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幹啥呢?”

上來就摁人死穴,這尼瑪是大不敬啊,這是在輕塵公司,若是在江湖上許如風直接殺了馬癩子也不爲過啊。

姜超都不能說什麼。

因爲馬癩子活該。

不帶他這麼玩兒的呀。

李青雲皺眉道:“馬主管,這麼做不禮貌。”

馬癩子才管不了那麼多,直接伸手摁了摁李青雲頭頂的百會穴。

“你不暈?”

許如風不解道:“小馬,你到底要幹什麼呀?”

馬癩子搖了搖頭。

“沒事,老鬼說一流高手都用真氣護着自己的死穴,我看看是不是真的。”

李青雲無語道:“你才知道?”

馬癩子一愣,旋即搖了搖頭。

“我當然早就知道了,我就是和你們開個玩笑而已。”

李青雲繼續看電視了,他也不想搭理馬癩子,自己堂堂一代宗師,被小孩兒摁死穴玩兒。

這尼瑪叫什麼事兒?

許如風哭笑不得道:“小馬,你到底要幹什麼?”

馬癩子這才言歸正傳。

“那個……叔啊,老鬼說直接攻擊人的氣門四個大穴可以直接斃了敵人,但我的金絲蠱和金剛蠱都沒有毒,我想和你要點有毒的蠱蟲,你給不給?”

許如風都快笑出來了,他們都是統一戰線的,馬癩子和自己要,他當然會給啊。

“行啊,那你要什麼樣的毒蠱?”

馬癩子一愣。

“就是有毒的唄,沒法解的唄,還有這麼多說法呢?”

當然有了,養蠱能形成一個世家,當然有各種各樣的蠱蟲咯。

“額……這個,似乎還真沒有,這世上哪兒有解不開的蠱呢?以往有個毒王聖水,後來被你們董事長弄走了。”

馬癩子激動道:“沒啦?!你再配啊,你配了不就有了嗎?”

許如風無語道:“小祖宗,毒王聖水哪裏是這麼好配的?這是當年我爹配置出來的,這可是雯雯的嫁妝,怎料還沒過門就讓你們董事長給騙走了。”

馬癩子着急起來可顧不了那麼多。

“那你爹呢?死了嗎?沒死趕緊讓他來弄啊!死啦?挖出來讓他弄呀!快點呀!”

也就是你馬癩子了!

換做任何人我殺了你絕對不爲過!

哪有你這麼說話的?!

李青雲皺眉道:“小點聲,被影響我看電視。”

馬癩子已經急眼了。

“我特麼大點聲小點聲的關你屁事啊?!”

[本章完] 這本來也是啊。

我們在商量作戰的事情,你特麼死去看電視。

咋的?

包贏啊?!

心咋就那麼大?一點魂都不放在身上呢?!

媽的有時候我真懷疑你是不是敵人派來的內奸,不跟我一起商量也就算了,居然在一邊看電視。

李青雲淡淡道:“嘴巴可以閉上,耳朵閉不起來,做你的飯去,大家都餓了。”

馬癩子不爽了。

“我他媽是個搞藝術的人!你讓我做什麼飯?!吃屎去吧你!”

將目光轉向電視機。

“你他媽一百多歲的人了居然看小豬裴奇?!你他媽也太社會了吧?!”

李青雲鐵青着一張臉問道:“犯法嗎?”

“犯了!我們輕塵公司規定一百歲以上的老東西不能看動畫片,違者殺無赦!”

李青雲目不轉睛地看着裏面的喬治,淡淡說道:“我不屬於你們公司的人,只不過你們董事長的敵人剛好也是我的敵人,僅此而已。”

馬癩子氣得胸口不斷起伏着,指着李青雲就要破口大罵。

許如風及時將馬癩子拉了過來。

“行了小馬,李老家主要看你就讓他看唄,你跟叔說,想要啥蠱蟲來着?”

馬癩子這才偃旗息鼓。

老東西,看你幾時完!

“瞬間毒死人的,嘎嘣一下立馬死的,有沒有?”

許如風想了想,說道:“有,但這蠱蟲認主,而且只認我和我們許家弟子,你沒練過毒功,可能無法掌握。”

“不僅如此,你要把這種毒蟲融入你的鬼畫當中,也有一定難度,它不同於金剛蠱和天絲蠱,沒有那麼高的活性。”

馬癩子思考了一陣。

“那有沒有那種蠱蟲,就是敵人中招後短時間內是察覺不到的,一旦察覺到,就已經晚了的?”

“我準備把那種蠱蟲碾成粉末摻和進我的墨汁當中,這樣我的鬼話就具備這種功效了。”

許如風聽聞後也是連連點頭。

“後生可畏啊,還真有,這種蠱蟲叫潛行鴆,對手一旦中毒後不會馬上有中毒現象,大概是蟄伏一炷香的時間後纔會毒發。”

馬癩子雙眼冒出了兩道精光。

“就這種!快快快,給我給我,這是五十塊錢,我買一百斤。”

哈哈哈。

若是有了這種潛行鴆,我的鬼畫大軍還不是如虎添翼?

許如風又說道:“但潛行鴆對一流高手的話……我怕還是不夠啊,比如李老家主,他若是中了潛行鴆,只要默默感受一下自己的真氣運轉,就能發現蠱蟲,接着便將其排出體外。”

“說真的,能夠毒倒一流高手的,還真就只有毒王聖水了。”

這東西李青雲當然聽過了,也是因爲這個,當年根本沒人敢招惹許家。

誰讓許長生不舒服了,不開心了,不高興了。

回頭就給你弄個毒王聖水。

誰不怕?

馬癩子想了一會兒後嘀咕道:“可你爹死了,死了就沒法配了,那……那你還是給我潛行鴆好了,沒事的。”

許如風皺眉道:“小馬,高手對決,可不能有半點疏忽大意啊,很多時候小看了敵人往往會害了自己。”

這種江湖大佬的經驗之談麻裏子當然不會違背,卻也搖頭說道:“沒事沒事。”

“你想呀,我在和他們打的時候就用潛行鴆,然後不斷攻擊,讓他們沒有時間去檢查自己的身體,這樣不就行了?”

許如風一想也是,如果潛行鴆用在激烈的戰鬥當中的話,即便是一流高手也無法去檢查身體啊。

看着許如風點頭,馬癩子就知道自己的方案被許如風采納了。

馬癩子陰陽怪氣道:“所以啊!哪個不開眼的遭老頭子敢惹我的話,我就趁着他在和人打架的時候偷偷給他下潛行鴆,叫他死都不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李青雲雖然不怕馬癩子這小子,但抵不住他的蔫壞啊,不自覺間居然也一陣頭皮發麻。

誠然,和馬癩子這種生物生活在一起實在是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

“行了行了,叔,你有多少潛行鴆?都給我吧?”馬癩子伸手道,同時還把那五十塊錢塞進了許如風的懷裏。

搞得許如風實在尷尬。

媽的,我一大老爺們兒收你一孩子五十塊錢?

這要是傳到江湖上我還怎麼做人?

彭俊是誰?

這是一個上趟刀山都能摳下二兩鐵的主。

月光灑落。

藏污納垢的城中村,街道上遍地垃圾,空中的電線交織如麻,出租屋和洗頭房到處都是,邊上的電線杆還貼着治療陽痿的野廣告。

彭俊沒陽痿,但上面這“重金求子”的廣告卻吸引了他的眼球。

只要和這女的睡一宿,就能拿到100萬?

這女人長得不錯啊……

管他真的假的,打個電話過去問問再說!

“你好,我……”

沒等彭俊說完,電話那頭便傳來的一陣女人的抽泣聲。

“終,終於有人給我打電話了,嗚……”

彭俊樂道:“xiao jie姐別哭,我這不是來搭救你了嗎?”

“那我加你好友,給你發定位,你來我家吧。”

彭俊笑道:“xiao jie姐,你那照片是真實的嗎?”

“來了不就知道了?”

說完,肖涵便把電話給掛了。

看着手機屏幕,彭俊冷笑道:“妖孽,總算讓我抓到你了,又能完成一件地府任務了,真開森。”

獨龍坡,三合公墓。

原本已經荒廢了的地兒,此時居然多了棟別墅。

走過去後,鐵大門“吱”地一聲自動開了。

別墅內。

只能用金碧輝煌來形容了。

一名身穿黑色連衣裙的女人,正慵懶地半躺在沙發上。

迷離的雙眼抹着桃紅色的眼影,挺翹的瑤鼻,一張櫻桃小嘴將整張臉點綴得十分完美,皮膚也白皙無比,光滑的很。

“xiao jie姐我來了。”彭俊舉手說道。

肖涵疑惑道:“你是?”

“我剛加你微……”

沒等彭俊說完,只見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地走了進來。

“měi nǚ!廣告是你發的不?!”

女人笑道:“是啊帥哥。”

臥槽,這尼瑪也叫帥哥?

那我成什麼了?

彭俊不爽道:“xiao jie姐,你既然叫我來了,還叫他幹什麼?”

中年人看了看彭俊,彷彿感受到了一絲危機。

“小夥子你基因有我好嗎?!趕緊走吧!”

[本章完] 許如風真快瘋了,雖然他這幾年很少在江湖上行走了,但怎麼說也是個四五十歲的頂級一流高手。

還真的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人。

我特麼就算不是你的恩公,好歹也是給你提供幫助的人吧?

這些潛行鴆從培養到喂毒,再到呵護成鴆,每一步都需要人的精心照料,粗算一下成本少說也要上百萬!

老子能隨身帶在身上的蠱蟲,哪個不是精品?!

我不要錢,你非要給,給就給吧,還就給了五十塊。

回頭嫌數量少還讓我找三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