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聖子能在再不要臉點嗎?他們一群人圍著他轉,還要叫他張小公子,這那裡是低調。

幾人嘆息一聲跟了上去,三派弟子幾乎都結成小團隊往外走,常年待在山上也很無趣,好不容易下山一趟。

對於弟子的行為,三派的領隊也是默認,人非聖賢,這些不過是心智沒有完全成熟的孩子,早點讓他們漸漸世面也好。三派在這裡都有駐地,讓駐地的人分幾個人出來還是可以的。

就在張成他們逛了還沒多久,就見一個衣著普通的中年人走進前說:「各位大人,我乃滄海劍閣在東海城的管事趙一,奉長老之命,帶各位大人在城中遊玩。」

「滄海劍閣,劍心,是你那師叔派來的吧!」張成問。

「應該是了,他穿的確實是滄海劍閣俗世管事的衣服,袖口那裡又門派的印記,不會有錯。」劍心看了一眼中年人,說話的語氣沒有一絲情緒波動。

「真無趣,難道練劍的人都跟你一樣是榆木腦袋,連笑都不會,還談什麼練劍。」張成吐槽一句。

在其他人看來張成只是隨便說說,而劍心卻是渾身一震,想起了張成在與他對決時候唱的劍歌。

電摯昆吾晃太陽,一升一降把身藏……

另外一邊,玄天門山下的一處閑置外門弟子庭院中。

「叔父,難道就讓張天成那小子在外逍遙,我和父親在門內受苦嗎?」

說話的人是應白牟,在他身前有面鏡子,鏡子中有個鬚髮皆白的老者。老者聽了應白牟的話,伸手捋著鬍鬚說:「放心,我們應家好不容易當上了門主,在玄天峰站穩腳跟,一個小娃娃讓家族承受了這麼打的損失,絕對不會輕饒他。」

「叔父準備怎麼做?」應白牟問。

「那小子覺醒了星辰戰體,戰體才剛剛覺醒就去東海城,這算是天意。你先去把消息泄露給一氣宗,記得學聰明些,到時候我會親自去抓他,好好研究下星辰戰體。」鏡子中的白髮老者說道。

他語氣陰狠,雖然一身鬚髮皆白,沒有一絲老者應有的慈祥,似乎又想到了什麼,囑咐道:「記得別讓你大伯知道,他一心為宗門,難免會舍小家保大家,做出大義滅親之事。」

「可,這種事瞞不住大伯。」

「放心,你大伯那邊有人安排,等時機成熟,玄天門將會稱為我們應家的天下。」

玄天門可是東荒七大門派之一,比起那些與東荒諸國聯合的門派,不知道強了多少。

如果應家成了玄天門的主人,他不是要什麼就有什麼,還去什麼玄武城當家主,就算是當城主也不如來山門。這裡靈氣濃郁,而他也是應家弟子中的佼佼者,說不定能混個一峰之主噹噹。

那些靜丘、玉清的小丫頭,一定要安排幾個……不!十幾個不分白天黑夜的伺候他。 根據趙一提供的地圖和講解,眾人大致的明白了東海城的格局。

東邊靠近海岸線,多為尋寶者的地盤,他們出海捕殺妖獸尋找寶珠,回來后多在東區售賣。南區靠近東龍山脈,每天上山的武者也很多,也是狩獵妖獸尋找藥材。

門派大多數在西區,北區是一氣宗的地盤。

簡單的在東海城逛了逛,見多了稀奇古怪的玩樣,眾人那裡還滿足得了結伴而行。

一個個看著看著就走丟了,張成自然也在此列,在玄天門待久了,他其實也很好奇外界是什麼樣。

東區坊市的建設比起那些電視劇專業多了,每個人看上去都凶神惡煞,隨處可聞的血腥味,更是激發了人心中的凶戾之氣。

想想,一個十三歲的孩子走在這群人中間,難免會有一些麻煩。

找了個漆黑的巷子,張成換上一身黑袍,反正一般的偽裝都是穿黑袍戴面具,他也就入鄉隨俗了。

作為玄天門的聖子,身上還是有些閑錢,坊市上一般的材料都是以晶幣作為通用貨幣。高級材料需要靈晶,晶幣是淬鍊靈晶後生出的雜質,蘊含的靈氣不多。

靈晶作為純凈的能量晶體,可被武者吸收,靈氣轉化為自身靈力,僅限於納氣期以上。

隨意的在坊市上逛了逛,大多數都是一些假貨,逛地攤也就圖個看,誰會真的買,所謂的遇見寶貝也只是撞大運而已。

「龍根、龍根,賣龍根嘞,買回家煮湯喝,可一晚金槍不倒。」

「新鮮出爐的淺海生蚝,乃是壯陽佳品,小哥看你個子這麼矮,要不要來兩個?必成大器。」

……

「天宮遺寶,有大機緣在這裡,有興趣的過來看一看,瞧一瞧。」

逛了大半天,很多東西都只是能看的傢伙,要說買,只是買了兩顆龍眼珍珠,晚上能散發五彩霞光。忽然聽見有人賣天宮遺寶,難道是以前天宮出現遺留下的寶物?

這讓張成起了一絲興趣,反正時間還早,過去看看也沒什麼。

周圍人似乎習慣了擺攤之人的吆喝,一副愛答不理的樣子,反而是擺攤的人一直賣力的吆喝。

「你這真是天宮遺寶?」張成刻意的壓低了聲音,沒有經過特殊的手段掩飾,還是被一些人聽了出來。

「嘿嘿,其實老夫很早就注意到你了,雖然小兄弟穿著黑袍,但無法掩蓋身上透露出的真龍之氣。這些寶貝都是為小兄弟準備的機緣,一起打包只要10塊靈晶,不知意下如何?」擺攤之人是聲音很小,周圍人如果耳力好還是能聽見。

張成心裡暗自嘀咕,一般情況不是不會被認出嗎?

這爹坑的,這下不管買不買東西都被跑了,不然肯定有麻煩上門,隨眼看著攤位上的東西。

大部分只是一些粗劣的仿製品,有些看上去有點意思,也絕對不值10塊靈晶。

「買不起,東西太貴。」張成搖搖頭說,眼睛盯卻著一個寶塔。

「小兄弟眼光真好,這件乃是上古時期,天宮至寶鎮妖塔,不要998也不要99.8,只要9塊靈晶就可以帶走。」攤主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

也不知他用了什麼手段,說出這話后,寶塔象徵性的抖動了一下。

造假的技術這麼好……

「真的嗎,可是我就一塊靈晶。」既然暴露了,大不了就順勢而為裝傻。

攤主看著張成拿出的靈晶,雙眼放光,果然是肥羊啊!一塊靈晶可以抵得上一個月的收入了。

「哎,看小兄弟面善,老夫就割愛了。」攤主一臉悲憤的說。

面善?他現在臉上的面具都沒摘下來,面善你妹啊!

「我不想買塔,誰知道是不是真的,快把靈晶還給我。」

「不要意思,你賣我買,一手交錢一手交貨,童叟無欺。」

錢進了口袋那裡還有出來的道理,攤主一臉笑容,就在他把鎮妖塔丟過來時,另一個聲音說:「哦,上古天宮留下的寶貝,本公子也很喜歡呢。」

聽見這聲音,還自稱本公子,搶老子自稱簡直找死,張成回頭看去。

一個油頭粉面的少年緩緩走來,身上穿著的服飾,應該也是出自那個宗門,身旁跟著兩個人都是納氣期高手。

「不好意思,鎮妖塔已經賣給了這位小兄弟。」攤主一臉為難的說。

「給他。」

少年示意身旁的人,那人點點頭,兩塊靈晶露了出來,攤主忽然兩眼放光對張成說:「既然小兄弟不要,就專賣給這位公子了。」

話才從口中說出,手上也不含糊,拿著鎮妖塔就往那少年隨從手上送。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見到這演技簡直拜服。

張成看中的東西也不是鎮妖塔,他不過是想要買一送一,見鎮妖塔沒了,用一種急切的口吻說:「那是我的,你賣給了別人,現在把靈晶還我。」

「小兄弟,老夫看你面善,什麼靈晶不靈晶的多傷和氣,不如重選一個。」

攤主伸手從攤位上拿起一根麻繩,說:「這是捆仙索,這是乾坤小葫蘆,這是……」

這麼多名詞也不知道攤主是怎麼編出來的,不就一根破麻繩,一個菜葫蘆……,說到最後見張成不為所動,直接說:「小兄弟,看你面善,隨便選三個吧。」

攤主的聲音不大,只在張成的耳邊輕輕的說。

「好……好吧。」見張成答應,攤主臉上又露出的奸詐的笑容。

隨手從攤位上撿起一塊令牌,一塊雷擊木和一個漆黑的石球,至於攤主介紹的捆仙索什麼的,一個都沒要。

「等等,東西都送他了,本公子就不送嗎?」粉面少年忽然語氣一變。

攤主連忙說:「不如,這些寶物都送給公子好了,就當小老兒的見面禮。」

「不,我要他手上的那三件。」粉面公子把矛頭指向張成,看來對方不是錢多人傻,而是來找茬的。

「我的東西憑什麼給你,搶了我的寶塔還想搶其他東西?」

「搶寶塔,嘿嘿嘿,其實本公子搶的是你,小美人。」粉面公子發出一聲淫笑,一聲小美人把張成雷了個外焦里嫩。

這是遇見傳說中的基佬了,還有那裡能看得出他是小美人,忽然被噁心到的張成感覺很凌亂。 「呵呵,不好意思,我不是小美人。」張成不客氣的回道。

恢復了正常的聲音,音色還處於變聲期,聽著確實不同於女性的陰柔。粉面公子一愣,接著大聲說道:「不可能,不可能,你身上的處子芳香不會有錯,要麼是女子,要麼就是混跡花叢中。」

「既然不是前者,那就是後者了,嘿嘿嘿,這也不虧。」

粉面公子自說自話,他身旁的兩個侍從深知自家公子的性格,暗自朝著張成靠近。

周圍人都是看好戲的表情,他們不過是一群鍛體期的武者,自然不知道粉面公子的侍從是納氣期強者。

一個個看粉衣公子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肥羊。

「所以你是準備抓我?」張成平靜的說。

「是啊,抓住你,就能找到你背後的小姐姐,本公子想跟她們徹夜長談,品讀各種招式。不過,本公子看你膚白如雪,白裡透紅,如果你長得秀氣,有心的話本公子也來者不拒。」

膚白如雪…!

這分明是被氣的好吧,算了,遇到這種逗比,廢話這麼多幹嘛。

「我去你丫的!!!」

算了,實在是玩不下去,張成抬手對著粉面公子的侍從就是一招旭日東升,加上拳套的增幅。納氣期高手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一拳轟飛,接著又是一拳把另一個納氣期侍衛的攻勢化解。

一招日落西山,把那人打得五體投地,這一拳擊中對方命門。

「還想跟小姐姐秉燭夜談,討論各種招式嗎?聽說你來者不拒?」面對張成的質問,封面公子渾身顫抖說不出話。

周圍看熱鬧的人也是一臉獃滯,前一秒任人宰割的肥羊忽然變成了惡狼。

粉面公子的侍從雖然被一招擊敗,真正的好手都知道這兩人武力不俗。

能一招放倒這樣的高手,眼前的黑袍人是多麼恐怖,之前還起了歹念,想到這裡好幾個人都偷偷離開。

「哇!爹,快來救我啊!」粉面公子哇的一聲就哭了,一股渾濁的尿液從襠部漫出。

「算你走運,不過這張小臉還是不錯的,不如給你上點妝。」張成嘴角勾起一絲弧度,本來想送他一招斷子絕孫腳,不過現在覺得有點噁心。

啪啪啪!

一連串的巴掌下去粉面公子變成了光頭公子,氣差不多也解了。

周圍人知道張成是納氣期武者一個個都不敢動,擋住張成去路的人自覺讓開一條路讓他離開。

又的人已經認出了粉面公子,是九龍谷的少谷主龍興。

粉面公子呆愣愣的坐在原地,獃滯的他看到周圍人的眼神,一種難以言喻的怨恨在心底升騰,有人居然敢打他,而他父親居然沒有在這個時候出現。

看著地上趴著的兩個侍從,廢物!都是一群廢物!

離開坊市的張成朝著東龍山脈去,剛剛他從攤位上買了三件寶物,其中一間似乎是真貨。

那塊雷擊木在接觸到張成的靈力后發生了不可思議的變化,留在東龍城很容易被人發現,有些迫切的想要知道雷擊木中隱藏了什麼。

進入了東龍山脈就海闊憑魚躍,主要在方式,張成一直有種被人盯著的感覺。

藏入東龍山脈,直到那股被注視的感覺消失他才找了個地方躲起來,從系統倉庫中拿出那塊雷擊木。

或許是得到了靈力的滋潤,雷擊木上不斷的閃動著電弧。

這東西是被靈力引發了共鳴,可是他體內貌似沒有多少靈力,在輸入一點靈力?

說干就干,張成才吧一絲靈力輸入雷擊木中,就被雷擊木反射的一道電弧擊中。電弧讓身體變得酥酥麻麻,這讓張成有些蛋疼,已經是納氣期的武者自然不怕區區電弧。

可這身上酥麻的感覺,加上因為電弧炸開的頭髮,想想都有些不忍直視。

「等等!」

張成正抱怨著,身體大穴中的星辰之力開始遊動,這是覺醒星辰戰體的時候獲得的星辰之力,怎麼會再度出現。星辰之力暴動可不好玩,身體不由的盤腿坐下,開始運轉星辰決煉化星辰之力。

這又與第一次煉化星辰之力時不同,星辰之力轉變成是星元在電弧的作用下,不再沉入丹田,而是遊走向心臟。

好在感覺不是走火入魔,當雷擊木的電弧消耗完畢,張成只覺得身體充滿了力氣。

看來是雷擊木的功勞,在電弧的幫助下,星辰之力轉變成星元的速度更加快。

『旭日東升』『日上三竿』『如日中天』『日升月恆』……

一套大日神拳打下來,周身浮現出淡藍色的星元,星元不同於靈力,似乎是超脫靈力之外的一種力量。

「難道還有其他的修鍊體系,還是星辰戰體比較特殊?」張成喃喃的說。

伸手準備拿起雷擊木,雷擊木上一絲電弧再度來襲,電弧入體酥麻,直取張成泥丸宮。

電弧出現在泥丸宮,一個龐大的意志出現,只可惜他出現的瞬間就被張成泥丸宮中的三千星辰鎮壓。龐大的意志似乎很驚訝,只喃喃的留下兩個字『星辰』。

龐大的意識散去,電弧散落成一個個文字『蒼雷九變-電閃』!

這是什麼!

東龍山脈因為這一絲電弧變得熱鬧,電弧引動就動九霄雷霆,惹得無數的妖獸聲吼聲在外響徹。

是剛剛的變故驚動那些妖獸了,一整山的妖獸被驚動,別說張成只是個小小的納氣期武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