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等若是他白恩書到手的東西被人搶走了的感覺,讓他非常非常的不爽!

雖然他不願意相信,但以他的目光來看,人確實是被治好了,很快就能真正見效!

「年輕人,謝謝了!」關鐵凝走到林楠身前,哪怕是七十歲的高齡,依舊對著林楠躬身行禮道謝,這是他最喜歡的女兒,是他最親近的人!

徐曉雯此刻依舊拉著林楠不肯撒手,讓林楠無奈,不過見狀還是連忙上前攙起。

「老爺子您別客氣,關悅是我朋友,阿姨生病,我出手救治理所應當!」林楠回道,這種老爺子行禮,林楠也被折壽。

「就是,關爺爺你就別客氣了,從今天起這就是您外孫女婿了!」徐曉雯關鍵時刻開口補刀,再度當著眾人的面提到這件事。

關鐵凝不傻,看的出來林楠好像並不是很願意,完全是被拉著,不過他既然開口道出,自然不能輕易反悔,更何況這種神醫外孫女婿,哪怕是他也很在意,真若是有著這麼一門親事,他很樂意,而且關鍵是外孫女也很喜歡的模樣。

「哈哈,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客氣了,叫你一聲小楠吧,你和關悅的事情,老頭子我不會阻攔,只要你們願意,我關家隨時可以給你們舉辦婚禮!」關鐵凝大笑一聲說道,顯得很是高興。

徐曉雯自然是滿臉的歡喜,徐江龍有著一絲無奈與羨慕,白恩書是一臉的陰沉,林楠則是一臉的苦逼! 「爸,爸!」

易陽正在喝水,聽著好像是兒子的聲音。

「你聽聽是不是兒子回來了?」

「兒子忙著呢,回不來,你不說不讓他回來嗎?」

「是啊,算了,讓他好好工作吧。」

正說著呢,易大千已經進來了。

「兒子?真回來了,你爸說我還不信,快坐下。」

易大千看著爸爸虛弱的樣子,眼淚早就不受控制,一下跪在了爸爸面前。

「爸,對不起,爸,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看著兒子的樣子,易陽也不好受,他努力的起來,把兒子扶起來,抱住了兒子,多少年了,記得上次抱還是初中的時候,一轉眼兒子都有孩子了,也邁入了中年,不知道什麼時候,抱一抱兒子已經成了奢望。

「爸……」

易大千已經說不出來話,只是哭,易陽摸著兒子的後背,安慰著。

「爸不是還活著的嗎,別怕,別怕,起來,你媽給你倒水了,喝一點兒,省著嗓子痛。」

易大千起來,有點兒不好意思。

「媽,我自己來就行。」

「沒事,媽身體好著呢,對了,你怎麼知道的?」

易大千說了一下,之後他又追問了一次,媳婦兒告訴了他實話,這他才知道,原來爸爸已經這麼嚴重了,他一直以為,還要幾年的時間。

「生老病死,誰也躲不過去的,兒子你就想,那些世界級別的大人物,到了時候不也是要走嗎,你的好了爸知道,只不過你要想想,這個家裡你是男子漢,媽媽還要等著你照顧,所以你不能倒下,爸爸走了,你就要努力的幫爸爸保護好媽媽。」

「我知道爸,您放心。」

易陽點了點頭,剛才說了太多精力又耗費太多,這會兒突然就困了,周子怡看出來了,趕緊扶著他回樓上躺下,易陽堅持每天回房間睡覺,他說自己睡在那裡最舒服。

在說一說大霖,他從師叔那裡知道了爸爸給他留下了東西,回家就開始找,其實別人都不理解,為什麼去海邊還要拿工具,因為老郭說帶兒子去海邊,根本就不是去海邊。

那還是大霖小的時候,剛過來不長時間,然後爸爸問他去不去海邊,他說去,兩個人就去了,他負責拿一個筐,結果爸爸帶他到了海鮮市場,導致他小時候一直以為海邊就是海鮮市場,小夥伴問他去海邊看到什麼,他說了一堆,你別說,這東西海里確實有,結果也沒人告訴他錯了,後來大了才知道,爸爸是騙自己的,帝都也根本就沒有海,唯一有的可能是后海,不過那也只是個酒吧。

庫房裡大霖找到了那個筐,筐裡面放著一個小玩具,是大霖小的時候買的,裡面可以放東西,他把東西拿出來,掏了一下,果然摸到了一張紙。

拿出來,打開,上面是熟悉的字體,一看就是爸爸寫的。

「大霖,我的兒,這些年原諒爸爸,爸爸不知道該怎麼表達,多少人問我,我都默然不語,因為我沒有辦法說,我自己的孩子自己最心疼,你們過得好爸爸就高興,但是為了一些私心,我不願意承認,但是你要記住,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爸爸的兒子……」

老郭的這封信很長,大霖看了很久,他知道,原來爸爸一直是支持他的,不管怎麼樣,得到爸爸的祝福他就很開心。

這已經是第五天了,易陽昏睡的時間更長了,清醒的時間只有一個多小時,每天還要和人說話,周子怡讓他要不然就別見了,易陽說已經是這個樣子了,見不見有什麼區別,所以來者不拒,每個人他都見,也都聊天,不過大家也知道輕重,基本上幾分鐘就走了。

「二胖子回來了?」

「對,馬上就到了。」

二胖聽到這個消息心急如焚,可是孫子發燒,兒子出門了,兒媳婦兒上班,他就拖了兩天才過來,在家裡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兄弟。」

「二胖子,你這幾個月是不是又胖了?」

「滾蛋,我孫子都說我瘦了。」

「那還好我沒說,要不然不是被你佔便宜了。」

二胖來了,易陽的精神好了不少,之前也說過,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是自己到了這個世界后唯一接納過來的朋友。

「你說你,身體說不行就不行了,你死就死了,還讓我們傷心,你就是想讓我們傷心過度,一起去陪你。」

二胖說話毫無顧忌,這話說的挺討厭,但是懂得知道這是真的兄弟。

「我現在是身體不行了,你身體好像多好一樣,我跟你說,到了那邊先過去就成了老大,等到時候你去地方都沒有,我住著豪宅,開豪車,你只能步行,到時候你可別生氣。」

「就你,我看老爺子要是不給你弄點兒產業,你到了那邊也就是混吃等死。」

老哥倆互相損了對方好一陣,直到易陽累了,眼睛都有些睜不開了,這才算了,不過今天可能是高興,易陽兩個多小時都沒睡覺。

「胖叔,還是您管用,我們怎麼說我爸也就是一個小時,然後就睡了,也就是您來了,我爸這才能這麼精神,早知道,早就把您請來了。」

二胖聽了這話沒有高興,反而是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其實這不是好事情,他現在身體的機能已經是固定的,每次清醒的時間長,浪費的也就越多,我倒是希望他每次清醒兩分鐘,沒準就能堅持好久。」

聽了二胖的話,大家也都低下了頭,他們也明白這個道理,只不過不願意承認罷了,總覺得爸爸精神了就是好事情,他們想看這樣的爸爸。

「東西都準備了嗎?」

「準備好了,我爸自己準備的,地方也都聯繫了,現在私人醫生都是二十四小時在家裡,設備也都在這裡,什麼都用,到時候……就行了。」

話沒說全,但是二胖知道,意思是人走了那天,直接就可以操辦後事,只不過這句話誰也不願意說出口而已,他也不願意。 兩個小時后,燕京關家別墅內,林楠硬是被安排坐到關鐵凝身邊落座,徐曉雯緊挨著林楠,再之後才是徐江龍,旁邊作陪的還有關家的幾人。

一個小時前,關悅母親醒了過來,徹底證實了林楠神醫之名,經過醫院的檢查,發現她真的好了,思維清晰,一點都沒有什麼影響,唯獨就是顯得有些虛弱而已,各項生命體征在快速恢復著,可喜可賀。

為此,老爺子關鐵凝非常高興,直接邀請林楠來到關家,要好生招待。

不僅僅是自己女兒的救命恩人,更是自己未來的外孫女婿,他很是在意,而且越看越是滿意。

至於白恩書,早就在關悅母親蘇醒的時候就黑著一張老臉灰溜溜的走了,實在是待不下去了,赤裸裸的打臉了,而且更重要的是老爺子也好似認準了林楠這個未來外孫女婿,對他不管不問了,再待下去也只能丟人現眼,為此他選擇跑路了!

且說林楠本身的感覺!

那真是日了狗了……

林楠有一萬個不樂意,這都是什麼事情?自己不就是救個人嗎?幹嘛非要這樣呢?如此的話林楠以後可真不敢亂就認了。

個個都要以身相許嫁給自己,誰承受的住?

為此,林楠一直都是哭喪個臉,滿臉的不情願,若非徐曉雯硬是拉著不撒手,再加上關家老爺子實在是盛情款待,林楠肯定不會來。

「林楠來咱們一起喝一個,這以後咱們可就是一家人了!」主位上,關鐵凝頗為高興,親自給林楠倒酒,並且舉杯說道。

「關爺爺,這件事我真的解釋過了,我有女朋友的,不是關悅,所以這事?」林楠一臉無奈開口,這句話自己說了不止五六遍,但他們就是不聽,非常的執著,非要把關悅許配給自己,撮合二人,讓徐江龍在一旁臉色很黑……

他見過勸酒的,但卻沒有見過這般勸著娶女神媳婦的!

就關悅這種,多少男人都視為女神,多少人願意為之赴湯蹈火,但奈何到了林楠這裡就不行了,硬是不要……徐江龍很想開口怒斥關家一群人一聲。

尼瑪的看不到這裡還有一個不錯的人選嗎?幹嘛非得選擇這個有主的,並且還滿是不情願貨?

一頓飯,林楠不知道怎麼吃完的,一群人認準了他,徐曉雯在一旁不停的煽風點火的,鼓動著大家,鎖定了他這個關家女婿的身份,讓林楠滿是無奈。

一直到夜裡十二點左右,這頓飯才算是結束,關家準備留宿,不過被林楠給強烈拒絕了,實在是待不下去,正準備跑路之際,關悅從醫院回來,她母親已經再度睡下休息,先前她在那邊陪伴著,而今一看到林楠,即便是關悅的沉穩也沒有忍住,直接撲在林楠懷中,給了一個深深的擁抱。

在得知母親出事的瞬間,關悅整個人所有的堅強都卸去的一乾二淨,好在她還有林楠,不僅將母親救回,更是讓自己免於嫁給其他人。

外公之前的承諾,她沒有反抗,主要是她知道有林楠在,她相信林楠的實力,並且也願意這個結果,所以徐曉雯特意挑明了一下,她明白徐曉雯的意思,也是自己的意願。

而今再見林楠,她義無反顧的,哪怕明知道林楠可能會拒絕,但她不介意。

「謝謝你林楠,有你真好!」關悅輕聲,雙手緊緊環抱著林楠。

這一幕,看著其他人眼中,聽在他們耳中,無疑是證實了他們之前的猜測,心中忍不住對林楠一陣鄙夷,先前還尼瑪的推三阻四的,現在無法否認了吧?事實擺在眼前了!

即便是徐江龍心中也是一陣不對味,畢竟這是他暗戀了數年的人,此刻出現在兄弟懷中,那感覺,真是日了狗了!

這個時候,林楠真的很無奈,他想推開,但一時間關悅抱得很緊,他又不敢真的用勁,只能任由她抱著,一雙手不知道該放哪了,有些尷尬。

「幹嘛那麼客氣,咱們可是朋友,阿姨沒事就好,你也休息下吧,我和龍哥要走了!」林楠開口說道,依舊準備告辭離去。

關悅聞言,並沒有奇怪,她知道林楠的心思,放他離去,直接點頭,看的讓林楠一陣感慨,還算是善解人意,然而剎那間她開口,帶著一絲不容置疑之意。

「我送你一起!」

聽到這話,徐曉雯更是沒得說,第一個站了出來。

「對啊,我們倆送你,正好我哥也在,關悅肯定沒吃飯,要不咱們出去吃個宵夜吧?」

林楠臉色不自然,徐江龍直接對著妹妹黑臉,這個時候想起自己來了?而且貌似還是一個輔助借口而已。

「你還知道我是你哥……」

也難怪他不爽了,從見面到現在,基本上這個妹妹一直圍在林楠身邊,對自己簡直如同當空氣了,明明看起來是要把關悅許配給林楠,這個妹妹怎麼看起來那麼熱情,有點反常,徐江龍一時間很是搞不懂。

「哥,我可想你了,我請你吃頓好吃的吧,您消消火,我知道關悅現在要嫁給林楠了,你這心裡不舒服,依我看你就趕緊找個其他漂亮的女人吧,關悅你就別想了!」徐曉雯開口說道。

不提還好,這一提起來,林楠尷尬,關悅尷尬,徐江龍直接臉黑如墨。

「小丫頭皮癢了是吧?」說著,徐江龍抬手就要去揪耳朵,要好好教訓一下這個妹妹,越發懷疑他倆是不是親兄妹了,一點沒有像著這個大哥了。

一番嬉笑打鬧,幾人還是從關家離去,關悅和徐曉雯硬是給跟著出來,然後美曰其名的要給林楠找個地方,然後就直接在離關家不遠的一家酒店內開了一套頂層的總統套房,關悅直接報出了自己的身份,然後酒店酒店都出面了,親自招待,讓林楠好生意外。

隨即林楠才一副如夢初醒之勢,關悅赫然是這座酒店的少東家,這是關家的產業,而掌控這一切的人便是關悅的母親!

「看不出來,你竟然還是一個真土豪!」林楠輕笑著說道,這麼一個有錢的豪門小姐,絕對的白富美,竟然甘願去一個鄉鎮做鄉長,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 酒店套房內,四人坐在一起,酒店少東家來招待朋友,酒店自然不敢怠慢,儘管這位少東家很少露面,但還是各種美食都端了上去,讓林楠都是一陣意動,看的出來關悅真的是餓了,吃了不少,林楠更是沒有吝嗇,拿出來一份靈食給她吃,對她身體好,而且這大半夜的,熬夜終究是不好的,這東西對她和徐曉雯也有點作用。

幾人閑聊了一些,當著徐江龍的面,二女總算是還有點分寸,不過依舊顯得有些黏人,徐曉雯被徐江龍教訓了幾次,總算是才老實點。

眼看著關悅吃的差不多了,林楠才開口道出先前病房呢探查到的情況。

「什麼?我媽中毒了?」關悅一聽林楠這話嚇了一大跳,徐江龍也帶著一絲意外。

林楠點頭,隨即將之前小小醫館的診斷給關悅介紹了一下,他不知道這個毒是什麼,畢竟這種慢性毒連現在各種醫學檢測都難以探查到,若非小小醫館,他決然也不可能知道。

「這種毒是慢性的,估計有著一個月左右的時間開始的,一直潛伏在阿姨體內,你這兩天稍微注意下,問問阿姨最近有沒有吃什麼特別的東西,不要聲張,真若是找不出來,你再叫我,我應該可以探查出來!」林楠沉聲說道,也是擔心他們查不到,畢竟這種東西太隱秘了。

聽到林楠的介紹,關悅臉色非常不好看,帶著濃濃的怒意,有人給她母親下毒?這當真是太恐怖了,誰能幹出這種事情?

細思則恐!

「關悅,你自己也要小心一些,畢竟眼下還沒有正式確定什麼,誰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我明晚回去,明天你若是有什麼發現,也可以叫我!」看著一臉擔心的關悅,林楠關切的開口說道。

雖然林楠無法接受嫁給自己的這件事,但朋友還是朋友,該關心的肯定不能免掉。

不知不覺中,已然到了凌晨兩三點鐘,林楠徐江龍兩個大男人沒問題,關悅徐曉雯就不行了,徐江龍要回去了,他們是有要求的,先前私自外出其實已然犯規了,不過輪到徐曉雯和關悅的時候,徐曉雯突然間耍賴了,竟然不走了,就要住在林楠這豪華套房內,讓徐江龍再度臉黑。

這大半夜的,孤男寡女的在一起,徐江龍可不放心,尤其是今晚這個妹妹表現的那麼熱情,天知道發生什麼。

到最後還是關悅一個電話打到前台,重新在一旁開了一個房間,兩人也沒有回去,就這般在酒店住了下來,這才算是結束。

第二天一大早,林楠還睡的正香,突然間察覺到房間內有動靜,睜開眼一看頓時嚇了一跳,赫然發現徐曉雯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樣在打量著林楠,那眼神真如同一個大色狼一般,讓林楠情不自禁的提了提被子。

「你要幹什麼?」林楠無語,幸好自己沒有裸睡的習慣,否則這豈不是要暴露了?

「嘿嘿,就是準備來看看給你蓋個被子,伺候一下你不行嗎?」徐曉雯嘿嘿一笑,絲毫沒有半點覺悟,徑直坐在了床上,一身漂亮的打扮,這大清早的著實有點刺激人。

當然,更多的是驚嚇此刻,一睜眼看到別人在自己房間,肯定不好受突然間。

「大小姐,咱能正常點嗎?我一個大男人的房間,最好不要亂闖!」林楠苦笑抱怨了一聲。

「大男人怕什麼?是怕你吃了我,還是我吃了你?」徐曉雯開口,故意將這個吃字說的那麼清楚,誘人之極。

「我之前怎麼就沒有發現你竟然還是一個誘人的小狐狸精呢!」林楠苦笑,一臉的不開心,這小丫頭太坑人了,徐曉雯聽到這句話,再加上這種表情,那個笑的更歡了,對小狐狸精這個稱呼貌似很滿意。

「你趕緊給我先出去,我要起床穿衣服了,現在裸體沒穿衣服呢,張針眼了別怪我!」看到她竟然還在笑,林楠沒好氣的說道。

不料徐曉雯根本不在意的表情,反而聽到林楠赤身裸體的消息後有著濃濃的興緻,直接對著直勾勾的打量著,大有一副你掀開看看的表情。

「我可要掀被子了!」林楠開口催促。

「你倒是掀啊,我這也不小了,我倒是很想見識見識,和我那些病人的身體有什麼不同,再說了你可是我徐曉雯要嫁的男人,看兩眼怎麼了?正好熟悉下!」徐曉雯笑道。

這種話,直接讓林楠臉黑,這叫什麼話,這個也能熟悉下?

「掀開我看看,順便也給你檢查下,我可是一名醫生!」眼看林楠臉黑,徐曉雯更是高興了,露出一個得逞的表情,煞是可愛的盯著林楠。

「我怕你了!」林楠無語,就此服輸,當即也不管了,直接提著被子就掀開,徐曉雯雖然嘴上說的那麼好聽,真等到林楠要掀開的時候,還是忍不住突然間閉上眼睛,不敢真正看下去,儘管她是一名醫生,但畢竟是徐家大小姐,接觸的也主要是普通外傷和女性病人,男性接觸的並不多,還真沒有看過男人全部的身體。

自然,下意識的不敢真正看下去。

專職妖孽保鏢 看到這一幕,這下輪到林楠輕笑了,此刻根本就沒有裸,昨晚睡太晚,林楠基本上沒脫衣服就這般躺床上睡了,如此即便是徐曉雯想開,也看不到。

「原來你也害羞啊,還真以為你這天不怕地不怕呢!」林楠輕笑道。

徐曉雯雙頰通紅,顯然這種事情真正面對的時候還是很放不開,雖然年紀不小了,但和關悅一樣,二人感情上面完全是一片空白,林楠是她們遇到的第一人。

面對林楠的調笑,徐曉雯也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氣,自己都願意把自己給他,看一眼又能如何,當即直接睜開眼,準備欣賞一下眼前這個男人。

不過剎那間,她臉上帶著羞怒之意,因為根本沒有想象的那一幕。

「流氓,壞人!」徐曉雯嬌斥一聲,隨即直接起身離去,來到客廳內給林楠準備早餐起來。 易陽已經堅持到了第七天,前幾天都是昏昏沉沉,今天難得起了個早,出去走了一圈,回家把飯菜都弄好了,家裡人都不知道,洗澡下樓,一家人已經坐在那裡了。

「爸,這菜都是您做的?」

「對啊,嘗嘗,味道是不是沒有變化,大霖他們到了,我聽見車的動靜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