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師兄師姐,都已經認識了許陽,一個個並不自恃,而是含笑前來,與許陽打招呼。

「大師兄也來了!」

不知誰說了一聲,一臉蒼白的獨孤雲,緩步走入了大殿。他依舊是俊逸不凡,不過在許陽看來,總覺得獨孤雲似乎失去了一種從容不迫,指點江山的氣度。

「大師兄,你身體可恢復了?」上官寂風迎上前去問道。

「好多了。」獨孤雲靜靜說道。

「獨孤雲,你還是靜養一番吧,這一次任務,你就不要去了。有厲陽在,也足夠主持大局。」坐在副座上的梁丘露長老開口說道。

獨孤雲吸了一口氣:「梁丘長老,有四師弟的丹藥幫助,我的傷勢已經無礙。這次任務,我必須參加。」

梁丘露還要說話,忽然主座上的吳長老淡淡說道:「那就讓他去吧。獨孤雲是大將之才,在統籌方面。比厲陽更加合適。」

許陽明白吳長老的意思,獨孤雲大師兄人格魅力很強,統御幾十位同門,能夠發揮出最大的戰力。而厲陽二師兄,雖然實力比獨孤雲大師兄也不遜色多少,但他更適合做一個行走暗夜中的刺客。不適合統領大批屬下。

當下樑丘露也不堅持,很快進入了正題。

「實話說,我也沒料到這麼快又要召集你們,」梁丘露說道,「此次事件,發生在西漠,失蹤數年的滕烈,終於發來了消息。」

「滕烈師兄!」

「什麼,居然是三師兄。他已經失蹤四五年了吧?」

「真是老天開眼,滕烈師兄終於有消息了。」

大殿之中,幾十名帝宗排名前列的弟子,都是又驚又喜。

獨孤雲微微皺眉:「梁丘長老,滕烈師弟到底發了什麼訊息過來?有沒有說明這麼多年來,他遭遇了什麼情況?」

「滕烈發來的訊息比較短,他只說了受困於西漠的一處地底迷城,最近才得以脫身。」梁丘長老說道,「據滕烈說。那一處地底迷城,處處都是寶藏,只不過危險性也很高,很多地方他一個人,孤掌難鳴。因此他建議宗門立刻派遣高手,前往地底迷城。將內中的寶物掃蕩一空。」

「滕烈師兄為何不回來?乘坐西漠的域門返回中土,應該只需要一個月左右吧。」上官寂風奇怪地問道。

「據他說,在地底迷城,他還遇到了一支探險小隊,由星辰院、崑崙仙宗的弟子組成!這支小隊雖然沒有無敵玄王層級的高手。但卻有好幾名巔峰玄王,合力之下,滕烈也只能退避,結果就和這支小隊共同陷入了迷城中的幻境,一困就是數年。」

「滕烈師弟大意了,他應該在一開始,就發出天眼符的求救信號,我們好去支援。」獨孤雲道。

「不然,地底迷城之中,是無法向外發送訊息的,」梁丘露說道,「滕烈也是在無意間出來之後,才得以操控天眼符發出訊息。不過,與他一同受困的星辰院、崑崙仙宗探險小隊,也向各自的宗門,發出了求救訊息。兵貴神速,誰先趕到戰場,誰就能取得先機。」

吳長老接著說道:「另外,還有一個不算好的消息,在迷城之外,滕烈還發現了劍府弟子的蹤影……這一處迷城寶藏,恐怕很難捂住了,很有可能會演變成十大宗門頂尖弟子的提前對戰!」

「仙門大會提前預熱么?」厲陽眼中爆發出了一絲興奮,這個有鬼斬之稱的暗殺高手,戰意已經被點燃了。

「明白了,我們現在就出發,」獨孤雲沉聲說道,「諸位師兄弟,為了帝宗,這次我們一定要贏!」

「上次我們也沒輸……放心吧大師兄,有小師弟和你在,我們帝宗絕不會敗。」鄒行雲笑道。

獨孤雲眉峰微微蹙起:「小師弟,你境界畢竟太低了,不適合這種頂尖內門弟子的戰鬥。這次……你還是不要去了。」

「呃?」許陽微微錯愕。

「大師兄,小師弟很厲害的,手段百出,肯定能發揮很大的作用。」鄒行雲道。

梁丘露說道:「獨孤雲,此次徵召許陽,是因為他的陣法造詣極高,而在地底迷城,除了需要和各路英才爭鬥之外,還需要破解地脈迷陣,才能尋獲寶物。所以,許陽的作用無可替代。」

「嗯……好吧!」獨孤雲淡淡說道,「小師弟要注意保護自己。各位同門,一炷香時間準備,在秘境大門前集合,前往接天峰域門!」

一群人轟然應諾,紛紛散去。

「獨孤雲的情況怎樣?」在眾人離去之後,梁丘露緩緩說道。

「還可以……並沒有被失敗毀掉心境。」吳長老說道。

「那就好,我就擔心他承受不住這次打擊。」梁丘露鬆了一口氣。

說是一炷香時間準備,其實很多人的物品,都隨身攜帶在了儲物戒指中,並不需要返回。所以,大部分人,直接前往帝宗秘境大門等候。

很快,獨孤雲率領諸人,開啟秘境大門,來到了接天峰上的域門處,直接選擇了去西漠的傳送。

中洲共分五處,除了人煙稠密的中土之外,其餘四大區域,都偏僻而荒涼。從它們的名字便能窺知一二:東野、西漠、南疆、北荒。

西漠,氣候乾燥,水源短缺是一大特色。這裡的人,往往皮膚微黑,和中土人的白皙略有差別。

西漠有三千國度,其中有一半被崑崙仙宗控制,其他一半,則是被星辰院、白蓮府、古禪院、劍府等西南、西北方位的宗門瓜分。(未完待續。。)

ps:三章連發! 而此次發現的地底迷城,其中一個入口,就位於一個名叫「紫荊國」的國度之中,而這個國家,恰恰就是被星辰院所控制。

「哈哈,星辰院的那幫小人,還想要搶奪我們的星隕金礦脈,這次我們就搶一搶他們的寶藏,讓他們嘗一嘗這個味道。」

數十道流光在天空之中劃過,快速沖向了紫荊國區域。

他們就是帝宗的精銳弟子。由於帝宗在西漠控制的區域很狹窄,所以乘坐域門,出現的方位,也距離紫荊國非常遙遠。以眾人玄王級的速度飛行,需要兩個月,才能抵達。

而兩個月的急速飛行,任何人都抵受不住。好在獨孤雲有飛行宮殿,讓其他人進駐宮殿內休息,他操控飛行宮殿,依然有著不輸於玄王級的速度。

獨孤雲的飛行宮殿非常豪華,從底部到最上層,一共五層,上百個房間!許陽等人一人佔據了一個房間,還綽綽有餘。

而在這兩個月,不少帝宗同門,都是足不出戶,在房中閉關修鍊,以求增強實力。他們都知道,接下來會迎來一場大戰,而他們的實力強一分,帝宗也就多一分勝出的希望。

由此可見,中洲大陸的天才,也都是勤奮才能有所成就。這些五十歲左右,就踏入玄王後期、玄王巔峰,甚至是無敵玄王境界的天之驕子。每個人都經過了艱辛刻苦的修鍊。

許陽的房間,在中間一層。他同樣選擇了閉關修行。

「這段時間,我要試著根據玄天八景經的總綱,構築出我的八極熔爐胚胎!正好這次宗門賜下了許多寶料,簡直是天助我也。」

他人修鍊玄天八景經,都是凝練至尊神鼎胚胎,而許陽另闢蹊徑,卻要凝練八極熔爐的胚胎。

不過殊途同歸,若是許陽凝練熔爐胚胎成功,加以各種珍奇寶料煉化。同樣能讓熔爐具備至尊神鼎的防禦功能。鼎爐不破,自身不傷。

心神沉入星海,許陽能看到火極朱雀、風極青龍、土極麒麟、水極玄武,以及光極七幻魔蜃、暗極冥淵虛靈、冰極冰晶玄蛇、雷極殛龍。都在吞吐玄力能量。而在八頭玄靈的中心。一團顯得凝實的彩色玄力精華沉浮不定。

這團玄力精華,就是八極玄力融合之後的力量,極為強橫。這也就是許陽構築八極熔爐胚胎的基礎。

「好。那就開始吧!」

許陽吸了一口氣,星海之中那一團彩光,在心神操控下,開始劇烈顫動起來,緩緩延伸、拉長,向鼎爐的方向演變。

這一團彩色能量,構造出來的是八極熔爐胚胎的虛體。在虛體成型之前,許陽需要從外界攝入各種寶料入體,以八極玄力煉化,煉出真正的鼎爐。在成功之後,虛實結合,才算是真正的大功告成。

許陽緩緩操控這一團融合力量,他理想中的構造,是鑄造一個八面鼎爐,每一面都有一頭玄靈坐鎮。

這和玄天八景經正卷中的至尊神鼎略有不同。至尊神鼎,是四面體,上四極玄靈坐鎮鼎身四面,下四極玄靈構成神鼎的四足。

八面鼎爐,是許陽經過多次預想、多次計算后,得出的結果。這是因為熔爐和神鼎,本身的架構就有所區別。一尊鼎,自古來便是四四方方,沒有八面體。但一座熔爐,卻沒有規整的形態,不管四面體、八面體,甚至是圓形,都無大礙。

很快,彩光能量迅速拉伸,漸漸形成了一座八面鼎爐的虛體。

「就是現在,攝入珍奇寶料,加以煉化!」許陽心神微動,儲物戒中,一塊塊精金、黑金、秘銀、赤銅等寶料飛出,環繞許陽。

許陽的身體之中噴薄出一縷縷彩光,繞著那些珍奇寶料一卷一繞,那些寶料被攝入了許陽的星海之中。

「八極玄靈,給我煉化!」許陽一聲低喝,頓時八極玄靈紛紛噴吐玄力光華,融合成彩光玄力,將那些攝入體內的寶料包裹起來。

首先是赤銅,被熔化成了紅色的銅汁,然後是秘銀、精金、黑金……一塊塊寶料,都被熔化成了液態。


這一步很兇險,如果此時玄力失控,這些滾燙的寶料液體就會灌入許陽體內,將他的肉身消融得一絲都不會剩下。

許陽玄皇級的心神力量發揮了巨大作用,彩光玄力一直穩健,沒有絲毫顫動,牢牢包裹住那些寶料所化的金屬汁液。

「煉器化形。」許陽利用心神力量,施展心煉之術,在星海之中,將那些金屬汁液,向著他事先煉製的彩色鼎爐虛體灌注。

一縷金汁被灌入鼎爐虛體,彷彿金屬汁液倒入了模具,那些金汁,很快按照彩色的八極熔爐虛體模樣,變幻成一尊暗金色的熔爐雛形。

到了這一步,仍然不能掉以輕心。下一步還要做到虛實融合,神器合一。

所謂「虛」,指的就是玄力構建的鼎爐虛體。「實」,指的是諸般寶料鑄造的鼎爐實體。虛實結合,就是將彩光玄力,全部融合進鼎爐實體之中。

至於神器合一,「神」指的是修玄者的心神力量,「器」指的是虛實結合之後的鼎爐胚胎。許陽要將心神力量,融入鼎爐胚胎,才算是真正鑄成了熔爐胚胎,為踏入玄王境界,鋪平道路。

融合之後的彩光玄力,化作一絲絲、一縷縷的霧氣,緩緩包裹住了那一尊暗金色的熔爐,在熔爐之上,鏤刻下一道道玄奧的符文軌跡。


許陽有印象,這些符文軌跡,實際上都是他領悟的關於各極玄力、玄術、功法的妙理。現在這些彩色霧氣銘刻這些符文軌跡,對許陽來說,也是對所學的符文一次深入的研習。

這一過程相當漫長,足足花了許陽三天的時間。到了後來,許陽甚至還需要銘刻誅魔大陣,那數百道玄術,六道天階上品玄術,著實讓許陽疲憊不堪。

幸虧許陽的心神力量有了突破,否則以他原本玄王級的心神力量,真的很難完成這一步虛實結合。(未完待續。。) 等到最後一道符文軌跡融合進去之後,許陽終於鬆了一口氣,他開始感覺到,自己的玄力,與那尊暗金色小熔爐,緊密結合了起來。

現在暗金色小熔爐,給許陽的感覺,就像是血飲劍,只要催動玄力,就能將其祭出。

這還不是最終狀態,許陽的目標,是將心神徹底融入暗金熔爐之中,使得神器合一,讓熔爐徹底變成他身體的一部分。這才是玄天八景經正卷,鑄造至尊神鼎的關鍵步驟。

僅僅是完成了虛實結合的一步,許陽就感到境界又有提升,他已經徹底穩固了玄君巔峰的境界,並向那玄王之境,踏出了堅實的一步。

「不知道神器合一之後,能否讓我摸到領域的門檻?」許陽心中十分期待,他按照自己推算出來的方法,將心神力量化作一道道藍色光暈,向那一座暗金色小熔爐籠罩過去。

「嗯?」許陽皺起了眉頭。就在剛剛,他發現,無論怎樣努力,他的心神力量,都無法融入暗金色小熔爐。每次強行催運心神力量,剛剛成型的小熔爐,總有一種即將崩潰的感覺,讓許陽不得不中斷神器合一的進程。

「到底為什麼,無法做到神器合一?」許陽蹙眉沉思。無法神器合一,就意味著這座暗金色小熔爐,只是一隻普通的玄器罷了,根本無法起到熔爐胚胎的作用。

許陽決定再試一次,他將心神力量化作十股。首先分出一股,一道藍光向暗金色小熔爐探了過去。

藍光力量開始摹刻暗金熔爐上的符文玄理,緩緩融入其中。許陽心中一喜,這代表著第一股心神力量,可以成功融入熔爐之中。

再接再厲,許陽分化出第二股心神力量,向暗金色熔爐延伸而去,貼著外壁緩緩爬行。

但是,在摹刻暗金熔爐上的符文的時候,許陽清晰地感覺到。暗金色小熔爐在微微顫動。彷彿一件精美的瓷器,不堪重負一般。

許陽小心翼翼地繼續摹刻了一道符文軌跡,猛然發現暗金熔爐的外壁上一陣震顫,幾道小小的裂紋延伸出來!

這一驚非同小可。許陽趕緊地撤回心神力量。這一下前功盡棄。第一股心神力量也被彈射了出來。

「我明白了……」

許陽面色有些沉重。他已經找出了無法做到神器合一的原因,那就是……暗金熔爐的強度不夠!


說來真是令人震驚,暗金熔爐是怎樣鑄成的?採集了赤銅、精金、黑金。最高的甚至是八品寶料!這種寶料,一般是玄王、皇者用來鑄造玄器所用的,在許陽一個玄君的手上,都顯得脆弱,足見這鑄造熔爐胚胎的法門,對於寶料的要求有多高。

「難道,必須要用聖料鑄造熔爐胚胎,才能做到神器合一?但是以我的本事,恐怕無法熔化聖料啊……」許陽搖頭嘆了口氣。

突然間,許陽又想起了那塊青銅板。他精神一振,從儲物戒中,將青銅板取了出來。

「小玄子,有什麼事情?」青銅板慢吞吞地拼字。

「有個問題要問你,你對於玄天八景經,是否了解?」許陽問道。

「我不過是一塊板磚,你指望我能背誦出經文給你聽么?」青銅板拼寫道。

「呃……」許陽搖搖頭,看來還是不能指望這塊板磚,他只好退而求其次,「那麼,你是怎麼吞噬聖料的?你是不是有熔化聖料的特殊手段?」

青銅板懶洋洋地拼字:「有是有,不過那是本能,你用不上……話說你才玄君境界,怎麼就需要用聖料了?這不對勁啊。」

許陽說道:「你跟隨玄天上帝,難道不知道修鍊途中要鑄造至尊神鼎的胚胎?我現在要鑄造八極熔爐的胚胎,使用的是八品寶料,但不夠看啊,完全無法做到神器合一!我猜想,是不是用料品階太低,所以就想到了用聖料。」

青銅板筆畫勾連,構成了一個滿懷惡意的笑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