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這麼誇張?

馬小玲和金正宗都有點受不了這傢伙,好好的你這樣搞我們大家都很不自在好不好。

「哪裡話我不過是奉命而已你客氣了不知道你這裡可有材料我想製作一些對付殭屍的東西,因為一路從香江過來,東西不方便攜帶。」

「有!陽神天師你老人家請稍等我馬上去準備,今天無色己晚,不如三位就先在我這裡休息一夜明天再進山如何?」

阿伶 楊風需要材料,真元道長第一時間就表示沒有問題普通材料而已多的是而且他還盛情的邀請楊風留不來住一晚明天再前往山裡,從後院找來一堆材料交給楊風。

見楊風沒有拒絕真元道長高興的跑去殺雞宰鵝,簡直熱情的有點過分,讓金正宗不好意思的去幫忙馬小玲也力所能及的來幫楊風做事情,只可惜直接被楊風嫌棄了。

「別動!你不會做就給我看著就行了,我自己來,你還是做一個花瓶吧。」

馬小玲氣的臉色發青很想直接和楊風來個同歸於盡好不容易才忍下來。

「我們今晚真的要在這裡住?真元道長混的並不算特別好,他的住處就看的出來。」

馬小玲有點不適應想要住酒店楊風正在用小刀處理桃木製作桃木劍、準備明天使用。

聞言抬起頭,望著她,道:「怎麼?不習慣嗎?進山之後條件可能會更加艱苦會持續一陣子。」

「不會吧。」

馬小玲有點後悔進山就算了,還需要呆一陣老天啊,她帶的衣服基本都差不多一個款!上

「等明天你就知道了,而且對方已經盛情邀請你連住一夜的面子都不給,顯得大不近人情,況且我們還用了別人給的材料。」

拿起手裡的桃木比劃了一下楊風笑著繼續做自己的事情讓馬小玲一邊鬱悶去。

他看的出來,現在馬小玲很想找一家酒店住下上然後舒服的洗個澡,順便將衣服洗了。

不過住在真元道長家裡這些想法基本都要泡湯廁所都屬於茅廁那種類型在房子外面,你還想有洗手間?是不是想太多了。

於是馬小玲和金正宗就這樣在真元道長家裡住了一個不太美好的夜晚一切都和他們想象的不同,路上雖然很累但有酒店住,能好好休息。

來到這裡一切都變了,還好他們師徒倆沒有某些人那種不蹲馬桶連便便都拉不出來的習慣,否則夠他們享受的。

想殺殭屍哪有那麼容易你們這是在香江混久了不知道外界的艱辛,這次正好讓你們師徒倆好好享受一下。

金正宗最好借著這次的遭遇變得成熟點收斂一下自己的性格,別整天到處惹事生非馬小玲也需要成長通過這次對付殭屍弄清楚自己處於什麼實力階段省的整天動不動就想著要殺將臣,簡直是異想天開。

第二天,兩人直接頂著一對黑眼圈和楊風一起離開小鎮進入山裡,楊風給真元道長留了一些錢當做買材料的錢。

「稍等我一下,我肚子疼。」

馬小玲捂著肚子跑進了遠處的樹林里,看的楊風想笑這妞鬧肚子了不過真元道長雖然很熱情,但做飯的廚藝讓人不敢恭維,楊風都感覺難以下咽更別說金正宗和馬小玲了。

如果只是楊風一個人,他頂多兩天時間就能抵達目的地不過帶著兩個拖油瓶速度會很慢,當天夜裡楊風沒有去最近的村子休息,而是選擇在山裡睡覺。

昨天你們還感覺不適應,那麼今天晚上就好好適應吧對著火堆,靠著樹桿睡覺這種滋味很爽的哦。

馬小玲和金正宗臉都綠了,學著楊風靠著樹桿睡覺那滋味爽歪歪金正宗還好卷所成一團,太累了,很快就睡了過去馬小玲就造孽了,還穿著短裙呢。

要不是楊風自己都和他們一樣直接隨便就睡馬小玲真以為他是故意折騰自己的,可惜並不是。

從一開始楊風就知道條件很艱苦,不過再艱苦也比自己當初到處遊歷的時候好多了很多時候連接十天半月的在外面住著,那滋味才叫爽呢且前這個只能算是小兒科。

用了兩天時間,三人才趕到目的地。

「這裡好冷!」

金正宗下意識的拉了拉衣服,總覺得不對勁涼颼颼的。

「帶著吧。」

將一張護身符塞給了金正宗和馬小玲,楊風順便分了兩把桃木劍和一部分鎮屍符給他們倆。

「這裡陰氣很重自然會感到冷看到了嗎?那一片墳山霧蒙蒙的,其實都是因為陰氣籠罩所致。」

指著山谷下方的山楊風開始查看這裡的風水格局。

「內有乾坤難怪會在這樣的地方埋下大量的人。」

很快楊風就發現了這裡的風水獨特之外,外面看起來是一處亂墳崗,而實則內有乾坤誰都不會想到下面還有其他的墳墓,只可惜運氣不好被盜墓賊給挖開了。

說起盜墓賊楊風很佩服他們的是,很多連國家都沒辦法找到或是挖開的墳墓他們就能掌握準確信息,然後順利的挖進去將寶貝全部弄走。

不知道多少人都依靠盜墓而起家,可惜盜墓起家有傷天和不利於後代子孫。

但富不過三代窮不過三代的話不是開玩笑三代富人可能就很的落魄了。

三代窮人、你連媳婦都討不上沒有後代了誰還顧得上那麼多?

管你是不是挖墳墓一言不合就是干,對子孫不利總比好過斷子絕孫吧。

絕大部分盜墓者都屬於過得比較窘迫的那一類人很多都抱著一線希望挖到一個寶貝多的墳墓,然後直接發大財。

「師父,楊風在看什麼?」

金正宗拉長脖子觀望可惜他啥也不懂。

馬小玲白了他一眼道:「應該是在看這裡的風水不過這麼大一個山谷,想要將風水格局看穿,不容易,至少你師父我做不到做不到就是做不到沒什麼感覺丟人的。」

而且她馬小玲也不會閑著沒事做跑來這種地方看風水。

「到了,下面要注意裡面有一頭銀甲屍王還有上百頭普通的殭屍,殭屍不是鬼刀槍不入,而且加大無窮能殺多少就儘力吧。」

楊風也不在意他們兩人搶怪,馬小玲還好金正宗純屬就是來打醬油的。

「別小看人雖然我沒殺過殭屍,但我也不是那麼脆弱不堪。」

馬小玲有點不服氣惹得楊風不禁輕笑也罷說什麼都是多餘的,等他們親自面對殭屍的時候才知道殭屍和鬼差距在哪裡鬼只要找到了他的蹤跡不要害怕他,不要中了幻術,就很好對付不客氣的說,一張符貼下去一瓶黑狗血噴過去就能搞定,但是殭屍呢?

貼符是可以,讓他靜止不動,但也不是什麼殭屍都能貼符好比裡面那銀甲屍王貼符根本沒有任何意義。

普通殭屍可以卻也不好殺馬小玲使用馬家神龍的話倒是可以殺掉不少殭屍可別忘了下面的殭屍數量很龐大。

「現在還是白天,殭屍都躲在了墓里不會出現我們找地方休息,等晚上再慢慢處理他們。」

看了看天空楊風開始尋找地方休息,然後將一把從真元道長家裡帶來的砍菜刀丟給金正宗,金正宗被嚇了一跳不敢去接,任由入落在了自己身前不遠處。

「看我幹嘛,拿上刀幹活多砍柴,晚上燒火用除非你們兩個想黑燈瞎火的對付殭屍我是無所謂的。」

楊風一副你們自己看著辦的表情,反正他不會受到影響能夜視就是爽根本不需要擔心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將柴刀撿起來金正宗很鬱悶。

「為什麼我們不在白天動手呢?」

呵呵一笑,楊風特意看了馬小玲一眼,你看你教的好徒弟,連這點常識都不懂。

馬小玲回瞪他一眼,怒道,「廢話那麼多幹嘛,快點幹活除非你想順著盜墓賊挖出來的通道進入殺殭屍。」

「哦!」

師父都發話了,金正宗只能乖乖閉嘴扛著刀去砍柴,好在周圍樹木很多而且也不用全部乾柴就算是生木也行,火堆燒大了一樣的燃。

金正宗去砍柴馬小玲坐在石頭上休息,揉著自己的腳看著自己喜愛的裙子被劃破了別提多心疼。

楊風暗暗一笑,前去找吃的很快一些山裡特有的野果和兩隻野雞一隻野兔就被楊風帶了回來。

大吉大利今晚吃雞!

野雞歸了楊風和馬小玲金正宗吃兔子說實話野兔的味道並沒有想象之中那麼好特別是處理不好的情況下更是讓人難以下咽。

好在肚子餓了什麼都香金正宗依舊吃的津津有味,天色暗了下來,三人在周圍點上了不少火堆將周圍的一片區域給照亮山谷內引起大重星光月光根本照射不進來,除非是月圓的時候那時候所有殭屍都會跑出來吸收月光精華。

樂文手機版更新最快網址: 而且,緋傾傾都給他打電話了,他還有什麼理由心情不好?!

「那就好,你現在有時間嗎?我有事找你幫忙。」緋傾傾語氣挺輕鬆的,倒不是確定容西決百分百會幫忙,只是這樣說的話,可以讓容西決做的決定保證是因為想幫她,而不是出於無奈而幫她。

態度問題挺重要的。

「有。」容西決回答得乾脆。

沒有也得有,這種在緋傾傾面前刷好感的事,怎麼可以沒有時間?!

「是這樣的,我剛剛到了公寓,但是發現居然沒有被子,你對這邊熟悉,能不能陪我去買一下被子之類的。」緋傾傾愉悅的勾起嘴角,把情況照實說了。

「被子?!」容西決詫異。

沈莫並不是這麼不靠譜的人啊。

放出他搬到公寓的時候,不是都辦得圖妥妥的嗎?

沒理由緋傾傾就忘記準備被子啊。

容西決仔細的想了了一下,覺得他大概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了。

不過容西決壞心眼的不打算說。

「時間太晚了,超市已經關門,要不你今天來樓上擠擠吧,我公寓有一間客房。」容西決覺得沈莫幹得漂亮,然後愉快的遞出了手裡的橄欖枝。

緋傾傾更詫異,完全沒想到容西決居然這麼上道。

不過出於女孩子的矜持和禮貌,緋傾傾遲疑道:「這不好吧,你會不會不方便?」

容西決笑:「我一個大男人沒什麼不方便的,你不會覺得不方便就沒問題。」

緋傾傾噗嗤一聲笑了,只想說容西決現在可真算不上大男人,不過為了今天晚上不睡硬邦邦的床墊,緋傾傾還是忍住了。

「那就打擾了。」緋傾傾禮貌的開口。

「不打擾,你上來吧,頂樓。」容西決掛斷電話后,整個嘴角都忍不住翹起來了。

話說今天他回來把稍微有點亂的公寓整個收拾完后,卻遲遲不見緋傾傾聯繫他。

然後,容西決的眼睛從一開始的上圓弧,變成了正常的高冷模樣,然後漸漸變成哀怨的下圓弧,不知道的,估計要以為他容西決成了一個丈夫不要的小媳婦。

但是只有容西決知道,他只是沒有等到緋傾傾的聯繫而已。

緋傾傾並不知道她在宿舍睡一覺,居然也能影響到人。

此時的緋傾傾正在翻行李箱,準備找出一套美膩大方的睡衣,結果卻發現,可能是原身性格問題還是怎麼滴,總之全是那種肥肥大大,純棉印著小豬啊,小鹿啊,小熊貓之類圖案的棉質睡衣。

緋傾傾簡直想怒摔行李箱!

這和她想的根本不一樣!

最後,緋傾傾還是認命的找了一條棉質的裙子,姑且當成睡衣來穿好了。

找好衣服后,緋傾傾先洗完澡再去了頂樓。

去借宿就是借宿,可不興還在樓上洗澡的。

畢竟她現在和容西決還不熟呢,不能太過火了。

緋傾傾的宿舍安排在了六樓,而這棟公寓樓一共十幾層,容西決這個有錢任性的大明星,就一個人包攬了整個十九層。

她六樓可是有三間房,一點也沒有容西決那麼好。 進了電梯,緋傾傾按了頂樓的樓層,然後就看著樓層逐漸往上。

我家師姐要上天 修仙從鉆木取火開始 這棟公寓應該是鴻天給藝人居住的公寓,不過貌似沒什麼人。

反正緋傾傾從一樓到頂樓,簡直暢通無阻,中途就沒人進電梯。

等到了十九層后,緋傾傾出了電梯就看到了就一個防盜門的門戶。

緋傾傾突然覺得牙酸,想她作為千年美少女的時候,這種一層就一個住戶的房子也沒住過幾次啊!

羨慕,嫉妒,不過沒有恨。

畢竟容西決過得舒服,她心裡也會覺得舒服的嘛。

緋傾傾按了門鈴,很快門就從裡面打開了。

容西決穿了一件白色的寬鬆襯衫,褲子則是一條寬鬆的運動褲,這搭配,看得緋傾傾總覺得眼睛是不是因為吃了太多的麻辣湯底的火鍋,所以辣椒的。

總之要不然容西決的高顏值,緋傾傾完全有理由相信,她會一腳將面前這人踹飛!

「進來吧。」容西決讓開了位置,讓緋傾傾進來。

緋傾傾也不客氣了,上都上來了,這時候再客氣就未免太做作。

進去之後,緋傾傾才得以看到容西決整個房間的全貌。

可以住三戶人家的面積,被全部打通,整個房間有幾根粗壯的石柱支撐。

右邊是各種各樣的健身器材,左邊則是各種各樣的衣服鞋襪。

中間的位置則是休息的地方。

容西決所謂的客房就是靠近左邊的一張床,唯一好的就是這張床周圍有玻璃隔開。

而浴室洗手間,也是磨砂玻璃隔開的。

緋傾傾慶幸自己洗完了澡才上來的,不然這裡根本沒法洗澡。

「你隨意,可以把這裡當成你家來。」容西決自然的擺擺手,看起來鎮定又淡然,然後內心已經慌成了狗。

「你平時健身都是在公寓的嗎?」緋傾傾似乎沒感覺到他的緊張似得,淡定的詢問道。

「嗯,去健身房容易被人圍觀。」容西決說起健身,果然被轉移了注意力,也不是那麼的緊張了。

他說完,指了指各種健身器材,說道:「明天開始,你也要上來鍛煉,同時我給你補課。」

緋傾傾:「……」

不說補課不說健身我們還是好朋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