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這小子還缺磨鍊,再說了,我們打架,可不興不打臉那一套!怎麼樣能取人性命就怎麼樣來啊!」當然了,對於黑子而言,打人不打臉這句話就是絕對的擺設!

「是啊,黑爺很厲害,之前是我小看他了。」蔡虹悶悶的說道:「黑爺那一拳,能直接打爆我的眼球,他留了一手,我才僥倖沒成為一個瞎子。」

卧槽,直接打爆眼球啊!趙銘一聽,心都涼了半截,蔡虹在他的眼裡已經很厲害了,但是能把蔡虹當沙包,黑子到底得有多強啊!

「我看把你空頭到原始森林裡,你去和熊瞎子搏鬥,也是你贏啊!」趙銘實在是忍不住,吐槽道。

「那是必須的,熊瞎子算啥,哪裡能打得過爺啊。」黑子倒也不客氣,直接把恭維的話照單全收。幾人吃了飯之後,趙銘忍不住想要看看黑子是怎麼訓練蔡虹的,不對,準確的說,是想看看蔡虹是怎麼受虐的。

「好吧,既然你要看,那我就給你表演一下。」黑子笑嘻嘻的說著,這人,臉上總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好像隨時隨地都很開心。

「別了吧,那多不好意思啊!」蔡虹表示反對,但是抗議無效……

黑子的訓練室就在阿生的診所旁邊,進了訓練室,趙銘看到地上放著很多巨大的輪胎,還有一些冷兵器,甚至還有槍支彈藥,那些槍很是冰冷,但是一看就威力巨大!

「好傢夥,你這要是進來個警察,那還不得嚇死啊!」趙銘笑著說道。黑子也是一笑:「別說是警察了,就算是來個軍隊,我也能給擺平了。我還有一個地下室,裡面放了很多備用物資,要是哪天我出事兒了,就躲在這裡,敵人就算是上天入地,也絕對找不到我!」

這倒是實話!

兩人很快開打,雙方之中,蔡虹用的是一把斧頭,黑子則是赤手空拳。用黑子的話說,對付蔡虹,用兵器都是欺負他,這話讓蔡虹很是無語,他想要反駁,但是卻無法反駁。為啥?黑子說的是實話啊!

蔡虹因為有趙銘參觀的關係,所以是用了全力,一斧子劈向了黑子的天靈蓋。黑子倆手還插在褲兜里,懶洋洋的,只是微微一躲閃,就避開了斧子的鋒芒。下一秒,黑子一個用力,一腳踹向了蔡虹,那一腳,以一個人類幾乎做不出來的角度,很是刁鑽的踢中了蔡虹!

「操!」蔡虹爆了個粗口,那一腳他挨的結結實實,他實在是想不通黑子是怎麼踢出這一腳的,但是,黑子偏偏就踢中了他。

但是蔡虹也不是個愣頭青,他也是打手裡的佼佼者了,挨了一腳就跟沒事人一樣,一個受身倒地,立馬站起來,又舞著斧子劈向了黑子,黑子躲閃之後,左手一揮,正中蔡虹的臉頰!那一拳,幾乎把蔡虹的下巴都要打歪了。

「蔡虹,加油啊!」趙銘忍不住說道,黑子嘿嘿一笑,緊接著奪了蔡虹的武器,和蔡虹硬碰硬的對打了幾招,僅僅是幾招,蔡虹就明顯落敗,最後被壓在地上打,只能挨揍,完全無法還手。

「蔡虹,加油啊!站起來啊!」趙銘一開始還給蔡虹搖旗吶喊,但是很快他就意識到,黑子完全封住了蔡虹所有的反擊,可以說,蔡虹就是在被動的挨揍!

「認輸吧,蔡虹,你臉都快腫成豬頭了……」趙銘實在是看不下去,蔡虹的臉浮腫的很厲害了,青一塊紫一塊的,很是狼狽。但是,蔡虹就是不認輸!

「得了吧,你省省吧,我勸了他好幾次了,但是這傢伙就是不認輸。 醫鳴驚人:殘王獨寵廢材妃 只能讓我繼續給他美美容。」黑子還在嘲笑人家。最後一拳落下,蔡虹吐出一口血,要不是戴了保護牙齒的東西,他的牙都要被打掉了。

「唉,真的嗎,蔡虹為什麼不認輸?」趙銘很是想不通,認輸了不久不用再挨揍了嗎?

「要是你,你會認輸嗎?」

忽然間,蔡虹從地上晃晃悠悠的站起來,問黑子。黑子先是一愣,隨後又是一笑:「要是我,我會拼盡自己最後一點力氣,戰到最後!」

聽到這裡,趙銘明白了。這兩個人都是不會認輸的主兒。休息了一會兒,黑子和蔡虹又打了起來,這一次,趙銘到沒有再勸蔡虹認輸了。他尊重蔡虹!

兩人又對打了幾百個來回,還是蔡虹一味的挨打,毫無還手之力。打完,黑子給蔡虹布置了幾個任務,其中一項是搬起地下的輪胎,搬動五十下,在十分鐘之內。

本來趙銘還覺得這是一個很簡答的任務,但是蔡虹卻怎麼都無法再十分鐘之內搬動五十下,只能搬動差不多三十次。趙銘有點愣住了,問黑子,一問才知,這輪胎有半噸重。

本著自己也是男子漢這個原則,趙銘也試了試,結果無疑是蜉蝣撼大樹,毫無辦法搬起輪胎一絲一毫!眼看著蔡虹還在那邊拚命搬動,趙銘都有點佩服蔡虹了,當然了,他最佩服的還是黑子。

此時,倩倩和阿生來了,阿生手裡拿了個急救箱,對蔡虹說道:「好啦好啦,你別再練了,你以為人人都像黑子那麼變態,能搬動五十下啊!你般三十下已經很了不起了,我敢說,在打手界,你說第二,沒人敢說是第一。」阿生說的倒也是實話。

「那我吶?」

黑子笑眯眯的走過去,從阿生的手裡接過了一瓶水,擰開就大喝起來。阿生白了黑子一眼:「你啊,你是變態界的第一名!」

「好,我喜歡。」

黑子把剩餘的水倒在了自己頭上,降了降溫度。和蔡虹打架,其實黑子也是繃緊了百分之百的注意力,生怕有絲毫漏洞,給蔡虹機會。

蔡虹很強了,但是黑子是強的變態,對於黑子是變態界第一這件事,在場所有人都在心裡默默認同了阿生的話,只是,沒有人敢說出來,畢竟黑子和阿生好的就像是親兄弟一樣,但是這話要是別人說,黑子萬一生氣了,那就不好惹了不是嘛。

「行了,蔡虹你過來,我給你冰敷一下。」阿生叫蔡虹。蔡虹一開始還不樂意去,還在努力搬動輪胎。後來黑子過去把他揪了過來,告訴他要勞逸結合,不然肌肉有可能斷裂,蔡虹才勉強過來了。

阿生給蔡虹冰敷了一下,這些冰都不是普通的冰塊,而是加了阿生調製的藥物,很快,蔡虹腫得像豬頭一樣的臉稍微能看了一點,休息了不到一個小時,蔡虹又跟黑子邀戰,黑子不樂意了:「哎喲,你還年輕,我已經是老人家了,你繼續練我給你布置的任務吧,明天再打。」

「你就比我大幾歲啊大哥!」

蔡虹實在忍不住,吐槽道。黑子每天都說自己是老人家,有沒有搞錯,哪兒有這麼厲害的老人家?!

「行了,比你大幾歲已經很吃虧了,我要是再年輕幾歲,早控制不住把你打死了。」

黑子笑嘻嘻的說著,摟著阿生上樓去,喝咖啡去了。蔡虹無奈,只能繼續練習黑子布置的任務,或者打打沙袋泄氣。

見識了黑子的魔鬼訓練,趙銘很是動容。此時,倩倩忍不住說話了:「阿銘,你,你今天有沒有空?」

光顧著蔡虹和黑子了,自己都冷落了倩倩。趙銘急忙回答:「有空的,倩倩,有什麼事嗎?」

「我,我媽媽想要見你一面,你有沒有時間啊?」

倩倩小心翼翼的說道。聽到倩倩這麼說,趙銘立即明白了是什麼意思。肯定是自己買賣唐宋八大家真跡的事兒被李紅知道了,人家急著想見見自己,知道一下具體情況呢!

「有時間啊,當然有時間。未來丈母娘要見我,我哪兒能沒時間啊!」

趙銘笑嘻嘻的說著,倩倩一聽就臉紅了,未來丈母娘什麼的,她實在是不好意思說。

「你最近得小心啊!」忽然,,蔡虹插話:「不然,我陪你去吧。」

「對,你說的對。」

趙銘點頭認同,蛇爺可是滿世界在找自己呢,自己的確得帶個保鏢。「蔡虹,麻煩你啦。」趙銘很客氣的對蔡虹說道。蔡虹一笑,不置可否。

「是黑爺讓我跟你混的,你雖然不會打架,但是眼力很好,我也很佩服。我這輩子最佩服的就是有本事的人了,所以你的安危,包在我身上了。」蔡虹也很客氣的說道。

蔡虹這麼說,實在是讓趙銘受之有愧,不過趙銘有透視眼的事兒也沒法跟人家解釋,只好將錯就錯:「好兄弟,以後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一口吃的,你保護我,我也不讓你白出力,一個月按華少給你的工資水平給你開工資,你想要多少,直接說就是了。」趙銘很大方的說到。

其實,蔡虹保護趙銘,完全不是為了錢,是為了和黑子交好,得到黑子的指點,以及早晚有一天打敗黑子。但是,有錢賺誰不賺啊?蔡虹也是個大活人,也要吃飯的!

「好,一個月不要多了,十萬塊足夠我吃喝了。」

蔡虹要了個低價,趙銘忍不住又給他漲了五萬,畢竟阿生說的對,他也是業內頂尖的高手,十萬哪兒夠? 第二天一大清早,倩倩就和趙銘去見了自己的母親,李紅,這也是昨天晚上三人約好的。見到李紅之

后,趙銘看到李紅身穿一件墨綠色的旗袍,脖頸上戴著黃金首飾,顯得很有身份,很好看。

「伯母,你好。」趙銘很是尊敬的和李紅打了個招呼,李紅微微一笑,算是接受了趙銘的問好。

「不知道伯母找我有什麼事兒嗎,有事兒您說話。」趙銘恭恭敬敬的說道,李紅也沒有多費口舌,比較雙方都已經很熟悉了,而且趙銘也不是愛兜圈子的人。於是李紅就直說了。

「我想請你幫我參加一場拍賣會,買一件文物。我在文物鑒賞界的地位不低,但是也不是頂尖的鑒寶師,我需要一件東西來證明我自己,那件東西的價格,最好價值千萬,或者更高。」李紅將自己心裡的話說了出來,趙銘點了點頭。

的確,李紅在鑒寶行業已經是佼佼者,但是想要做到頂尖,何其容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但是想做到狀元,那都不是簡單的事兒。李紅的確是需要一場拍賣會,來奠定自己的地位。

「好,既然還是伯母的要求,我就答應你。但是,我又一個條件。」趙銘微笑著說道:「首先,買什麼,價錢多少,都要聽我的,你既然選擇了我,就要給我這份信任。」趙銘說道。李紅一點頭,答應了。

「我既然想讓你幫忙,肯定會聽你的話,你還有什麼別的要求嗎?」李紅問道。

「沒了,不知道伯母還有什麼要求?」趙銘很尊重李紅的意思,李紅點了點頭。要求,她還真的有一個。

「就是,你能不能不要顯露出是我的朋友這件事,作為一個鑒寶師,我要是什麼都聽你的意見,我是沒問題,但是這樣一來,我們的目的就達不成了。」李紅說道,這一點,她考慮了很久。

「哈哈,就讓我做你的小跟班兒,出了成果都是您的,出了問題我兜著,您覺得如何啊。」趙銘哈哈一笑,十分幽默的說道。

李紅心裡其實就是這個意思,只是對趙銘挺尊重的,所以不好意思直說,現在趙銘都這麼說了,那李紅當然是答應。

「我沒有問題了,希望那天我們合作愉快,這次是你幫我,所以拍賣的費用全由我來處,萬一是好東西,那就直接賣出去,價格我們對半分。我知道你是不貪圖錢財的人,但是這些錢你一定要收著,謝謝你幫我的忙了。」李紅很客氣的說道。

和聰明人說話,就是這樣令人愉快。趙銘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了,他和李紅下個月15號去參加鑒寶拍賣會,在此之前,趙銘想要擺平蛇爺的事兒。

「倩倩,這幾天你都要跟在你媽媽身邊,千萬不要一個人離開家,就算是十萬火急的事兒,也等到過幾天,好不好?我們要對付一個壞人,他很有可能把你當做我的軟肋,來威脅我。」趙銘很嚴肅的對倩倩說道,倩倩一聽自己是趙銘的軟肋,心裡一軟,很是開心,但是轉瞬間,她又很擔心趙銘。

「你一個人行嗎,要不要我媽媽幫你?」倩倩問道。

「沒問題,不是還有黑子和蔡虹嘛,還有阿生,還有宋元宋老爺子,他們都是我的朋友,都會幫我的。你就放心吧,這段時間千萬要呆在安全的地方,等我的好消息!」趙銘微笑著說道。

「好,你放心吧,我不會給你添亂的。」倩倩也笑盈盈的說道。告別了倩倩之後,趙銘來到了阿生這裡,黑子正在喝下午茶,吃著點心,趙銘坐過去,拿起一塊塞進嘴裡,瞬間就又吐了出來:「我靠,怎麼這麼甜啊!」

黑子瞥了趙銘一眼,那眼神很是鄙視。

「人生已經很痛苦了,吃點甜食有什麼不好?你浪費的這可是頂級的馬卡龍,要好幾百一塊兒呢,別忘了給我把錢打過來。」

「馬卡龍啊,怪不得這麼甜。」趙銘也是第一次吃這玩意兒,這個體驗對他而言很是不好,太難吃了!

但是黑子卻吃的很歡:「怎麼了,來找我是不是為了蛇爺的事兒?」

「對對對,你們準備的如何了,我準備在這個月底結果了蛇爺。」趙銘嚴肅的說道。說到正事兒,黑子也收斂了那副不正經的樣子,正色道:「結果蛇爺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兒,不過我們準備的也差不多了,月底有點困難,因為蛇爺去香港那邊收賬去了。

我對香港那邊不太熟,黑道白道上都沒有人。等他回來吧,回來了,我們收拾了他。這孫子也快要調查清楚虎哥是怎麼死的了,我們不能再等了,在等的話他就要對我們下手了。」

黑子的安排很是妥帖,趙銘很滿意。月初就月初吧,反正時間多得是。

時間很快過去,很快,到了下個月3號,這天晚上,黑子和趙銘去參加了一場拍賣會,這一次,大家倒不是為了賺錢,而是為了認識蛇爺。蛇爺也在拍賣會現場,趙銘裝成一個有錢人,和蛇爺交談了起來。

蛇爺很賞識趙銘,留了聯繫地址給趙銘,約趙銘去他家裡做客。

趙銘如約而去,到了蛇爺家裡,蛇爺拿出了兩瓶拉菲來招待趙銘,趙銘和蛇爺共飲,很是和諧。差不多到了晚上,趙銘該告辭了,蛇爺吧他送到了門口,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黑子動了!

只見黑子微微後退一步,緊接著從懷中抽出了一把手槍,和一把小刀。那把小刀被他握在手裡,手槍口則是開始噴吐火花了,只是短短几秒的瞬間,既有很多人倒下,蛇爺臨危不懼,快速後退,但是蔡虹來的也很及時,把蛇爺給堵在了半中央。

「趙銘,你什麼意思?!」蛇爺愣了,不知道趙銘想要幹什麼,趙銘此時此刻已經完全佔了優勢,所以直接告訴蛇爺:「蛇爺,你還不知道,你兒子是怎麼死的,是不是?」

「什麼,你說小虎?你知道小虎……不對,小虎是不是你害死的!」蛇爺一提到自己的兒子,心中登時就是一緊,趙銘微微一笑,直接說道:「像你兒子那種垃圾,就不應該活在世界上,我殺了他,那叫做為民除害!為民除害,你懂不懂啊!」

「你!」蛇爺恨恨的看著趙銘,眼中幾乎要噴吐出怒火來了,此時,黑子還在和保鏢槍戰,蔡虹靠近蛇爺,想要來一個擒賊先擒王,但是蛇爺這麼多年也不是白混的,他抓了一個保安頂包,然後立即躲到了密室之中。眼看著蛇爺逃跑了,黑子很是憤怒,一槍打死一個小混混之後,黑子來到蔡虹面前,向著蔡虹的後腦勺就是一巴掌。

「蔡虹,你有沒有搞錯啊,這麼簡單的事情都辦不好?蛇爺就在你眼皮底下,你都能放跑,你你你,你叫我怎麼說你啊!」黑子狂噴蔡虹,蔡虹也很是無辜。

「好了好了,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你不要怪蔡虹了,他不是也想保護我嗎。現在怎麼辦,蛇爺不見了。」趙銘說道,黑子皺著眉頭思索了一段時間,緊接著說道:「我知道蛇爺有一個很喜歡的女人,興許那女人知道蛇爺的密室在哪裡。蔡虹,你和趙銘去找那個女人,那女人叫梅麗麗,住在御龍灣小區。」

「好,我一定將功補過。」蔡虹低垂著腦袋,悻悻的帶著趙銘離開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蔡虹很在意自己在黑子眼中的地位,被黑子一頓狂噴,還不如被黑子揍一頓讓他心裡舒坦呢。

趙銘也不知道怎麼安慰蔡虹,只能選擇閉嘴。幾人一路狂開車,很快就到達了御龍灣小區,敲開了梅麗麗的門,梅麗麗大為驚訝:「你們,你們找誰?我不認識你們!」

「我們你不認識,蛇爺你總該認識吧!我們今天來就是找你的,跟我們走!」蔡虹正好心裡有怒氣,直接發泄到了梅麗麗身上,揪著梅麗麗就出來上了車。

上車之後,眾人趕往蛇爺的老巢,梅麗麗在車上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但是這女人絲毫不講義氣,直接招了。

「蛇爺的密室,在地下,想要進入密室,就得輸入密碼,要不就得硬闖。」蔡虹說道。

「密碼?你們會解密嗎?有沒有懂電腦的高新技術人才啊!」黑子很不耐煩的問道,這個問題的答案,當然是沒有了,雖然說趙銘有一雙透視眼,但是他也不會解密,沒法幫上忙。

「既然沒有,那就硬闖吧!蔡虹,你在前面開路,我在後面殿後,趙銘,你和梅麗麗走在中間。」黑子安排道。梅麗麗一聽著急了,直接說我就不去了吧,各位英雄好漢,我就是一個婦道人家,你就放了我吧。

黑子一聽,更是不耐煩了起來:「要的就是你,你給我閉嘴,抓了你還能擋子彈,而且你跟著蛇爺這些年肯定也是壞事做盡,不抓你抓誰?」

梅麗麗一聽黑子的話,就知道今晚肯定死定了,她已經出賣了蛇爺,無論是哪一方贏,自己都將死無葬身之地了。梅麗麗垂頭喪氣的跟著趙銘進了密室,開始挑戰第一關。

這第一關,是一堆紅外線,要是觸動了紅外線,四面八方都會射齣子彈,將人瞬間打成篩子。趙銘是不怕紅外線的,他的透視眼剛好能夠看到這些紅外線,蔡虹和黑子也不害怕,這一關對於他們而言很是簡單,紅外線,用特殊的眼鏡就能看到,而且黑子和蔡虹的身手靈敏,還能躲開紅外線。

「走吧!」黑子戴上眼鏡,率先第一個沖了出去,趙銘緊跟其後,蔡虹墊底,幾人飛快的穿越了第一關。這期間,梅麗麗還想要鬧事,被黑子直接打昏了。

來到了第二關,這第二關比起第一關來,對於黑子而言就更簡單了,第二關是蛇爺養的一些打手,這些打手放在業內,都是個頂個的人才,但是在黑子面前,那屁都不是,直接就被ko了。而且黑子還有蔡虹幫忙,解決的速度那是一個快啊!

第三關,是一條獨木橋,下面是水,水裡全都是食人魚。獨木橋僅容一人通過,雖然很危險,但是並不是完全過不去的。看著這獨木橋,黑子有些猶豫。

「怎麼了,難不成你害怕獨木橋啊?!」趙銘有些奇怪,黑子為什麼不一鼓作氣,直接闖過去?黑子頓了頓,說道:「這第三關,你不覺得太簡單了嗎?」

「是有一點,你是不是覺得有什麼后招?」趙銘問道,黑子點了點頭,他正是這麼想的。

「就算是有什麼后招,我們也得過去啊,難不成等在這裡嗎,這還有個女人呢,要不讓他先去?」蔡虹看著梅麗麗,說道,黑子點頭答應了,蔡虹一瓶水潑醒了梅麗麗,讓梅麗麗先過去。 梅麗麗倒是醒了,但是醒來之後,一看到這地獄一樣的場景,梅麗麗就嚇得兩腿發軟,更不用說是走

獨木橋了。她根本就不敢過去!

「你這女人,怎麼到處給我惹麻煩!你今天要是不走過去,我就突突了你!」黑子煩了,直接拿槍威脅,梅麗麗很是害怕,只能勉強走上了獨木橋,她走了兩三米,就因為害怕緊張,直接摔了下去。

嘩啦一聲,水花四濺,那些食人魚立即圍攏過來,直接把梅麗麗給吃了個皮肉開花!梅麗麗一開始還能掙扎,但是不到五分鐘,她身上就只剩骨架了,肉都已經被吃乾淨了。

此時,水已經成了鮮紅色,看著赤紅的一汪水,趙銘心裡也有些打鼓。此時,已經沒人可以試探了,蔡虹率先說到:「要不我過去看看?」

「行吧,你別像那女人一樣掉下去啊!要小心,說不定這水和獨木橋都有古怪。」黑子說道。蔡虹點頭答應,緊接著開始往前走,走了十幾米,到了獨木橋中間,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只聽忽的一聲,獨木橋兩邊忽然冒出了無數的槍支!

下一秒,槍支開始噴射火花,子彈亂飛!

這要是在平地,蔡虹還能多閃一下,但是問題是,這可是在獨木橋上啊!蔡虹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躲不過去!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黑子大跨步沖了過去,直接把蔡虹給拽了回來!

黑子躲子彈的本事可以說是一流的,但是儘管如此,還是中了一顆子彈,蔡虹就更不用說,中了三顆子彈,都打在腿上和胳膊上。

「靠!蔡虹算是廢了!這招也太陰了!」黑子怒罵,蔡虹都傷在要害,雖然不至於死,但是一時間肯定沒有戰鬥力了,黑子中的一顆子彈在手上,直接把手給打了個對穿,幸虧是左手,不太影響,但是也是受了傷,掛了彩。

「接下來怎麼辦?我們要不撤吧,你們都傷得這麼重,趕緊讓阿生給治療一下!」趙銘很擔心這兩位朋友,但是黑子擺了擺手:「要是這一次不成功,那就沒有下次了。蛇爺的勢力,在中國範圍內都是很厲害的,要是沒發一舉拿下,那就等著他報復我們吧!

而且你把話都說的那麼絕了,他心裡肯定恨死我們了!」黑子的話,也很有道理,而且現在蛇爺的手下不多,還不如趁他病要他命!

「可是,你們……」趙銘擔心的說著,就在這時候,黑子拿出了一把手槍,遞給了趙銘。

「我剛剛發現,這子彈是溫控的,只要人的體溫不到三十七度,就不會出發子彈。但是,如何降低體溫呢?」黑子皺緊了眉頭,就這時候,趙銘忽然看到了下面的一池水。

「用水降溫可不可以?但是水裡有食人魚啊!」趙銘說道,黑子點了點頭:「用水降溫是可以的,食人魚嘛,不用擔心。這水位不低,我們正好能夠撩起水花來,趙銘,你用水給自己降溫,我幫你射殺食人魚。」黑子說道。

趙銘點了點頭,直接開始撩水花。他很信任黑子,黑子也沒有辜負他的信賴。只消片刻的功夫,黑子就殺了十幾條想要過來的食人魚,食人魚也不是只吃魚肉的,他們也吃同類。所以一時間,沒有食人魚再過來了,而此時,趙銘的體溫也被冰涼的水降低了。

「好了,趙銘,你過去試試。萬一有子彈射出來,你就立即往回跑,其實本來應該我去的,但是……」黑子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趙銘打斷了。

「沒事,你的命也是命,雖然是我雇傭你們,但是我早就把你們當兄弟了。我去就我去,你們就等我的好消息吧!」趙銘笑了笑,帶著一身的水花沖向了獨木橋。

一米。

兩米。

十米。

二十米。

趙銘竟然真的通過了獨木橋,而沒有觸發機關!黑子點點頭,也如法制炮的給自己降了體溫,隨即也通過了獨木橋。至於蔡虹,他傷的太嚴重,僅有自保之力,沒有殺傷力了,所以只能留在原地,等待黑子和趙銘的好消息了。

幾乎只是轉眼間的功夫,三關就全都通過了,趙銘很是高興,本來以為馬上就能夠見到蛇爺,誰知道,就在他們馬上要見到蛇爺的那個瞬間,趙銘忽然感覺一陣頭暈。

「怎麼了?」黑子看出了趙銘的不舒服,連忙問道。

趙銘搖了搖腦袋,低聲說道:「我沒事,還是儘快去找蛇爺吧,別管我了。」趙銘心裡暗暗叫了一聲不好,自己怎麼在關鍵時候掉鏈子?不過黑子倒是沒有太在意趙銘的身體,還以為他是剛剛走過獨木橋,有一點害怕,所以頭暈呢。

轉眼間,走進了最後一間密室,蛇爺近在眼前了。雖然蛇爺身邊還有幾個拿著槍的保鏢,但是也都是烏合之眾,不到幾分鐘的時間,就被黑子給殺光了。

看著蛇爺,趙銘感覺有一點不真實,自己剛剛就和拍電影一樣,通過了那麼多危機重重的地方,現在來到了蛇爺這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