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王谷,上千人,站在場地上,默默的看著,算是同意了雪蘿玥當藥王。

雪蘿玥嘴角微抽,就這樣就行了,她還以為必須要露兩手,沒想到這麼容易。

可能是老天聽到了她的心聲,不和諧的聲音響起。

「不,我不同意,我要跟你比試!」在一邊被綁著的賀然憤然的瞪著雪蘿玥。

只差一點,只差一點點時間,藥王的位置便是他的,為什麼,為什麼要搶走他的一切。

眾人白痴一樣的眼神看著賀然,這傢伙是多沒有眼色,這個時候跳出來找存在感。

雪蘿玥勾唇,「你確定你的不同意對我有影響?」。

賀然憤怒的看著雪蘿玥,「當然有,還有,你憑什麼把我抓起來,我又沒有犯錯」他說這話的意思直接將自己和藥王的關係撇得乾乾淨淨。

眾人忍不住替賀然覺得丟臉,這不是明擺著的事實么,為什麼還要掙扎。

「可惜,我不想跟你比試,你沒有那個資格」雪蘿玥毫無感情的說道。

賀然這種人,想要用煉藥來碾壓都覺得浪費時間。

「你!」賀然一臉羞憤的瞪著雪蘿玥,牙齒緊咬,恨不得殺了雪蘿玥。

隨後,雪蘿玥拿出一顆丹藥喂到賀然的嘴裡。

「你給我吃了什麼?」賀然警惕的看著雪蘿玥,一邊想要吐出來。

「啪」雪蘿玥打了一個響指,「你是誰,和藥王什麼關係」。

賀然眼神一愣,緩緩開口,「我是藥王的弟子,我就是下一任的藥王」話一說完,賀然頓時清醒,臉色蒼白的看著雪蘿玥。

他為什麼會承認,這到底是什麼葯。

雪蘿玥抿唇,臉色略帶不悅,低低的說道,「哎,藥效過了,藥力有待加強」。

賀然哽著脖子,他竟然是實驗品。

不過,沒人會理會他的感覺。

「拉下去,同樣廢了修為將他和他師傅關在一起」雪蘿玥剛吩咐完,就有人將賀然給拖下去。

而賀然失魂落魄的,連想要求饒的想法都沒有了。

或許,若是他不開口反對雪蘿玥,是不是就不會是這個結果了,可惜,沒人能肯定的回答他。

「天色已晚,大家散了吧,明天早上在這裡集合,誰也不許缺席」說完,雪蘿玥瀟洒的轉身,進到了身後的藥王殿里。

眾人面面相覷,記住了雪蘿玥的話,三三兩兩結伴而行離開了這片場地。 夜微涼,月光微冷。

整個藥王谷經歷了事件之後彷彿變得寧靜,有彷彿變得壓抑。

藥王殿里。

「小主子,這些是你讓收集的藥王使用靈草的記錄」大長老從某個暗格里拿出一踏厚厚的賬本。

雪蘿玥微微頷首,「辛苦了」,隨後大長老站在一邊。

「不要拘束,坐吧,大長老」雪蘿玥微微一笑,大長老微微一頓,也不做作,直接坐下。

「小主子,你是怎麼知道藥王藏了這麼一本賬本的,上面記載的又是什麼?」大長老一臉疑惑。

雪蘿玥快速的翻完,隨後合上賬本,眼中閃過一絲戾光。

「知道為什麼藥王谷的靈草慢慢的變少了么,都是因為藥王拿去送人了,不對,應該是交易」雪蘿玥強忍著怒氣。

那些靈草,煉製出來的丹藥都是拿去害人,而且,有多少是自家師傅曾經留下的,靈草或者是藥方。

大長老臉色變得凝重,而且氣憤,「原來是這樣,靈草的成長不好,我們還以為是因為時間長久,土地沒有靈氣了得原因,沒想到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竟敢這麼做!」。

雪蘿玥抿唇,「既然查出來就要讓大家知道,明天公布吧」。

「好」不用雪蘿玥說,大長老也想要這麼做。

「小主子」外面傳來二長老的聲音。

雪蘿玥眸光微閃,「進來」,「這麼晚了,二長老有什麼事么?」。

「是這樣的,葯閔醒來了,想要當面謝謝小主子的救命之恩」二長老微笑的說道,眼中滿是激動。

自家兒子待如兄弟的人能夠找到,而且還能恢復神智,他打心眼裡佩服。

雪蘿玥頓了一下,「明天再說吧,讓他好好休息,謝謝這種事情就免了,順手而已」,要不是因為葯惜喚醒他的神識,她是不會救的。

二長老這才發現已經不早了,點頭之後,和大長老一起離開了藥王殿。

雪蘿玥抿了抿唇,忍不住打了個哈欠,這兩天趕著來藥王谷,又處理這大大小小的事情,整個人有些疲憊。

「累了吧,先休息,有什麼事,明天再解決」雲絕殤溫柔的遞過來一杯溫水。

雪蘿玥慧心一笑,「謝謝,說的沒錯,先休息再說」。

喝完水,兩人消失在藥王谷里,來到了空間里。

桌子上,只剩下半杯溫水,裊裊生煙。

日升月落,晨曦微露。

藥王谷的家家戶戶開始打開窗子,洗漱,斷斷續續的前往藥王殿門前的場地。

提前到來的人沒有說話,安靜的站著或者蹲著。

空間里。

乾淨精緻的床,上,一名皮膚白皙,有著絕美容顏的女子緩緩睜開雙眼,睫毛微翹,被水潤過的眼眸水靈靈的。

渾身散發著慵懶的氣息,側眼,看著一隻手杵著腦袋的美男,女子眼中閃過一絲驚艷,唇角忍不住勾起。露出兩顆潔白的牙齒。

「好看么?」雲絕殤好聽的嗓音響起,柔柔的,很舒服。

雪蘿玥直接起身,回眸一笑,「你猜」。

說完麻利的穿好外衣,一臉心情很好的模樣。 身後的雲絕殤失笑不語,一臉寵溺的看著面前狡桀又充滿活力的女子。

她的一顰一笑總是讓他移不開眼。

「我來幫你」看著雪蘿玥又要利索的隨便挽發,雲絕殤走到雪蘿玥的身旁,隨手拿起梳子。

雪蘿玥眸光微閃,嘴角勾起一抹甜蜜的笑容,水潤的眸子像是落滿的星光一樣,「好」。

話不用多,彼此的溫情互相知曉便好。

頭上傳來雲絕殤溫柔的觸感,以及木梳齒輕輕梳過的痕迹,雲絕殤修長而潔白的手指攏住雪蘿玥烏黑俏亮的頭髮。

嫻熟的一挽,一轉,簡單而不失貴氣的髮鬢就已經弄好。

紫色的發簪扣上,穩穩的,典雅大方,雲絕殤捏著另一個白玉簪子,眼眸里微微有些不爽。

不用看,雪蘿玥就知道雲絕殤在想什麼,多半又是看小玉不爽了。

窗外的晨曦溫潤,柔和,新一個早晨如此溫馨,房內的兩人相視一笑,眼裡只有彼此的身影。

「要看看么?」雲絕殤勾唇,不知道從哪裡弄來一面鏡子。

雪蘿玥抿了抿唇,笑意滿滿,「不用了,我相信你的能力」。

雲絕殤淡然且傲嬌,好看的側臉映著穿透薄窗陽光,深邃的瞳孔很是迷人,嘴角勾起的弧度恰倒好處。

「咳咳咳……我們出去吧,他們應該等急了」雪蘿玥推開門走出去,那匆匆的背影有種落荒而逃的意味。

雲絕殤眼底滿是笑意,很滿意雪蘿玥這種反應,他下意識的撫著自己的臉,唔不錯不錯,等下次見面他是不是要謝謝那兩個給自己如此容顏的人?。

外面的人一看雪蘿玥走出來,紛紛站好,二長老和大長老早就在一旁等候了。

看到雪蘿玥嬌俏的一面,他們一時間愣住了,這還是昨天那個冷漠無比的藥王么。

眨了眨眼睛,雪蘿玥此刻恢復了那似笑非笑,疏遠的笑容。

眾人忍不住心裡嘀咕,果然是他們看錯了。

而後,雲絕殤淡定的從藥王殿走出來,眾人又是一愣,暗自猜測兩人的關係。

不過,他們可沒有那個膽子發問。

雪蘿玥環視眾人一眼,這些人下意識的暫停了心裡的想法。

「今天喊大家來這裡,我是有事情要公布,這是你們需要知道的」雪蘿玥說完眼神看了一眼大長老。

隨後,昨晚雪蘿玥讓找出來的賬本被大火傳閱,一看完,眾人的怒火比昨天還要大。

「太可惡了,這個叛徒欺師滅祖不說,還敢拿藥王谷內的靈草送給獸族人,該殺該殺!」一個稍微年邁一點的老頭憤恨不平。

他的話一出紛紛引起眾人的呼籲。

「對,該殺!」。

「把他千刀萬剮!」。

這靈草是屬於整個藥王谷的,藥王竟敢私自將其送給外人不說,還期滿他們,許多靈草想要使用還必須要跟他申領。

以前他們都以為藥王這麼做是為了不浪費靈草,能者才能使用,現在看來,並不是這麼回事。

「說他欺師滅祖都不算,他只不過是曾經四十四代藥王的記名弟子而已,頂多算清理門口」大長老皺了皺眉頭。 他可不承認自己的師傅有這樣的徒弟,因為他不配!。

雪蘿玥挑眉,倒也沒說什麼。

「因為藥王濫用靈草,導致了藥王谷內靈草匱乏,你們覺得,該用什麼辦法來彌補」雪蘿玥勾唇一笑,將問題扔給眾人。

眾人面面相覷,沒有靈草,那就種植唄,只不過,有的靈草可不是隨隨便便幾個月幾年便能夠種植的。

「我等愚鈍,還請藥王明示,幫我們一把」那個年邁的老頭說話了,眼神誠懇的看著雪蘿玥。

眾人紛紛附和,雪蘿玥現在是藥王,這靈草的問題就由她來解決。

雪蘿玥冷冷一笑,立馬看出這些人的打算,想讓她為藥王谷做牛做馬,像當初自己的師傅一樣,門兒都沒有,哪怕窗戶也不可能有。

「幫? 勾火總裁,老婆吃你上癮 我憑什麼幫你們」雪蘿玥的話一出,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不可置信,質疑,鄙視,厭惡,驚訝的目光統統掃視過來。

雲絕殤皺眉,這些人太討厭,真想直接解決了,他的那些大臣雖然有的麻煩無比,但是還沒有人敢用這種眼神,這等想法算計他。

「我們已經答應你當藥王了,你還想要什麼?」一名中年男子皺著沒有看著雪蘿玥,眼裡卻是閃爍著某種意味之色。

他的意思無非就是雪蘿玥太貪心了,等到了藥王的位置,還想讓他們自己解決問題。

「對對對,你是藥王,你不帶領我們幫助我們,有什麼資格當這個藥王」另外一幫人也跟著附和。

雪蘿玥不說話,就這樣看著他們,直到該表態的表態,不表態的人帶著絲絲愧疚和質疑看著她。

「說完了么」雪蘿玥冷冷的開口,頓時,場下鬧哄哄的人群立即安靜。

隨後,雪蘿玥看著二長老,「可以把剛剛鬧事的人給我抓起來了」。

大長老拍拍手,不知道打哪裡冒出來的人直接將這些人綁住。

「憑什麼抓我們,你藥王你了不起啊,,快放開我,你個暴君,毒婦!」一群人大聲嚷嚷。

雲絕殤眸光一寒,手中一道凌厲的攻擊打過去,那人猛地吐血,的舌頭直接掉在地上。

瞬間,人群變得安靜。

雪蘿玥無奈的搖頭,「那啥,別著急說話,不然我攔不住」意思就是雲絕殤出手她是不會管的。

也是,管什麼官,他這是替他出氣,不爽阿,無效,誰讓他們打不過雲絕殤。

「一會,再讓你知道什麼叫做毒」雪蘿玥收起臉上輕蔑的笑容,看著大傢伙。

眾人心臟忍不住一提,等待雪蘿玥的開口。

「我當藥王,是因為要替我師傅正名,否則,你以為本姑娘願意帶你們這些喂不熟的白眼狼」雪蘿玥諷刺的勾唇。

「我師傅在的時候,你們大家的祖先都是這麼逼他的,他的付出就是理所當然的,你們給過他什麼?靈草?丹方?笑話,我師傅的能力你們也知道,沒有藥王谷的靈草,想要送他靈草的人多的是!」。

雪蘿玥的話一出,眾人頓時也明白,藥王那種程度的煉藥師,別人那是不敢輕易得罪的。 「你們難道就覺得當藥王就是要為你們付出,我呢?憑什麼要我來付出,我的成功跟你們有一枚銀幣的關係么,沒有!別跟我說,我是藥王,我師傅他不欠你們,我更加不欠!」。

眾人的心裡更加心虛,都不敢抬眼看著雪蘿玥。

「所以,你們現在還覺得這事要我來解決么?藥王蒙蔽你們,是他的錯,而你們更大的錯誤就是不去發現他的罪行,得過且過,不關心靈草園的靈草,以至於造成疏忽」。

「我們……」眾人啞口無言,無法回答雪蘿玥的質問。

「藥王所言即是,是我等沒有出息,怠惰了」那個說話的老頭看著雪蘿玥,一臉真誠和愧疚。

「那麼,來說說你們像有怎麼處理這件事吧,完事以後你們自己看著辦,藥王谷我不打算管,只要你們沒有遇到滅頂之災,我是不會出現的,如何,夠道義的吧」。

總裁,你太撩人 雪蘿玥勾唇,平淡的看著眾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