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明白歸明白,到了忍無可忍的時候,他還是要生氣,不僅孤月這樣,很多人都有這樣的體會,這並不是說忍住就能忍住的。

「好好好,你的嘴厲害,我不跟你鬥嘴,還是用我的蒼狼嘯月跟你說話吧!」

孤月不想再和6青峰說下去了,如果再這麼說下去,他也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真的被對方氣炸了肺。

另外還有一點原因,孤月不願意說出來,事情往往壞在嘴上,一旦說話太多了,再給對方招來幫手,自己就將更加被動。

「姓6的,你他么的還敢提那次的事情,找死!」

被再次揭開了一百五十年前的瘡疤,孤月頓時惱羞成怒,體內功法飛運轉,眨眼間,蒼狼嘯月上就蓄滿了神力。

兵器上蓄滿了神力的同時,一道光芒從蒼狼嘯月上驟然綻放,如同半空中突然打起了一道厲閃。

「姓6的,拿命來!」

孤月口中一聲斷喝,神體突然消失在6青峰的視線中,孤月直接展開了神級第八級的空間跳躍,下一瞬到了6青峰身前,蒼狼嘯月猛然高高舉起,直奔6青峰迎頭斬落。

6青峰手中端著神火蛇矛槍,槍體中早就蓄滿了神力,始終站在原地嚴陣以待,見孤月出現在面前,雙手一擰蛇矛槍槍桿,槍尖頓時撲稜稜顫抖起來,眨眼間,出現了一萬隻噴吐著神火的蛇矛槍尖。

「你要戰,那便戰!」

6青峰渴望戰鬥,他比任何一個人都渴望和強者戰鬥,只有不斷地和強者戰鬥,才能儘快的突破,也就能加快和吳順天決戰的進程。

自從繼承了天道塔,對第一任天道執行者承諾了以後,他的終極目標就變成了現任的天道執行者,也就是偽天道執行者吳順天。

在和吳順天決戰前,任何對手都不過是自己眼前的過客,孤月身為天帝神域有數的幾個強者之一,同樣是自己修鍊歷程的過客。

接下來,他還要面對更厲害的對手天妖,天妖的實力比三大星域之主聯合起來還要強大,此刻,如果不能戰勝了孤月,將來就更不能戰勝天妖。

一萬隻噴吐著神火的蛇矛槍尖出現在孤月身前,將他神體的正面直接覆蓋,6青峰雙手抓著槍桿向前猛然間推送,眨眼間,一萬隻槍尖到了孤月眼前。

「姓6的小子瘋了?難道剛才神體沒有爆碎成血霧不是偶然,他到底是什麼體質,我怎麼從來沒有聽說過,天帝神域還有這樣的體質,等到他突破到天帝,還有誰能是對手。」

就在6青峰迎著劈落的神力之光不退反進時,孤月的動作瞬間停頓了剎那。

「不管這小子有什麼奇怪的神體,如今都要直接面對,躲避是肯定不行了。」

思維一轉,孤月馬上就下定了決心,身為天帝第八層巔峰的級強者,孤月也不是優柔寡斷的人,想到的事情馬上就要付諸實施。

噗!嘭!

和上次不一樣,這次同樣出了兩道聲音,只是這兩道聲音不同,一道是蛇矛槍將孤月的心臟洞穿,另一道則是蒼狼嘯月上的神力之光,直接落在了6青峰的頭頂。

讓蛇矛槍將心臟洞穿,槍尖從孤月身後穿透出來,6青峰雙手用力一擰槍桿,然後再猛地向後一抽,蛇矛槍頓時脫離了孤月的神體。

6青峰洞穿孤月心臟的同時,神力之光也落到了他的頭頂,頭頂沒有五行空間圖的投影保護,而是直接砸在了頭頂的冠上,冠當即碎裂。

『嘭』的一聲響,是神力之光和頭頂接觸出的,就在冠碎裂的同時,6青峰頭頂上,突然放射出一大片耀眼的光芒,光芒分為九色,直接將他的頭頂遮蓋。

九色光芒的突然出現,是隱藏在6青峰泥丸宮的天道塔在自主的保護他,自從天道塔擊敗了吳順天後,始終在6青峰的泥丸宮內,九大天帝也在塔內,自始至終都在閉關修鍊。

天道塔已經認6青峰為主,所以才能自動的保護他的安危,在6青峰遇到危險時,釋放出九色光芒,最大限度的保證6青峰沒有生命危險。

其實,就算沒有天道塔,以天道之體的堅韌程度,蒼狼嘯月釋放出來的神力之光,也很難傷到他。

雖然不會有致命傷害,但,以孤月天帝第八層巔峰修為的強悍,想要一點事兒都沒有,也有些誇大其詞。

神力之光擊中6青峰頭頂的一瞬,直接被九色光芒反彈出去,因為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緣故,6青峰的神體筆直的墜落下去。

6青峰雙手握著神火蛇矛槍,神體不受控制的向下墜去,以越了閃電的度翻滾著,眨眼摔在了一顆星球上。

讓孤月的神力之光重重一擊,雖然外表沒有造成傷害,不過,劇烈的震動還是讓他的靈魂一陣顫抖。

神體摔在一顆星球的山峰上,山峰被頃刻間砸的轟然崩塌,濺起了漫天的煙塵,眨眼遮蔽了整個星球。

煙塵和無邊的碎石遮擋了視線,用神識掃描可以看到山峰不見了,這一片地域,讓6青峰直接砸成了平原。

在滿天的煙塵中,一道身影從其中衝天而起,瞬間飛到了高空,正是被神力之光砸落到星球上的6青峰。

此刻的6青峰渾身沾滿了灰塵,神體懸浮在星空中不停地咳嗽,口中堵滿的灰塵被他一口口吐出來,其中夾雜著一滴滴殷虹的鮮血。

這次,6青峰受到的震蕩可是不輕,上次吐出來的只是一口淤血,這次是真正的傷到了五臟六腑。

「看來天道之體的突破還不是太完整,內臟應該還沒有達到天道之體的堅韌,應該如何做才能達到和神體一樣的強度?」

顧不上清理神體上沾滿的灰塵,6青峰先想到的,是怎麼把天道之體修鍊的逐漸完美,只有這樣,以後面對天妖的時候,才能真正的立於不敗之地。 陸青峰從漫天的煙塵中衝上高空,看都沒有看正在瞪著一雙眼、一副驚訝表情的孤月,獨自皺著眉頭思索起來。

通過這次和孤月的戰鬥,陸青峰知道了天道之體並不完美,但是,他卻不知道接下來應該如何修鍊。

從開始出道時修鍊的霸體訣,到如今的天道之體,沒有任何人對陸青峰加以指點,完全是他自己摸索著走到了現在。

本以為天道之體達到了圓滿,沒想到通過和孤月的一戰,又發現了新的問題,不得不讓他馬上陷入了思考之中。

陸青峰蓬頭散發,污頭垢面著站立在空中,因為天道之體出現了問題,讓他這個近似潔癖的人,都忘記了此刻的狼狽不堪。

孤月懸浮在距離陸青峰幾萬米之外,天劍帝君懸浮在另外一頭,三人近乎三足鼎立般矗立在高空,一時間誰都忘記了此刻應該干點什麼。

孤月臉上的表情更是誇張,瞪著眼看著陸青峰,滿臉的不可思議狀。

神力之光劈落在陸青峰頭頂的一瞬,天道塔散發出九色光芒自動護主,因為孤月距離陸青峰最近,所以,他看的也是最清楚不過。

孤月不明白九色光芒是怎麼回事,但是他知道一點,那就是對方的泥丸宮中,有一件十分珍貴的寶物,能夠讓他面臨生死危機時,主動出來保護他。

孤月親眼見到過天道塔擊殺苟潤田,可是,那時候的天道塔並沒有釋放出九色光芒,九色光在攻擊的時候不會出現,只有主人受到威脅時,才會自動散發出來保護主人。

所以說,孤月不知道九色光是天道塔,以為是陸青峰的又一件罕見的寶物,想到這些,孤月也不由得有些頭疼。

「這個姓陸的小子寶物太多,每一件都是稀罕之物,哪怕我手中有其中的一件,也能讓我戰力大增,為什麼好東西都到了這小子手裡,真真是天道不公。」

看著凝神思索的陸青峰,孤月心裡暗自發泄著不滿情緒,只是他沒有想到的是,他嘴裡的天道,此刻,已經認定了陸青峰為下一任天道執行者。

陸青峰已經被第一任天道執行者認定為下一任天道執行者,這件事任何人都不知道,不知孤月知道了以後又會作何感想。

「此地距離天劍星域已經不遠,這小子撞擊到星球上引起的震動太大,說不定整個天劍星域都知道了,萬一再來一兩個天帝,接下來就不好收場了。」

孤月正在震驚九色光芒時,突然想起了讓他都頭皮發麻的事情,天劍和青峰星域中的天帝不少,孤月出關后已經探明了消息。

身為一大星域之主,大戰開啟前必然會仔細的了解對方,他很清楚知己知彼百戰不殆的道理。

「不能就這樣走,不管怎麼說,今天必須有個結果,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再走也不遲。」

孤月心裡不斷地思索著,想到九色光和陸青峰不碎的神體他心中覺得十分無奈,面對陸青峰這個如同打不死的小強一般的小人物,他還真是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但轉念一想又很是不甘心,如果就這麼不了了之的離去,傳出去也太過丟人顯眼,他乃是堂堂的孤月星域之主,他不能丟這人。

「姓陸的,如果你害怕了就滾蛋,不服了就接著戰,這有什麼好想的,你還有完沒完。」

腦袋瓜靈光一轉,孤月馬上有了主意,看陸青峰一副思索的神色,不再猶豫,直接對著陸青峰大喊道。

孤月的主意不錯,如果陸青峰不戰而走,正好順了他的心意,自己也有了一個合適的台階。

孤月雖然這麼說著,蒼狼嘯月卻是沒有離手,依舊在手中握著,一旦陸青峰要戰,他就會毫不猶豫的衝上去。

「別做夢了,我知道你要走,你可以試試,只要你敢走,我就還像上次那樣追的你到處亂竄。」

孤月的話打斷了陸青峰的思緒,他馬上抬起頭來向孤月看去,一眼就看穿了孤月的想法,當即用出了激將法,他不會讓孤月走,免費的陪練很難找,他可不想就這麼輕易地失去了。

「我走?我為什麼要走?你不過一個小天皇能把我嚇走?真是天大的笑話,小子,去死吧!」

讓陸青峰一語道破了自己的想法,孤月索性按照自己的思路直接動手。

話還沒有說完,孤月的神體眨眼消失在原地,立馬施展了神級八級的空間跳躍,直接出現在陸青峰對面,手中蒼狼嘯月從身側高舉,直奔陸青峰削斬而下。

隨著蒼狼嘯月落下,一道白色神力之光轉瞬即至,神級八級的空間跳躍果然夠快,一瞬間到了陸青峰左肩上空,真要讓這道神力之光如期而至的話,必然會把陸青峰斜肩帶背削成兩半。

「我的空間跳躍沒有孤月快,躲避肯定不是辦法,唯一的可能就是和他直接硬碰硬,最後誰的神力不濟,誰就落入下風。」

在這次動手之前,陸青峰就想好了對策,論速度不及對方,那就用神力拖垮孤月。

陸青峰這麼想不是沒有根據,他的神力渾厚程度也不如孤兒,這是不爭的事實,如果陸青峰認為自己的神力渾厚程度堪比孤月,那就真的有些妄自尊大了。

不過在神力方面陸青峰有優勢,他丹田內有八成的空間是天道之力,在這之前的無數次大戰中,每次都能調用一絲天道之力和對方決戰。

他相信,只要自己調用了這一絲天道之力,就算是孤月這樣的超級強者,也不一定能挺得住。

除此之外,陸青峰還有一個優勢,那就是他有五大分身,必要的時候調用五大分身的神力,甚至在威脅到性命的時候採取五大分身和本尊的暫時合一。

陸青峰相信,只要五大分身和本尊的暫時合一,孤月必然會直接落敗,陸二曾經不止一次的提起過,在面對天妖的時候,五大分身和本尊徹底融合,只有這樣才能一勞永逸的擊敗天妖,用這種辦法來對付孤月就更不是問題。

五大分身和本尊的暫時或是徹底的融合,是陸青峰最後的一張底牌,有了這張底牌,他在面對孤月的時候才絲毫不懼。

既然之前就想好了策略,再次面對孤月的進攻時,陸青峰馬上就準備直接使用出來。

眼看神力之光到了左肩上空,陸青峰早就蓄滿了神力的神火蛇矛槍,直接忽略了落下來的光芒,直奔孤月手中的蒼狼嘯月迎了上去。

「孤月,你的第一件蒼狼嘯月,不是被我的蛇矛槍毀掉了么?這次還和你的第二件硬碰硬,我倒是要看看,誰的兵器夠硬。」

有天道之體在身,他不在乎被神力之光擊中神體,只要再次毀掉了蒼狼嘯月,讓孤月沒有兵器可用,這才是治本的辦法。

這是陸青峰早就想好了的辦法,因此,在看到孤月高舉蒼狼嘯月的同時,蛇矛槍已經朝著對方的兵器迎了上去。

一道尖銳的金屬撞擊聲響起,揮斬而下的蒼狼嘯月,直接和向上迎擊的蛇矛槍碰撞在一起。

體積龐大分量沉重的蛇矛槍,讓蒼狼嘯月砸的向下移動了兩尺,蒼狼嘯月也被蛇矛槍震得向上仰起來。

就在蛇矛槍和蒼狼嘯月碰撞在一起的時候,神力之光也如期落在了陸青峰的肩膀上,再看這道神力之光,直接從和肩膀接觸的地方一分為二。

一分為二的神力之光頓時失去了威力,分別在陸青峰的身前和身後潰散,像煙花般四散飛濺而去。

而此刻,陸青峰的神體筆直的向下墜落,直到數萬米之外才勉強穩定了神體,張口噴出來一口鮮血。

「他奶奶的,天道之體的內臟不完美,簡直害死了我,長此下去的話,神體表層沒事兒,五臟六腑非被震蕩的散了架子不可。」

抬頭看著數萬米之上的孤月,陸青峰想要看看,蒼狼嘯月是不是如自己想的一般,和孤月的第一件蒼狼嘯月那樣碎裂。

「這小子的體質太他么的特殊了,我的全力一擊都沒能讓神體爆碎,不過,看他吐血的樣子不是裝出來的,這說明他也有弱點,對了,他的體表堅硬,內臟卻是禁受不住我連番重擊。」

開始見到陸青峰被砸的墜落下去,神體都安然無恙時,孤月真的有些心灰意冷了,面對這樣的變態之體,他也感覺到後繼乏力了。

不過總有峰迴路轉的時候,正在他發愁的時候,陸青峰張嘴噴出了一口血,馬上讓他捕捉到了戰勝陸青峰的希望所在。

「你也有弱點,我還就不信了,你總是這麼吐血還能挺住,再接著來!」

找到了陸青峰的弱點,孤月渾身都覺得充滿了神力,右手一揮蒼狼嘯月,抬腿就向陸青峰走去。

左腿剛抬起來,還沒等腳步落下,從蒼狼嘯月上傳來一連串的『咔嚓咔嚓』之聲,這聲音在孤月聽來是那麼的熟悉,第一件蒼狼嘯月碎裂時,和這種聲音一般無二。

聽到聲音的一瞬,孤月馬上低頭向蒼狼嘯月看去,此刻的兵器上布滿了裂紋,就在孤月心中一驚時,蒼狼嘯月瞬間碎裂,直接化作無數碎塊,向下方飄落而去。

完美破防盜章節,請用搜索引擎搜索關鍵詞雲+來+閣,各種任你觀看 孤月手中的這件蒼狼嘯月,是一件能夠進化的靈寶,進化到極限的時候,就自然成為了神級靈寶。筆趣Δ閣』.『

孤月拿出這件蒼狼嘯月對戰6青峰時,這件兵器剛成為神級靈寶不久,和他那件碎掉的蒼狼嘯月相比較,兩者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

神級靈寶也有等級之分,大致分為初級、中級、高級、巔峰四大類。

孤月正在用的這件蒼狼嘯月,只是初入神級靈寶,甚至連初級都算不上,而神火蛇矛槍跟隨6青峰征戰了許久,自然而然的加快了靈寶的進化,到現在,已經到了神級高級靈寶。

整個天帝神域中,品級過神火蛇矛槍的極少,恐怕只有當初的五行空間圖了,就連天劍帝君的天域神劍也沒有這麼高的品階。

當年天劍帝君把這桿長槍送給6青峰,也是因為他不具備神火屬性,用不了這桿舉世罕見的靈寶。

6青峰因此佔了一個大便宜,天劍帝君也和6青峰結下了善緣。

如今孤月戰勝了天劍帝君,假如6青峰不及時趕到的話,天劍帝君肯定會有生命危險,極有可能會隕落在這裡。

世間總有無數的因果,天域神劍被孤月毀掉,天劍帝君生命出現危險的時候,6青峰用神火蛇矛槍,連續毀掉了他的兩件蒼狼嘯月,人們常說的好人有好報,在天劍帝君身上得到了驗證。

當孤月低頭看到這一件蒼狼嘯月也碎裂時,臉色頓時變得煞白,連續跟6青峰還有天劍帝君大戰了這麼久,都沒有能讓他的臉變色,第二件蒼狼嘯月的毀掉,讓他的情緒瞬間產生了波動。

看著一塊塊飄落下去的靈寶碎片,孤月沒有像上次一樣伸手抓住,而是任由碎片掉落下去,臉上的神色卻是越來越難看了。

「姓6的,你毀了我兩件神級靈寶,不為別的,只是這兩件靈寶的價值就無可估量,今天就算你想走,我也不能放過你。」

孤月真的急眼了,雙眼瞪得溜圓,雙拳緊握,從兩隻拳頭上,傳出了『咯嘣咯嘣』的指關節響聲。

「老匹夫,你還有兵器可用?拿出來吧!6某不會逃走,上次能追殺的你到處亂竄,這次也沒有例外。」

6青峰雙手抓著蛇矛槍,槍體上已經注入了混沌神力,神體懸浮在空中不動,等著孤月主動上來。

6青峰心中有自知之明,雖然自己的神力渾厚,在同級別修為的人中沒有遇到過對手,但,和天帝第八層的孤月比較,還是會有很大差距。

哪怕是展開了空間跳躍,也會耗費掉部分神力,還不如在原地等著對方攻過來,採取以逸待勞的戰術,這樣還能節省下神力留作戰鬥時使用。

「想要以逸待勞對付我?你那點微末伎倆瞞不了我,不過那又如何,本帝不在乎,就算沒有兵器可用,赤手空拳同樣宰了你,今天本帝就遂了你的願。」

孤月活了無數年,6青峰的計劃肯定瞞不了他,當即讓孤月看穿,只是孤月很是自傲,知道雙方的神力渾厚程度差距過大,他不在乎耗費這點神力。

孤月的話沒等說完,直接抬腿行前一步邁出,人瞬間消失在6青峰面前,再次出現時到了6青峰對面不過兩尺遠的地方。

一個天帝第八層巔峰的級強者,對於距離的掌控自然十分精熟,手中既然沒有了兵器,那就必須赤手空拳大戰。

既然選擇了空手對戰6青峰,那就必須讓神火蛇矛槍失去了作用才行,因此,孤月在距離的算計上特別小心了。

6青峰的靈魂之力不如孤月的強大,當孤月把靈魂之力施展到極限時,6青峰也很難捕捉到對方的蹤跡。

所以,當孤月突然出現在6青峰對面兩尺外時,6青峰並沒有察覺,這麼一來,孤月就是以有心算無心,6青峰頓時陷入了被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