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蕁天無奈地席地而坐,在這『小房子』裡面四下尋覓著,他今天算是見識了什麼叫做真正的家徒四壁。千凡的家裡,除了這四塊木板遮風,還有地上的一塊碎布之外,沒有任何其他東西。

他不知道千凡去了哪裡,但是千凡是他到這死亡空間之後認識的第一個人,他決定好好幫她一把,讓她擺脫現在的困境。

千凡說去去就來,但是這一走就是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當千凡回來的時候,夢蕁天明顯發現穿在她身上的衣服變得髒亂了很多。

不過,千凡的臉上卻掛著濃濃的喜悅之色,就好像發現了巨大的寶藏一樣,端著一個石碗走到了夢蕁天身前。

千凡一笑,然後將石碗遞向了夢蕁天。

絕色謀國 第一序列 夢蕁天低頭一看,石碗裡面竟然裝著一半的水,而且在水裡面還摻雜著至少一半的沙子。

夢蕁天咽了口口水,不好意思說這水太髒了,只能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不渴。

千凡一皺眉頭,白了他一眼,然後自己將水喝下了一半,接著再次將石碗遞向了夢蕁天。

夢蕁天見狀,一陣苦笑,看樣子是不喝不行了,要不然就太打擊人家一片好心了。

無奈,夢蕁天端起石碗,憋著氣硬著頭皮喝了一口。

見夢蕁天將水喝下去了,千凡才嘿嘿一笑道:「看來你真的是第一天到死亡空間來啊。」

夢蕁天挑了挑眉頭道:「都說了不是了,我也是老油條了。」

千凡搖了搖頭,看向夢蕁天的目光中多出了一股戲謔,悠悠道:「如果你在這裡待過一個月以上,打死你也不可能喝別人給的水的。」

夢蕁天一陣奇怪:「為什麼?」

千凡聳了聳肩:「因為在這裡,不會有任何人無緣無故地去幫助別人,接受別人的恩惠所要承擔的風險是非常大的,在這裡,別指望有朋友。」

聽著千凡的聲音越來越冷漠,眼中也多出了一抹凶光,夢蕁天嘿嘿一笑道:「那你剛才還把那麼珍貴的水分給我喝,咱們一起逃脫魔爪,還不算是患難與共的朋友嗎?」

千凡看了一眼放在一邊的石碗,淡淡地道:「我在水裡面下藥了,你一會就會暈倒的。」

夢蕁天白了她一眼,然後裝作害怕的樣子道:「你嚇到我了,你好厲害,耶!」

「不信拉倒!」千凡一邊將石碗收了起來一邊道,「到時候別怪我沒提醒你就好。」

千凡慢慢地將石碗擺在了『小房間』的一角,動作小心翼翼,唯恐將這些摻雜著沙子的水灑出一滴。

看著她滿臉謹慎的樣子,夢蕁天忍不住一笑道:「只是半碗水而已,沒必要這麼小心吧。」

千凡似乎非常看重水資源,瞪了夢蕁天一眼道:「這裡的水是非常稀少的,而且都由那些壞蛋控制著,如果你知道每天有多少人被渴死,你就不會這麼說了。」

夢蕁天一皺眉,問道:「水資源被壞人控制,那你是怎麼弄來水的?」

千凡頓了一下,神色瞬間變得極其落寞,坐在了地上低聲喃喃道:「可以跟他們交易啊,有些厲害的人加入他們就有水喝,或者出去殺人,用人肉換水,像我這樣的就去陪那個大個子睡一覺就能換來水或食物了。」

「只是,這裡的資源畢竟有限,早晚會用光的,到時候連他們都沒得吃,肯定會殺了我們吃掉,不過這樣也好,死了就解脫了。」

說完,千凡自嘲地一笑,彷彿是在嘲笑自己的命運悲慘一樣。

瞬間,夢蕁天的大腦嗡地一聲,彷彿爆炸了一樣,久久沒有緩過來。

萬萬沒有想到,這裡竟然已經惡劣到了人吃人的程度。而且,更令夢蕁天震驚的是,自己之前完全看不上眼的半碗水,竟然是千凡用身體換來的。

緊緊地盯著千凡,夢蕁天心頭一熱,兩人萍水相逢,她為了招待自己竟然做出了這麼大的犧牲。

見夢蕁天一直盯著自己看,而且眼中滿是歉意,千凡也猜到了他現在心裡所想,隨意地擺了擺手道:「不要放在心上了,這就是這裡的生存法則,強者生存,弱者被淘汰,甚至死後連屍體都會被人吃掉,你在這裡時間久了就習慣了。」

夢蕁天久久不語,心情前所未有的沉重。

兩人就這麼靜靜地坐著,也不知道說什麼好,場面一時之間有些尷尬。不過沒過多久,一道『咕嚕』的聲音打破了兩人的沉默。

剛才的聲音正是千凡肚子叫的聲音。

千凡揉了揉肚子,直接站了起來道:「我出去找點吃的。」

說完,千凡轉過身就想走。

夢蕁天連忙拉住了她,他可不想千凡再用身體去替自己換食物,而其,如果是人肉的話,打死他也不可能吃下去的。

夢蕁天的空間戒指裡面還有一些食物,應該能夠支持一段時間,於是取出了兩塊牛肉,分出一塊塞到了千凡的手裡。

看著夢蕁天取出了牛肉,千凡嚇了一跳,連忙藏進懷裡,然後警惕地順著木板的縫隙朝著四周看,唯恐讓別人發現。

千凡拉著夢蕁天低聲道:「你想死啊,在這種地方拿出食物來,如果被人發現了不但會殺了你搶奪食物,還會連我一起殺了呢。」

看來千凡遭受了太多磨難,已經成了驚弓之鳥。

夢蕁天拍了拍她的肩膀,柔聲道:「放心,我會保護你的。」

本以為千凡會激動得痛哭流涕,結果千凡完全沉迷在了手中的牛肉上面,完全沒有聽到他說的話。

千凡拚命地撕咬著食物,簡直如同餓急的野獸一樣,大滴大滴的口水順著嘴角滑落,滴在地上。

中途,千凡緩了一口氣,滿臉笑容道:「太好吃了,還是在我小時候第一次跟那個大個子睡覺,他給了我一塊肉吃,是從死亡之城弄來的,之後就再也沒吃過了。」

死亡之城?原來這裡也有城市?

夢蕁天示意她慢點吃,問道:「死亡之城是什麼地方?」

「唔唔唔……」

千凡一邊狼吞虎咽一邊說著,結果說了半天夢蕁天一句也沒有聽懂。

將一塊牛肉吃完,千凡將十根手指挨個舔了一遍,貪婪地看了夢蕁天的空間戒指一眼,眼中閃過一抹嗜血的光芒,低聲道:「你不該給我食物的,本來我沒打算殺死你,但是肉實在是太好吃了,是你自找的。」

夢蕁天一陣莫名其妙,剛才還好好地,怎麼突然說這種話?

還不等夢蕁天說話,千凡繼續道:「還有一些生存法則我沒有告訴你,就是泯滅人性,完全冷漠,不能相信任何人。」

雖然不知道千凡為什麼莫名其妙地說這種話,但是她眼中的邪惡光芒夢蕁天看懂了,頓時心中生出一種不好的預感。

連忙站了起來,夢蕁天突然感覺大腦一陣眩暈,彷彿全世界都旋轉起來了一樣,腳下一軟,直接暈倒在了千凡的懷裡。

千凡撿起夢蕁天手中的牛肉,咬了一口喃喃道:「我說過,我在你的水裡下了葯了。一個擁有空間戒指的新人,我怎麼可能讓給那些混蛋,這下就沒人跟我搶了。」 當夢蕁天悠悠轉醒的時候,只感覺頭痛欲裂,彷彿有千萬隻蟲子在啃噬自己的腦漿一樣。

夢蕁天忍不住想要慘叫,但是,自己的嘴卻被碎布堵住了,而且碎布裡面還夾雜著大量的沙子,害得他不但沒叫出來,還被嗆得咳嗽了半天。

意識稍微清醒了一點,夢蕁天抬頭望去,發現天已經黑了,手指微動,發現自己手上的空間戒指已經不見了,而且自己體內的鬥氣雖然還在,但是一點用不出來。

夢蕁天一咬牙,暗罵自己糊塗,竟然這麼輕易地就著了別人的道了。

不過,他也初次領略到了這死亡空間內殘酷的生存法則,這個千凡還算客氣的,沒有趁著自己昏迷殺了自己,只是不知道她在打什麼鬼主意。

過了一會,一道寒光閃過,夢蕁天全身一激靈,猛然朝著那個方向看去。

過了一會,前面的木板被輕輕挪動開了,千凡慢慢走了進來,在月色的襯托下,她的眼睛分外明亮,就像是一隻貓一樣。

「你醒了?」千凡邪魅地一笑,伸手在夢蕁天的臉上抹了一把。

夢蕁天瞪著千凡,恨不得立刻站起來扇她幾巴掌,但是自己被用奇異的方法綁住了,全身使不上力,只能唔唔地喊著,眼看著千凡坐在了自己面前。

千凡嘿嘿一笑,頗為好奇地看了夢蕁天半天,悠悠道:「你知道嗎,你是我第一次看見從外面來的人,看你長得白白凈凈的,跟那些粗魯的傢伙就是不一樣。」

「所以呢……」千凡慢慢地站了起來,「在殺死你之前就給你一些補償吧,你看我多善良,換成別人就直接殺掉你了。」

夢蕁天怪異地盯著她看,卻驚訝地發現千凡竟然直接將她身上的衣服解下來扔到了地上。

夢蕁天瞪大雙眼,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

只見千凡慢慢走近,直接坐在了夢蕁天的身上,而且對著他上下其手,一對嬌唇開始不斷地在夢蕁天的臉上吻了起來。

慢慢向下,千凡用力撕裂了夢蕁天的上衣,在他的肩膀上輕吻了一口,然後毫無預兆地狠狠咬了下去。

頓時,一排牙印出現在了夢蕁天的肩膀上,一股鮮紅的血液順著千凡的嘴角流了下來。

千凡與夢蕁天對視了一眼,輕聲道:「別怕,很舒服的。」

然後,千凡順著夢蕁天那結實的的腹肌舔舐著他身前的血液,直將他身上的鮮血舔乾淨了,然後輕輕地舔舐著他肩膀上面的傷口。

嘶……

夢蕁天倒吸一口冷氣,臉上泛起了一抹紅暈,不是因為疼,而是因為傷口被舌頭輕舔的感覺實在太舒服了。

見夢蕁天的身體發熱了,千凡像是很有經驗一樣,將自己身上的衣服脫得一乾二淨,然後坐在了夢蕁天的腿上。

接著,拿下了塞住夢蕁天嘴的碎布,千凡邪魅一笑,然後重重地吻了上來,滑嫩的小舌帶著一股酸澀的味道鑽進了夢蕁天的嘴巴里。

「如果你能讓我很舒服的話,我可以考慮不殺你,咱們永遠這樣,白天我出去找食物,晚上咱們一起舒服。」

說完,千凡摟住了夢蕁天的脖子,身子竟然不自主地上下晃了起來。

千凡正在夢蕁天的身上『忘我』著,卻突然眉頭大皺,然後猛然放開了夢蕁天。

舔了下唇間的鮮血,千凡舉起手掌,狠狠地抽夢蕁天一巴掌,大怒道:「混蛋,你敢咬我。」

夢蕁天不屑地一笑:「我想要女人的話,隨便喊一嗓子就有成千上萬的美女排著隊來,就憑你也配?」

千凡大受打擊,這附近的惡人多少人都想跟自己做那種事,今天自己主動送上門來,這小子竟然還不肯,使得千凡感覺不可思議。

「為什麼?」千凡滿臉的迷茫,好像在她看來,這件事完全不符合常理一樣。

夢蕁天撇了撇嘴:「小爺我有潔癖的,我的女人哪個不是冰清玉潔的絕色美女,髒的,我可不要。」

說到冰清玉潔,夢蕁天不禁想到了趙倩雯,分開這麼久,不知道她現在怎麼樣了,恐怕早就忘記夢蕁天是誰了吧。

雖然分開了,雖然夢蕁天恨她,但是他不能不承認,他始終放不下那個女孩,那個唯一跟自己有過肌膚之親的女孩。

只是,好好地一個女孩卻突然離開了自己,甚至還派人來追殺自己,夢蕁天想不明白為什麼,每次想到這裡,心裡都會如針扎般疼痛。

千凡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了一把用石頭做成的匕首,指著夢蕁天道:「我要你向我道歉,否則我叫你生不如死。」

再次看向千凡,夢蕁天哼道:「有本事就殺了我,反正還沒死過,怕什麼?要我道歉?做夢!」

千凡全身一顫,手一松匕首就落在了地上。

千凡在夢蕁天的身前坐下,喃喃道:「你還是第一個跟我說這種話的人。」

說著,千凡好像陷入了回憶一樣,嘆了口氣道:「從我出生開始,就在這死亡空間里,小時候我經常想,也許這裡是神創建的,但是懲罰那些壞人就好了,為什麼要關著我不放呢。」

「從小,我就生活在殺人與防止被殺之中,沒有一刻不提心弔膽的,也許睡著了,就永遠醒不過來了。」

「有時候,我就會想,死是什麼感覺,死了以後還會不會餓,會不會渴,會不會繼續被人欺負……」

「不知不覺間我長大了,我開始有了自己的本錢,就是這副身體。我發現每陪一個男人就能過一段時間的好日子,而且,我第一次殺人就是在那個男人最舒服的時候,我咬斷了他的喉嚨。」

說著說著,千凡的鼻子發酸,一滴淚水順著她的下巴滴落在了地上。但她的臉上卻掛著笑容,是自嘲的笑。

夢蕁天看著這一幕,心道剛才自己說的話是不是有些太重了,這樣說一個女孩有些太打擊人家了。

夢蕁天正要安慰她幾句,結果千凡突然破涕為笑道:「不過我還是不會放過你的,我不想死,而且肉實在太好吃了,我會把你的皮做成衣服,骨骼做成武器,其餘的地方都吃掉。」

夢蕁天翻了翻白眼,暗道惡女就是惡女,已經喪失人性了,根本不值得同情。

夢蕁天看著千凡,問道:「我的空間戒指在你手裡嗎?」

千凡點了點頭。

見狀,夢蕁天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嘆了一口氣道:「既然一定要死,就請你用我的武器殺死我吧,我的空間戒指裡面有一把黑色的劍,我死之後就送給你了。」

說完,夢蕁天閉上了眼,裝出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

千凡聳了聳肩,滿臉的無所謂,輕輕摸了摸空間戒指,隨著一道金光劃過夜空,黑色的鎮古劍出現在了千凡的手中。

但是,鎮古劍早已認主,除了夢蕁天誰也不能碰。

千凡將其攥在手裡,頓時一股強橫的鬥氣化作電流席捲了千凡全身,千凡全身猛然一顫,直接身體一晃倒在了地上。

千凡全身使不出力氣,惡狠狠地等著夢蕁天道:「你騙我。」

夢蕁天聳了聳肩:「我沒騙你,是你自己沒本事,駕馭不了我的劍,你怪誰?」

一邊嘲諷著千凡,夢蕁天一邊運轉著體內的北冥真氣,想要將體內的毒素吸收掉。千凡用不了多久就能恢復行動力,所以夢蕁天沒有多少時間,必須爭分奪秒。

可是,俗話說得好,福無雙至,禍不單行!

還不等夢蕁天將體內的毒素化解掉,周圍的木板突然被踢飛了,映入眼帘的是十幾個魁梧的黑皮大漢。

看著這十幾個人,夢蕁天咬了咬牙,無奈地嘆了一口氣,低聲自言自語道:「就不能讓我休息一會嗎?」 千凡伏倒在地上,看了一眼圍攏而上的十幾個大漢,臉上略過一抹失望,她知道這些人是不會殺自己的,但是可惜夢蕁天接下來所要面臨的問題就嚴重得多了。

為首的胡茬大漢看了全身光溜溜的千凡一眼,卻是沒有過多的關注,反而看向了衣服被撕碎的夢蕁天。

不用問也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事,看來這小子還有點本事,竟然能在中毒的情況下還制服千凡。

胡茬大漢皮笑肉不笑:「臭女人,竟然敢跟我們搶東西,明天讓兄弟們玩夠了就連你一起下鍋燉了。」

千凡似乎完全不在乎他的威脅,冷笑一聲道:「你別忘了,我每三天都要到獨眼狼那裡去又一次,如果你敢殺我,他一定能查到你頭上,到時候你的下場會是什麼樣,你應該很清楚。」

夢蕁天靜靜地坐在那裡聽著,雖然不知道這個獨眼狼是什麼人,但是看著胡茬大漢聽見這個名字后劇變的臉色,夢蕁天也能猜到,這應該是一個比胡茬大漢更惡的人。

不過胡茬大漢很快便調整好了情緒,然後不屑地一撇嘴:「你以為你是誰,你以為獨眼狼就你一個女人嗎。」

「那你可以試試啊。」千凡眼中絲毫沒有懼色。

胡茬大漢吃了癟,雖然嘴上說得厲害,但是他確實不敢在這裡對千凡做什麼。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