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竟是百味軒主辦,況且他身份在那,些考官怎麼也會給他面子。這頭名的人選,還不是他一句話的事。

雖然她討厭慕瑾夜對她隱瞞,但不得不說他也為自己做了許多。她對他雖無男女之意,卻還是有感激之情的。為他做做飯,也是理所應當。至於那工錢……就當是他逃婚的懲罰吧!誰讓他那麼有錢,不宰他宰誰?

回到鋪子里,易楓和宋應已經回來了,想必,易楓母親已無大礙。


宋應趕緊迎上來,著急道:「掌柜的,你怎麼才回來?我和易楓還去那賽場尋你,結果早就散了!」

「安兒,你去哪了?」喬安也問道。

「我……」宋喬安猶豫了下,喬氏本來便反對她和慕瑾夜走得近,若得知他就是阿夜,又會多想了,為了不讓她擔心,宋喬安決定先不告訴她。


「我去將銀子換成銀票了,耽誤了些時間!」

說著,她將銀票掏出來,放在桌上,「這裡是一百兩!」

「一白兩?」宋應驚訝地張大嘴巴,這對於他來說,就如天文數字。轉而欣喜道:「掌柜的……難不成……你贏了?」

「怎麼,不相信我?」宋喬安挑著眉,「只要我宋喬安想贏,就沒有贏不了的?」

「靠那蕁麻葉?」易楓也疑惑問道。

「是啊!哎,對了!」宋喬安吩咐道:「今日趕緊多摘些蕁麻葉回來,明日定能大賣!」

「掌柜的!您可真是神人!」宋應已然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易楓也向她抱拳行禮,表示佩服,並說道:「多謝掌柜的今日傾囊相助,若不是掌柜的,恐怕易楓與老娘便要陰陽相隔,如此大恩,易楓感激不盡!還有欠掌柜的那些銀子,便在工錢里扣!只是,不知道猴年馬月才能還的清!」

「嗨!什麼還不還的!我雖然愛錢,但也不是唯利是圖。你放心吧!我保證能將『食為天』做大做強,讓你成為錦州乃至大玄國第一大廚!」

宋喬安的話讓易楓又是一陣感激。差一點就要熱淚盈眶。

宋喬安想了想又道:「對了,這樓上有空房,你把大娘接過來吧!也省得你來回奔波。我見你們住那茅草棚子實在有些危險!」

「掌柜的……」易楓已不知說什麼好,只道:「全憑掌柜的安排!」 「你這狼王毛皮果然是件至寶,防禦力如此驚人,這種程度的爆炸都殺不死你!」

在一陣硝煙過後,尋風走到了倒在地上的斯格身旁,饒有興趣的看著斯格那件幾乎沒有損傷的狼王皮披風。

披風雖然沒有受損,但是斯格本人卻並不好過,他現在仰面朝天倒在地上,方才拿著逆刃刀的左臂已經被生生炸斷鮮血橫流,而且整個左邊身子連同是左臉,都像是用過的火炭,已經焦黑一片,還滲出了不少暗色的血漬。

尋風魂力一掃,落在遠處的逆刃刀抖動了幾下,便飛回了尋風手中。尋風將刀放在斯格的脖子上,笑著問道:「知道自己為什麼會敗么?」

斯格哼了一聲,說道:「你將這個幻術用了兩次!第一次算是引誘我發出天狼殺,實際上早已躲入了我的身後,而我打的根本就是空氣!第二次則是故意將逆刃刀放在我的面前,用幻術遮擋了附在上面的玉石!」

尋風笑著點了點頭,讚許道:「你果然很聰明。不錯,這一招叫做大夢魘術·噩夢重疊。我故意將真氣和魂力達到平衡,就是讓你誤以為我是要發出魔武雙修的一招,結果我只是單純的魂力攻擊,我祭出逆刃刀的真氣,不過是將這隕石碎玉附加其上,藉以增強爆炸的威力罷了。」

「但是,你說的只是過程,而不是原因……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你的貪婪啊!從一開始,你想要掠奪我,甚至到了最後,你還覬覦我的這把刀。如果你不是這麼渴望得到這把刀,以你的聰明和修為,想要擊敗我不難。」

斯格咬牙喝道:「想不到我斯格會死在你的手上!來吧,殺了我吧!狼毫部族的勇士就算失敗,也有足夠面對死亡的勇氣!」說罷便是握緊拳頭,閉上了雙眼。

尋風忽然笑了,說道:「你小子還算有些心機,到了現在還給老子玩陰的!你是個感知型的魔鍊師,閉不閉眼都一樣。你還故意握緊了拳頭,就是為了在我蓄力的瞬間,發射藏在你袖口的法器。這種毒針叫做狼毫飛羽刺?確實挺不錯的……」

一開始,在斯格看來,他根本就不需要動用全力就可以殺死這個真氣耗盡的莫尋風,更沒有想過再一次動用珍貴的狼毫飛羽刺,這是足以滅殺一頭五階妖獸的法器,比普通的暗器要珍貴的多!但是現在,他沒有選擇了!

斯格猛然睜開雙眼,將袖口指向尋風!

尋風見到斯格動作,卻紋絲不動,吼道:「打啊!來啊!」

斯格卻忽然停止了動作。他忽然想到了一種可能——自己現在不是又中了幻術?這麼珍貴的法器,難道還要打一次空氣么?眼前的這個莫尋風知道我要發射狼毫飛羽刺,卻依然面不改色紋絲不動……絕對還是幻術!

然而,尋風笑嘻嘻的用逆刃刀一撥,藏在斯格袖口裡面的一個黑色小筒便飛了出來。尋風用魂力掃了一下,便直接放入了自己的儲物戒指。

「什麼?不是幻術!」

尋風感慨了一聲,說道:「你這個SB!知道么?這人啊,只要太聰明就會被聰明拖累了。我就是嚇唬嚇唬你,沒想到你還真給糊弄住了,你是不是以為自己又中了幻術?」

斯格一改臉上的冷峻,苦笑了一聲,說道:「莫尋風,你是我斯格一生見過最可怕的對手。這一次,並非是我傻,而是你心性太狠,我從來沒有一個人面對生死還能如此坦然的。你見過狼毫飛羽刺的威力,你也絕對知道,我在這種距離發射,一旦中招則必死無疑!」

「但是你的眼神之中卻沒有絲毫的退縮,沒有一個正常人會有這種瘋子一樣的勇氣!不管如何,你是個值得我用命去拼的對手!哪怕我死在這裡,也必然要搶到你這把刀,等蘭戈醒來,她便會帶著這把刀回去拯救我的族人!」

「我是斯格,身負烏噶莫爾之名的男人,將在今日用你的血,找回我失去的尊嚴!」

斯格說道這裡猛然一咬牙,然後做了個吞咽的動作,臉色立即變得烏青,而且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

尋風忽然斯格這般變化,不再猶豫,立即揮刀斬下!然而斯格周身卻先一步爆發出一道強大的氣流,將尋風直接彈開了出去!

「這種力量……像是開啟了某種妖獸的封印之力!這種凶戾的氣息,應是六階妖獸……六尾妖狼!這傢伙居然吞下了藏在口中的六尾封印丹!」

感受到這種強大力量,尋風頓時一陣心悸!

「以我現在的狀態,絕對打不過這傢伙!這六尾封印丹可以讓他暫時獲得足以媲美六階妖獸的力量!」

斯格在幾個呼吸的時間內,就已經完全了接受這六尾封印丹的力量,如今已經完全變成了一頭狼人——

六尾狼人斯格!

此刻的斯格身高超過兩米,頭顱布滿了狼鬃毛,而且雙眼赤紅,一張滿是獠牙的狼口還留著口水!這是一頭餓狼!

因為斯格原本的身體左側受到重創,這次他所化身的狼人,左半身子同樣也是殘缺的,依舊還留著血,但是正是因為如此,才更為可怕。

餓狼,見了血會瘋的!

嗷嗚——

斯格一聲怒吼,便沖著尋風狂奔而來!

「等等!這傢伙的力量……居然能和這六尾封印丹的力量融合的如此完美!看來他的血脈之中帶有這上古妖狼的血脈,應該是上古狼人一族,可是他這種血脈傳承,為何會淪落到狼毫部族這樣的小族群裡面?偏偏還讓老子遇上了!」

「這六尾封印丹根本就是開啟了他隱藏的力量,絕不是單純的封印丹的力量!這麼算的話,縱然我完全恢復實力,也絕對不是他的對手……如今之計,只能走一步險招了!」

尋風又給自己塞了幾顆丹藥,幾個騰挪跳躍,將那昏倒在地的蘭戈抗在肩上,向著西域妖山的深處狂奔而去!

為什麼一定要扛上這個女人?當然不是尋風忽然起了色心。再說這個女人體型彪悍,用五大三粗來形容絕不過分,而且臉上塗滿了各種符號,也看不出有幾分美醜。

尋風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帶著這樣一個「人質」,便不必擔心斯格會使用什麼招數遠程攻擊,雖然自己扛著一個人速度會慢上不少,但是相比斯格現在將近三米多高的體型,在靈活性上,依舊是尋風佔優。 如果說在平原上,一頭狼的奔跑的速度絕對很快,但是在森林中,它們前進的速度則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在這裡,數不清的大樹根部交錯盤雜,幾乎沒有平地,必須要看準每一步落腳的路線,具有很強的跳躍力才能快速的移動。

尋風給自己選的路徑的原則很簡單,只要自己能過得去,越窄越好。所以狹小的樹洞、盤踞的植物根系中間成了尋風最佳的選擇之處。

斯格體型兩米多將近三米,很多地方只能強行擠過去,對於那些複雜的根系,則只能用利爪劈斷才能前進。

斯格心中是越來越急,他開啟了這種力量雖然強大,但是根本維持不了太久,但是尋風對周圍環境的判斷實在太過精準,每次在自己即將要抓住他的時候,他的身法就會忽然變化一次,忽快忽慢,忽左忽右,看上去根本就是毫無規律可循眼看就要追上了,結果他便找到了一些阻礙物。

可以說,尋風仗著身形的優勢,最大化的掌握了地利!

斯格除了狼毫飛羽刺,當然有著不少遠處攻擊的手段,但是尋風偏偏還將蘭戈抗在背上擋住了自己!一旦自己發動攻擊,必然會誤傷蘭戈。

這種有勁沒地方打的感覺實在是……太可恨了!

尋風現在的狀態其實也不算好,雖然他已經尋找機會給肩膀的傷口止住了血,但是畢竟現在整體的狀態都很虛弱。失血過多再加上劇烈的運動,他的體力也無法支撐太久。

這時,尋風魂力掃過前方,驚喜的發現,前面有隻正在掛在樹上睡覺的巨臂獼猴!

「哎呀,我的救星!你終於出現了!」

這巨臂獼猴乃是六階妖獸,雙臂力大無窮,性情算不上殘暴卻極為刁蠻,典型的野性難馴,就算別的妖獸不招惹它,它也一定會招惹別的妖獸。

尋風身形一頓,單手握住逆刃刀,猛然祭出一道真氣,這逆刃刀上面的源生火靈立即爆發出現,生出一股熱浪。然而他對準那巨臂獼猴周圍的樹葉揮舞了幾刀。

頓時那些樹葉立即被這股熱浪炙烤得燃燒起來。尋風的力道控制的極為精準,令這些樹葉燃燒起來,而不是直接被摧毀,頓時形成了一陣濃煙,那巨臂獼猴發現了異樣,立即醒了過來,等塔醒來時,發現自己被一陣煙霧包圍了。

也許是恐懼,也許是憤怒,這巨臂獼猴「嗚嗚吱吱」的叫喚了起來。

「對不起了,女人。」

尋風做完這一切,一把抓住蘭戈的腳踝,輪圈了沖著那巨臂獼猴扔了過去!

斯格的魂力早就感知到這巨臂獼猴的存在,看到尋風所做的一切,他頓時明白了尋風想要做什麼,登時大怒!

「莫尋風,你好陰險!」

斯格面對這一個選擇,如果去救蘭戈,這尋風必然逃跑;如果此刻攻擊尋風,則昏迷的蘭戈則會被這巨臂獼猴所殺。

「莫尋風,我要你的命!」

這一次,斯格選擇了攻擊尋風,只有殺死尋風獲得逆刃刀並帶回去,才有可能令自己的整個族人生存下去。相比之下,失去蘭戈會意味著他再一次失信於她,但是作為「狼毫部族的救星」,他背負著整個族人的未來!

斯格血口一張,直接噴射出一顆真氣彈丸!這一下可謂是打得極正!因為尋風將蘭戈扔出去后,並沒有繼續逃跑,而是直接轉過身來,雙臂交叉護在了眼前。

當尋風倒飛出去十幾丈倒地不起的時候,斯格忽然意識到,自己特么的又上當了——

尋風在裝死!

斯格很明顯的感覺到,方才自己這一拳打在莫尋風身上,被尋風生出的一股柔力化解了三分,雖然重傷了他,但是他絕對死不了!而且他的魂力還準確的探查了出來,尋風根本沒有昏迷,而是在暗暗的恢復真氣,滋養識海……

「嗚嗚!」

這巨臂獼猴看到尋風已經「死」了,大叫著跳到了斯格的面前!

巨臂獼猴身高雖然不足兩米,但是兩個手臂和胸膛卻很寬大有力,兩雙巨臂完全伸開,足有三米以上。而今它一隻手抓著蘭戈的腰身,一邊也用力的搖晃著,一邊看著斯格。

尋風把蘭戈扔過去之後,這巨臂獼猴居然是一把接住了,並沒有直接殺了她,而是當成了「玩具」。

斯格見蘭戈還有氣息,急忙吼道:「將她放下!」

這巨臂獼猴靈智極高,似乎是聽懂了斯格的話,將蘭戈放在地上,指了指她,又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最後對著斯格揮了揮拳頭——誰贏了,她就是誰的!

事到如今,斯格還能怎麼辦?打!

一頭餓狼,一隻頑猴就這麼打了起來。這算得上是兩頭六階妖獸之間的較量,聲勢怎麼會小了,一個狼人,一個獼猴,兩者打得是昏天黑地、地動山搖!

此刻,尋風找了個舒服的姿勢躺在遠處了,全力吸收著早些時候服下的丹藥。這些丹藥正是由尋風搜刮的皇城寶庫這種的各種天材地寶煉製而成,效果怎麼會差了。只不過方才他疲於奔命,根本沒有多餘的心思運轉經脈之力全力吸收罷了。

現在呢?不消一會兒,尋風的真氣和魂力已經恢復了五成以上,而且他還專門服下了一顆生機丹,肩部的傷口也是好了大半……

這巨臂獼猴原以為這個「傻大個兒」半個身子都受傷了,一定很好欺負,但是它錯了,斯格的兇狠程度遠遠超過了它的想象。雖然它已經擊中了斯格好幾拳,但是自己的身上也被斯格抓傷了數到恐怖的傷痕……

最後一擊!

斯格成功的躲過巨臂獼猴的一拳,然後直接將狼爪刺穿了巨臂獼猴的心臟!

在巨臂獼猴到地的時候,樹梢上傳來了啪啪啪的掌聲!

「你們兩個你一拳我一爪的,打得真是精彩!就是有點墨跡……」


尋風蹲在樹上,鼓著掌,還吹了聲口哨,完全像是看完猴戲的人在叫好。

「托你們的福,老子現在完全恢復了,而且因為你們打得時間太長,我實在閑的無聊,還借這個機會創下了幾個新招式,想見識下么?」 宋喬安在廚藝大賽上嶄露鋒芒,「食為天」也從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店進入大眾視野。

對於考官們吃蕁麻葉吃的津津有味的傳聞很快便傳遍了,很多人來只為品嘗這一道不一樣的美食。尤其是白墨的那些「粉絲」,便是輕紗遮面也要來嘗嘗這菜。

宋喬安也給這道菜取了個雅緻的名字——冪翠凝紅。

「你們說在這裡能不能偶遇白公子啊?」一個綠衣服女子問其餘幾個同伴。


「我聽說白公子時常來這家店,說不定真能遇見!」


「是啊!若是能遇見白公子就好了!」

宋喬安抱著雙臂,靠在櫃檯上看著那幾個小娘子半嬌羞半大膽地聊著白墨,無疑表達的是各自地愛慕之情。

沒想到這白墨在這錦州城竟然還是個偶像般地存在。

宋喬安勾勾唇,笑著走過去。

「幾位姑娘,白公子可是本店的常客。幾位姑娘有沒有興趣嘗嘗白公子常吃的菜肴?」

「好啊!好啊!咱們正愁不知道吃什麼,既然是白公子常吃的,那定然是美味佳肴!」

「好嘞!姑娘稍等!」宋喬安趕緊進去廚房。

「宋應,將這幾份點心給外面那幾位姑娘送去!」

「好嘞,掌柜的!」宋應剛走到門口,突然想到了什麼,回頭問道:「掌柜的,為什麼只上點心,咱還有其他的招牌菜啊!」

「你笨啊!」宋喬安白了他一眼,「這點心不行銷,男客更不會點!好不容易來幾個姑娘,還不趕緊推銷?」

「哦!」宋應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原來姑娘家喜歡甜食!」

……

「怎麼全是點心啊?」其中一個黃衣服的女子嫌棄道:「點心吃了可是要發胖的!」

「是啊!」綠衣女子看了看自己盈盈一握的細腰,抱怨道:「我近日都胖了,若是再吃甜食,可就更胖了!哎!小二哥,有沒有什麼不長胖的吃食?」

宋應抓抓腦袋,「這……」

「這便是最好的減肥點心!」宋喬安上前應道。

「姑娘且看這菊花酥,是用糜子面所做。糜子是粗糧,不僅能調理腸胃,還能減肥瘦身。關鍵這餡料乃是時令鮮果做成的醬,美容養顏,白公子逢來必點!還有這藕粉糕,香軟甜糯……還有這個白玉餅……這些都是白公子最喜愛的甜點,好吃還容易飽,吃了這個,便不再吃主食,你們說說,不是更容易瘦嗎?」

幾個姑娘將信將疑,「果真如此嗎?」

「宋掌柜的話,自然無半分欺瞞!」

白墨突然出現在宋喬安身後,眼眸含笑,丰姿神逸。

幾位姑娘差點驚喜地叫出聲,按捺住內心的激動,優雅又嬌羞地盈盈行禮:「白公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