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用了很短的時間他們就離開了鬼域,重新看到藍天這些倖存下來的傭兵幾乎要抱頭痛哭了。他們不是怕死但這些貴族出身的傭兵絕對不想死在這裡。

葉蓮娜深深的看了布萊恩和黛芙妮一眼,一句話也沒有說帶著這些逃出生天的同伴返回莫斯科。雙方都清楚這是他們第一次合作也是最後一次,葉蓮娜在心中暗暗發誓,在也不會讓自己的同伴淪為別人的炮灰。

布萊恩看著葉蓮娜他們漸漸遠去,也不知道心中是何種滋味,他希望葉蓮娜組建的傭兵團可以壯大下去。

因為只要傭兵團強大到一定程度,他們還會有再次見面的機會的,只是不知道那時葉蓮娜的傭兵團,會不會在此成為布萊恩手中的炮灰棋子。

布萊恩收回目光從懷裡掏出一個符文,正是迪恩大叔之前交給布萊恩的通訊符文,眼看天色就要黑下來了,布萊恩也不想浪費時間。捏碎符文後沒過多久一個衣著寒酸的糟老頭出現在布萊恩的旁邊正是迪恩大叔。

這次布萊恩也不廢話直接帶著迪恩大叔進入了鬼域,這次有法神級別的迪恩大叔保駕護航,橫衝直撞的來到了布萊恩找到的那處地方。

迪恩大叔在確定這裡就是通向冥界的空間節點后,也沒有使用道法仙術而使用傳統的魔法,雖然這個魔法已經在這片大陸上絕跡了。

經過迪恩大叔的簡單敘述,擁有良好魔法功底的布萊恩,還是很快就將其領悟。

這樣的亡靈魔法很簡單,首先許要布置一個圓形的魔法陣,在魔法陣布置完之後迪恩大叔躺在上面。

布萊恩也在旁邊布置了一個差不多的魔法陣,效果是一樣的,只是為了保險起見還向迪恩大叔這邊看過來。

迪恩大叔對布萊恩的模仿能力還是把比較認可的,迪恩大叔又在魔法陣的四周點燃了一圈蠟燭。

老傢伙又將魔法口訣告訴了布萊恩,並吩咐在一旁的黛芙妮,在他和布萊恩在魔法陣裡面躺好后,拿出幾枚金幣放在他們的肉身上。

左手一枚右手一枚,兩個金幣一正一反放在自己的左眼和右眼之上,總共四個金幣,還有三個金幣放在自己的腳下,一共是七枚金幣。

這些金幣一會兒可是要大用的,迪恩大叔躺在那裡,任憑黛芙妮公主將金幣放在他的身上。

等黛芙妮將金幣放好后,迪恩大叔開始念動咒語,他念叨一句咒語,布萊恩也念一句咒語。

等他們念完咒語周圍狂風四起陰風陣陣,那些蠟燭被紛紛吹滅,當最後一根蠟燭的火焰消失時,迪恩大叔和布萊恩的靈魂從他們的身體里走了出來。

與此同時那些熄滅的蠟燭又重新點燃,只是原本紅色的火焰,變成了詭異的藍色。

他們站在自己的「屍體」旁相互看了一眼,每人手中都拿了七枚金幣,迪恩大叔向遠處走去布萊恩急忙跟上,他們明明是向小鎮走去,但是沒走幾步便漸漸地脫離了原先的位置,不知道走到了何處。

走著走著他們來到一條大河邊,迪恩大叔坐在河岸邊揮手示意布萊恩坐在他的旁邊一起等。

布萊恩雖然沒有去過冥界,但是也知道一些傳說,他知道迪恩大叔是等靈魂擺渡人。

在這條只有死人才能看到的河流上,有著一群人他們來回划著一艘斑駁的木船,載著剛死不久人的鬼魂。將他的靈魂帶上船度過這條冥河,送到冥界。

但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並不是所有人都能上船的,死者需要向靈魂擺渡者,送上金子或者銀子。

不然只能在冥河中游泳永世不得超生,布萊恩和迪恩大叔每人都有七枚金幣,足夠他們上船的貢品了。 迪恩大叔拿著一枚金幣對著湖面上的濃霧拋了出去,金幣在水下水面上一跳一跳的,不知跳到了何處。

很快對面有一條小木船向這邊劃了過來,划船的人看不清樣貌,整個瘦小的身體,躲在風衣之中寬大的帽抖遮住了他的臉。

布萊恩和迪恩大叔上了船將手中的金幣扔在船艙里,在船邊坐了下來。

他們都沒有說話也沒有四處張望就靜靜的坐著,很快小船向河中心劃去,也不知道劃了多久,他們好像穿過了一片森林,穿過了岩漿沼澤,穿過了說不盡的名山大川。

終於在一圈黑暗之中他們走到了歸途,可是當迪恩大叔和布萊恩剛剛下船準備登岸的時候卻突生異變。

那個在船上划船一直沒有說話的黑袍人,突然對著迪恩大叔他們說道。


「你們是什麼人?竟然是沒有死亡的生魂,我這條船可是只裝死人的,就算你們本事通天,過了這條河就一定要死。」

布萊恩以為這個人會突然對他們出手,警惕的看向靈魂擺渡人,但是迪恩大叔卻無所謂地揮揮手不削的說道:

「希望我死的人何止千萬,就是光明神都無法將我抹去,何況是你們這些螻蟻,惹得我煩了直接把你打回原型。」

那個船夫聽了迪恩大叔的話也不生氣,咯咯的笑了起來划著小木船走了,看著船夫已經划著船回到了迷霧之中,迪恩大叔才面露出了凝重的神色對布萊恩說道:

「看來我們的秘密已經保不了多久了,一個靈魂擺渡者知道有生魂混入到冥界。所有的冥界守衛都會知道,若是我們很快的暴露實力恐怕還會驚動冥王。

雖然冥王哈迪斯這些年被光明神的勢力打壓的夠嗆,死亡靈魂要麼因為罪孽深重墮入地獄,要麼因為心中有怨恨歸入煉獄。

但是冥神畢竟是老牌神明,他的實力不是我們可以抗衡的,所以抓緊時間快點找到你的母親將她帶走。

迪恩大叔都如此謹慎,布萊恩更是心中擔心。快速的跟著迪恩大叔向黑暗中走去。

在這裡周圍都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籠罩著,布萊恩什麼都看不到,但是迪恩大叔就好像輕車熟路,對這裡了如指掌一般。


這還是要靠迪恩大叔那面神奇的鏡子,為他指引方向讓迪恩大叔可以最快的找到安吉拉的位置。

當他們離開后不久在冥界的深處,一處不知名的空間突然穿出一陣大笑聲。這笑聲震動了整個冥界,也不知道笑聲的主人是否就是哪個傳說中的冥王。

傳出笑聲的正是布萊恩他們最不想驚動的冥王哈迪斯,要說為什麼冥王哈迪斯知道布萊恩他們來了冥界這麼高興,還要從冥王的出身講起。

在光明神還沒有完全佔領神界時,哈迪斯的父親就是曾經的神王克羅諾斯。

克羅諾斯戰勝了上古之巨神泰坦成為神王,但他聽信巫神的預言,害怕其子將會推翻他,便把妻子瑞亞的孩子們都吞下肚子。

當宙斯運用嘔吐葯使克羅諾斯吐出所有孩子時,哈迪斯則比波塞頓還慢出來,變成了波塞頓的弟弟。

在討伐克洛諾斯時,獨眼巨人送給宙斯閃電火,給波塞頓三叉戟,給哈迪斯能使他隱形的黑暗頭盔。

最終三兄弟合力殺死並封印了自己的父親克羅諾斯,在戰後和波塞頓抽籤分配統治區域時,哈迪斯抽中管理冥界的簽成為了冥神。

所以黑暗無邊的冥界自此之後由哈迪斯統治,哈迪斯把冥界的事務處理的井井有條,紀律嚴明而且他長得很帥,雖然喜歡黑暗,但是他也公正無私,是一個令人敬畏的神。

在很多人眼裡,他是少數大家真心敬愛的神,因為至少他很公平。在多神教昌盛時期,哈迪斯的神像是坐在四匹黑馬拉的戰車裡,手持雙叉戟,無論前面有任何障礙他都將剷除。

傳說如果他走入陽界那必然是帶領犧牲者的靈魂去冥府,或是檢查是否有陽光從地縫射進黃泉,是一名盡職盡責的神明。

但是光明神掌權後為了得到更多的信仰之力,便讓自己的信徒污衊冥王,說中哈迪斯是一個可怕的,常發出陰險笑聲的恐怖無情之神。

其實哈迪斯確實最喜愛黑色,最愛的祭品是全身裹著黑紗的黑母羊或黑公牛,白楊樹是他的聖樹所以光明教會很討厭白楊樹。

但至少哈迪斯的笑聲一點都不恐怖,只是哈迪斯發笑的地方有點瘮人罷了。

值得說明的是,哈迪斯是冥王不是死神,也不是冥界的判官。

死神是塔納托斯,與死神是兄弟的是睡神許普諾斯,而判官有三位,分別是米諾斯、拉達曼迪斯和艾亞哥斯。

他們各自專門負責審理靈魂的思想、言論、行為。還有正義女神希彌斯,她手持利劍,為每個靈魂秤善惡,

其實布萊恩對冥王並不是很了解,他知道的最多的還算死神,死神是夜神之子喜歡披著黑斗蓬手持致命的劍,於夜晚行走在人群的居地恐怖可怕。

逃愛:輪迴千年之殤

死神的兄弟睡神休譜諾斯被描繪成一個帶翼的光明神,當他用敲打神奇的魔杖或扇動黑翅膀時,人們便會入睡。

休譜諾斯看上去很可笑但他的威力大過諸神,光明神也逃不過他的魔力。

雖然這些神祗與哈迪斯交好但冥王哈迪斯本人卻比較低調,對權力的興趣不是很大。除了年輕是到地面上搶了春之女神做妻子外,大部分時間都很安分的待在冥界。

傳說哈迪斯居住在冥界的最深處,在冥界和地獄之間,建造著一座雄偉龐大的宮殿,這就是冥王哈迪斯和冥后的住所。

並親自囚禁被推翻的提坦,同時還有百臂巨人看守。在他的宮殿前有一條忘河與冥河相連,河水能使鬼魂忘掉陽世和陽世的生活。 人死之後來到冥河岸邊,卡戎用船將他們渡過冥河,後來死的人多了卡戎忙不過來,便選擇一些實力強大的魔法師的靈魂,成為靈魂擺渡人也就是布萊恩他們看到的船夫。


並由三頭狗克爾柏羅斯守在入口,對進去的人毫不阻擋,但不允許任何人出來,所以迪恩大叔打開的陰陽之門,對冥界來說是禁忌被諸神所不允。

後來光明神派路西法率領墮落天使組建地獄,路西法便仿照古冥界也引進了一批地獄三頭犬幫他看守地獄。

在地獄之中還有三個大人物要小心,彌諾斯、埃阿科斯和拉達曼提斯是冥府的三個判官,死者的靈魂都要接受他們的審判。

為了保持審批的公正,其他神明包括他們效忠的冥王哈迪斯,都不能對審判的公正性加以干預。

曾經有一個國王的女兒們因殺夫,被判在冥府不停地往無底的瓮里注水,即使那個國王祈求光明神減輕女兒們的罪孽,光明神為了強調他的仁慈與權威,下令減輕對國王女兒們的處罰。

但是判官們不為所動反倒加重了對那些女人的處罰。為此光明神十分惱怒,可是這些人有冥王護著,光明神也不能將他們怎麼樣。

但是這件事直接導致了地獄的存在,原本所謂的地獄只是冥界與人界之間的小界面,被光明神用神力強行獨立了出來,用於關押罪孽深重的靈魂。

其實就是在和冥王搶奪對鬼魂的控制權,這和後來出現的煉獄是一樣的原因。

雖然哈迪斯連光明神的面子也不賣,所有進入冥界的靈魂依舊都要歸他管轄。

但是在上古只時傳說也有極少數英雄,曾進入冥府又活著回到人世。

斐萊城的國王亞德美托斯本該死亡,但其妻亞爾克斯提斯自願代夫受死,於是靈魂被死神帶至冥界。

幸有赫拉克勒斯自告奮勇下冥界挑戰哈迪斯,哈迪斯落敗而歸還亞爾克斯提斯的靈魂。

所以說如果布萊恩足夠強大,強大到打敗冥王的程度,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帶安吉拉的靈魂離去。

但布萊恩卻絕不想這麼做,能不能戰勝這個老牌神明先不說。即使在迪恩大叔的幫助下將光明神打敗了,將母親的靈魂帶到了人界。

卻必然將這個哈迪斯徹底得罪了,布萊恩已經是光明神的敵人,在成為冥王的敵人,布萊恩就不要混了。

其實當布萊恩來到了冥界被發現之後,他的目的能否達到就要看哈迪斯的意思了。不過從剛才哈迪斯的笑聲中也可以清楚,他對布萊恩沒有惡意。

這還要感謝光明神,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如果從這一點來說,雖然布萊恩和哈迪斯從來沒見過,但已將是生死之交了。

哈迪斯和光明神之間的矛盾,可不只是之前介紹的對靈魂資源的掠奪,更重要的是,光明神經常趁著哈迪斯的哥哥神王宙斯,與自己的兄弟們不睦的機會。對神王宙斯發動了偷襲,將宙斯擊敗后獨佔了整個西方天界。

當哈迪斯與海神波塞冬知道消息趕去支援的時候,宙斯已經被光明神流放到不知名空間。

雖然光明神也想將這些舊神一舉剷除,但是舊神的家族勢力太過強大,每一個舊神之間都有親戚關係。

雖然他們都與神王宙斯的關係不好,但是宙斯的流放讓他們神神自危,更加的團結在一起提防光明神,一時之間也不是光明神的天使軍團可以對付的。


而哈迪斯和波塞冬雖然恨光明神流放了他們的兄弟,但畢竟宙斯沒有死。

光明神的個體實力和身邊的勢力又太大,不是他們可以輕易推翻的,所以諸神之間保持了微妙的平衡,直到光明神被鎮壓了。

當光明神被封印的消息傳遍神界,除了少數死忠的天使外,包括路西法以及一些大天使都舒了一口氣。

所有因為光明神的霸道行徑,損害了利益的諸神更是歡欣鼓舞。可是這些各界諸神並沒有輕舉妄動,現在的光明神只是鎮壓了,卻並沒有真的隕落。

關鍵的是他們並不知道那個,可以把光明神鎮壓的神明有什麼目的,雖然他們猜測可能是因為光明神自己作死惹怒了不該招惹的神。

如果這個強大神明的目的並不單純,是為了掠奪他們本就不多的信仰之力或者其他資源,和光明神是一路貨色的話。那麼后光明神時代,出來一個比光明神更狠的角色,對他們而言絕對不是好事。

所以更多的神明比如海神、冥王,以及一些保持中立的天使,他們都選擇了靜觀其變,沒有做出任何出格的舉動,卻時刻關注著形勢的走勢。

直到數千年之後布萊恩一個螻蟻般的存在,衝進了神隕之地和迪恩大叔,合力要搞死光明神,才重新引起了他們的注意。

最關鍵的是這些螻蟻一樣的存在,竟然差一點就成功了,甚至還引出了光明神的死對頭邪神。

這次事件邪神雖然一直沒有出面,可布萊恩卻是他的直系後人,而且在光明神將布萊恩吞噬的時候,邪神也動用了自己的本源力量,激發布萊恩體內的邪神力量對抗光明神。

時光的意義 ,甚至差點被反吞噬,這一些都是邪神在背後做的手腳。

尤其是後來光明神被逼的只能使用末日審判,這個連諸神都忌諱的大招,正是因為懼怕光明神的末日審判,所以諸神才對光明神處處忍讓。

但是更讓他們驚駭的是那個不知名的神明,竟然打斷了末日審判,還將時空倒流。

雖然時空倒流對諸神也是起作用的,但不同於迪恩大叔需要依靠靈魂穿越才可以保持記憶,神畢竟是神不同於凡人,逆轉時空也難以抹去他們對那段時間的記憶。

這讓一些一直處於觀望態度的諸神,心思活絡起來當然最先出手的,就是路西法這個惡魔。 也許最開始的時候這個惡魔並不指望這兩個普通的凡人,可以將光明神這個亘古不變的至高天神弄死。

路西法原本只是希望這兩個凡人可以給光明神添一點亂,減輕它這方面的壓力。

沒想到的是迪恩大叔和布萊恩竟然如此生猛,把光明神弄的半死不活,還引來了那個將光明神鎮壓的神靈。

所以路西法才會加重賭注,分裂出自己的一部分能量,以之前附在布萊恩身上的分身為引創造了南希。並和布萊恩一起穿越到過去,幫助布萊恩繼續對抗光明神。

路西法這樣做並非毫無風險,他的行為就意味著他與光明神正式決裂,天堂與地獄從表面的戰爭變成了,你死我活的徹底敵對。

其他諸神也看出了這個機會,但他們畢竟是神做任何事都要小心謹慎,而且作為神的尊嚴也不可能讓他們去主動聯繫一個還算健壯的螻蟻。

就連布萊恩的祖先邪神本尊也沒有任何錶示,畢竟布萊恩和他的關係是不可能隔絕。所以只要布萊恩繼續努力,邪神就可以獲得他應得得那份利益。

這樣其他的神就比較尷尬了,既不能放下心中的尊嚴折節下交,又不能無動於衷。

直到布萊恩的母親死了,靈魂沒有下地獄有沒有天堂,連死神都沒來得及出手就被冥王直接帶到了冥界。

哈迪斯想藉此試探一下布萊恩和迪恩大叔,看看他們會怎麼做?

而一切都如哈迪斯預料的那樣,布萊恩復活了迪恩大叔,並且和光明神的天使軍團發生了衝突。

布萊恩完敗天使軍團並且暴露了路西法的分身南希,讓光明神的陣營,徹底出現分裂。

更讓冥王哈迪斯想不到的是,布萊恩和迪恩大叔竟然主動來到冥界尋找安吉拉的靈魂。

布萊恩不想得罪冥王而,哈迪斯何嘗不想結交布萊恩,哪怕不能將布萊恩收為己用,也可以給予布萊恩一定的支持讓布萊恩去對付光明神。

這也是其他諸神的想法,給予布萊恩一定的幫助讓布萊恩去直面光明神,這樣即使布萊恩最後失敗了。

光明神也不能將其他諸神怎樣,而且現在的光明神自身難保,對於其他神明背後的這些小手段,也只能視而不見。

就這樣布萊恩和迪恩大叔來到冥界之後,幾乎沒有用遇到任何阻攔,就來到了冥界的最深處,不過他們並沒有見到冥王。

連路西法都沒有用真身與他們見面,只是用分身幫助布萊恩而已,哈迪斯第一次與迪恩大叔見面就是自己本尊的話。雖然會顯得對他們的器重,但是更多的卻是落了身份。

所以他派出了自己的手下去與布萊恩他們接觸,當然就是布萊恩他們第一次見到的那個船夫,靈魂擺渡人的首領卡爾。

迪恩大叔在銅鏡的指引下走著走著就遇到了一條河,這條河與最開始的那條河不同,河中漂浮著各種痛苦的靈魂。


不過這並不是對那些罪惡靈魂的懲罰,而是所有靈魂必須經過的程序。

凡是被這條河洗滌過的靈魂,所有的記憶和罪孽都會被河水洗去,只剩下純潔的靈魂,便可以去轉世投胎重新做人或者動物。

迪恩大叔和布萊恩雖然他們的靈魂強度不是這些凡人可以比擬的,但是與真正的神還是有本質的區別。一旦不小心落入水中,被河水洗滌一樣會失去所有的記憶,割斷所有的前塵往事,在河流的盡頭轉世投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