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辦法,那是你的問題。”山狼翻出自己的睡袋,“給你兩個小時時間。”

鎮子裏出來活動的人不少,但清一色的都是壯年,可見這裏就是一個看上去像鎮子的軍營。

“山狼,把你知道的情報共享一下,這麼等實在無聊。”瘋狗說。

“其實我知道的也不多,隊長給的信息十分有限,對於這個鎮子的瞭解他不比我們多,在他那邊只是一個在地圖上的座標,具體情況並不瞭解,所以纔有了我們現在的偵查。”山狼鑽進睡袋,他並不是想睡覺,而是覺得冷。

“的確不暖和。”重拳搓了搓手,“要是能生火就好了。”

“在這種地方想都別想。”幽靈觀察了一下地形,“北面的山坡不錯,那邊應該有山洞或者山坳。”

“這邊視野好,就這吧,冷不到哪去,現在還沒到最冷的時候。”山狼說,“晚上的溫度也就零下十幾度,還算受得了。”

“應該帶點酒來。”重拳說。

兩天的觀察他們已經將整個鎮子的情況摸的差不多,防禦部署、巡邏規律、哨位分佈基本上都已經掌握,就等馬卡洛夫回來。

“隊長說目標會在下午到達這裏。”山狼看了看錶,還不到中午。

“這要是個狙殺任務多好,獅鷲一槍就能搞定。”重拳淡了哈欠,“可惜我們要捉活的,這可不是一件容易事兒,特別是在這種守衛森嚴的地方。”

“捉到他就有等於找到了騙我們去利比亞的幕後操縱者。”山狼裹緊睡袋,他有點感冒,“這可是我們最快捷處理這件事的唯一方法。”

“對了,那個長的和隊長差不都的傢伙怎麼樣?有沒有提供點信息我們?”橫紋問。

“他是個芝加哥街頭流浪漢,莫名其妙的被人綁走,具體的怎麼回事到現在他都沒搞清楚,只能說他是個倒黴蛋。”山狼說。

“靠……帶個流浪漢從美國到利比亞,就是爲了騙我們上鉤,他們和真是費盡心機。”重拳罵道。

“的確,所以說很可能是我們的老對手‘斷手’的傑作。”山狼說,“這件事我們還得抓緊時間調查,馬力開發必須抓活的。”

山狼他們等了一下午,直到天黑也沒有人車輛進入鎮子,到了午夜才又一傢俬人飛機降落在鎮子邊上的機場。

“應該是了吧?看着派頭像。”重拳透過望遠鏡盯着飛機說。

“差不多,有錢就是不一樣,私人飛機,這可是奢飾品,沒多少人買得起。”橫紋羨慕地說。

幾個人正聊着本·艾倫突然和山狼取得聯繫,告訴他事情有變…… 降落的飛機上遲遲不下來人,本·艾倫又發來消息說事情有變化,這讓山狼一時反應不過來,只能繼續聽本·艾倫說下去。

“……因爲我剛剛得到消息,目標並沒有回去,目前去向不明,不排除稍後回去的可能,所以你們要繼續監視裏面的情況,等我的消息。”本·艾倫說。

“現在有一架飛機降落,如果不是目標還有什麼人能享受和他相同的待遇?”山狼有點想不通。

“先看上面是什麼人。”本·艾倫說。

“我把圖像發給你。”山狼立即開啓設備對準了飛機。

足足有二十幾分鍾機艙門纔打開,一個人匆忙的從上面下來,這人帶着眼睛,留着鬍子,還低着頭,所以一時看不清長相。

“怎麼看起來有點眼熟?”重拳盯着屏幕說。

“的確,只是看不清。”山狼託着下巴說。

“看看能不能做面部識別。”山狼說。

“不太容易,可識別的範圍太少,連基本的臉型比對都做不到,這傢伙一看就是個經驗豐富的老手,懂得怎麼掩護自己。”幽靈搖了搖頭,不過還是開起來了面部識別工具。

“這應該是我們很熟悉的一個傢伙。”本·艾倫在耳機裏說,“好像是……虎魚。”

“虎魚?”所有人都是一驚,仔細一看之下還真有點像,只是無法最終確認。

“我記得虎魚應該更壯一些。”瘋狗說。

山狼點了點頭:“嗯,的確,不過你也得允許人家瘦身吧?舉止動作都很像,應該是那傢伙。”

“他來這裏幹什麼?難道他和馬卡洛夫也有合作?”橫紋覺得有點奇怪。

“很有可能,馬卡洛夫這種人算是黑白通吃,所以和虎魚有來往也是很正常的。”山狼說,“只是我們僱傭那麼多人找遍全世界都找不到他,沒想到他居然會出現在這。”

“看來這王八蛋活的還挺滋潤。”重拳舉着望遠鏡盯着上車的虎魚說。

“他夠慘了,被我們追得滿世界跑,東躲西藏的,這次來西伯利亞也算是有了點新的收穫,至少發現了這小子。”

本·艾倫在耳機裏說:“我已經把另一組人調走去執行別的任務,你們繼續留守,聽我的命令,如果發現馬卡洛夫回來及時想我報告。”

“明白。”山狼又重複了一遍命令之後就結束了通話。

“可惜現在不能去看到這老小子。”幽靈很惋惜地說。

“能找到他就有機會,別急,早晚他會死在我們手裏的。”山狼放下望遠鏡,“看看他住在什麼地方,既然他是作者馬卡洛夫的飛機來的那說明他在這裏有着很高的地位,所以他和馬卡洛夫的關係肯定非同一般,沒準這是另一個突破口。”

“我納悶的是馬卡洛夫爲什麼放棄自己的飛機之後突然消失,是他察覺到了什麼還是他本身就是個老狐狸?”橫紋說。

“那誰知道呢!不過胡思亂想不解決問題,我們還是做好眼前的工作,一邊等隊長的消息一邊監視下面的動靜。”山狼說。

虎魚進入鎮子中間最華麗的那棟建築之後就再也沒出來,不知道這傢伙是嗅到了危險的味道還是已經養成了身深居簡出的習慣,總之在沒給山狼他們一次去人身份的機會。

就這樣又過了三天馬卡洛夫沒來這裏,本·艾倫沒消息,虎魚也不露面,搞的山狼他們不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辦,幽靈實在是無聊趁着休息的時候逮了只兔子交給重拳,兩人跑到林子深處做了烤兔肉回來分給大家,結果被山狼罵了一頓,不過山狼還是吃了分給他的一份,其實他心裏清楚,如果再沒有事情可做恐怕這些傢伙真的會鬧出什麼亂子來,最後他將人分成三組輪番監視,剩下的人可以在他限定的範圍內自由活動,還特意將幽靈和重拳分開,不過這兩個傢伙並沒有因此而放棄折騰,兩人用各種的時間狩獵,然後做各種不同口味的野味兒吃。

“那天搞一隻老虎嚐嚐,不知道那玩意兒是什麼味道。”重拳擦着嘴說,今天他們的主食是烤鹿肉,這透露夠他們吃上幾天的了,燒烤地點在一公里外的一個山洞裏,洞穴很深,隨便他們折騰,所以重拳就把那裏當成了“廚房”烤肉熬湯吃的不亦樂乎。

“在這麼沒什麼目的性的等下去可不是辦法,簡直就是在浪費時間。”重拳一邊吃着東西一邊對山狼說。

“可是目前我們沒有任何關於目標的消息,隊長也沒有進一步的指示,所以我們只能等。”山狼很無奈多說。

“這可不是個好辦法……”幽靈搖了搖頭又補充了一句,“但還沒其他辦法。”

“如果能趁機幹掉虎魚就好了,這是個好機會。”橫紋說。

“當然不可以,萬一打草驚蛇了我們就找不到馬卡洛夫了。”山狼說,“現在得分輕重緩急,不能因小失大。”

“着邊了世界各都沒能拿他沒辦法,現在他就在我們眼前卻不能動手,什麼世道。”重拳搖了搖頭。

就這樣又等了兩天本·艾倫纔再次聯繫他們,給出的結論是繼續等。

這讓原本以爲有了新進展的大家一陣失望,滿心歡喜的等到了消息沒想到是這個結果。

“搞什麼?隊長要是查不到線索還不如讓我們走,在這裏浪費時間實在是不值得。”重拳你發着牢騷說。

“別激動,有些事情不是想的那麼簡單,隊長蒐集情報也是通過渠道,所以得給他們時間。”山狼嘆了口氣,其實他心裏也很着急,只是作爲主官不能太急躁,愛的穩定軍心。

“看來隊長那邊也不怎麼順利,否則不會叫我們等這麼就,估計是找不到馬卡洛夫的下落,所以才叫我們在這裏守株待兔。”獅鷲說。

“馬卡洛夫這種人肯定不止這一個巢穴,所以什麼時候來這裏恐怕還是個未知數。”幽靈看了看鎮子的方向,“這麼等下去不一定會有什麼結果。”

“等吧,隊長的命令我們必須執行,這是他歸隊之後第一次給我們下達命令。”山狼站起身,“好了,各就各位,該幹嘛幹嘛,重拳,去弄點好吃的,在這裏住的不怎麼樣總不能再虧了胃,吃飽喝足了再發愁。”

“這不難。”一提到吃點重拳就眉飛色舞,立即跑會山洞裏去折騰了,幽靈也了過去。

“總算清靜了。”山狼見二人離開這才鬆了口氣,“獅鷲,幫我聯絡隊長。”

“嗯?獅鷲愣了一下,剛剛結束通話沒多久怎麼就又要聯絡。

“哦,有很多事情還沒向他回報,我們走的太匆忙,有些情況他可能不知道,反正現在沒事我把這段時期發生的事情說一下。”山狼說。

山狼將本·艾倫消失這段時間內發生的事情做了一次較爲詳細的回報,本·艾倫並沒有表態只是簡單地說了一句“我知道了”,然後就結束了通話,聽他的口氣好像基本上已掌握了他們的行蹤,發生的事情他早就直到似的。

“隊長有自己的渠道,他只是隱藏了身份,又不是拋下了隊伍,所以他肯定在關注我們的動向,我們去了什麼地方,執行過什麼任務他應大致瞭解,我們的行蹤可能就在他的掌控之下。”獅鷲彷彿看出了山狼的心思。

“可能吧。”山狼苦笑,“不管怎麼樣他算是回來了。”

就這樣他們在這裏整整守了十一天也沒見馬卡洛夫露面,最後還是本·艾倫給了他們一個新的任務——前往車臣,具體目的不詳。

“車臣?去那幹嘛?想過去可沒那麼容易。”重拳有點摸不着頭腦,不知道本·艾倫是怎麼想的,現在他們的身份特殊,想跨越千山萬水到車臣不是不可能,而是存在很大的風險,一旦他們被識**份那他們恐怕得面對正果俄國的軍隊和警察的追殺。

“誰知道呢,不過管不了那麼多了,大家各自準備,一小時之後出發。”山狼說。

其實沒什麼好準備的,收起裝備,帶上東西也用不了多少時間,臨走的時候重拳還帶上了兩條烤熟的鹿腿,這是他們這十幾天來消耗的第二頭鹿了。

“有美食這可真不錯。”幽靈在車上大口地吃着肉說。

本·艾倫說:“我們身份敏感,不能坐飛機,火車也就算了,如果找不到什麼合適的方法我們繼續開車走,隊長給我們規定的時間是半個月到達,這足夠了,所以大家辛苦點,老規矩,除了加油拉撒不停車,人歇車不歇。”

“沒問題,只是這麼多天沒洗澡身上好臭,是不是該找個地方整理一下自己,換換衣服,也避免太引人注目,如果被警察攔住查身份證就麻煩了。”重拳說。

“可以,我們去最近的鎮子,找個地方洗漱一番,順便換換衣服。”山狼倒是不反對這個建議,其實他也早有這個打算。

“哈哈,太好了,總算可以過一天正常人的生活了。”重拳很高興。 車臣,一個已宣佈戰爭結束,但戰鬥還在繼續的地方,山裏還有很多車臣武裝在打游擊,俄軍的特種部隊依然在到處活動,這裏地形複雜環境惡劣,到處都是麻煩,到處都是危險,沒人願意主動來這個地方,而山狼他們已經數次進入這裏活動,而這次他們並沒有只開車來這個地方,而是有很大一部分乘坐了“免費”的火車。

到達車臣之後山狼才和本·艾倫取得了聯繫,畢竟他們現在還不知道去什麼地方,見什麼人,完成什麼任務。

“找個舒服的地方待命。”本·艾倫的這條命令讓所有人都有點摸不到頭腦,沒任務?待命?

“對戰是不是喝多了?”橫紋緊皺眉頭,“什麼叫找個舒服點的地方待命?難道我們千里迢迢地來這裏是爲了度假的?”

“可能隊長又沒準確消息了,他都不知道下一步該讓我們幹什麼,所以才讓我們等。”重拳懶洋洋地說。

“去採購東西,我們進山露營。”山狼對本·艾倫的命令不做評價,他知道隊長不是那種不靠譜的人,讓他們這麼做肯定是有自己的道理。

採購的活兒山狼特意交給了獅鷲和重拳,獅鷲的性格沉穩,是那種走一步想三步的人,不會有什麼紕漏,在這種特殊的時候最好別出現什麼意外,所以才選擇了獅鷲。

兩個人用力大半天的時間買了很多東西,既然要露營就得舒服點,包括帳篷、釣具、便攜式鍋竈、大量的食物以及各種各樣的野外裝備,把後備箱和後座都塞的滿滿的,幽靈還特意“搞”了一臺車回來,因爲東西太多原有的那輛車已經做不下這麼多人。

“你還真會偷,前天偷的悍馬,今天偷寶馬,貴到是不貴,但只挑限量版的下手,你也不怕車主心疼死!”橫紋拍了拍車很滿意的說道。

“管我**事?”幽靈撇了撇嘴,“上車吧。”

“我們也真是太與衆不同了,跑到車臣來露營,這可是很多人爲恐怖之不及的地方。”瘋狗說。

“那有什麼,難道我們還怕武裝分子偷襲?” 寶寶軍師:爹地,束手就擒 重拳拍着手裏的槍說,“如果遇上了讓他們嚐嚐厲害,反正最近你沒什麼事兒,太無聊。”

“可別自找麻煩。”山狼警告着說,“我們去的可是足夠安全的地方,那了應該沒什麼麻煩。”

“安全,車臣只是看上去安全罷了。”重拳說。

“那我們也不找麻煩。”山狼點上一支菸,“在任務真正開始之前我們要做的就是調整狀態保存實力。”

“放心,我們一直在巔峯狀態。”重拳降下車撞,在戒菸之後他對煙味兒很敏感,甚至連他自己都奇怪當初一天一包煙的日子是怎麼過來的。

來這個地方度假的感覺可不壞,雖然天冷了點,但環境非常好,他們在山區的林地裏紮營,幽靈習慣性的找兩個大山洞,裏面寬敞乾燥,很適合居住,升起篝火之後比外面暖和多了,山坡下面是一條河,可以釣魚,林子裏的還有很多的野生動物。

“這生活就缺點酒。”重拳的鍋裏燉着魚湯火上烤着肉,山洞裏香味撲鼻,其他人都守在附近嚥唾沫。

“當然有。”幽靈從大堆的行禮中翻出兩瓶伏特加和一大箱啤酒,“是不是找這玩意兒?”

“我可沒說讓你們買酒。”山狼皺了皺眉。

“你也沒說不許買,只是說買點露營裝備,露營的時候怎麼可能不喝點助助興?”幽靈詭辯着說,“放心,我們能弄只好酒量。”

“哼……”山狼沒理他,不過也沒直接反對,看樣子是默許了這個結果。

最後只有獅鷲沒喝,其他也很自覺的喝了點過過癮,因爲重拳的美食好了,大家忙着吃根本就顧不不上喝酒。

就這樣他們白天遊玩狩獵,晚上喝酒吃肉,一轉眼就過去了一週,本·艾倫那邊還是沒有消息,好像把他們遺忘了似的。

“要是一直沒消息我們是不是可以回去了,這日子雖然舒坦,但久了也覺得無聊。”幽靈躺在充氣墊上打着哈欠說。

“就是,在這麼吃下去肯定會胖。”橫紋拍着吃的圓滾滾的肚子說。

“你們這些人真是不知道什麼是享福。”重拳一邊用樹枝剔牙一邊說,“這日子再無聊也比冒着槍林彈雨衝鋒好吧?”

“我就不該讓你們買東西回來,讓你們在這裏做野外生存訓練就好了。”山狼無奈地看着大家。

“好啊,我也想。”幽靈坐起來,“整天這麼閒着可不是什麼好事兒。”

“唉……”山狼搖了搖頭。

“要不你問問隊長?”瘋狗看着山狼說,“問問他到底爲什麼要把我們弄到這裏來?”

“要問你自己問。”山狼躺下枕着自己的雙臂,“你覺得隊長是那種放着我們不用的人?他現在身邊已經沒什麼人可用。”

“早知道真該留下和軍醫交換,在這裏比軍營更無聊。”瘋狗說。

幾天後的一個下午,山狼正在河邊釣魚,本·艾倫終於再次和他取得了聯繫兒媳下達了一條很簡單的命令:“明天黃昏之前趕到一邊公里外的伍茲卡亞。”

“我們離這個地方並不遠,直線距離兩百公里,雖然沒有高速公路,山路也不是很好走,但有四個小時肯定能到。”山洞裏幽靈對照地圖計算了一下時間。

“好,立即出發。”山狼說,“不管什麼任務先趕到那邊。”

“總算是有點事情做了。”重拳撓了撓頭,“挺好,挺好。”

“這些怎麼辦?還有很多沒用上,就這麼丟了?可惜了點吧?” 重生之平凡是福 橫紋看着裏面放着東西問。

“能用的帶走,沒用的留下,這麼簡單的問題還用問?”幽靈合上自己的電腦,“這些東西能值幾個錢?有什麼好留戀的?”

“走的時候把洞口封起來,如果有機會回來這裏的炊具至少還能用。”重拳一邊搬起烤熟的肉往外走一邊說。 經過幾個小時的顛簸他們當晚就到了小鎮,這個鎮子比他們想像的要大,說是個小城都不過分,他們並沒有留在外圍而是進入鎮子內部住進了兩家不是很起眼但很近的旅館,這個地方並不發達,甚至可以用落後來形容,好像上個世紀末的狀態。

“時空穿梭的感覺,好像回到了上學的時候,這裏適合拍攝懷舊電影。”重拳看着桌上的*電視說,“好多年沒見過這種弧面圓角電視了。”

“沒有互聯網的地方真是不爽。”幽靈看着房間,“貌似這裏就沒安裝過電腦。”

“從九幾年到現在這裏就沒消停過,兩次車臣戰爭過後他們根本就沒時間發展經濟,能活着就不錯了。”重拳躺在牀上,“破地方實在是不怎麼招人待見。”

抗日之浴血沙場 “湊合住吧,反正也呆不了幾天。”幽靈搖了搖頭。

本·艾倫的消息是第二天黃昏傳來的,也就是要求他們到達的時間。

“馬卡洛夫會在今晚抵達小鎮,時間大約在十點到十二點之間,具體目的不詳,停留時間不詳,先不忙動手,盯住他。”說完這些本·艾倫就結束了通話。

“這線索也太少了!沒情報怎麼幹活?”重拳開始發牢騷。

“如果有更多線索你以爲隊長會對我們隱瞞嗎?”山狼面前是一副小鎮的衛星地圖,他對這份情報也不是很滿意,但現狀如此,他也沒什麼其他辦法,目前只能根據這些把任務做好,至少先控制進入鎮子的幾條路,方便發現馬卡洛夫的行蹤,只是問題來了,進鎮的路線有好幾條,他們只有六個人,根本就不夠用。

“看來只能碰運氣了。”山狼嘆了口氣,“路太多了,只能選一些相對比較重要的佈置人手,獅鷲留在鎮子裏盯着剩餘的幾條路……”

這個任務分派其實有點不合理,但在沒有詳細情報的情況下也算是唯一值得可行的辦法了。

就這樣他們一直等到第二天早上,目標並沒有出現。

“什麼情況?是我們沒盯住還是他根本就沒來?”重拳蹲在樹林裏盯着下面的公路,這一晚上他只看到了三臺車,其中兩臺是拉貨的敞篷,一臺拖拉機。

“不知道,不過隊長沒反饋我們繼續等。”山狼在耳機裏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