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輩的確是受孫良長老所託,才歷盡艱辛來到青庭山!」

看著指著自己的劍尖吞吐著的劍芒,離央面色微變,沒有想到對方竟然就這麼兵鋒相對,但還是再次出聲說道。

「還想狡辯……」

「等等,於師弟!」

左邊的青衣身影名於寧,右邊的青衣身影名唐然,只見唐然忽然出聲阻止了於寧,目光若有所思地看向了離央,開口問道:

「既然口口聲聲說是受本府長老所託,可有什麼信物?」

「這是孫良長老的令牌!」

離央聞言,這才有些恍然地樣子,從懷中摸出了一枚令牌,捧在雙手中。

「咦!還真的是長老令牌!」

於寧看著離央捧在手中的令牌,伸手攝了過去,一番檢查后,臉上露出了吃驚的神色。

「這令牌你是如何得到的?」

等於寧確認了令牌的真假后,唐然沉思了片刻,對著離央如此問道。

「這是晚輩一次在上山採藥途中……」

離央沒有隱瞞,開始將得到這令牌的過程徐徐說了出來,以及還有孫良所託之事也一併說了出來。

「唐師兄,你看……」

於寧聽完,臉上的神色一陣變幻,最終將詢問的目光看向了唐然,顯然這事他是做不了什麼主的。

而唐然聽完,也是沉吟了一會,才對下面束手站著的離央開口道:

「你將空元晶交給我,我去向府主通報一聲!」

「這就是空元晶!」

離央又從懷中取出了一塊剔透的晶體,遞了過去。

「好!你先在這裡等著,於師弟,這裡就交給你了!」

接過了離央手中的空元晶,唐然連同令牌也一起從於寧手中接走,便向著前方飄身而去,留下了離央以及於寧在這等著。 議事大殿中,青府府主白易南端坐在首位上,目光如淵,在他身前的桌案上,擺放著兩樣物品,正是孫良的長老令牌以及空元晶。

而在他下座,左右兩邊各自坐著一道身影。

坐在左邊的身影,乃是一名中年男子,其形象邋遢,身上的道袍更是臟破的不成樣,頭上的長發也是亂如雞窩。

此人正是青府清天峰的峰主蕭城,只見他此際在議事大殿中也是一副醉醺醺的模樣,懶散地靠在椅子上,不時拿起一個枯黃的酒葫蘆,仰頭「咕咚咕咚」地大口飲酒。

至於坐在右邊的,則是萬凌峰峰主厲海川,他只是坐在那裡,便給人一種凜銳之感,其雙目微眯著,偶爾開闔間有劍芒隱現,手指有節奏地輕叩著手邊的桌案。

「聽說當年被叛徒盜走的空元晶找到了!」

一道流光從從遠處閃現,降落在了議事大殿的門前,人還未進入,一聲粗獷的聲音倒是先在大殿中傳盪開來,震得大殿中的桌椅都微微晃動。

「葉師兄,許久不見,你依然還是這個性子!」

微眯著眼的厲海川回頭看向殿門外的壯碩身影,目中有迫人的劍芒劃過,淡淡地開口說道。

「厲師弟,彼此彼此,你也依然是如此地盛氣凌人!」

壯碩身影名喚葉狂生,其乃天盪峰的峰主,大大咧咧地回了厲海川一句,便緩步走進了大殿中,在蕭城的旁邊找了張椅子坐下后,目光看向了端坐在上首的白易南。

「另外三峰峰主有事來不了,就不必再等了!」

白易南目光掃過下坐幾人一眼后,最終將目光停在了站在殿中的唐然身上:

「唐然,你將事情的經過再說一遍吧!」

束手站在殿中垂首等待著的唐然,聞言微微抬了下頭,恭敬地開口道:

「今天正好輪到弟子與於師弟在府門當值,當時……」

隨著唐然的開口,殿中幾人皆將目光放到了身上,這不禁令他感到一種莫大的壓力,但他依然不驚不急的開口著,將發現離央,再到遇到離央的過程都一一說出來,沒有漏掉半點。

「可以了,你先出去等著吧!」

等唐然講完后,白易南便輕輕揮了手,令他到大殿外等著;而等他出去了后,白易南目光放在了孫良的長老令牌上,原本寂靜不動的令牌自動漂浮而起。

接著,白易南一指虛點向了令牌,這令牌隨即湧出大量的青色霞光,最終在半空中凝聚出一道虛影。

極品帝王 這道虛影正是孫良,正是他最後以秘法將自己的的影像封印在自己的令牌中,此刻方一出現,便開口道:

「空元晶被盜,乃是我的失職,但萬幸的是叛徒已被誅殺,而我也回天乏力,這也算是懲罰,但同樣的,我也無力再將空元晶送回,只好在最後做了些布置,托有緣發現的人將空元晶送回,而若是有緣人送回空元晶,希望府主能將其收進府中!」

孫良留在令牌中的最後信息也不多,只是簡單地說了這麼幾句,便徹底地消散在了大殿之中,而代表著他的令牌也碎裂了開來。

「你們怎麼看?」

白易南揮手將碎裂的令牌收起,沉默了片刻后,對著下座的三人開口問道。

「不知府主指的是哪方面?」

厲海川聽言,沉吟了片刻后,站起來開口反問道。

「將你們叫來,不為別的!雖說孫師弟是空元洞的守護者,但當年空元晶被盜也是事出有因,不能完全怪他,而他如今也已經仙去,空元晶也終是追回,這事便算揭過了,這次主要是問你們怎麼處理將空元晶送回之人!」

白易南目光掃過底下神情各異的三人,緩緩開口說道。

「既然對方將空元晶送回,解決了困擾我們多年的問題,而孫師兄代表的也是本府,也承諾誰將空元晶送回,便收他入府,不妨就直接收他入府好了!」

這次,葉狂生站了起來,直接同意要將離央收入青府。

「此言差矣,本府每百年開山門招選新一代弟子,規矩不可輕易更改,不如直接賞他一筆靈石,讓他自行離去便可!」

葉狂生話一說完,厲海川便立即出言反對道。

「每百年才開山門招選新一代弟子是本府歷來的規矩沒錯,但是,平常期間也時有下山歷練的弟子,帶回修鍊資質上佳的人進入本府,此時再收人進來,又有何不可,況且,每百年一次才招選新一代弟子,本就有些不合理,若非由下山歷練的弟子時常尋找新人進入,本府怕是要青黃不接,所以請府主能將百年招選弟子的時限改短一點。」

「笑話,規矩豈能說改就改……」

本來是在談離央的問題,如今葉狂生二人談著,竟是直接談到了青府百年才招收一次弟子的事,並且二人各執一個意見,直接就在大殿爭論起來。

而蕭城則依然是醉醺醺的樣子,一邊看著二人爭論,一邊喝著酒,並沒有發表什麼意見。

「夠了,修改百年時限的事暫不論,對於送回空元晶的人,本座有一個想法,那便是讓他進幻獸塔試煉,若是能通過三層,便收他入府,如何?」

看著依舊爭論不休的二人,白易南直接沉聲打斷了他們,並說出了自己的打算。

「既然府主早有決定,便這麼做吧!」

白易南都出口了,二人自然不好再爭什麼,各自冷哼了一聲后,當即一起同意道,而醉醺醺的蕭城,還是依然沒有什麼表態,就好像只是來喝酒似的。

「唐然,你去將那叫離央的散修帶到幻獸塔那邊去,命朱牧長老開啟一到三層的試煉,若是他通過,便讓他加入清天峰,若是失敗,便給他五千靈石,讓他下山去!」

見沒有人反對自己,白易南當即又招了唐然進來,將事情交代了給他,而交代完后,目光有些無奈地看了一眼蕭城,便將桌案上的空元晶收起,身化遁光,飛出了議事大殿。

……

青石牌坊處,離央已經在這裡等了將近有三個時辰,但他卻沒有絲毫的不耐,反倒是他肩頭上的青鳥有些無聊的樣子,但它也知道這裡不能亂來,只能乖乖呆著。

就在這時,於寧目光忽然一動,看向了前方雲霧飄渺處,而離央也感到了什麼,同樣看了過去。

果不其然,下一刻,唐然的身影便從雲霧中飄然而出,落在了青石廣場上。

「唐師兄,怎麼樣了?」

重生之錦上添花 於寧趕緊迎了上去,並出聲詢問道。

「府主命我帶他到幻獸塔進行試煉,若能通過,便讓他加入清天峰!」

唐然雖是回應著於寧,但同時也是在告知離央。

「這裡就麻煩師弟了!」

唐然沒有多耽擱,對著於寧說完,便看向了離央道:

「雖然有孫長老的承諾,但是否能加入青府,全憑你自己,跟我走吧!」

離央並不知道議事大殿上的事,此刻聞言,也沒有多想,當即就點頭,跟在唐然的身後,身形漸漸消失在飄渺雲霧中。 想了想,還是決定寫一下上架感言!

這裡首先悟道跟諸位讀者大大道歉。

因為白天上班原因,只能保持晚上碼一章,實在是抱歉,不過悟道會將本書寫得更加精彩的!希望大家還能繼續支持!

另外,特別感謝書友11042300504975的第一張月票!

還要特別感謝的是雪兒姐,輕雨亂塵,江陵散人,飄逸大俠,基地防護堤等幾位作者朋友一直的鼓勵支持!

還有柳無心,含笑半步癲dx,梨花初落,穆小王爺,曇花入夢,夜晚的笑容,Ganiiiiv,萬藝,rest-man,花五海,ed華仔哥,書友2017092306325609,幹掉瑪麗蘇,貓咪的骨頭,夜白楓,宇宙的奇點,牙牙小茶,曾Vicky,呆萌愛上我,我是雄赳赳,蘋果的蟲,秋浣紗,陌上桑花開,憂戀書屋,013678,酒傷年華,我靠垃圾,山人春秋,看那櫻花多美,騁俊,葉星軒等諸位的支持!(不分先後)

最後依然還是感謝一直支持的各位,悟道會再接再厲的! 離央跟在唐然的身後,過了青石廣場后,繼續登上了青石階梯走了約莫有小半個時辰后,其眼前的景色才豁然開朗。

只見前方雲霧飄渺間,近處有亭台廊橋若隱若現,飛泉流瀑相映;遠處有仙宮瓊樓,殿宇成片,其間有各色流光穿梭往來,令離央一時之間看痴了。

前方正走著的唐然,忽然感到了身後沒有了動靜,回頭一看,卻是發現了離央竟是停下了腳步,一副目炫神迷的樣子,不禁也回想起了自己剛上青庭山時的場景,眼中流露出一抹回憶之色,也停下了腳步,對著離央道:

「只要你能通過幻獸塔的三層試煉,便是青府弟子,自能日日看到這樣的景色,快走吧!」

被這仙家景象吸引住腳步的離央,聞言立即回過了神來,他也不知怎麼的,看到這樣的景色后,竟是不覺地停下了腳步。

「前輩,不知這幻獸塔是什麼地方?」

回過了神的離央又趕緊跟上了唐然的腳步,對於這決定自己能不能進入青府的試煉之地,他想事先了解一番。

許是剛才的離央鉤起了唐然當初入府時的回憶,莫名地對離央有了一絲好感,放慢了腳步,看了離央一眼道:

「這幻獸塔乃是府宗有數的幾件靈寶之一,乃是府宗弟子實戰試煉之地,同時也擔負著對外來散修的考核,最次也要通過三層,才能加入府宗,到時進去之後你就明白了!」

離央聞言,心中念頭轉動,從蘇風逍口中得知,這青府對於帶有修為的散修,其考核及其嚴格,往往十不過其一,甚至更少,看來自己即便送回空元晶,也只是獲得了可以不用等下一次開山門,而先行考核試煉的資格而已。

見唐然並沒有多說關於幻獸塔的具體,離央也不再多問,一路無話,隨著唐然走過廊橋,穿過林間小道,最終來到了一座看上去平平無奇的黑塔前面。

「朱長老,請您開啟幻獸塔的試煉空間!」

幻獸塔前,唐然帶著離央,對著一名閉目盤坐在地上的枯瘦老者恭敬開口道。

這枯瘦老者正是朱牧,此刻聞言,緩緩睜開了眸子,掃了唐然背後的離央一眼:

「就是你將空元晶送回府宗的?」

被面前這老者目光一掃,離央感到有一股無形的壓力向著自己壓迫而來,但也僅是感到稍微有些不適而已,忙開口回道:

「正是晚輩!」

看到離央在自己有意放出的威壓下,竟然沒有多大的反應,朱牧心中多少有些驚奇,但臉上神色依然不變,道:

「還不錯,希望你能通過三層試煉,進去吧!」

只見朱牧手中一個翻轉,一枚黑色的令牌出現,並且朝著黑色令牌打出了一個法訣,接著,黑色令牌上有無數米粒大小的符文紛紛湧出,沒入了前方的幻獸塔,無聲息間,一個漆黑的門戶出現在離央的面前。

純純媽咪天才寶寶 看著面前的漆黑門戶,離央目光一閃,深吸了口氣,舉步一腳踏出,不過立在他肩膀上的青鳥則是被排除在外。

一陣天旋地轉過後,當離央恢復了視覺時,發現自己出現在了另一個昏暗的空間之中,但還不及他細察這個空間,忽然感到身後有勁風一起,立時身形一個變幻,從容地躲避了開去。

「莽息牛!」

當離央再次站定身形看去時,發現從背後偷襲自己的竟是一頭高有十丈,渾身被青色鱗甲覆蓋的妖獸。

這種妖獸離央在南荒中碰到過幾次,所以才能一眼就認出它,莽息牛一身蠻力足以開山裂石,其身上的鱗甲又極為堅韌,當時離央與蘇風逍可是為此吃了不少的苦頭。

此刻面前的這頭莽息牛,有著和離央相當的修為,眼看離央不僅躲過了自己的一擊,並且還一副淡定從容的神色打量著自己,當即就怒了,發出了重重的鼻息之聲,四蹄用力地一踏,猛衝向了離央。

見此,離央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躲避,等著它衝到身前時,才身體一側,避過的同時,迅速出手抓住它的牛角,反身騎在了它身上。

莽息牛哪肯離央騎到它的身上,被離央抓著的牛角立即有電芒浮現,同時它的尾巴也驟然變長,卷向了離央。

然而離央對此似乎有所預料,根本不為所動,抓著牛角的手驟然有光焰湧出,輕而易舉地抵消了電芒的傷害,同時抽出一隻手,一拳打碎了莽息牛脖頸處的一片鱗甲,這裡正是它全身最脆弱的地方。

接著,離央翻身一躍,握著牛角的手一用力,瞬間將牛角折斷,並反插入莽息牛的脖頸處。

伴隨著一聲悶吼,莽息牛的身體重重倒地,接著在離央的目中,莽息牛竟是化作一道黑光,消失了!

「這就是所謂的試煉么?」

離央根本沒想到這所謂的試煉有這麼簡單,心中才浮現出疑惑,但下一刻,眼前一個恍惚,周圍的環境忽然一變……

「咦!這麼快就進入第二層了!」

幻獸塔外,盤坐在地上了朱牧,看到黑色令牌上有黑光一閃而過,口中不禁輕咦了一聲。

而在一旁等著的唐然,看到朱牧的神色,也是有些驚疑不定起來,不知道塔中的離央究竟是怎麼了。

「嗯?第二層也通過了!」

又過了半盞茶的時間,朱牧又是看到黑色令牌上再次有黑光一閃而過,這一回臉上真的是出現了驚容。

但大約又過了一盞茶的時間后,朱牧再次看到黑色令牌上閃過的一道黑芒,卻是噌的一下站了起來:

「這麼快,竟然連第三層也過了!」

朱牧忽然的動作令等在一旁的唐然有些不明所以,不知道這朱長老究竟是怎麼了。

但就在這時,幻獸塔洞開了一個漆黑的門戶,離央看上去一身狼狽地從門戶中出來,被排除在外的青鳥一看,立即又飛回了離央身上。

「不僅通過了試煉,而且還這麼快!」

看著從幻獸塔中出來的離央,唐然忍不住驚呼了一聲,因為此時距離央進去幻獸塔還不到一個時辰。

這幻獸塔唐然也曾進去過,自然知道每過一層,其難度便會逐次增大數倍以上,而失敗的話,則是直接被丟出來,也只有成功通過才會通過洞開的門戶出來。

「前輩,晚輩這算是通過了嗎?」

看著二人有些走神的樣子,離央輕聲問了一句,因為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通過了,在第三層擊殺了三頭有練氣七層的妖獸后,便立即將他給送了出來。

「恭喜你了,成功通過了試煉!」

聽到離央的詢問,二人立即回過了神,臉上的神色也恢復了正常,朱牧只是對離央點了點頭,而唐然則是面帶笑意地對對離央報喜道。 「這麼說,我現在就算是青府的弟子了!」

得到唐然的答覆,離央雙眸綻放出驚喜的神色,歷盡艱險來到青庭山,如今的願望終於達成了。

愛你是最好的時光II 「不錯,不過現在你還需到長工閣登記領取身份令牌后,才能算作真正的青府弟子!」

不良校草,別惹我 原本就對離央的印象不錯,再加上這次在幻獸塔中的表現,唐然對離央的態度立即就好了不少,又主動開口道:

「你才剛到青府,對這裡不熟,這樣,我帶你到長工閣登記領取身份令牌,以及一些其它的東西!」

「多謝前輩!」

原本離央心中就想著請唐然幫忙帶路到長工閣,因為他到這裡接觸最多的也就只有唐然了,還沒想好怎麼開口,唐然卻是主動開口了,當即就出聲道謝。

「朱長老,此次勞您出手了,弟子二人就先告辭了!」

唐然點了點頭,之後又轉身面對盤坐在塔前的朱牧,神色恭敬地拱手辭別。

「走吧!」

看著盤坐在塔前沒有什麼動作的朱牧,唐然迴轉過身來,招呼了離央一句。

離央隨即也對朱牧拱手告別,便又繼續跟上了唐然的腳步。

「能一路上將空元晶送回青府,果然不差!」

等離央跟著唐然走遠后,朱牧睜開了雙眼,看著他們離去的方向,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隨即又閉上了雙眼,繼續等著下一個要來這裡試煉的青府弟子。

而離央這邊,唐然一路走著,一邊為離央粗略地介紹著青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