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來也鬱悶,說好了準點放火他再進去救火,撈一個救火英雄的美名。

怎麼大半天了,煙都沒有冒出來呢?

許大茂等的心急如焚,他不知道的是,李副廠長已經涼了,火早就被撲滅了。

許大茂很快就被保衛科的人找到,並帶到楊廠長的辦公室里。

楊廠長和保衛科的人進行審問,審問完畢由保衛科交給派出所進行處理。

「許大茂,你和李副廠長同流合污,自導自演一場在倉庫放火的戲碼,達到撈功勞升遷的目的。

到底有沒有這回事?李副廠長已經認了,我勸你最好說實話,不要執迷不悟!」

楊廠長看著許大茂,問他話。

許大茂用餘光掃了一眼坐在旁邊面如死灰的李副廠長,想必李副廠長是的已經涼了。

他現在要做的事情是和李副廠長進行切割,徹底撇清關係,不然他就會跟著完犢子了。

許大茂心念電轉,大腦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飛速運轉,過了一會兒,他開口說道:「絕對沒有這種事情。

楊廠長,我舉報李副廠長打擊報復,他這是有意報復我。

上次我帶他抄婁小娥的家,結果發現抄錯人了。

我和他進了派出所,他對這件事情耿耿於懷,記恨於我,他這是赤裸裸的報復行徑。」

楊廠長有些犯難了。

當時捉李副廠長的時候許大茂不在,沒辦法來一個一網打盡!

這年頭又沒有監控錄像,也沒有什麼針對許大茂的物證,唯一的證據就是李副廠長那張嘴。

可是,從李副廠長嘴裡說出來的證詞被許大茂反駁了。

更關鍵的是,許大茂反駁的相當有道理。

進派出所的事,是他連累了李副廠長,李副廠長記恨他,現在報復他相當合理!挑不到漏洞。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許大茂的出身跟何雨柱相似,都屬於窮苦人家,屬於出身很正。

婁小娥的父母把婁小娥嫁給許大茂,也許有一部分考量就是想通過嫁女兒給窮苦人家出身的許大茂,表明他們已經洗心革面。

許大茂的出身夠正,他的反駁又合情合理,完全沒有漏洞!楊廠長一時間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

「許大茂用那些小黃魚收買我。」

李副廠長爆出了另外一個證據。

「許大茂,有沒有這件事情?」

楊廠長立馬進行追問。

不得不說,李副廠長和許大茂的智商真的不在一個層面。

許大茂真可以說是從頭到尾把他玩得死死的。

李副廠長指控許大茂使用小黃魚收買他。

許大茂是一點兒都不感到害怕,甚至覺得李副廠長這是在找死!

許大茂眼神森冷,瞪了李副廠長一眼,隨即說道:「李副廠長,我要說明一點,我從來沒有拿小黃魚收買過你。」

許大茂不慌不忙,一點都不著急,他看向楊廠長,繼續說道:「楊廠長,如果我沒有說錯的話,你們在李副廠長的家裡應該搜出了四條小黃魚吧?

這四條小黃魚是我從婁小娥那裡發現的,是我初步斷定她們家是資本家庭的證據。

我把那四條小黃魚拿給李副廠長,說明了那是指控婁小娥家的證據,是抄婁小娥家的依據所在。

事實證明,我誤會婁家了,我已經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可是我萬萬沒有想到,李副廠長居然會貪到這種地步。

我原本以為他事後會把這四條小黃魚一併上交,真沒想到他居然私吞了。」

說著說著,說到最後,許大茂直接開始譴責李副廠長,讓李副廠長這事的性質變得更加嚴重。

許大茂這是把李副廠長往死里整。

愚蠢的李副廠長以為可以把許大茂拉下水,殊不知人家早就留有後手了。 第四部分——時空幻境

一行眾人,來到了乾陵地宮的山上,張天官自負也是一樣有才華的,這時候就想要表現一下自己的本事。

他從口袋中拿出了一個小羅盤,開始了一番分金定穴,發丘天官的分金定穴的本事,其實並不比摸金校尉差,只不過他們多是指揮,不會常常下墓,所以不為世人所熟知。

什麼是分金定穴呢?就是羅盤上面的六十甲子倍而重之,那就是一百二十分金。其中二十四山,每山排五位,每位佔有三度。

張天官所定的穴位還是很準的,他找到了當年地宮通道的出入口。

經過一番挖掘和清理,張國強向那沒有填滿的洞口望了一眼,結果他一看之下,那個心裏就像是同時吃了二百多個冰棒一樣,幾乎已經是涼透了。

雖然是有入口了,可是這個入口幾乎是很難進入的,張國強回頭看了看大家:「沒多大戲,忒難搞!」

原來,當年開鑿這個山體的時候,就同時做好了許多又粗又長的條石,在地宮封閉之後,他們將這些條石一塊連一塊的擺放起來,石頭的縫隙之間又用鐵水給澆築上,你就是連一個想要撬進去的支點都沒有。

這種情況,只有使用很大量的炸藥才可以迅速辦得到,可是一來他們沒有炸藥可以用,第二一點,就算是有也不敢使用,爆炸聲音一響,附近的村民一定會聽到的。

難道說是要放棄嗎?幾個人都望向了主心骨東方白,等着他給拿出答案。

東方白想了一下,「我覺得,應該是還會有別的入口。」

大家一聽,都覺得這個說法很奇怪,因為一般的墓都只會留有一個出入口,怎麼可能乾陵會有兩個入口?

東方白道:「這是人形墓地,那麼他的設計就一定是按照人體的思路來佈局的,我們現在龍頭的位置上,人頭上有五官,鼻子和嘴巴都可以進行聯通外界,不一定非是要一個通道才可以。」

唐天順問道:「尋找第二個入口,應該要怎麼去找?」

東方白於是就背誦起了一個口訣:

黃帝元年上元頭,

五元六紀除為則。

太乙三年一宮游,

二十四年一周畢。

一天二火三為鬼,

四木六金坤在七。

八水九巽中應五,

神宮定位天機秘。

太乙仍須甲子求,

諸將皆當依此識。

張國強問道:「這又是什麼呀?」

唐天順和張曉雯也不明白,都搖了搖頭。

張天官稍微懂一點點,「這是《太乙神數》中《淘金歌》數命源流太乙入局法。」

唐天順還沒有聽說過這個,「什麼是《太乙神數》?」

你如果只問到大概的,張天官還能夠應付,如果是問得細了,他可能就會解答不清楚了,因為他也只是略懂。

東方白一面進行着推算,一面答道:「據《太乙神數》推算,上古之時,有一年的冬至日半夜,恰好太陽和月亮同時出現在天空上,這叫做日月合璧。」

張國強聽到后大聲道:「都知道太陽升起來,月亮就會落下去,月亮爬上來,太陽就要去休息,怎麼可能會有太陽和月亮同時出現在天空上的場面?」

東方白答道:「是會有的,古籍《竹書紀年》中就記載有『鳳凰在庭,朱草生,嘉禾秀,甘露潤,醴泉出,日月如合璧,五星如連珠。』其實,所謂的日月合璧,就是月亮走到離太陽最近的位置,這種獨特的天文現象偶爾是會有發生的。」

張天官問道:「日月合璧,又將會有什麼影響?」

東方白答道:「日月合璧之時,能量場上會出現一些與平時的不同,古代修行者稱『日月合璧,璇璣停輪』,就是說日月合璧之時,宇宙能量場就會出現暫時的停頓現象。」

據東方白的介紹,原來,上古聖賢在日月合璧的那天,恰好又逢上了五星連珠,因此他們就將那天定為甲子年、甲子月、甲子日、甲子時,稱作太極上元。

上元甲子以來的年數,稱為太乙積年,由太乙積年再求出太乙流年和太歲值卦,以斷本年各月的氣運凶吉,預測一些重大事件和天災人禍。

唐天順感覺到今日有點奇怪,平時師父都是用奇門遁甲,或是六爻,從來沒有提到過太乙神數,怎麼今天忽然運用起這個東東了呢?

東方白知道大家還有疑惑,就解釋道:「《太乙神數》、《奇門遁甲》和《大六壬》合稱三式,太乙為三式之首,古人有精通三式者,乃為神的說法。其實,依我看,《太乙神數》是算天文的,《奇門遁甲》是算地利的。」

張天官還是沒有徹底搞懂,「你還是再白話一下吧!」

東方白道:「乾陵的設計者,李淳風和袁天罡都是道家人物,他們運用的也都是道家的學問,乾陵是人形地貌,而裏面葬的是陰陽合體的二人,所以,要想找到安全進入乾陵的入口,就一定要等到陰陽同體之時。」

張天官這時候明白了:「師兄是說,第二個入口打開的時間是在日月合璧之時?」

東方白沒有馬上答話,而是抬頭望向了天空,「冬至一陽生,夏至一陰生,今天就是夏至節氣,如果我所料的不差,過一會就將要有奇迹發生!」

大家都不約而同的抬頭望向了天空,本來已經是日落之後,圓圓雪亮的月亮懸掛在夜空之中,怎麼還會有太陽再出現呢?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有一輪鮮紅的太陽,突然的就顯現了出來。

張國強口中發出了「啊!啊!」的聲音,卻說不成一句完整的話來,完全就被驚呆住了。

日月合璧,璇璣停輪。

東方白口中喃喃自語的道:「是時候了!」

張曉雯問道:「什麼時候?」

東方白這次卻完全一反常態了,他竟然是不做榆木疙瘩,爽快的回答了,「陰陽太極之門將要出現了。」

果然,話音才落,面前一個部分的石頭忽然出現了移動,顯露出來一個凃有紅黑二色的太極陰陽之門,門上還有銅做的門環。

張天官自恃是會開啟墓門,他走上前去,以那修長的手指,就去啟動門環。

誰知道,那門卻還是紋絲不動。

東方白道:「沒有用的,這道門你是打不開的,唯火日之男和純陰之女同時可開。」

張曉雯一聽有自己的事了,就做了一個請的手勢,讓張天官退後,自己大步的走上前來。

兩個人在門前並排站好,東方白道:「純陰生陽,陰中有陽,曉雯,你抓住黑色魚上的那個門環,我抓住紅色的門環,然後按照我說的口訣來操作。」

一天二火三為鬼,

四木六金坤在七。

八水九巽中應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