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雨馨跌跌撞撞的坐在了床上。 她的手緊緊揪著床單,捏碎了其中一片玫瑰,染紅了手指。

眼底閃過一絲不甘,她強行忍下了怒火。

明天就是訂婚宴了,等他們訂婚了就會好轉,一定會這樣。

……

慕淵臨開車去了祖母的家。

他這些天每天都來,在這裡過夜,因為兩個孩子在這,他和孩子們在一起,過得很開心。

不過今天心情卻很沉重。

今天一整個白天也沒有接到電話,可是,卻依然惴惴不安。

因為今天是童阮阮將孩子接走的日子,不過,沒有人打電話通知他,所以孩子應該還在家。

他今天特意回來的晚,就是害怕孩子在自己眼皮底下被童阮阮帶走,他會捨不得,會難受。

可是沒想到他回來的時候,卻看到外面停著一輛車,應該是阮阮的車。

慕淵臨走進了房子里,聽到有笑聲,是溫容禎的聲音,「哎呀,你實在是太厲害了,都沒有給我檢查,就知道我身體哪裡不好,太神了。」

伯尼自信的說,「那是當然,我可是最好的醫生,老太太,我剛剛跟你說的那些,只要多吃一點,你就會發現,身體沒有那麼疲憊了。」

「好,那我明天開始,就讓廚師煮來給我吃。」

慕淵臨走了過來,看到沙發上坐著幾個人,眉頭微皺了起來,是阮阮,還有伯尼。

阮阮來這裡接孩子很正常,可是這個伯尼怎麼又來了?

「你來幹什麼?」慕淵臨不爽的開口。

聽到聲音,伯尼轉過頭瞥了他一眼,拿腔拿調,「慕大總裁,你回來了。」

「媽咪。」兩個小傢伙從樓上下來,手裡拎著小小的小皮箱,迫不及待,「我們的東西都收拾好了呢,我們可以回去了。」

他們想媽咪都想瘋了,知道今天能夠回去,今天一天開心的都不得了。

看到這一幕,慕淵臨的心疼了。

?兩個小東西就這麼急著要離開嗎?

兩個小傢伙來到了童阮阮的身邊,坐了下來。

童阮阮摟著他們,「寶貝們,跟曾祖母道個別。」

兩個小傢伙齊齊的說道,「曾祖母,再見。」

溫容禎眼睛忽然有點紅紅的,「我的兩個寶貝,你們要走了,難受死我了。」

「老太太,孩子以後你還是有機會見的,別難過了。」童阮阮說著漂亮的話,可是,她卻不希望孩子再多跟慕家人有什麼接觸了。

慕淵臨被晾在一邊,沒有人理他。

他大步上前,剛要開口,忽然發現童阮阮一邊臉有一些紅,兩邊臉頰明顯不一樣。

原本要說的話,變成了,「你的臉怎麼了?」

「……」

童阮阮轉過頭瞥了他一眼,語調不冷不熱,「不小心摔了一跤。」

慕淵臨盯著她的臉,覺得這不像只是摔了一跤,「你騙我,到底怎麼了?」

童阮阮笑了笑,「慕總可真是聰明,知道我在騙你,好吧,我摔了一跤,然後一不小心,臉摔到了你未婚妻父親的手上,真的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慕淵臨臉色有些陰沉,「他打你?」

「我可沒這麼說,那可是你心肝寶貝的父親,我怎麼敢這樣污衊他呢?」

「你說的沒錯,他的確是我心肝寶貝的父親。」慕淵臨劍眉微皺,漆黑的目光深深的凝視著她。

童阮阮心頭咯噔一下,有些懊惱自己剛剛說的話,好像自己掉坑裡去了。

燕國傳奇之北朝情歌 她冷哼了一聲,「是呀,童雨馨。」她尤為咬中這三個字,接著說道,「你的心肝未婚妻,明天你們就要訂婚了,祝你們幸福。」

童阮阮一手牽著一個孩子,說,「寶貝們,媽咪帶你們走。」

「等一下。」慕淵臨上前攔住了她。

伯尼見狀,立刻沖了上去,「喂,你幹什麼?」

「關你什麼事?讓開!」

「我就不讓。」伯尼掐著腰,「你咬我啊!」

慕淵臨剛要發作,童阮阮怒道,「夠了,慕淵臨,你想幹什麼?」華秀中文

童阮阮護著伯尼,對慕淵臨卻疾言厲色。

慕淵臨心頭一疼。

他們孕育了兩個孩子,可是現在阮阮卻當著兩個孩子的面護著別的男人。

慕淵臨忍下心頭的惱火,說道,「我想跟兩個孩子說幾句話。」

「不行。」童阮阮厲聲道,「你別想拖延時間,我已經受夠了你的拖延。「

「只是幾句話,我不會阻止你帶走他們。你再怎麼不滿,我都是孩子的父親。」

「……」

童阮阮心裡有些惱,她已經煩透了慕淵臨每次都拿這個說事。

孩子的父親又怎麼樣?孩子根本就不需要這個父親。

她憎恨自己的心軟。

算了,最後一次吧,反正要不了幾分鐘,省得慕淵臨到時候糾纏不休。

她低頭看了一眼兩個小傢伙,然後鬆開了自己的手。

慕淵臨彎下腰,將兩個小傢伙抱了起來,走了一段路,然後放了下來,三個人單獨說話。

他蹲下身子牽著他們兩個人的手,「喬喬,嘯卿,爹地想問你們一個問題,你們好好回答我好嗎?」

他的語調似乎有些隱隱的緊張。

兄妹兩個人互相望了彼此一眼,然後茫然的看著慕淵臨,「什麼問題?」

慕淵臨開口,「如果我明天不訂婚了,你們開心嗎?你們願意真心實意接受我嗎?」

「……」

一陣沉默。

兩個小傢伙的目光更加茫然了。

「寶貝們,能不能真心的回答爹地這個問題?」

「……」

童蘇喬傷人的這張小嘴,自然是最快回答,「無所謂呀,你訂婚跟我們又沒有什麼關係,幹嘛要為了我們不訂婚了?」

慕淵臨的心臟彷彿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狠狠攥住,有些喘不過氣。

喬喬這張傷人的小嘴,他已經領教過很多次了。

期待的目光又落在溫和的童嘯卿身上,「你呢?你是怎麼想的?」

「一樣啊,無所謂,就算你不訂婚,我們還是最愛媽咪,不跟你在一塊的,因為媽咪討厭你,我們站在媽咪這一邊,才不會左右逢源呢。」

「……」

原本以為童嘯卿是溫和的,可是沒想到,這個兒子尖銳起來,可比喬喬那傷人的小嘴還要讓人難受。

最後一絲希望彷彿被吹滅。

慕淵臨勾起一抹慘然的微笑。

「所以,就算我不訂婚,你們也不願意認我這個爹地,無論我做什麼,都無法改變?」

「……」

兩個小傢伙望著他,半晌沒有回答。

直到童蘇喬開口,「我們愛媽咪。」

說著,童蘇喬朝著童阮阮跑了過去,「媽咪我們回家吧,我想死你了。」

童蘇喬氣喘吁吁的跑了一段路,用力的將童阮阮抱住。

只剩下童嘯卿站在慕淵臨面前。

可是,他很快也朝童阮阮跑了過去。

這算是非常直白的做出了最後的選擇。

慕淵臨頹廢的站起身來,轉過身望著他們。

童阮阮將童蘇喬抱了起來,而伯尼抱起了童嘯卿,兩個大人帶著兩個小孩離開了。

童阮阮頭也不回。

兩個小傢伙下巴搭在兩個大人的肩膀上,盯著慕淵臨看了一會兒,然後轉過了視線。 一切就像一場夢一樣,夢裡那麼美好,可是醒了之後,又是狼藉一片。

這,才是現實。

溫容禎拄著拐杖走了過來,氣呼呼道,「你看你,這麼不爭氣,氣死我了!」

她杵著拐杖上,回到了房間里,關上了門,一個人生悶氣。

慕淵臨微微垂下眸,高大的身影寂寥又孤獨。

……

童阮阮將兩個孩子帶回家之後,他們兩個人特別想媽咪,好像隔了好多年沒有見,一直纏著童阮阮。

阮阮去哪,他們就跟著去哪,就算是童阮阮上洗手間,兩個小傢伙都要在門口等著,不停的和媽咪聊天,非要唱歌給媽咪聽。

等媽咪一出來,他們又迫不及待的抱住她,生怕童阮阮跑了。

童阮阮被這兩個小狗皮膏藥粘的都不行了。

等到睡覺的時候,她將兩個小跟屁蟲放在了床上,為他們蓋好被子。

童阮阮的手輕輕觸上他們的額頭,在他們的額頭上分別親了一口,「寶貝們,睡吧。」

童蘇喬開口道,「媽咪,我們以後還會見到大壞蛋嗎?」

童阮阮微微一愣,問道,「你們還想見他嗎?」

童蘇喬看了一眼哥哥,小手輕輕拉了拉童嘯卿的手,「哥哥,你想見他嗎?」

「我無所謂哦。」童嘯卿看樣子,似乎並沒有太大的期待。

「哦。」童蘇喬撇撇小嘴,然後又對媽咪說,「那我也無所謂。」

童阮阮咧了咧嘴角,蔓延出一抹苦澀。

「唉。」她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好了,你們趕緊休息吧。」

童阮阮站了起來,為他們關上了燈,然後離開房間。

她離開后,童蘇喬又開口,「哥哥,其實大壞蛋也沒有那麼壞呢,只可惜那你討厭他,那我也必須討厭他呢。」

童嘯卿問道,「那如果有一天媽咪不討厭他了,你會願意和大壞蛋待在一塊嗎?」

「我也不知道呢。」童蘇喬搖搖頭,「人家還太小,不是懂特別多哦。」

童嘯卿拍了拍妹妹的小臉,「好了,快點睡覺覺吧。」

「嗯呢。」童蘇喬打了一個哈欠,乖巧的閉上了眼睛。

翌日。

今天是慕淵臨和童雨馨訂婚的日子。

婚以溫情 訂婚宴全權都由童雨馨操辦,慕淵臨倒是沒有問什麼,只要他到場就好。

慕淵臨訂婚,各個領域的商業大佬,名流巨星都紛紛到場,沒有拿到邀請函的人,都削尖了腦袋想要進來。

門口是一條長長的紅毯,賓客們手挽著手,經過紅毯,經過記者們的攝像頭,微笑著朝他們揮手,場面十分氣派。

宴會廳里。

現場的樂隊演奏著美妙的音樂,柔和的燈光籠罩在每一個人身上,透著一股奢侈的優雅。

童雨馨面對這樣的場面,遊刃有餘,更何況她作為慕淵臨的未婚妻,現在地位更是到了頂端,所有的人巴結她都來不及,所以童雨馨壓根不需要刻意去討好任何人,所有人都來討好她。

看到眾人羨慕的眼神,各種削尖腦袋來討好她的模樣,童雨馨忽然覺得走上了人生巔峰,這才是她真正想要的生活。

童家大小姐算什麼?

成為慕淵臨的妻子,慕家的主母,這才是真正的生活,最頂級的。

「童小姐,你的禮服真的好漂亮呀,這麼漂亮的衣服也只有你穿著才能襯托你的美麗。」

「董小姐,你和慕少爺訂婚之後,打算什麼時候結婚?」

童雨馨笑著說,「是早晚的事,等到時候結婚了,我會給你們發請柬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