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賢王沖著地上的試卷一招手,也沒有再次閱卷,直接開始報名字,道:「所有報到名字的前往山腰參加第二場比賽,天龍世界張子希,天龍世界江文章,倚天世界黃澄………」

八賢王每點上一位名字,便有一人走出,沖著四周抱拳行禮,隨即開始登山。

山腰由大乾工匠臨時修建了一座供路人休息的平台,一座樸拙的涼亭建於山路右側,涼亭內郭嘉躺在長凳子上,手裡的拿著葫蘆酒不時的喝兩口。

等到一千名文士到齊了,郭嘉坐了起來,醉眼朦朧的望向眾人,打個一個酒嗝,傻笑著道:「想必你們就是這一場的考生吧?本官郭嘉,郭奉孝乃是麒麟閣大學士,本來這一關依舊是皇上出題,只不過讓本官討了過來。」

「本官也不為難你們,只要你們畫一幅山水畫就能過關。」

一眾文士聞言不由的眉頭一皺,郭嘉的考題看似簡單,實則非常困難,因為沒有知道郭嘉喜歡什麼樣的山水,也就無法根據郭嘉的興趣來畫。

聊齋世界岳恕走了出來,沖著郭嘉拱手一拜,道:「敢問郭大人是不是只要畫出一幅山水畫就能過關,還是有其他要求?」

郭嘉眼眸中劃過一絲讚揚,聰明的做法,只不過讓你失望了,讚譽的眼神轉瞬即逝又變回了醉眼,道:「咯…你這說的也要有失水準了,當然需要我滿意才行,不然你隨意畫了一幅,難不成就要本官通過。」

瞬間一千士子不由的小聲議論起來,本來還想郭嘉居然這麼大風,讓他們隨便畫一幅山水畫就可以通關,結果聽到這話猜知曉原來郭嘉才是最苛刻的。

哪怕他們畫的再好,只要郭嘉不滿意,他們就無法通關,因此只能壓下心裡的不滿。

因為他們太清楚了不管他們心裡有什麼不滿,也無法改變郭嘉的想法,只能按照郭嘉的規則走。

只見郭嘉一揮手,一朵朵青色蓮台從衣袖內飛出,落在眾人身前成為桌椅,一根根蓮莖作筆,又道:「畫吧!」

注意到他們還沒有動作,郭嘉臉上頓時露出一絲壞笑,道:「對了,有一點忘了提醒你們,你們只有一個時辰的時間。」

這些文士一聽差點急的跳腳,他們也不是什麼畫神,想要畫出一幅山水畫最少都要兩三天,一個時辰只夠打腹稿,可是郭嘉卻只給一個時辰。

時間慢慢流逝,一個時辰很快的流逝,郭嘉懶洋洋地伸個懶腰,癱在涼亭內的長凳上,背靠著護欄,道:「各位時間到了,停筆吧!」

一聽郭嘉停筆的話,所有人立即放下了手裡的毛筆,有了第一場那些淘汰出局的榜樣,他們明白不停筆的後果。

郭嘉掃了一眼在場所有人,有的面露緊張,有的平靜,有的惶恐,有的自信,心中對於這一場淘汰之人有了一定的把握,輕輕一招手,道:「回來。」

所有學士感覺到屁股下蓮台的異樣,趕忙起身站了起來,只見這些蓮台慢慢縮小,變成普通蓮花大小,一一在郭嘉眼前飛過,道:「這一場本官只選擇十名,其餘的盡數淘汰。」

手指輕輕一點幾下,十個蓮花飛出涼亭,在空中滴溜溜打轉著,隨即再次變大,道:「為了避免你們說本官不公平,這獲勝十人的作品給你們看看。」

有幾人自認為畫的不比上面的差,可是他們明白哪怕提出抗議,郭嘉也不會改變主意。因為在比賽之前,郭嘉就已經宣布了這一關的要求是他滿意才行。

「好了,獲勝的十人上去吧!」郭嘉揮揮手,一臉懶散的道。

「謝大人。」六男四女齊聲抱拳道。

十人登上了山頂,只見山頂只有五人,望著站在最高處的王鈞,躬身行禮,道:「草民(民女)參見皇上,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王鈞轉過身子看向十人,他們分別是六男四女,李清照,朱淑真和蘇小妹三人赫然在列,不由的點點頭,道:「免禮平身。」

「謝皇上。」十人異口同聲道。

王鈞剛擺出一副彎腰落坐的姿勢,蘇賢就不知道從哪裡搬來一張椅子,放在了王鈞屁股下面。

王鈞坐在椅子上,望著十人,淡淡的道:「前兩場考你們的才華,這一場需要考你們的戰鬥力,有些時候要用口才才能說服對方,不過有時候更加需要用拳頭說服對方。」

「皇上聖明。」不管十人心裡是怎麼想的,可明面上不會出言反對,異口同聲的抱拳道。

「接下來兩兩交戰,選出前三名。」王鈞手指頭敲著椅子扶手,道。「抽籤吧!按號碼比試,一號對十號,二號對九號…以此類推。」

早已經做好的抽籤箱飛到幾人身前,江文章看了一眼王鈞,咬咬牙伸手從裡面抽出了一根籌棒,上面寫著「肆」

黃觀規規矩矩沖著王鈞行了一禮,從抽籤箱里掏出一根籌棒,上面寫著「壹」。

眨眼間十人已經抽出自己的號牌,王鈞伸手一彈,一座雕刻著神紋的擂台漂浮在半空中,道:「一號,十號進入。」

李清照從容走出,跳上擂台。拱手道:「小女子是一號,敢問哪問仁兄是對手。」

段平瞧見自己的對手將一位女人頓時大喜,跳上擂台,滿臉自信的笑容道:「小生聊齋界段平見過李姑娘。」

王鈞見此心裡不由的對段平的表現暗暗搖頭,連對手是什麼人都不清楚,還敢小瞧對方,道:「選擇擂台場地。」

段平為了在李清照面前顯示自己的風度,笑道:「姑娘,你身為女子能走到這一步已經是萬幸,為了公平起見,這擂台場地還是由你決定吧!」

李清照何等心高氣傲,一聽段平的話差點氣炸了,頓時臉色沉了下來,心中決定待會給段平一個好看的。

縱觀天龍世界有誰膽敢小瞧她是女子的身份,每一次書院內的文比,或者州郡內書院大比,她李清照一出場哪一次不是贏得光明正大,哪一次不是贏得輕而易舉。

不管何等天才,神童對於她的實力和才華都不曾小看,想不到竟然有一天在學士大會上需要別人想讓。

既然段平這般討打,她決定成全對方,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有了地利勝算還能提升一籌,道:「皇上,民女選擇烏江。」

王鈞深深看了一眼李清照,打了一個響指,普通的比武擂台,逐漸變成了烏江的地貌,道:「開始吧!」 爲對中日之間開戰調停的“淞滬停戰協定共同委員會一次會議。小說齊全★在8月12談崩了!日本方面開出來的無條件令中央徹底沒了退路。這一戰勢在必行。

“我認爲。我們應該先下手爲強!既然日軍已經確定要對我們下死手。我們不能再次處於被動!委員長。可否令張將軍馬上發起進攻?”大本營中。陳曉奇對蔣委員長建議道。

按照他的想法。這場仗早就應該打起來。日本佔領征服中國之心不死。則此戰無可避免。即然這樣。那不如痛痛快快趁着他們的橋頭堡不夠穩固。兵力不足之時。把他打下去。這也正符合最初的中央構想。

但事到臨頭。蔣委員長再次猶豫。法美意四國出的調停設立上海爲非戰區不能達成。其實已經無法拖延。他卻一定要等着這個結果。調停無望再作打算。

蔣委員長沒接陳曉奇那逼人的目。側臉看着旁邊。擺擺手道:“上海的戰事。我都交給張文白全權指揮。有878個師在。相信他一定`的好。大本營就不要過多幹預具體指揮了。急則生變嘛!”

陳曉奇心中一嘆。知道自己終究還是改變不了這些人的命運。他並不瞭解張治中的性格。他卻知道蔣某人的脾氣。能把在七月就開始做準備的戰事拖到現在。在這個時候仍舊寄希望於國聯。而不是傾力一擊打掉日本的囂張氣。關鍵時刻無決斷。哪能不吃虧。

既然已經做出要先制人的大戰略。既然已經令上海警備區提前半個月做好準備既然經令日軍發現並提高警惕。甚至不惜搭上人命來探聽虛實。那爲何不乾脆就主動出擊?

全權由張治中指揮?這話鬼都不信!整個中央軍上下。沒有他蔣委員長不能插手的地方。有時候他甚至會命令下達到團營本身又不是戰爭天才。下面的人那個不是隨時準備聽他地命令改變作戰計劃?他不命令動手。張治中會擅自出擊?打出國際糾紛來誰負責?

陳曉奇又道:“委員長。我們在大本營聯絡處設立了一個無線電通信中心。以先進的設備可以保證在電話通信受阻的情況下。以無線方式靈活指揮。我建議。中央可以與張將軍之間建立一條通暢信道。隨時保持聯絡。”

無線對講系統的祕密陳曉奇一直保持到現在。美國人現在已經知道了這種東西的存在。甚至美國軍方還保有這項發明專利地美華集團美國實驗室提出專利轉讓共享並開始着手爲美國軍建立相應的通信系統裝備。這是一筆巨的生意。陳曉奇沒有理由拒絕。

不過對這時代的中|來說這一都是天方夜譚一的新聞。到今天委員長知道的最先通信技術也不過是剛剛跟日本開通的無線載波電話。打起仗來這玩意一點用處都沒有。而陳曉奇卻敢於保證它的東西好用。如同“千里眼”的雷達一般必定不同凡響。

可是有大用!你應該早拿出來嘛!走走。去看一看!”蔣委員長大爲吃驚。也大爲興奮。這個陳興漢。老是藏着掖着地。一肚子寶貝還需要擠牙一般一點點的往外!

爲了保證最大限度掌控上海戰區戰況實時動態大本營建立的指揮中心可謂煞費苦心。精兵強將一大堆。然落後地通信技術卻令人無可奈何。電話和有線電報很不可靠。一顆炸彈足以報銷。中央地無線電報技術。在陳曉奇眼裏直就是篩子。他想怎麼竊聽截。易如反掌。對於抗看還有了解的他知道在此時整個中國的無線電報對日本幾乎是設防的。

從十幾年前下手研究雷達技術和計算機技術開始。這兩個密不可分的大科目就始終在相互|進交替發展到今天。採用鍺晶體管的通用計算機和科學計算機已經始陸續裝備大戰艦和科研中心軍事指揮中心。一輛車一架運輸都可以拉着到處走。

雷達方面。隨着各項發明的出臺們走的更遠。此時他們已經實現了初期的單信道微波通信技術。無線真技術和中文電傳技術。分佈在指揮中心的大型計算中心大型雷達站已經初具後世計算機時代信息化軍事中心地雛形。真實現了運籌帷決勝千里。

對於陳曉奇這個跑到南京來獻寶的援助行動。蔣委員長是十分警惕的。他不知道這個傢伙在搞什麼鬼。因此派出很多人番偵測。然對於人家的嚴密防護束手策。整個聯絡指揮中心的建立。人家都是用密不透風的特種集裝箱封閉運送。進入預定地點後怎麼分拆佈置一概不知。倒是不久之後。在高樓之上和視開闊的山頂高:他們架設起來的巨大鋼鐵天線和一口口巨大的“鍋”顯示。他們肯定在弄什麼玄虛。

後來蔣委員長知道。|是“雷達”。用來偵測空中飛機地“千里眼”。但是沒想到。這傢伙還能用來無線通信。

蔣委員長是第一次真正看到面向敞開的陳曉地指揮中心。一間用集裝箱直接按照一定模塊拼裝起來的大屋子裏。兩排數十名參謀人員通信人員等等組成相互隔離的四個不同區域。其中一個區域擺着一排黑白屏幕。上面不停示着星星點點看不懂的符號。

另有一排。卻是一些戴着耳機不停講話調諧的話務員。他們的旁邊擺着電傳打字機和傳真機。還有內部話以及打印機。隨時將收到的信息打印到紙上發出去。或者將收到的指令輸入。忙

。|鬼子已經挑事了。和談已經崩了委員長沒了後退指望。以小鬼子的性。們今天晚上不動手。明天也是要動手的。這一次好好讓他們吃一壺!

張治中覺的不大放。他再次出門帶着人去閘北一帶的佈防仔細查看。防止各處堡壘有什麼紕漏。若是擋不住日軍地突襲那就太失職了。這種事。不能發生!

當夜。崑山近衛第一裝甲師大本營指揮部。司令官中將賀寶文正一如既往的把着最新敵我態勢圖在那裏用功。

出身清末將門。雖說這時代算不上顯赫。但那種骨勇血氣和忠心任事的作風卻是代代相地。越是到了這種緊張時候。是有了看似當今世上最強大地武力裝-。他越是不能放鬆警惕。日的增援越來越明顯。他們甚至放棄了海上攻擊青島的計劃。全力支援上海作戰。其目標之大不言而喻。作爲備受關注和期望的近衛師團。決不能落了老闆的臉面。更不能弱當初第一支抗日軍隊的名頭。1928年怎麼打的鬼子今天。只能更好!

參謀長宋海憲也一直陪着在這裏忙活。實際上各種作戰計劃和推演早都弄完了好幾年了。如今對於戰場能出現的變化和應對策略。通盤都推演的每個細節都停當。上擁有這麼強大的偵查掌控能力。日本人搞小動作他們一清二楚。即便是今天日本自以爲隱祕的把三艘航母藏到一百多公里外地島羣后方海面。也沒逃過高空偵察的眼睛。

空姐的神醫保鏢 對於賀寶文這種勤奮的軍官。宋海憲打心眼裏是佩服的。他與自己不同。自己是正規的中|最早保定軍校參謀科出身。又去德國進修過的高材生。在整個總參的置也是相當的。僅次於總長李俊峯那些人。

而賀寶文卻是老舊的滿清武將家庭。在老闆親自帶領教導下學了點現代戰爭常識。又在回國後參加濟南講武堂地高級軍官訓練課學習。其後再入國防大學。絆的十幾年|來。從一個文化課都不過關地武夫變成一個一肚子戰略術。擁有大局觀的現代將帥。那是相當不容易的。十幾年來。山東軍事體系似乎有一位拿的出手的將帥之才。希望這一次國戰之中。他能夠脫穎而出。起碼。以自己的所知判斷。是非常有可能的。

又做了一次推演計算之後。賀寶文仰坐在椅子上。看着宋海憲沉靜如水的表情。展顏一道:“老宋啊!咱們倆搭夥日子不短了。你說我這個人到底怎麼樣?咱都四十歲的人了空頂着這個官帽子做不出點實事兒來。實在對不住咱們那些父老鄉親啊!也對不住老闆的栽培。這一回。咱應該能行吧!”

宋海憲微微一笑:“司令無需過謙。

以您的資質和我們準備。若還不能當成中流砥柱。非戰之罪。時也運命也!不過我堅信。我們必定成功。若不是老強令要聽從張將軍的指令而後動我們自己動手。這點日軍早平了!”

“是啊!”賀寶文長嘆一聲。一拍桌子站起來。身上一點懶散都不見。腰板挺直氣重如山大聲說道:“按我的意思。不用跟小鬼子廢話。直接拉重炮轟平了狗日地司令部海軍兵營和飛機場。師屬轟炸機直接幹掉他的龜殼老窩。炸沉他的所戰艦。滅了他先頭部隊。日軍要麼傾力來襲。要麼偃旗息鼓。多爽快!這中央老蔣辦事拖拖拉拉不利不索的!麻煩!”

宋海憲安坐如常。用欣賞地眼光看着這位已經內斂不少的司令官點點頭道:顧全大局是要的。老闆做事謹慎穩妥。步步爲營。此次拉出我們師團來與日軍正面交鋒三戰區獨立面廣闊陣地應戰日本陸軍便是爲了淬刀鋒。以待來日。日本。不過是磨刀石。”

“寶劍鋒從磨礪出!此話不虛!這一次就看我們的鋼火夠不夠足!日本這塊磨刀石。夠不硬!”賀寶文一錘定音。

“今夜之後。天地之色。將爲之變!”宋海憲無聲喟嘆。

813日上午。上海中日警戒區內風平浪靜。|北地區民衆都已經撤離乾淨。經歷1932年的大戰之後。從這一線到吳淞寶山瀏河一帶的老百姓都明白這樣的年頭留下只無辜而亡。從月初開始。在杜月等人幫助下上百姓紛紛撤離到蘇州一帶。所有工廠企業能拆能搬的都走了。弄不走的全部炸掉。總是一副大決戰的架勢。令人心寒。

中午14日軍海軍陸戰隊之伊藤茂第3隊然發起攻擊。步兵炮一輛坦克和裝甲車等等重火力地掩護下。對八字橋的88師守軍陣地猛烈衝擊。

警戒多時的中國軍隊當然不示弱。他們立刻全力反擊早已部署完畢地戰防炮和步兵炮在街巷之間與日軍展開激烈對射。日軍第一次衝擊被打敗!

“鬼子終於動手了!哈哈這下咱們有事情幹了!”槍聲一響。仍舊部署在大本營附近地第二炮兵師立刻動員起來。師長金正志摩拳擦掌興高采烈!

想當年。正是他還當着團長的時候。帶領着當時僅有的一個先進重炮團把濟南城下的小子轟的屁滾尿流哭爹喊娘!今天。他已經升爲師長了。仍舊是打頭陣帶着最精銳的炮兵師來跟小鬼子硬碰硬!這樣的好事。可是百年難尋!

坦克師的性質特殊。不能加入到一線的街道防禦作戰中。現在也只有配合其他力量在後面窩着檢修保養。隨時準備衝出去。但自己的大炮兵。卻是一定要先殺上去地。中央軍那些窮掉底子的部隊根本沒有本錢

卻井然有序。看到蔣委員長眼花繚亂。

在他們外面隔開一個專門的辦公室。那裏是指揮部高級軍官們辦公的地方無數命令決定從這裏下達。鎮中樞即可控戰場上的實時動態。

陳曉奇引着蔣委員長到了一個專門地坐席。指着正在通話的軍官說:“委員長請看。就是在這個席位我們可以直接跟張將軍隨時保持聯絡不管他是坐前沿指揮部還機動在各處陣地。只要身邊有一名揹着移動終端的話務員在。就能隨時呼叫總部。”

這種東西到了後世。美國人甚至以在本土作戰心直接指揮一名前線的小兵。不管什麼時代。信息傳達的速度永遠決定着戰爭地先手。這個道理。蔣委員長是懂的。

單純能夠指揮一個前沿軍司令部。看起來意義似乎不大。但是若是能夠直接掌控每個團每塊陣地的實時動態那麼坐鎮中樞的他豈不是可以真正揮手間掌控大局。將戰場控制如棋盤?只要棋子發揮的當。天下誰能抗手?

蔣委員長興致勃勃的親自試着跟上海的張治中通過電話的知現在張將軍不管走到什麼地都可以不依靠麻煩的電話甚至可以隨時隨地的呼叫陳曉奇的近衛第一裝甲師的炮火支援。和前出地恭郎之空軍第一師的空中打擊。他的腦子裏立刻浮現出一個宏偉地畫面。將張治中地位置換成他自己。將衛部隊換成中軍百萬大軍。將上海變成全國。那將是怎樣一副場!

一動。一靜。差別何止天壤!蔣委員長擊節讚歎道:“好啊!有了這等利器。我們豈不是可以對日軍一舉一動洞察通透如掌上觀紋一般?處處先機處處先手。敵奈我何?哈哈!興漢老弟你不錯!”

蔣委員長很頭疼的一件事就是被動挨打。日本人控中國沿海。要進要退他一點辦法都沒有。什麼時候出擊他只能挨着。這種滋味相當不好受!現在有了陳曉奇這樣的強大助。似乎嚴峻的情勢一下子明朗了許多。對日本作戰。也有了許多的把握!

不過。陳曉奇能亮出來給自己看。那麼他自己是不可能才弄出來的他的老窩和他的鐵部隊也一定裝-了大量的此類利器。他的部隊又該到了那一種地步?

指揮中心?這樣的移動電話。你裝備到什麼級別?”蔣委員長放下架子。不恥下問。

陳曉奇微微一笑。避實就虛的道:“呵呵。裝甲師團的指揮中心是不差的不過不能跟這相提並論。目前爲止。各團將官均已經有了無限對講設備。我們可以做到隨時掌握每個團的動向情況。



蔣委員長點點頭:“好好!這樣一來你的部隊戰力更強。這東西。是否很貴?”

陳曉奇肯定的點點頭:“比我那個裝甲師還貴!此次若非爲了華東戰區之重要性。我也不把這唯一地一套拿出來用。實在是昂貴無比。光大學生就需要上千人那!”

蔣委員長倒吸一口氣。這年頭大學生什麼身價?任何一個都是寶貝。一千大學生一年的薪水足可活一個師了。這支部隊到底花了多少錢?!

他忽然又問:“美國人有沒有這樣地裝備?他們科技領先。經濟發達。總也用的起吧?”

陳曉奇也不隱瞞。點點頭道:“的!美國政府向我的美國公司定購了一整套作戰指揮系統。總價值一億美金!”

蔣委員長搖搖頭什也不說了。他算是看出來了。陳曉奇壓根沒有跟他共享的打算。這樣的東西不管一億美金還是一億華元。都不是他能用的起的。而且也想的明白。這樣的裝備若不能到團以下機構。不能達到效能翻番的作戰需要。說到底。中國太窮!

誇了兩句“生財有道”。蔣委員長索然無味的回了大本營他的總司令部。看看那裏的一大片貌似繁忙的“嘀嘀嘀噠噠噠”的發報機電話機。他覺的彷彿一下子從雲端跌下來似的。錢。真好東西。陳曉奇。不可制也!

上海。第四戰區前沿指揮中心。九軍長官部。張治中跟蔣總司令通過電話後。長吁了一口氣。他害的事情好歹沒發生。今天已經制定的14發起攻擊的計劃都佈置下去了若是委員長突然來一句“早打晚打”。都夠忙活的。

儘管有軍官提出當夜趁黑日軍不-地情況下先下突襲。以報復1932年之“一二八”之恥。張治中卻以委員長不同意”爲由拒絕了。

張治中想的很清楚。在這樣的時候是不允許他做錯事的。否則他將面對不可收拾的嚴重後果。中央一不作出決戰到底的命令。他就不能隨便讓自己揹負不必要地罵名。這被人家騎在脖子上拉屎的時候都能忍辱。他是無法理解越是這樣。就更需要謹。中日一天沒有宣戰。他就一天不能隨意行動。

比起來。他更羨慕山東這幫軍閥的的自由。他們可以不在乎中央的令想打就打。要就留。幹起來不留餘地不怕後果反倒令日本人拿他們無可奈何詐也不管用。威脅也不好使。便到了現在前來支援。他們仍舊自行其是名義上聽令從屬而已。

不過。那步話機真是好東西。他全可以不必呆在司令部聽一些廢話。若是能夠給各師都裝備上。自己這司令長官也就好辦多了。現在麼。卻只能上傳下達。呼叫支援而已這幫山東人。真是吝嗇!

等吧!等到

麼強的武器火力。一旦轟起來。捨我其誰!

命令一下。炮兵師一團的155毫米重炮營立刻都拉出來。在重卡牽引之下一路狂奔到大場與南翔之間的預設陣地。粗大的炮口一根根豎起來。黑洞洞的瞅着遠方天空。就等命令一下。全面開火!

架子拉開炮彈準備。攻擊命令卻遲遲不能下達。金正志在師部等的不耐煩抓起電話就問賀寶文:“令!鬼子已經動手了。咱們就別等着了。動手吧!”

賀寶文板着臉喝道:“不行!上頭指示。我們必須配合張將軍的作戰計劃!在沒有的到南京方面明確指示之前。我們不能擅自行動。配合!明白嗎?!”

“是!”金正志地把電話扣了。配合配合!啥時候咱能痛痛快快乾他孃的一回!子地手都快生了!”

張治中第一時間打電話請示大本營最新指示。蔣委員長的知日軍終於動手之後。立刻同意進攻!

張治中也不含糊。立刻命令部署完畢的各師屬炮兵和特別從南京方面到的105毫米重炮團。對日軍發起猛烈轟炸!

但是。他沒有立刻就請賀寶文的友軍參與到進攻之中。按照他的設想。這樣的火力足夠給日軍以沉重的打擊不需要再讓那些人去摻和一把。徒然壞了自己部隊的心氣。

887師分別在自己陣地發起猛攻。憑藉炮火的-護。他們迅速往前推進很快將日軍的攻擊前鋒壓了回去。

這時。日軍準備已久地重炮部隊立刻拉了出來!頃刻間。戰場上空數十發10150毫的炮彈呼嘯而至。不久之後。敵艦“出雲號”上的3米重炮和150毫米艦炮也同時開火鋪天蓋地的重磅炮彈頓時壓制的中國軍隊擡不起頭來。大口徑炮地巨大威力導致兩師部隊傷亡數字直線上升!

張治中這才明白爲什麼賀寶文那傢伙爲什麼那麼確定自己一定需要援助。爲什麼他們將炮陣地要放在那麼遠的地方。有敵0米重炮超遠射程。如不能先敵開火。那是一定要吃大虧的!這樣龐大的炮兵力量。中央軍根本都不住!就算把南京那個150毫米重炮團拉來。也不頂事!

現在已經不是顧及面子的時候了。自己手下的士的生命。和戰鬥的勝利更要緊!他馬上以步話機呼叫賀寶文請求火力支援!

兩分鐘後。大場炮|率先開火36們155毫米重型榴彈集體射擊幾分鐘內就將日軍進攻的八字橋和火北站持志大學等地的日軍炸哭爹喊娘潰不成軍無奈之下。日軍之好全面潰退。趁着颱風抵達上海地方便。縱火點燃大量民居。造成濃烈的火焰煙霧遮擋中國軍的追擊。

“無炮不成軍。沒重炮地軍隊。遠不是現代軍隊。”這樣地認識。張治中又一次加深了。現在他明白。爲什麼列強對於中國軍隊的重炮需求卡的那麼死。不但成品賣成天價製造技術更是不給。陳曉奇若不是從美國和德國弄來的技術。就算他造出鋼鐵來也未必抵事。

怪不的歐洲強國看不起東方戰場。原來在二十年前人家已經用千門重炮打過仗。即便是在中國人眼裏強大的日軍。在歐洲強國心目中還是二十年前的水平。 安里士 根本原因。還是大炮不足!但就是這樣的不足。比起中國來強了多少倍?上灘頭區區幾千日軍。居然有那麼多重炮援這樣的仗怎麼打。除了拿人命墊。想不出別的出。

這樣被動挨打絕對不行!張治中決定。無論如何也要先把日軍的重炮部隊老窩和黃浦江上地日本軍艦全都趕出去。他們的存在是巨大的威脅。

經過大本營確認。劃在14日凌晨開始。以中央空軍第二大隊出擊。轟炸日軍的重要支援力量—海上艦隊。

巧的是。也是在這個時候。察覺到中國軍隊強大炮火壓制力量的日軍司令官長谷川清果斷決定。要先下手爲強。在14日上午出戰機徹底炸燬上海周邊各大機場和主炮陣地。先廢了中國軍隊的根基!

13夜。張治中仍舊沒有命令部隊趁夜發動襲擊。也不知是覺的不可靠。還是因爲其他願意。但是新作出的作戰計劃中。仍舊沒有將來援部隊當成主力的打算。

在南京地大本營空軍作戰部。中國空軍前敵總指揮周至柔下達第一號作命令。中間也沒有山東空軍第一師的什麼事情。

恭郎根本不去猜測也不打算裝糊塗。他直接找到周至柔。劈頭就問:“總指揮先生!爲什麼沒有我|地作戰計劃!您應該知道。我們的飛機和人員都已經部署畢了的!”

周至柔溫和的笑着說:“老弟啊。不要着急嘛!再怎麼說這也是中央的作戰計劃。在咱們四大空軍大隊還沒有提出要求之前。我是不好替他們叫支援的。否則他們的面子往哪裏擱啊?你說是不是這個理?”

恭郎毫不客氣的反道:“總指揮先生。我認爲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人的面子都比不上國家的安全更要。我們的戰機更先進。數量更多。可以給日軍以沉重打擊。完全不需要用中央空軍那些老舊的戰機去冒險!那樣。是對空軍將士生命的不負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