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至少還活着啊,還可以自己修行。

……

冷宮裏,藺九鳳保持着出劍的姿勢,對玉林公主道:「看清楚了嗎?」

玉林公主一臉驚訝的看着藺九鳳。

腦海里全部都是剛才那一劍。

那一劍堪稱是風華絕代,無以倫比,驚艷了世界。

「這是什麼劍法?」玉林公主捂住嘴巴,壓抑著自己的激動,問道。

「飛劍術,你好好參悟,參悟通透了,你就可以突破尊者境界了。」藺九鳳收劍,把劍遞給玉林公主,說道。

「大爺爺,就這一劍嗎?」玉林公主想多看幾劍。

「敵人都死了,我殺誰去?」藺九鳳拒絕了,當今世界,目前他還就沒有發現,能讓他出第二劍的人。

「你回去好好的參悟,不要胡思亂想了。」藺九鳳一抬手,送玉林公主離開。

「對了,讓德帝去找那些魔門,每一家都要賠款,重重的罰,如果敢不同意,那就請他們消失,魔門這幾年真的猖獗,竟然敢對我羽化神朝的帝都下手,千萬百姓的性命不可兒戲,一定要讓他們知道痛苦,下次才不會那麼輕易動手。」藺九鳳冷酷道。

「我會去告訴皇兄的,如果皇兄知道大爺爺出手了,一定會激動萬分。」玉林公主帶着燦爛的微笑說道。

「去吧。」藺九鳳擺手。所有的事情準備就緒,姬松也實在沒有耐心在長安待下去了。

於是他進宮將自己的所有職務全部辭去,沒有任何保留,李世民隨然不願,但也知道自己挽留不住。

自從漠北回到長安之後,他已經看出來姬松的不耐煩,能堅持到現在,已經是難得了。

不過,最後還是保留他司農寺少卿的職務,畢竟

《姬唐》第一百零七章動工青衫少年自然是林寒,他看到西門清雪陷入危境,自然出手相助,畢竟,他此次來九王府莊園,還有事情要拜託西門清雪。

西門清雪睜開眸子,發現剛才那雙血色的「死亡之手」已經消失。

「是你……」

西門清雪看到林寒踏步而來,雅緻的玉顏上,露出一絲驚訝,還有一絲莫名的欣喜。

《龍血神帝尊》第六百三十三章你是…劍王… 「什麼情況?!」

陳竿急促而悄聲,急忙問向身後的奧德賽。

他還記得。

奧德賽擁有一個被動技能,能夠免疫所有精神類的藥劑與魔法。

然而此時的奧德賽,也很迷茫。

他很確信!

自己眼前的就是一堵牆!

實實在在的牆!

而非障眼法!或是幻象!

在陳竿的示意下。

奧德賽猛然間擲出了手中的長矛!

長矛以超音速迅速撞到了牆上!

引發了一大片爆炸!

炸得四周塵土飛揚!

牆體向外直接拓展了兩米。

兩米外……

卻依然是岩石基體……

「……」

沒了路,也只得繼續向前行走。

陳竿還記得,這一路上並沒有安置陷阱的地方。

否則他也不會穩健地一直堅持前行。

……

邁著愈發沉重的步子。

在寂靜的環境中探著四周。

空氣中的血腥味兒愈發濃重,混著到來的另一股異香。

讓人忍不住就想作嘔。

可真打算嘔吐的時候,卻又什麼都吐不出來。

「精神影響么……」

陳竿口中喃喃著。

眼前的黑暗,被大家手中的自燃棒緩緩驅散了。

極遠處的黑暗,漸漸消失。

突然!一道紅色!毫無徵兆!

驀然出現在了視野最中央!

下一秒!

紅色迅速蔓延成了數萬道紅光!

匆匆間!

直接覆蓋了整個通道!

一剎那!

甬道裹挾滿了鮮血般的熒光粘稠液體,若生物般不斷蠕動。

踩著這些粘稠鮮腥的紅漿。

陳竿彎腰,觀察自己的橡膠鞋體。

然而似乎……

並沒有什麼影響。

……

路途未變。

除了腳下紅漿出現。

鮮血味兒更濃。

一切都彷彿無限的輪迴,從一至終,不斷重複。

在一個封閉的環境。

人很容易出現精神狀況。

不論是監獄里常用的「封閉療法」,還是現在的網路巨魔。

往往情緒的挫敗。

都是在一個密閉空間中不斷累計的實質變化。

自紅色出現剎那。

環境突變。

陳竿心中的不安感便越來越強!

他帶著一眾精靈。

不自覺間就加快了步子!

血色在身後蠕動。

眼眶中央,一道暗紅同時緩緩膨脹!

從慢走到狂奔!

在陳竿自己都沒注意下!

耳畔邊的無盡哭嚎。

於猛一瞬間,突然消失了…

一切,都消失地無影無蹤……

彷彿只是幻覺,從未出現。

……

「呼哧…呼哧…」

四周血色消散。

陳竿喘著粗氣。

昏昏沉沉扭過頭。

就要呼喚手下。

結果這一扭頭!

哪兒還有什麼狹隘的甬道?!

一座古堡,屹立在高牆之上。

靜靜懸在天邊,森然而寂靜。

「這是???」

望清眼前一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