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嗚嗚嗚!」

受到攻擊,這隻水怪痛叫了幾聲,而整個龐大的身體不斷的在水底游來游去。

「咻!」

在本體受到痛苦時,這隻透明的水怪瞬間化為了一道白光朝陸楓飛去。

「滾!」

陸楓見狀,他連忙揮動手中的如意降魔棍朝這道白光砸了過去。

「唰唰!」

可是在這道白光連晃了兩下后,陸楓並沒有砸中,旋即下一秒這道透明的水怪就鑽入到了他的大腦之中。

「嗯?」

感覺到那東西進入鑽到了自己的大腦深處時,陸楓眉頭一皺,旋即他連忙盤膝打坐了起來。

「給我出來!」

一道怒喝響起,下一秒陸楓腦海中的泥丸宮一顫,一股磅礴的精神力爆發而出。

「嗚嗚!」

似乎是感覺到陸楓精神力的強大,這隻透明的水怪發出了一道嗚嗚聲,好像是在求饒,又好像是在驚叫一般。

「哼!」

然而陸楓並沒有理會,而是冷哼了一聲后,用強大的精神力瞬間將這個不速之客給團團包圍了起來。

可是就當陸楓打算將這隻水怪從自己的身體內移出來時,奇怪的一幕發生了,只見這隻水怪慢慢的和自己的精神力融合了起來。

對於這一點,陸楓十分的好奇,不過他並沒有阻止這一幕,因為直覺告訴他這可能並不是什麼壞事。

「主…主人!」

大約過了一分鐘后,當這隻透明的水怪完全和自己的精神融合到了一起時,一道略顯生疏的聲音從陸楓的腦海中響了起來。

「誰?」

聽到這突然的聲音,陸楓心中頓時一驚。

「主…主人!」

不過就在這時,生疏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而這時候陸楓終於聽清楚了內容。

「主人?」

陸楓愣了一下,旋即他試探性的問道:「你是千手章?」

「主…主人,我…我是千…千手章!」生疏的聲音又一次響了起來。

聽到對方的回答后,陸楓臉上露出了激動之色,想不到自己誤打誤撞竟然成功收服了這隻水怪。

「好,你以後就叫小千好了,現在你聽我的命令,趕緊從水底浮上去,然後去找我的夥伴!」陸楓命令道。

「是,主人!」

千手章應了一聲,然後它迅速的從水底浮了上去。

以千手章的速度,沒多久它就已經浮出了水面,旋即它感知了一下四周后,連忙朝一個方向遊了過去。 「大人,那水怪又過來了!」

當王凱發現之前那隻吃掉陸楓的水怪又朝他們過來時,他連忙大叫了起來。

聽到王凱的大叫聲,秦風等人連忙反應了過來。

「火舞,你們幾個快游,我來攔住他!」秦風右手持劍沉聲道。

「是,大人!」

火舞應了一聲,雖然她很想替陸楓報仇,但是這裡不是陸地,一旦被對方纏住拖下水的話,那又要麻煩了。

所以,為了不給秦風製造麻煩,火舞幾人只能拚命了遊走了。

「該死的畜牲!」

看到火舞他們離開時,秦風眼神一凝,旋即一股澎湃的氣勢從他的體內爆發而出。

接著這股氣勢,秦風瞬間竄出了水面,然後右手持劍狠狠的朝千手章砍了過去。

「大人,住手!」

可是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聲音響了起來,只見不知道什麼時候陸楓站在了千手章的身上。

見到陸楓安然無恙時,秦風連忙停下了自己的身影。

「陸楓,你沒事?」

見到毫髮無損的陸楓,秦風眼中露出了一絲驚喜,旋即他連忙道:「陸楓,快點離開,這畜牲由我來攔住。

說著話,秦風再次準備攻擊,不過這時候卻見到陸楓雙手張開擋在了對方的面前。

「大人,我已經馴服了這隻水怪,不用打了!」陸楓解釋道。

「什麼?」

聽到這話,秦風眼中露出了震驚之色,馴服了這隻水怪,這怎麼可能?

不過當秦風發現這隻水怪好像的確不攻擊陸楓時,他也有些相信了。

「火舞,你們都過來了吧!」

對秦風說了一聲后,陸楓朝已經游遠的幾人大叫道。

「陸楓?」

聽到這個聲音,火舞幾人連忙轉過身來,而這時候他們見到陸楓站在千手章的腦袋上朝他們揮手呢。

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陸楓並沒有死讓火舞他們心中一喜,旋即他們又遊了回去。

「都上來吧,小千會帶我們去海鹽城的!」見到火舞他們遊了過來,陸楓輕聲說道。

下一秒,數條觸手瞬間出現將火舞他們從水底託了起來,一開始幾人還真有些緊張,不過當他們見到這些觸手只是將他們送出水面時,他們的臉色又恢復了正常。

「小千,走吧!」

見到火舞他們都上來時,陸楓拍了拍千手章的腦袋命令道。

聽到主人的命令,千手章迅速的前進了起來,那速度可比坐船快出好幾倍呢。

「陸楓,你是怎麼做到的,我明明看到你已經被它吃掉了,怎麼會……」王凱有些迫不及待的說道。

其他人雖然沒有問,但是從他們的眼中也看出了些許好奇,就連面無表情的姬冰此時也有些好奇的打量著陸楓。

「呵呵,這個么……」

陸楓輕笑了一聲,旋即他簡單的把事情說了一聲,並沒有詳細說明情況。

「這麼簡單?」

聽了陸楓的話,就連王凱也露出了質疑的目光,不過既然陸楓都這麼說了,那他們也只能相信了。

就這樣,在經過了一場虛驚之後,眾人就坐在千手章的腦袋上休息了起來。

一路上,陸楓他們又遇到了一些水怪,不過在千手章的威脅下,這些水怪都沒有對陸楓他們產生威脅。

兩天後……

「大人,千手章說不遠處就是對岸了,相信海鹽城就在那裡,它已經不方便過去了,讓我們自己游過去!」在千手章停下來后,陸楓對幾人解釋道。

「游過去?」

王凱抬頭看了看還非常遠的岸邊,他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

「放心吧,這裡過去已經沒有水怪了,而至於游過去的話,那全當鍛煉好了,走吧!」陸楓輕笑了一聲,旋即他第一個從千手章身上跳了下去。

「走吧!」

在陸楓之後,秦風也一個縱身跳入了水中,緊接著火舞,姬冰他們也都依次跳了下去。

「你們還真游過去啊!」

王凱見到就剩下自己一個人時,他露出了一臉無奈,然而就當他一臉不情願的打算跳下去時,突然一條觸手從水中伸了出來,然後將他牢牢纏住了。

「什麼!」

見到這一幕,王凱的臉色一變,旋即他就發現自己被高高的舉了起來。

「咻!」

一道破風聲響起,只見王凱整個人直接被千手章給投擲了出去。

「不要啊!」

一道慘叫響起,下一秒王凱就已經飛出了上百米遠。

「撲通!」

當一道落水聲響起,王凱整個人一頭紮緊了水中,而在水面上冒出了好幾個泡泡后,他才有些虛脫的浮了上來。

「哈哈哈!」

眾人見到王凱一臉狼狽的樣子,他們都忍不住笑了起來,其實這是陸楓暗中吩咐千手章的,他就知道王凱肯定是最後一個離開的,所以他要給他一點教訓才行。

「陸楓!」

當王凱見到陸楓游過來時,立即臉上露出了憤怒之色。

「跟我沒關係啊,誰讓你最後一個下來啊!」陸楓輕聳了聳肩露出了一臉無辜。

「你!」

看著陸楓無辜的樣子,王凱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因為他並沒有證據能證明是陸楓指使的,所以他也只能吃這個啞巴虧。

就這樣,經歷了這場小小的鬧劇后,一行人在水上遊了起來,而他們的運氣不錯,沒一會兒就遇到了一艘船,然後他們在花了一點錢之後成功坐上了這艘船。

大約過了二十來分鐘后,船終於靠岸了,旋即陸楓六人就迅速的從船上跳了下來。

「嘔!」

一落地,王凱頓時忍不住乾嘔了起來。

「呼,還是腳踏實地的感覺好!」林玄輕吐了一口氣道。

如果可能的話,他這輩子都不想再坐船了,這太折磨人了。

「走吧,爭取在晚上前到達海鹽城,然後再翻過一座山就應該到秦臨城了!」秦風看了看漸漸暗下來的天對陸楓等人說道。

本來如果坐船的話恐怕沒有十天半個月是到不了的,但是因為小千的關係,他們僅僅花了兩天時間就達到了,所以只要接下來不出意外的話,那還是能夠趕上報名的。

在聽了秦風的話后,眾人再次啟程了起來,如今已經回到了陸地,因此他們的心也再次安定了下來。

或許是之前的霉運已經過去了,這一次直到靠近海鹽城陸楓他們都沒有遇到任何威脅,一路暢通無阻的來到了城門口。

「咦,那邊發生什麼事情了,這麼熱鬧?」

當眾人來到城門口時,他們發現在城門口處聚集了大量的人,同時還伴隨著議論聲。

「王凱,別多事,快過來!」

秦風見到王凱朝那邊跑去時,頓時眉頭微微一皺,如今他們還是應該以趕路為主。

「大人,我就去看一眼!」王凱輕笑了一聲,然後快速的衝進了人群中。

「什麼人,竟敢踩本少爺的腳,給我滾!」

然而當王凱剛剛進去沒多久,一道厲喝聲響了起來,緊接著一道人影直接從人群中飛了出來。

「嘭!」

隨著一道重重的聲音響起,只見王凱一臉狼狽的摔在了地上。

「唰!」

就在這時,一道破風聲響了起來,下一秒一道人影快如閃電的出現在了王凱的面前,然後此人一腳重重的朝王凱的胸口踩了下去。

這一腳看起來就十分力量,如果被踩中的話肯定會受傷的。

「啪!」

不過就在這時,一道空爆聲響起,緊接著一道紅色鞭影一閃而過將這隻即將踩在王凱胸上的腳給打退了。

「誰!」

微微後退兩步的青年眉頭一皺,旋即他眼睛朝前方看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