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和這個人在一起時的畫面,她的樣子,總是很清晰…… 那人和記憶里的,有點不一樣了,臉部輪廓清晰明了,不像小時一樣,一張圓圓的包子臉。

卻還是一樣喜歡用淺笑著的表情和他人說話。

哪怕是自己極討厭的人也是一樣……

這麼說來,現在的她,好像和他越來越像了呢……

只不過,不一樣了……

莫紀羽走到她身旁時,偏眸看了眼。

在看到她額前的發被沾濕了之後,伸出了手去。

卻被夏陌歆躲開了。

莫紀羽一愣:「不好意思,我只是看見你的頭髮被水打濕了。」

夏陌歆也愣了一下,才意識到自己的劉海被打濕了:「沒事。」

妖龍古帝 她摸了下劉海,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眼鏡帶上了。

就聽從旁邊傳來了聲音:「你近視嗎?」

夏陌歆頓了一下:「沒,怎麼了嗎?」

莫紀羽笑了下:「沒什麼,只不過我覺得,你不戴眼鏡更好看一點。」

夏陌歆側眸看了眼身旁的那個人。

身形高挑,側臉稜角分明,奶棕的發淺淺的搭在臉上,皮膚比女孩子還要好上一點的樣子。

夏陌歆又想起了之前離落瑤說的話。

「可是他已經發現她是假的了。」

「你到底是無法原諒他,還是覺得自己配不上他?」

她,可能真的已經配不上他了吧……

畢竟她手上的血已經太多了。

簪纓世族 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人命落在她的手上。

這樣的她,已經不是之前的那個她了。

已經,不幹凈了……

葉雨晴已經在旁邊站了一會兒了,她出來的時候,夏陌歆躲開了莫紀羽的觸碰。

果然還是這樣嗎?

喜歡,卻又不敢接近。

明明是一直都沒有放下,捨不得放下,放不下的那個人。

……

很美的花園,裡面的花草植物都是精心培養的。

陽光不燥,微風吹過花草時,還會帶點響聲。

一顆大樹下,白瓷的桌子和不高的白椅。

桌面上,精緻的點心擺放的整整齊齊。

白椅上,只有兩個小孩坐在上面。

一男一女,都長得乖巧可愛。

男孩奶棕的短髮貼在小臉上,一雙淺棕色的眸子看著旁邊的小女孩。

小女孩微蓬的深棕色長發披散在身後,手上拿著男孩遞給她的點心。

兩個小孩臉上都是笑意。

男孩對女孩的照顧無微不至。

花園裡,蝴蝶和蜜蜂都在花叢里飛舞,像是在為它們的小主人高興。

花園的不遠處,三個小女孩正看著這一幕。

中間的那個小女孩和花園中坐著的小女孩樣貌一模一樣,只不過花園中的那個女孩,眉眼間滿是欣喜。

而這個女孩,一雙好看的眉毛都皺在了一起,一雙如翡翠一般的眸子里像是在一瞬之間有了水汽。

卻在壓抑著淚水的溢出。

身旁的兩個女孩,同樣都是長發披散在身後。

不同的是,水藍色長發的女孩正一臉不解的看著那花園裡的女孩和男孩,她的眸光偶爾轉移到身旁那名和花園裡的女孩相貌一樣女孩身上。

又會歪下頭,淡黃色的眸子里就頓時像是被迷霧繚繞的樣子,像是被攪迷糊了一樣。

只不過在看到身旁女孩眼眶裡快要溢出的眼淚是,眉心就會重重地一擰,接著抬眸看向站在另一邊的女孩。

另一名女孩雪白的長發散在身後,一雙湛藍色的眸子里的情緒冷淡至極…… 在看到水藍色長發女孩投來的不知所措的眸光時,只是輕輕的搖了搖頭。

水藍色長發的女孩如此反覆了數次,終於忍不住了,剛想要開口問。

就突然看見自己身旁的女孩跑走了。

她急忙追上去,卻看見那女孩朝著不遠處的大山裡跑去。

等跑進去之後,水藍色長發的女孩看見那女孩停在了一處。

女孩蹲在地上,像是抱住了自己,一個人蹲在地上低聲的啜泣。

水藍色長發的女孩走上前去,想要安慰安慰她:「陌歆,你怎麼了?」

夏陌歆只是低聲啜泣著,不回答她。

「陌歆?你怎麼了?」葉雨晴蹲在了她面前:「你不要不說話好不好?陌歆。」

小小的葉雨晴不斷的重複著這些話:「陌歆,你不要不說話,你不哭了好不好?」

說到這句話的時候,她竟然也跟著哭了起來。

不同與夏陌歆低聲的啜泣,葉雨晴這一哭,可以說是聲音極大的了。

也幸好這是在山裡,不然要讓別人聽見了,說不定還以為是鬧鬼了。

她試圖伸出手去拉出夏陌歆的手:「陌歆,你不哭了,好不好?不哭了……」

夏陌歆不管她哭的有多大聲,只是自己抱著自己低聲啜泣。

身後,離落瑤扶著一顆樹,正在喘氣。

她就想不明白了,怎麼這倆人這體力就這麼好呢?

明明魔法就是她比她們要強得多,怎麼就是體力差了一大截呢?

奇了怪了。

她看著她們倆哭,也不知道該幹什麼。

但是她知道,她不能跟著一起哭。

這樣的話,就沒人還記得她們還要回去了。

而且,她也哭不出來。

離落瑤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是看著這倆人哭,心裡很不舒服,就像是被一塊大石頭壓著了,喘不過氣來。

大概是因為跑久了,體力跟不上,小小的離落瑤給自己現在的狀況做了一個簡單的原因判斷。

她走到她們面前,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葉雨晴看到了她,抬眸,聲音里還帶著哭腔,口齒不清:「落,落落,陌歆,陌歆她,陌歆她一直在哭,她不說話,她就是,一直哭一直哭,一直哭……」

你也在哭,還哭的更厲害。

離落瑤看著她滿臉都是眼淚的樣子,鼻子還一抽一抽,眸光低了下,伸出手抹去了她的眼淚:「好了,別哭了。」

葉雨晴鼻子抽抽搭搭的:「可是,可是陌歆她,她還在哭,我,我不知道,為什麼,陌歆一哭,我就,我就也想哭。」

離落瑤從口袋裡拿出紙巾給她擦著眼淚:「好,那你先不哭了,好不好?」

離落瑤把紙巾遞給她:「喏,把鼻涕擤一下。」

狼少請剋制 她又轉身看向夏陌歆,她一手放在了夏陌歆的頭上:「好了,不哭了,乖,沒有什麼好哭的。」

夏陌歆抬頭,露出了一雙已經哭紅了的眼睛。

離落瑤柔聲細語的:「乖,我們回家。」

夏陌歆哭聲停頓了一下,下一秒,整個人都撲到了離落瑤身上。

離落瑤沒反應過來,腳一滑,直接就坐在了地上。

她一手護著夏陌歆的後腦勺,一手撐在地上。

夏陌歆則是在她懷裡哭的更厲害了。

離落瑤聽著她的哭聲,原本護著她後腦勺的手放在了她背上,一下一下的拍著。

離落瑤微微側了下眸…… 落在了一旁的土地上。

這裡前不久應該下過雨,土地還有點潮濕。

離落瑤撐在地上的手掌上都有著黏糊糊的泥土,大概身下的衣服也是了。

離落瑤低眸,小手在夏陌歆背上輕輕的拍著。

她現在只希望夏陌歆不要把鼻涕這些東西弄到她身上。

她怕她會受不了。

不過,莫家少爺還真是心大。

被魔夜攻擊過的人回去了,就這麼放心?

還是說,在他們光汐人的認知里,魔夜人就這麼善良?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隻能是說他們還是太天真了。

這時候的離落瑤九歲,其他兩人都是十歲,她們從這一刻開始,接受了生命軌跡的另一種走向。

並,開始為這次能夠自己主宰自己的命運,而付諸了行動。

……

「羽,你在這兒啊。」身後傳來的嗓音,是柔和的女聲。

夏陌歆不過是轉了一下眸,就看到了一個自己並不想看到的人。

葉雨晴在聽到這聲音的時候,眉心就輕擰了下,看到那人往莫紀羽身上蹭的時候,眉心更是重重的擰了起來。

怎麼又是這個冒牌貨?

身上的傷都好全了是不是?!

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

最毒醫女心 真想再把她按在地上摩擦!

葉雨晴無論再怎麼氣,也只能想想。

畢竟這件事,她答應過夏陌歆和離落瑤不插手的。

這種事,只能讓當事人自己去解決。

但是!好想打她啊!

還有莫紀羽,你都不知道躲一下的嗎?!

你這樣很容易再次失去我家陌歆的!知道嗎?!

夏沫欣雙手挽住了莫紀羽的胳膊,一臉親昵:「羽,我有點事想和你商量商量,是關於兩天後的訂婚宴的事。」

莫紀羽在她湊過來的時候,眉心微擰了下,不過只是片刻,就又想起了樂宇軒說過的話。

嘴角微揚,又恢復了以往的模樣:「好,你先走吧,我一會就過去找你。」

夏沫欣笑了下,雙手鬆開了他的手臂:「好,那我先去外面等你了。」

莫紀羽嘴角微揚:「好。」

夏陌歆眸光低了下,腳步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

夏沫欣全程都沒有把眸光在除了莫紀羽身上的地方停留一刻。

只是在走之前,眸光不易察覺落在了夏陌歆身上,清淺的微眯,很明顯的厭惡。

只不過此時的莫紀羽只是想著終於擺脫她了,完全沒有在意到這些。

但作為被看著的人和在一旁盯得死死的人,夏陌歆和葉雨晴可是看的明明白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