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語冷冽:「端進來。」

話落,女傭把粥端進去之後,簡鈺接了過來放在了桌上,女傭把他收拾好的東西都帶了出去。

他站在燈光下,眉眼間看去都是柔和,但是許薔卻看見過他無數次發狠,那是嗜血的魔一樣,可是她的身邊若是沒有這個魔一樣的人,大概她現在已經是臭名昭著,亦或許是被人人喊打,亦或許她自己早死了。

簡鈺把碗放在了床頭柜上,自己緩緩的坐在了她的身邊,把她抱到了懷中,她的身子渾身無力,軟綿綿的像是沒有骨頭的一般。

他一隻手摟著她,一隻手伸去端過碗,緩緩環繞著她,一勺一勺的喂到她的口中。

吃完之後,他把她放在床上,拉被子蓋上,大夫趕過來給她打上點滴,她一直都靜靜的看著守在身邊的這個男子,他符合所有女孩子心中的完美形象,溫柔,貼體,好脾氣,他還有自己的公司,在娛樂圈混的人,誰不希望嫁一個豪門?

就連她也不例外,可是她不會為了身外之物去出賣靈魂,一步一個

腳印的走到今天,她實至名歸,她想要的都有了,唯一遺憾的,就是把最美好的青春給了另一個人,把最壞的自己給了他。

可就算是這樣自己都不喜歡的自己,他卻是若珍寶。

「阿鈺,你去看看她吧。」

簡鈺聽到她的話語,說道:「等你輸液完,我過去看一眼,子翌說她手受了傷。」

許薔聽出了簡鈺話語中的輕嘆,柔聲問道:「你覺得她是嗎?」

「像也不像。」簡鈺緩緩的轉身看著她回道。

「怎麼說?」

「畢竟很多年了,就連我也只是聽說像所以才來,要不是路北參演這部電視劇,我不會知道臨安有簡安這個人。」簡鈺說完,許薔沉思了片刻說道:「其實你大半是信她就是了,只是她卻和顧霆有關係讓你懷疑了。」

許薔說得對,那個人若是或者的話,是不會和顧家人有任何關係的,亦或許說有什麼其他的難言之隱。

伴隨著簡鈺的沉思,許薔說道:「你不要著急,慢慢的總會知道。」

「嗯,你快睡,沒有了我給你拔針,晚上要是醒了我還沒有回來,有什麼事情你就直接喊傭人,她們整晚都會在外面守著。」簡鈺說著緩緩的坐了下來,坐在她的身側。


「嗯,好。」直至她安心的睡去,一個小時左右,終於點滴輸完,簡鈺拔針之後,吩咐了一下門口守夜的傭人,便開著車快速的朝醫院趕去。

他到醫院的時候簡安剛好包紮好手,只是沒有想到,西衍也穿著病房站在一旁等著簡安,見到他的身影,西衍和簡安都微微一愣,還沒有等他說話,就聽到簡安蹙眉道:「你怎麼來了?她沒事吧?」

「沒事,已經睡著了。」

西衍和簡鈺,有過幾面之緣,關係一直都是淡淡的,沒有想到的是破天荒的第一次,西衍主動和別人打招呼。

「簡少這麼晚過來是?」

簡鈺看來一眼簡安說道:「子翌說她受了傷,我過來看看。」

西衍微微勾唇,說道:「簡少和安安還認識,從沒有聽安安提起過你。」

簡鈺微微皺眉,西衍和簡安真的有關係。

「也只是剛剛遇到,只是阿薔以前在尼泊爾見過她便聊了起來,誰知今晚事出有因,還連累到她受傷,我這不過來看也過意不去。」

簡安看著眼前兩個尷尬且是虛與委蛇的男人,眉頭緊蹙,說道:「簡少,我的手沒什麼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

簡鈺看著西衍,有看看她,良久才問道:「四少這也是在這邊住院?」

「嗯。」他的言簡意賅,讓簡安有些微汗顏。

簡鈺看著這氣氛不對,也只是寒暄了幾句,說程少那邊的事情不用擔心,不會有什麼事情的便離去了,出了醫院就給霍子翌打過去了電話。

霍子翌此時正在和程家說事情原委,可是程家老爺子一怒,非要找到那個把她兒子刺傷的人,勢不兩立,說起程家,程家在臨安也是大家族,重點的是程家的大少爺是臨安市市長,可謂是程家在臨安市橫著走了好些年。

西家這邊在臨安的都是正常生意,一般很少有什麼牽扯,霍家霍老爺子和程家老太爺有一個忘年交,也算是牽扯點點關係,顧家因為多年前遷居海外,便沒有回來,只有顧霆還在這邊,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到時顯得神秘了幾分。

而簡家,一直都很神秘,簡家二老退出去之後,簡家交到了簡家大女兒的身上,很明顯的是不如當年了,但是世人都知道,簡家二女兒入獄之後便再也沒有回來過,和顧家從世交變成了不共戴天的仇敵,可謂是在臨安上演了一波又一波的好戲碼。

在這件事情上,原來的視頻肯定是不能夠公布的,因為許薔和簡安都在裡面,霍子翌早早的讓人把能剪輯的都剪了,在衛生間裡面的不分根本就看不到。

簡鈺本來要先去處理這件事情,誰知道許薔那邊出了問題,他便只能夠先回那邊去。

簡鈺走後,西衍看著站在一旁有些失神的簡安,微微蹙眉:「你們很熟?這麼依依不捨?」

「還算熟吧,只是不想有太多的接觸。」簡安的這話說得有意思,今晚才認識的人,還算熟悉,只是不想有太多的接觸。

「為什麼?」

見那聽到西衍的問話,忽然間回頭說道:「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他是誰?」

簡鈺,一個被簡家認為乾兒子的人,他怎麼會不知道?

「不就是簡家的養子嗎?」

簡安聽到這兒就笑了起來:「我很想送你三個字。」

「什麼。」

「呵呵噠。」她說完之後就朝前面走去,她今晚還得輸液消炎,估計有得她受的了。

回到病房內,護士給簡安輸液紮上針之後,西衍忽然看著她問道:「簡鈺還有什麼身份?」

簡安定定的看著他,說道:「你是真不知道嗎?」

「你說,他是誰?」

「你不是愛戈弋嗎?為什麼會連這個都不知道?」簡安說完挑了挑眉,西衍聽到戈弋兩個字,眼睛都是直的。

誰知簡安接著說道:「她是戈弋的親哥哥,並不是簡家的養子,而是親生兒子。」

關於戈弋,簡安似乎是真的知道很多很多的東西,西衍心中微微暗忖,他似乎是要重新審視簡安到底是誰?

只要簡安知道的事情越多,西衍就越發的心中沒底,因為這樣的話就證明戈弋真的和簡安遇到過,而簡安所說的戈弋已經死了,死在了一場大火之中是事實。

若是那樣的話,那個人就再也回不來了。

只是這麼多年,西衍倒是從來不知道戈弋還有一個親哥哥,而且這個簡鈺在法國以及墨西哥那邊都是一個不得了的人。

簡安看著發獃的西衍,良久才說道:「剛才在酒吧的時候其實他就是覺得我和戈弋像,所以才會和我拼桌了。」

「那你呢?他靠近你是因為你像戈弋,你那麼拚命的幫著他們,是因為什麼?」

西衍的話語一出,簡安絲毫都沒有停頓就回道:「當然是因為我知道他是戈弋的哥哥了,還有就是許薔和我感覺有緣。」

是有緣還是本能,誰又說得清楚呢?誰又知道呢?

「是嗎?」

西衍的眼神有些複雜,簡安說謊話已經是形成一種天然的習慣了,就如同每一天必說的話一樣,她騙了很多很多的人,包括自己她都騙了。

就如同那天醉酒的時候說的話語一樣,她是一個騙子。

如今就算是西衍的眼神再凜冽,她也不會有絲毫的退縮,有些人說,謊言說多了,漸漸的就會連你自己也會覺得那不是謊言。

那天晚上,西衍躺在床上,簡安也躺著輸液,壹夜都沒有合眼,她只是靜靜的看著雪白的牆壁,雪白的燈光。

一直等到曙光乍現的時候,簡安側頭看著窗外,淡淡的說了句:「天亮了。」

然而天亮了,簡安輸液的還沒有輸完,剛換上沒多久。

「嗯。」西衍輕聲應道沒有說話。

還沒到9點,一條火爆的視頻在網上被傳瘋了,是一個女人醉酒被強/奸的視頻,那個男人就是程家二少爺,而那個女人卻是面容模糊,根本看不出來是誰。

簡安沒有去揣測這是誰放出來的視頻,是何用意,但是另一則消息也在後面被放出來,那就是程家二少此時正在醫院,聽說是被人打傷。不少人都揣測,就是因為視頻的事情被人打。

微博上面都炸了,西衍看著她微帶愁緒的臉色說道:「沒事的。」

簡安放下手機問道:「那個視頻看著不像是假的。」

「是真的,要怪只怪他做了太多人神共憤的事情。」西衍的面色平常,可是目光中確實一片陰沉。

簡安的臉色一變:「這個視頻是誰傳的?裡面的女孩鑰匙被牽扯出來,那會不會?」

她不想自己的身上有太多的負面新聞,原因只有一個,就是簡單,現在是簡單沒有曝光,她在學校都很好,要是她被曝光了,那她的一切都會影響到簡單的校園生活。

可是就算是這樣,也不能隨便就毀了別人。

「視頻應該是簡鈺放出來的。」西衍若有所思的說道。

這件事情,她二話霍子翌都還沒有插手,簡鈺這是早有準備了還是只是說單純的為了應付這件事情,護著簡安?

視頻中的人西衍大概知道是誰的,因為這個女明星被黑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過,而她被程二少逼迫之後更是沒有還手之力,這件事情在圈子裡面很多人都知曉的,只是一直以來都是投訴無門,而簡鈺當時並不在國內,西衍不相信簡鈺是昨天才搞到這個視頻的。


但是,若不是昨天晚上拿到的,那麼昨天晚上到底是意外?還是一場有預謀的設計,西衍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此處,西衍看著簡安的目光深邃,沉沉的嘆了一口氣,恐怕這個小妮子無意中陷入別人的全套了還不知道呢。

西衍給霍子翌打了一個電話,說了一下這件事情,很明顯的,簡鈺可能就是為了對付程家,而他們只要不牽扯到簡安的情況下就會靜觀其變。

霍子翌在電話中的話語有些遲疑,西衍問道:「想說什麼?」

「其實很多事情都很奇怪。」

「什麼事情?」

「視頻是簡鈺這邊弄出來的沒錯,但是當時這個女孩是被顧霆壓下去的,具體原因不是很清楚,因為人是顧霆那邊的,當時我們也沒有怎麼關注。」霍子翌說完,西衍的眉頭皺在了一起。

世人都知道簡家和顧霆勢不兩立,顧霆壓下去的人,卻偏偏和程二少扯上了關係,如今被簡鈺捏在手中拿來打擊程家?

若是只有這一張王牌的話,根本撼動不了程家,因為捨棄一個二少,程大少還依舊穩如泰山。

西衍沉

思了片刻說道:「這中間肯定有什麼事情是我們不知道的,派人差一下吧。」

「嗯,老四,我可能等不到她了。」霍子翌在電話中的話語愁緒明顯,西衍心頭一震,急忙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爺爺的病可能加重了,想要看到我早點成家,晚了就怕看不到了。」在他的這句話中,西衍聽出了悲涼,兄弟那麼多年,心中的那點事情全然而知。

在這個關卡上霍子翌說起這件事情,估計就是已經定下來了,有些人,窮其半生去等,卻還是不能如願。


「在這件事情上,你想清楚了嗎?」西衍沉思著問道。

霍子翌許久許久都沒有回答西衍的問題,卻聽西衍沉聲說道:「你想清楚了,我已經是你們的前車之鑒。」

說道這兒,霍子翌當然明白,若是戈弋回來了,那麼西衍等了這麼多年,勢必要娶戈弋,那麼簡安呢?在這兩年中就真的一點感情都沒有,說離婚就能夠離婚?

到最後,兩敗俱傷。

霍子翌沉默了很久才緩緩的說道:「看來,我們都需要好好的想清楚。」

「這件事情你就別管了,等我出院去看爺爺。」西衍說完沒有再多說什麼便掛斷了電話。

接著給東駿那邊打去了電話。

「喂,四哥。」

「你去查一下一年前在新原野被雪藏了的女星都是什麼原因,還有那個叫姜瑤的,一切資料我全部都要。」

東駿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微微皺眉,心想什麼也就問了出來:「嗯,和今天的視頻有關係嗎?」

「嗯。」

「好,我查了發給你。」東駿說完掛了電話便離開了公司。

******************

顧霆在去辦理出院的時候,剛好聽到了護士在討論昨天晚上簡安的事情。

「我是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和四少有關係。」

「是啊,都以為她是和顧霆在一起的呢。」

「哎,娛樂圈那麼亂,誰是誰的情/人啊,干/爹啊,多麼正常的事情。」

就在這個時候,另一個姑娘插嘴說道:「你們別瞎說,沒看到院長對這個簡安也挺好的嗎?感覺就像是家人似的,說不定西家已經同意了呢。」

「可不是么?韓憶就沒有見到院長給她好臉色。」

顧霆站在樓梯下面,他聽得清清楚楚,簡安和西衍在一起了。

秘書秦筱在身後喊道:「顧總,辦好了。」

「嗯。」他應了一聲走了回來,若無其事的出了院,腦海中無數的片斷閃過,都是揪心的疼,那天晚上門內的人,肯定就是西衍了。


簡安愛上別人了,說好一輩子不愛人的簡安,也愛上別人了。

而他,永遠只能做哪一個藏在黑暗中頭盔的小偷,原本,他才是那個可以光明正大的人啊!

每一天都在他眼下的簡安,到底是什麼時候和西衍在一起了他都不知道?

坐上車之後,秘書在一旁說道:「總裁,程家二少昨天晚上被人打了,今天又被爆出了這個視頻。」說著就把手中的平板遞給了顧霆。

「裡面的女人是姜瑤,雖然處理過了面容,可是熟悉的人還是很清楚的就能夠知道。」秦筱簡明扼要的說道。

顧霆看來一眼事視頻,目光狠戾。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