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分鍾後,整個餐廳的人都聽到了:“哥倆好啊!五魁首啊!六個六啊!八匹馬啊!”的划拳聲。

衆人驚愕之下轉身望去,只見光頭四個人手裏各抓着一個漢堡,另一隻手拎着一瓶白酒邊划拳邊對瓶狂飲呢!

“先生!不好意思您能安靜點嗎?!”店長走到吆喝的最暢快的光頭身邊帶着質問的語氣說道。

已經有點高的光頭義正嚴詞的問道:“你們店寫着不讓划拳了嗎?!”

“...沒有。”店長被光頭問楞了,估計全球第一夥兒來肯德基喝酒的就是光頭四個人了。

“那我們劃劃拳怎麼啦?!不行啊!?”光頭更理直氣壯了。

“... ...”

“我們肯德基沒有自帶酒水的。”店長是個年輕的姑娘,被光頭問得一愣後想出了新詞兒來攆光頭四個。

“誰想自帶酒水啊?你們這兒不賣酒啊,這酒還是我跑了大老遠纔買了的呢,你當我願意啊.”光頭好像還挺委屈,眼巴巴的瞅着店長。

“... ...”

見店長無言以對,光頭仍舊不依不饒:“你們這是飯店嗎?”

“全中國有不賣酒的飯店嗎?!”光頭加了音量。

“我們這兒不是中國飯店,我們是美國飯店。”店長似乎找到了正當理由,反擊道。

“你愛哪國哪國,在中國開,就要講中國的規矩!我就在你這兒喝了,你愛哪兒去告就哪去告!法院是你家開的啊?”光頭說完這句話再也不看店長一眼,拐着已經喝醉的謝文東繼續划拳。

“六個六啊...”

“... ...”店長徹底無語,無語的還有林桐。

兩個小時候,光頭四個人醉醺醺的搭着肩膀離開了,光榮的成爲人類歷史上在肯德基喝醉的第一人。雖然對光頭很無奈,但當林桐聽到光頭那句:“在中國開,就要講中國的規矩!”時,對光頭可是景仰不已,骨氣啊!後來,林桐每次和程若冰去肯德基,每當看到肯德基桌面上墊着的宣傳資料:“肯德基和傳統洋快餐的區別,肯德基更接近中國人口味。”總覺得肯德基特別虛僞,如果肯德基真想實現中國化,那起碼就該把酒上了,或者拿出油條豆漿(這個貌似已經有了),這樣更好實現本土化戰略。

後來,聽說光頭和那個店長走到了一起,縱是林桐的腦袋瓜子也沒想通這位店長姐姐看上了光頭哪一點,趙胖想了一下,覺得可能是光頭的赤子之心感動了她吧,除了這條兒,趙胖實在想不出其他了。用句東北話說:“兒白!”

P.S要開學了鳥,估計恐怕又要斷更了,哎呀..基本沒寫作業鳥..

不過請放心,保證不會TJ就是了,大家多少訂閱一下吧…老實說我還沒收到RMB捏…哪怕是200… 善良的人總是容易受傷,不是因為他們沒有反抗力,而是因為心太軟。姜小凡很清楚,少女有著那樣龐大的神識海,就算她只有入微境界的修為,如果願意的話,玄仙也不可能是對手,根本扛不住那麼浩瀚的神識。

但是為什麼?

為什麼她在家族裡被族人欺負的時候會選擇保持沉默,始終一言不發。或許是她過於柔弱,但是這種柔弱終歸還是來自她的善良和單純。對於這種柔弱,姜小凡一點也沒有覺得不好,這是她最寶貝的東西。

所以也正是因為如此,不管是凌家的人還是仙月族的人,這些人都讓他感覺厭惡。如今,這個女孩已經脫離了仙月族,但是凌家的人卻依然要追來,要將她帶回凌家,這種行為讓他憤怒。

為什麼這個世界上總是善良的人受傷?

善良就好欺負?

他從偏遠的角落裡站了起來,面無表情的望著立身戰船上方的凌燁。他並不想無緣無故的與人為敵,但是凌燁的做法讓他動怒了,他已經給過他警告,讓他不要再找身邊這個少女的麻煩,可惜,他沒有聽。


「凌家做錯了,應該道歉。」

他對著少女微笑,不過當他轉過身後,眸子卻冷淡了下來。

聽到姜小凡的話,少女的臉色頓時變了,她抓著姜小凡的手更加緊了:「小凡不要去,他們有很多人,月舞不想小凡受到威脅,不想小凡受傷。」

姜小凡重新偏頭,他能感覺少女眼中的害怕,僅僅只是害怕他受傷。他拉起她的手,安慰道:「小舞別怕,他們只是人多而已,真的算不了什麼。做錯事就得付出代價,今天他們必須要道歉。」

「我,我……」

少女低著頭,用力抓著姜小凡衣角。

姜小凡微微怔了一下,不過很快他笑就了,輕聲道:「那就一起去吧。」

「可以嗎?」

少女有些欣喜的抬頭,可是很快又重新垂了下去。

她怕會成為姜小凡的累贅。

姜小凡自然能夠看出她的心思,笑著晃了晃右手:「可以的,就算只用一隻手,他們最後也都會乖乖的向你道歉,這是他凌家應該做的事。」

「他們沒有對不起月舞啊,月舞現在過的很好,而且……而且……」少女低著頭,但是絕美的臉龐卻是有些泛紅:「而且月舞現在很開心,能天天和小凡在一起,月舞從來沒有像現在這麼開心過。」

「呵……」

姜小凡無奈的笑了笑。

因為現在過的好,所以凌家沒有對不起她,他能說這種想法很傻很天真嗎?

不能。

因為這是仙月舞說出的話。

他就這麼拉著少女從眾人的視野中走過,在數百上千的修士眼中,他顯得很平淡,神色間沒有絲毫變化。倒是諸多修士看著他走去的方向,個個都露出驚色。

「這兩人是誰?」

「這個,那個方向是……」

「我沒看錯吧,那似乎是凌家戰船的方向啊,他們這是要去凌家?」

「怎麼回事?」

「難道是凌家的人?不會啊。」

眼看著姜小凡拉著白衣少女無所顧忌的朝著凌家戰船的方向走去,站著這個地方的諸多修士全部露出了驚疑之色。到了這一刻,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姜小凡和他拉著少女身上,皆很是不解。

「是他!」

仙月族的族長面色一變,拳頭下意識就握了起來。

他簡直是恨透了眼前這個人,如果不是這個人,他不至於在自己一族的數百弟子面前丟臉。如果不是這個男人,他仙月族應該讓凌燁承情,而不是如現在這般對仙月族冷眼相對,所有的一切都是因為眼前這個白衣男人!

不過那又怎麼樣?

就算他恨不得將眼前這個男人撕得粉碎,可是在絕對的戰力面前,他根本就沒有那個勇氣,更沒有那個實力。一個讓半步三清都無能無力的人,他這個區區玄仙五重天的修士又能如何,真要上前,完全就是找死。

少女一直低著頭,不過抓著姜小凡的小手卻很緊。

這個時候,凌家的人自然察覺到了朝著他們走來的姜小凡和白衣少女。最前上的一尊玄仙微微皺眉,但是很快,他的臉色直接變了,磅礴仙威衝天而起。

「是你!」

他認出了姜小凡。

「轟!」

「轟!」

「轟!」

一瞬間,凌家站在地上的十數玄仙全部散發出了龐大的仙威。既然凌燁讓他們出來,自然將仙月舞和姜小凡的模樣以神識烙印傳到了他們的神識海中。

「鎮壓他!」

身處戰船之上,凌燁自然也發現了朝著這邊而來的姜小凡和白衣少女,一雙眸子當即散發出了森寒的殺機。不過當他望向姜小凡身邊的白衣少女時,眼中又閃現出了驚艷之色,充斥著濃濃的佔有慾。

幾乎就在他開口的一瞬間,數尊玄仙直接朝著姜小凡沖了過去。

「嗖!」

「嗖!」


「嗖!」

破空的聲音很刺耳,數股強橫的仙威當即散開。

這一幕讓圍在平青崖四周的諸多修士頓時就愣住了,凌家的人竟然朝著那對男女發動了攻擊,而且還是數尊玄仙同時動手。這是什麼概念,數尊玄仙同時對一個年輕男女動手,這對年輕男女到底是誰?

「嘿,看來傳聞是真的呢……」突然,一個不太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太水族的青銅戰車內,一個陰鷲眼的老者走了出來,背負雙手立於虛空上:「凌家十數尊玄仙被一個年輕少年殺了個徹底,嘖嘖……」

「真有這麼厲害?」

古靈教的鸞車內,一個女子施施然走了出來。

這是一個極端妖嬈的女子,其雙峰高聳,粉臂如玉,潔白的雙腿更是大膽的展露在外,只是以薄薄的絲紗遮擋著,令下方的不少男性修士頓時血脈擴張。

這簡直就是一個妖精!

「殺!」

「殺!」

「殺!」

數個殺字響徹長空,冷冽的氣息轟然間朝著姜小凡壓落而下。

他們的攻擊全部都是朝著姜小凡而去,因為凌燁已經明確交代過,不能傷害白衣少女一絲一毫。這些人自然知道凌燁貪圖美色這個癖好,所以下手很有分寸。

面對衝殺而來的數尊玄仙,姜小凡的神色沒有絲毫變化。

他的左手依然拉著少女,右腿在大地上輕微一震,點點銀華頓時湧入大地之下。剎那間,巨大的轟鳴聲從地底傳來,數十道靈光直接從大地之下衝起。

「砰!」

「砰!」

「砰!」

道經引靈術在他的修為步入玄仙境界后更加強大了,他以引靈陣圖引導蘊含在大地內的磅礴靈氣,將它們作為武器,直接震飛了衝上前來的數尊凌家玄仙。

望著這一幕,本來還在看熱鬧的人全部愣住了。

這些人中,包括太水族的領隊人,包括古靈教的聖女,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露出驚色。尤其是太水族的陰鷲老者和古靈教的聖女,他們都是玄仙,最能感覺到這一幕的恐怖和可怕。

一個人,腳步都未曾動一下,竟然直接震飛了數尊玄仙!

「這……」

「怎麼可能!」

「天啊!」

諸多修士全部瞠目結舌,近乎集體石化。

他們本來已經準備目睹姜小凡的悲劇了,畢竟是被數尊玄仙一起攻殺,而且這些玄仙還都是凌家的人。可是現在,這個結果和很多人意料中的場景完全相反!

姜小凡眸子冷淡,絲毫沒有在意周邊那些驚駭的圍觀者。望著倒飛出去的數尊玄仙,其右手緩緩抬了起來,數道劍氣在他身邊沉浮,散發著駭然的殺伐意志。

這讓他身邊的白衣少女微微抖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麼不好的畫面,她的臉色變得有些發白,拉了拉姜小凡的手:「小凡,可,可,可以不殺人嗎?」

姜小凡伸出的右手停頓在了半空中……

想到仙月舞因為看到他殺人時微微發顫的嬌軀,他伸出的右手最終還是慢慢放了下來,懸浮在他身邊的裂天劍氣也緩緩消失於無形。

他微微抬頭,眸子冷淡的望向戰船之上的紫衣老者:「凌家,凌燁,滾下來向她道歉。」

「噝!」

如此話語,如此態度,讓所有人都倒吸冷氣。

「小畜生!」凌燁眸子陰冷,死死的盯著姜小凡。他知道姜小凡很強,可是他現在並不怕,因為他不是一個人,他這裡有數十尊玄仙:「一起上,以煉神陣困住他,我不信他能翻的了天!」

「嘩啦啦!」

他的話語剛剛落下,數十玄仙頓時從戰船上沖了出來。

一時間,他們全部朝著虛空中丟出了黝黑色的戰旗。這些黑色的戰旗如同有靈魂般自主動了起來,全部朝著姜小凡壓去。

太水族的陰鷲老者眉頭一皺:「凌家的煉神旗?!」

「被困住了可不妙。」

古靈教的聖女搖了搖頭,但是其動作卻是魅惑到了極點。

「轟!」

「轟!」

「轟!」

數十股仙威浩蕩而出,數十尊玄仙一起動手,頓時讓這方空間整個扭曲了起來。這個場面駭人之極,無盡光華淹沒了姜小凡的立身所在,數百道煉神旗飛舞,讓那個地方完全被神能之光覆蓋了。

虛空中的金精戰船上,一襲紫衣的凌燁冷笑連連,陰毒道:「我凌家的煉神陣傳承久遠,被困在其中,就算是三清古王也要頭破血流,遭受重創。你就在其中好好享受吧,在痛苦和後悔中絕望的死去!」

「是嗎?」


突然,一道冷冽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毫無徵兆,姜小凡的身影突兀出現在了凌家的這艘金精戰船上。他的左手依然拉著白衣少女,右手揚起,直接一巴掌抽了出去。

「啪!」

非常響亮的耳光,當場將凌燁抽翻在了金精戰船上,發出咚的一聲震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