和老者各自出一招之後,竟然想法相同,卻又毫不留情的再次出手,只見,老者張口噴出一股黑風,朝著林逸而去,這黑風剛從他的口中突出,四周的生機在這一刻,便開始急速的消散。

參天的碧綠大樹開始快速變得枯黃起來。

四周的小草,盆景,也在瞬間失去了生命,變得枯萎起來。

不但如此,周圍的強者,在這一刻,都有種皮膚生疼的感覺,就好像是有人拿著幾百根繡花針,同時在扎著皮膚一般,那種痛苦讓每個人都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隨後,紛紛急忙朝著後方倒飛出去。

林逸則是身形如電,金鵬九轉的無上身法施展到極致,以無比飄忽的姿態,前方衝過,同時,左手打出了紅蓮業火,直接朝著老者那黑色的毒風上攢動而去。

下一刻。

「轟!!!」

長槍打出的寒芒率先與老者那黑色的掌印,碰撞了。

這一碰。

天地震蕩、光華衝天。

靈氣肆虐瀰漫,一股令人無法抗拒的恐怖氣息,一下子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原本就已經狼狽不堪的宮闕,一剎那就被徹底的湮滅,就彷彿憑空消失了一般。

而從碰撞的中心點位置,更是裂開了數道極為恐怖的空間裂縫,無邊無際的虛空亂流,就像是張牙五爪的惡魔,在虛空中肆虐咆哮。

圍觀的那些強者,以及華家的餘孽,雖然都已經在第一時間後退了,可仍舊有一大半都在那麼一剎那臉色慘白,大口吐血,驚悚異常的後退。

「咦,小子,果然是有些實力!難怪敢如此的囂張跋扈!」老者頗為玩味的笑了。

林逸能夠擋住他的一擊,絕對算是驚艷了。

「哼!」

林逸見狀,卻是不屑冷哼,他在吞天雷王遺迹中的時候,就已經有了能夠戰半步戮仙之境的恐怖實力了,現在之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殺了老者,只是在防備蛇公子而已。

這傢伙,不但長得極為怪異,陰邪,心性更是如此,絕對不是善茬,老者的死活對方不一定會理會,但是,如果有機會的話,他絕對會毫不介意的展開偷襲,哪怕是一打二。

所以,林逸只能留一手,當即,整個人再度化作一道流光朝著老者沖了過去,同時,掌心處紅蓮業火也像是洒水槍噴出的水一般,朝著四周瘋狂的噴洒出去,幾乎是漫天漫地……

「呵呵,你可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竟然能夠凝聚操控這種異火,看來你的師承來頭也不俗啊!只不過可惜了,你的境界有點低啊!所以,雖然神通很恐怖,但,擊中不了老夫,也是無用。」老者無比輕鬆的冷笑道。

作為一名修行毒攻的人,他首先練習的就是身法,畢竟毒攻不管在那個地方,都是讓人無比討厭的一種神通,一旦發現有人修行毒攻,幾乎都會群起而攻之。

如果,你逃命的功夫不過關的話,恐怕還不曾修行有成,就被人弄死了吧!所以,老者的身法在施展了極致的時候,竟然比林逸的身法還要快一分,就算林逸的紅蓮業火恐怖十萬分,也威脅不到他,那漫天的恐怖火焰完全沾染不到他。

不僅沾染不到,兩人的距離也完全在老者的掌控之中了,老者想要偷襲林逸,便是直接上前靠近林逸,如果察覺到危險,便飄然而去,林逸雖然力量狂暴,紅蓮業火雖然殺傷力驚人,但是卻無可奈何對方。

「槽!!!」十幾個呼吸后,林逸咬著槽牙低罵了一句,有些惱火,只能停止紅蓮業火的攻擊,雖然他現在境界修為,已經能夠支持他很長時間的釋放紅蓮業火,可是根本打不中對方,他釋放的再多也沒有任何的意義啊!

「小子,怎麼不繼續了?」老者笑了笑,蒼老的臉上滿是玩味鄙夷嘲諷的意味,殺機也更加的濃郁了,身上的氣息,也變得越來越凌厲起來,簡直就像一條蘇醒的毒蛇,光是看上一眼,就給人一種頭皮發麻,驚悚異常的感覺。

林逸一聲不吭,目光微微閃爍,在心裡暗暗的估算了起來,跟對方打持久戰,對他來說極為不利,因為今天他可只有一人,而對方,不但有蛇公子這樣恐怖的徒弟,同樣華家現在也可以說是他的助力了,畢竟敵人的敵人那可就是朋友了。

「蝕魂閻羅毒!」下一刻,老者突然再攻擊,突如其來的,極快,沒有任何的掌法訣印的蓄勢,就是那麼隨意的對著空中一拍。

但,效果卻是驚人的。

老者這一拍,林逸眼前的空氣,就像一下子被抽幹了,換成了無邊無際的綠色海洋。

恐怖至極的威壓轟鳴作響,滾滾噹噹的從虛空之中蕩漾出來。

那綠色的海洋中,彷彿蘊含著無數的屍骨,跟冤魂,不時就有一張張痛苦,猙獰的面龐從綠色的海洋之中浮現,震撼人的心靈,看的人心頭打顫。

一時間,周圍,那些圍觀的強者們,再度退後!退後!!再退後!!!一個個嚇得頭皮炸裂一般的嘶鳴!

這一退,整個山巔上,宮闕上,竟然一下子變得空無一人,便是來頭極大的蛇公子,都跟隨著眾人的腳步急速後退。

老者這一招,真的太強了。

強到了令人無法呼吸的程度。

便是林逸渾身的汗毛都豎起來了,他感受到了危險,一種神府給他警告的危險。

林逸的眼神越發的凝重,臉色一下子猙獰起來,「看來不拚命是不行了啊!」

話落。

突兀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