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母見狀,面色和緩了些,知道有羞恥心就好……

她長嘆息了聲,道:“都是榮國子孫,你又比誰差?只是缺少了歷練。既然環哥兒說,讓你跟着他一起出操,那你就別違逆了他。

許是要吃不少苦頭,可你想想,出操再苦,難道有你三弟當年自己從武之時苦?

他當時才那麼一點兒啊,都咬牙堅持下來了,還要費心操持家業,你比他那時還難嗎?”

賈璉聞言,揚起頭,已是淚流滿面,但面上神色卻與先前的死灰之色截然不同,恍似經歷了一場頓悟一般,他面色堅毅的看着賈母道:“老祖宗,孫兒再不會沒出息了。

既然三弟給了我機會,那我這個當哥哥的,也一定不能給他丟臉,更不能再給祖宗丟臉。

孫兒不知三弟他們是怎麼操練的,可孫兒敢當着老祖宗的面起誓,一定會拼着命去練。

縱然練不成高明的武人,可一定也要把榮國子孫該有的風骨和精氣神給練出來!

絕不會給賈府丟人,也不會再給老祖宗丟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將軍嫁我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天降醫妃,王爺靠邊站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重生八零:敗家媳婦有點田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可如今偌大一個賈家,卻只有環哥兒一人撐着,他太苦,也太累了。

你們但凡爭點氣,他也能鬆快一點不是?

如今你三弟既然願意再拉你一把,那你就好好練。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我們賈家從第一代榮寧二公起,便是打虎親兄弟,上陣父子兵。

一應花費嚼用,不管多少,都由老婆子我來出。”

賈母聞言後,面色動容,激動的嘴脣都顫了起來,她也流下淚來,上前一步,撫着賈璉的頭,激動道:“好啊,好啊!

古人云:單絲不成線,孤木難成林。

(未完待續。) “環哥兒,你可千萬再別提報仇二字。

你大哥被打,都是他在外面頂着你的名頭招搖所致。

他若不在外面廝混,那人就不會看到他,自然就不會打他。

若不是他整天打你的名頭在外面吃喝玩樂,那人又怎會認識他?

萬幸沒有打壞,也就罷了。

環哥兒,你可不能爲了這個不省心的東西,再去和人衝突。

一萬個你大哥加起來,也沒你重要,啊?”

薛姨媽言真意切道。

賈環聞言,心中一暖,正要笑着分說兩句,卻聽薛蟠甕聲急道:“媽,你這是什麼話?環哥兒若不替我報了仇,我哪還有臉面出去高樂……出去應酬!

再說了,這也不只是我顏面的問題,還有環哥兒自己的面子。”

“你還敢亂說!”

薛姨媽帶了幾分真怒,眼神嚴厲的看着薛蟠斥道。

這個模樣的薛姨媽,賈環還是第一次見。

心裏不禁又感動了下……

賈環笑道:“姨媽放心就是,我有分寸。

那白家子仗着國舅府的身份,又有太后寵信着,無人敢招惹,在京中肆意妄爲久矣。

實際上就是個自負的紈絝草包罷了,滿腦袋都是小辮子給我抓。

真要收拾他,不用費什麼力氣。

只是,今日我剛逼退了太后,若這個時候再找她侄孫的麻煩,說出去不大好聽。”

薛姨媽柔和道:“環哥兒,只要你能平安無事,其他的都不算什麼大事。

你大哥雖被人打了,卻也沒打狠,也不是無緣無故就挨的打。

但你若有個不好,那他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不好呢。

再想在外面過順心日子,卻是再也不能了。”

賈環笑道:“我省得了……對了姨媽,今天朝堂上的事傳開後,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有人來探視大哥,呵呵……

都是些伶俐過頭的人。

大哥再在這待着,怕是不方便,姨媽應對起來也難。

縱然那些人知道家裏的情況,派誥命和家中子弟前來。

我卻不願讓姨媽給她們行禮。

不如這樣,我讓人將大哥移到我前院。

姨媽呢,也去和寶姐姐做幾天伴。

那些人來了後,知道姨媽和大哥都不在家裏,就會知道輕重離開。

再者,還有沐浴更衣什麼的,也方便些。

我前院有力氣大的家僕……”

“啊? 婚婚欲醉:竹馬老公帶回家 不要吧,能不能讓婢女……”

賈環話音剛落,薛蟠就哀嚎了聲,哀求道。

不過,

卻被薛姨媽給瞪住了。

轉過臉後,薛姨媽又滿臉感動對賈環道:“我的兒,難得你這般爲我們娘倆兒着想。

只是,我去園子裏,怕是不方便吧……

你就接你大哥過去安置了就是,其他人見他不在,想來也不會再多聒噪。”

賈環笑道:“姨媽,你是不瞭解那些人的臉皮有多厚,麻糖似的,沾上了趕都趕不走。

大哥好熱鬧,喜歡和那些人家來往,姨媽卻是受不住的。

若是他們府上的誥命天天來打擾,姨媽怕是要煩不勝煩了……

再說了,去園子裏住幾天有什麼。

園子裏景色那麼好,又涼快。

大不了,姨媽讓寶姐姐做個東道,好好請老太太一請,想來她老人家也會更高興的。

對不對,寶姐姐?”

見薛姨媽還有些猶疑,賈環最後一句話忽然轉頭,對身旁一直溫情脈脈看着他的薛寶釵說道。

薛寶釵猝不及防,一雙明亮出神的水杏眼睛和賈環對了個正着,俏臉登時通紅,心卻暖得不得了……

她本是一個素淡甚至清寒的人。

對尋常人的生死都不甚看重。

但是,她也有在乎的緊的人。

就是她娘和她哥哥。

她明白,賈環能這般爲她娘和她兄長着想,所爲緣由,還不是因爲她……

這讓薛寶釵如何能不高興,不感動?

迎着賈環的目光,薛寶釵抿嘴一笑後,走到薛姨媽身旁,拉着她的胳膊撒嬌道:“媽,你就陪我去園子裏住兩天嘛。

南邊上季度的賬目又送上來了,看的我頭痛,媽也可以幫我一幫。”

薛姨媽看着女兒難得笑顏如花的模樣,哪裏不知道她心裏歡喜之極,也跟着高興起來,點點頭道:“那……好吧。我也跟你進去受用兩天,咱們要好生準備一番,做個東道,請老太太一請。”

薛寶釵含笑點點頭,一雙美目,又看向了賈環……

薛蟠在一旁的哼哼聲,又大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