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師傅我們現在怎麼辦? 我站在山洞口,朝着山腳下看了一眼,這一看不打緊,直讓我看的腿肚子抽筋。

整個山谷腹地當中,爬滿了蛙嬰,銀色的月光揮灑下來,照射到蛙嬰的身上之時,都被吸收殆盡,整個山谷中都是黑漆漆的一片,女人的哭聲,孩子的哭聲充斥着整個山谷。

我說師傅,咱們下山估計是沒戲了,這要是落在蛙嬰羣當中,我保證絕對連叼毛都不會剩下。

師傅點點頭,心有餘悸的說,那我們就順着山洞往裏邊走吧,如果是死路,那就另想辦法,如果是活路,說不好能夠通往外邊。

說話間,我們幾人站了起來,朝着裏邊走去,婷婷看着黑漆漆的山洞,下意識的抓緊了我的胳膊。

話說女孩子都害怕天黑,尤其是在這種恐怖氣氛下,那更是泡妞的絕佳時刻,但問題是我現在沒有那個心情,但婷婷作爲我的女人,雖然我倆沒有發生過實質性的關係,我還是拉緊了她的手,緩緩的朝前走着。

山洞應該很長,因爲其一我的手電照不到頭,其二我們走在山洞中,鞋子每次踩到地面上的時候,山洞中都會發出長長的回聲。

正往前走着走着,山洞深處忽然閃現出一團藍幽幽的火焰,像極了鬼火,師傅一驚,急忙從後背的包括中抽出陰陽傘擋在身前,如果是什麼鬼物,陰陽傘正好收了它。

我真的長生不老 可前邊那處鬼火忽明忽暗,好像極爲微弱,我們四人小心翼翼的走了過去,慢慢的越走越近,直到走近鬼火旁邊之時才方然看清。

這竟然是一個石碑,而鬼火這東西,就是石碑上臥着的一隻蟾蜍,在吞吐着一個東西。

我們大驚失色,這個老蟾蜍渾身上下竟然五顏六色!而且疙疙瘩瘩的,看上去不但不優雅,甚至讓人隱隱作嘔。

師傅我倆膽子還算大點,當下我倆再次小心翼翼的朝着五彩蟾蜍走去,仔細一看,那蟾蜍竟然是在吞吐內丹!

師傅驚訝的說,這東西活的年頭,絕對不下百年了!單憑這顆內丹,就足以證明。

老蟾蜍看到我們用手電照着它,似乎它也不害怕,懶洋洋的趴在那塊石碑上繼續吞吐着內丹。

當下我將手電照向了五彩蟾蜍下方的石碑上,只見石碑上用古篆寫了三個大字,奈何橋!

我們四人都愣了,尤其是婷婷看到奈何橋的時候,更是嚇的臉色更爲蒼白,在後邊抱住我渾身顫抖。

鬼魂對於奈何橋都是懼怕的,因爲在轉生之時,必要經過奈何橋,喝過孟婆湯之後,忘卻前世記憶,纔會投入六道輪迴,具體是轉生爲人,還是轉生爲畜生,那就要看生前的功績如何了。

假設生前是個大惡人,那投胎之後,可能就會變成一隻豬或者一隻狗,而且命運也早已寫在生死簿上,說不好被屠夫一刀宰掉,說不好整天吃不飽。

至於生前積大善之人,投胎之後當然也會成爲大戶人家,享受太平生活。

可奈何橋是陰間的東西,怎麼可能會在陽間出現?我心說這青輪到底在搞什麼鬼?難道還真他媽以爲自己是十殿閻羅轉輪王?

他還真以爲自己能夠掌控別人的生死輪迴?

我說,師傅我看這癩蛤蟆必定是個邪物,不如一劍戳死它算了!就在我說話的時候,師傅眯着眼盯着五彩蟾蜍觀看,良久後恍然大悟的說,這石碑乃是藥石所雕!

藥石?

別說是我了,就連婷婷和齒三都愣住了,我心說師傅真牛掰啊,說出來的話不但連人都聽不懂,甚至連鬼也是疑惑不解,果然小母牛坐火箭,牛逼轟轟直上天。

師傅繼續說,相傳藥石自秦漢時期就已經出現,當時秦始皇爲求長生不老,特召集方士煉製長生不老丹,而據說這藥石,就是當時方士們煉丹必不可少的工具!

我問藥石是怎麼形成的?師傅說具體是怎麼形成的,他也不知道,畢竟年代久遠,據說是某塊石頭上長出了靈藥,比如九龍盤,比如靈芝,更誇張的說,比如太歲,然後經過歲月的洗禮,生長出靈藥的這塊石頭,便會變成藥石。

蓋因這塊石頭吸收了太多的藥性,吸收了太多的靈性,所以它被擺放在這裏之後,不經意間吸引來了一隻百年蟾蜍,天天趴伏在藥石上呼吸吐納,久而久之,竟然給這廝修煉出來了內丹!

而一般的蟾蜍,身上的顏色基本上都很單調,面前的這隻正是因爲吸收了太多的藥性,所以身上變的五彩斑斕,讓自身的毒液無意間進化了一個層次。

師傅說,我們繼續往前走吧,這百年靈物既然能夠繼續生存,那說明上天自然有讓它生存的意思,我們最好還是不要輕易傷害,只要它不主動攻擊我們,也就罷了。

而走過這石碑之後,我隱隱發現,我們所走的山洞,有點下坡的感覺了。

因爲在我的鞋子踩到一些小石子的時候,那些小石子總會不經意的往前滾動一段距離,師傅也說,我們目前可能正在朝着下方走去,遇到什麼危險,大家切記不要散開。

我能感覺出來,其實師傅心裏也有點發憷了,畢竟盜墓這種事,那可不是吃飯刷碗一天幾次的,盜墓這種事情,運氣好了,弄點冥器活着回去,運氣背了,直接就在古墓裏歸位了。

就在我們朝着下方走了很遠的距離之後,漸漸的,我的耳中竟然傳來了細細的…

流水聲!

我和師傅一愣,心說這山洞中,怎麼可能會有流水聲?婷婷此刻可能有點後悔跟着來盜墓了,自從看見奈何橋那塊石碑,她就有點心神不寧。

齒三倒還好點,畢竟修爲比婷婷高,它怎麼說也是個能飛的鬼,遇上危險,振動雙翅轉頭就飛。

當我們順着黑漆漆的山洞繼續往前走的時候,豁然間一個大空間呈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面前這大空洞,像是一個地下溶洞,面積非常大,估計有數十米之高,而且腳下還緩緩的流淌着黑色的泉水。

惹時生非:總裁爹地別搶我媽咪! 我們走到這裏,算是徹底沒辦法前進了,在這地下溶洞中,腳下有一條小河,雖然河水不深,看起來只有一尺左右,但那黑漆漆的水源中,誰也不敢輕易伸腳。

我舉着手電來回照耀,想看看別的地方有沒有路可走,就在我手電照到左側之時,只見一個類似於鐘乳石的柱子上刻着兩個大字。

黃泉!

臥c尼瑪,嚇死爹吧!

先是來個奈何橋,然後再來一個黃泉?黃泉的意思就是黃泉路,這條路不是給活人走的,而是專門爲死人去陰間報道準備的路,這意思是在說,難道我們正在一步步的走向陰間嗎?

我說師傅怎麼辦?我們要不要過河?

師傅蹲下身子,眯着眼仔細盯着面前的小河觀看,我拿手電筒照在河水裏,發現河水不但發黑,並且觀察許久之後,發現這條河裏邊竟然沒有任何生物!

不管是魚是蝦,還是貝殼癩蛤蟆,統統都看不到影子,師傅說先不要過河,讓我靜靜的想一下,說罷,師傅坐在原地,開始閉目沉思。

而我不敢關掉手電,只能一直開着手電等着師傅,我說齒三你飛過去看看對面的情景。

齒三吼了一聲,振動雙翅朝着河對面飛去,可它剛飛到河面上空之時,忽然之間就像被擊落的飛機一樣,直直的就朝着河水裏掉下去了。

我心中大驚,趕緊伸手去拉他,幸好他離我不遠,加之他是鬼魂,身體很輕,我這纔將他拉回來。

齒三坐在原地驚魂未定,我能明顯看出他在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而且驚恐的看着這條河。

我心想,難道這真是黃泉路嗎?鬼魂飛上去都得掉下來,非要用腳才能走過去嗎?

就在我疑惑不解的時候,師傅猛然睜開了眼睛,嚯的一下就站起了身子,大叫一聲,不好!

我說怎麼了?師傅說,我們中計了! 他說這就肯定就是青輪的計謀!青輪設計一個可以進入他墓穴的水下通道,但卻在水下通道中佈滿陰兵,就算我們僥倖過了水下通道,同樣也不知如何觸發了蛙嬰的封印,導致蛙嬰復活,全部涌上了岸。

而這裏是山谷腹地,被蛙嬰襲擊,我們無路可逃,只能往高處爬,這就是爲什麼那些藤蔓已經生長了幾百年的緣故,因爲那些藤蔓可能就是當年青輪特意種下的!

等我們爬到了山洞口,自然會躲進去,山下淨是蛙嬰,我們無路可退,只得順着山洞走,所以我們剛纔走過了奈何橋,現在正在步入黃泉路,說不好接下來迎接我們的,便是閻羅殿了!

聽完了師傅說的話,我嚇的渾身汗毛直豎,我從來沒有過如此的恐懼,我感覺恐懼就像一個壓縮機,讓我快要擠壓的不能呼吸了!

這冥冥中的一切,彷彿都在青輪的掌控之中!他好像就是一個坐在凳子上,饒有興致看着鬥蛐蛐的人,他所要做的,就是一直挑逗蛐蛐,讓蛐蛐往死裏鬥,而他只需笑眯眯的看着好戲就可以了。

我說這黃泉路的意思我能理解,可山洞中那塊奈何橋的意思呢?在山洞中好像沒有橋吧?

師傅轉過頭來,認真的說,山洞中沒有橋,因爲那個山洞就是橋!

我靠!仔細想想,好像是這個道理,山洞的一頭在山谷中,山洞的另一頭在山腹下,而這座山的下邊,正好是巫峽的水,其應該就是這個意思!

婷婷拉着我,小聲的說,亮子,我們要不趕緊回去吧,我好害怕…

我差點被婷婷逗笑,這話說的好像是來旅遊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我摸了一下婷婷的臉蛋,笑着說,婷婷,這不是咱自家後院,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現在的問題是,想走都走不了了,山下的蛙嬰聚集那麼密,原路返回肯定是不可能了,只能走一步說一步吧,婷婷你別害怕,我會一直陪着你的。

其實事情發展到了現在,我不但不害怕,反而有一絲欣慰,想我屌絲二十年,天天在家除了玩lol就是擼-管,如今能夠出來完成一次實質性的探險,並且還有女神相伴,就算死,也死而無憾了。

我說,師傅咱們也別想太多了,他媽的就是一個字,上!

幹他孃的,咱們直接踏着黃泉路走過去,看看能讓咱們怎麼着,說完,我就要拉着師傅往前走。

師傅擡手輕刷了我一巴掌,叫嚷道,你個瓜娃子懂個錘子喲,齒三剛纔都飛不過去,你不知道爲什麼?

我一愣,摸了摸略微發疼的後腦勺,問道,怎麼回事啊?

師傅說齒三乃是陰靈,如果連齒三都飛不過去,那說明這條河水中,有青輪設下的咒術或者陣法,不但連人過不得,連鬼都過不去,意義上講,這算是一條真正的黃泉路了。

但現在的問題是,我們已經無路可退,除了前進之外還有可能找到生路,不然就等死吧,包裏的食物已經沒有多少了,雖然婷婷和齒三是不需要吃飯的,但我和師傅卻是兩個大活人。

過了一會,師傅一咬牙,一狠心,從我手中拿過去了夏人劍,當下將自己蓬亂的頭髮斬下來了一段,剛扔進水裏,水面就像煮沸的開水一樣冒起了熱氣,不多時,頭髮變成了齏粉。

我靠!

他奶奶個胸毛啊,怪不得水裏沒有任何生物,這水腐蝕的強度,比得過硫酸了,哪種生物能夠生存在裏邊?

我伸頭朝着對面看了一眼,粗略估計了一下,這條黃泉路的寬度大概有五米左右,如果是運動員的話,加上助跑,應該能夠跳過去。

師傅說,齒三速速歸來!急急如律令!一聲令下,齒三被師傅收進了太乙鈴,而我也拿回師傅手中的陰陽傘,想要讓婷婷收回去。

誰知婷婷說,現在又不是大白天,沒有陽光我就不害怕,我不想回到陰陽傘裏邊了,裏邊黑漆漆的,我好害怕,好孤獨,亮子我要跟你在一起。

我說你這不是瞎鬧嘛,我自己都還過不去呢,你跟我在一起能行嗎?

婷婷撇着嘴,像極了一個撒嬌賭氣的小女孩,過了一會,她突然一睜美目對我笑道,亮子啊,我坐在你肩膀上不就行了嗎?

仔細想想,這個也能行得通,畢竟婷婷非常輕,如果我馱着她過河,她的腳面也不會沾到黃泉裏邊的水。

問題的關鍵是,我他媽自己該怎麼過河啊?

又這樣沉悶了片刻,師傅一咬牙,振聲道,媽的豁出去了,格老子的,拼他一把試試!

我說師傅,你要跳進去嗎?

師傅擡手又刷我一巴掌,罵道,你個瓜娃子,我跳下去幹啥子嘛?當然是拿出我的絕技了!

師傅這麼一說,我不由得瞪直了眼睛,就等師傅顯出他的絕技。

師傅從後邊的包裹中取出寫符咒用的黃紙,然後坐在地上緩緩的折起,折了好半天我都看不懂,我說師傅你在幹什麼,他說你再等一會就知道了。

過了一會,師傅竟然把黃紙折出來了一個蓮花形狀,然後放在一邊繼續折,過了好久終於折出來了九朵蓮花!

師傅拿出硃砂狼毫,在這九朵蓮花上不停的畫着符咒,直到讓蓮花上邊的花瓣畫滿了血紅色的符咒,這才停手。

隨後他將蓮花放在了水裏…

在入水的一瞬間,蓮花劇烈的顫抖了幾下,畫上去的紅色符咒也明顯閃爍了幾下光芒,但片刻後便平靜了下來,這紙蓮花在黃泉中,竟然沒有被浸溼,也沒有被腐蝕!

眼看大功告成,師傅臉上露出了欣喜,他對我說,瓜娃子,上去!

說話間,師傅將九朵蓮花全部扔進水裏,當下推着我就要往蓮花上走,這一刻,我看了一眼水中蓮花的排列方式便明白了師傅的意思。

原來他用法力建造了一座蓮花橋!

我趕緊蹲下身子說,婷婷你趕緊上來,婷婷騎在了我的脖子上,當下我小心翼翼的朝着蓮花上踩去。

說實話,我真怕這一腳踩下去,撲通一聲掉水裏,這輩子就完了,我在踩上去的那一瞬間,感覺整個小腿肚都在發抖,但用力踩了兩下之後,感覺這蓮花漂浮在水上還挺穩當。

婷婷騎在我的脖子上,雙手抱着我的額頭,她緊張的也有些顫抖,我說婷婷你別害怕,別顫抖,有我在呢。

其實我的意思就是不想讓婷婷顫抖,我怕她顫抖的厲害,到最後把我給抖到水裏,那玩笑就開大發了。

師傅走在我的後邊,也是萬分小心的看着周圍,我一腳挨着一腳的踩在蓮花上,最終還是小心翼翼的走過了這黃泉河,等我走過去,讓婷婷從我身上放下來的時候,我卻發現…

我的後脖頸上竟然溼了…

我大驚失色,以爲婷婷剛纔騎在我脖子上的時候嚇尿了,把我的脖子都弄溼了,我驚訝的看着婷婷,婷婷自己也是滿臉嬌羞,低下頭不敢看我。

我說婷婷你這…膽子也太小了吧?

婷婷一撇嘴說,你想多了,因爲剛纔騎在你脖子上的時候,我那個地方出的汗太多,所以就弄溼了你的脖頸。

我正自疑惑,師傅卻說不用奇怪,她是陰靈,而你身上有太歲,她騎在你的身上,與你近距離接觸,太歲就會發揮比平時更強的陽氣來抵抗陰氣,陽氣全部聚集在了你的脖頸上,你的脖頸就會發熱,所以她纔會出汗,懂了吧。

我說哦,師傅你牛逼,剛纔這九朵蓮花是什麼意思?站在上邊真穩啊。

師傅說這叫九雲蓮,算是道術的一種,蓮花不但可以放在水中,更可以放在空中,昨天晚上我們遇到斷裂古道的時候,我本想就用這一招,但這一招乃祖師絕技,我不能擅自使用。

走過了黃泉河,那九雲蓮失去了師傅的法力,漸漸的被黑色的泉水浸溼,漸漸的沉入了河底。

師傅說,我們走過了奈何橋,黃泉路,剩下的應該就要到達閻羅殿了,也不知這青輪到底設置何等兇險的機關陷阱,總之我們一定要小心!

我說好,當下舉目遠眺,朝着溶洞深處看了一眼,裏邊黑漆漆的,看上去真的很像通往閻羅殿的道路… 順着這地下大溶洞繼續朝前走,四周偶爾傳來一兩聲水滴砸在石頭上的聲音,在這寂靜的空間中,顯得別樣恐怖。

面前這溶洞很大,面積寬廣,各種崎嶇怪石長滿了道路,我們每走一步都非常小心,當我們拐過了一道彎之後,呈現在我們面前的事物,赫然將我們四人嚇了一跳!

在我們對面的溶洞口面前,赫然矗立着兩個陰曹地府才能見到的人物。

牛頭!馬面!

我說臥槽,我們真的來到閻羅殿了嗎?師傅冷哼一聲說,這青輪就愛故弄玄虛,不用怕,繼續往前走,看他都有什麼花招。

路過牛頭馬面旁邊之時,我特意伸頭看了一眼,這是兩個一人多高的石雕,想來那三國時期的工匠也確實厲害,讓這牛頭馬面雕琢的惟妙惟肖,恰似真人。

當我們走進牛頭馬面守衛的溶洞之後,衆人再次驚呆,因爲這裏邊根本就不是溶洞,而是一個人工開鑿的石洞!洞壁的顏色與外邊溶洞的截然不同!

洞內黑漆漆的一片,手電筒的光芒照射出去之後,好像就被這無窮無盡的黑暗給吸收殆盡。

忽然間,蹭蹭蹭…

這洞內兩側竟然閃出十多火花,瞬時間讓洞內照的燈火通明,我仔細一看,原來這是山洞兩側的十個火把。

這火把的工藝真讓人毛骨悚然,把手是一根脊椎骨,在脊椎骨的上方是一個頭顱,而那火焰正是從頭顱的口中燃燒出來的。

順着面前的山洞往前看,在正前方的盡頭,赫然有一黑龍座椅,黑龍座椅上雕琢一人,鬚髮皆張,舉手投足之間,霸氣凜然。

師傅冷聲道,那神像正是十殿閻羅轉輪王!

神像兩側還站有黑白無常以及手持毛筆和生死簿的判官,這裏邊的情景,赫然就是閻羅殿!

我有點害怕,看着山洞內的情景不知所措,尤其是那十根脊椎骨上頭顱口中突然之間噴出的火焰,讓我更覺得這裏陰森可怖。

師傅朝前走了一步,看起來是想要走到轉輪王的神像面前,我忙說師傅小心!因爲我注意到了右邊洞壁上刻着的一段文字。

我學歷不高,但這些撰文我還是能看懂點的,上邊寫的意思大概就是說,來者已經冒犯了轉輪王,若想不死,必須跪行至神像面前,磕頭九次,如若不然,萬鬼纏身。

這種詛咒就跟那埃及金字塔裏的差不多,相傳有一世法老叫做圖坦卡蒙,他的詛咒非常靈驗,打開他金字塔的考古學家相繼死去,其實這種事情我不信,我只感覺那是巧合。

相信這段銘文師傅剛纔也看到了,他比我懂的多,肯定更加明白其中之含義,但仍然堅定的朝着神像走去。

我說師傅小心暗器,可能是我盜墓小說看多了,總感覺這山洞內危機四伏。

師傅卻哈哈一笑說,奈何橋,黃泉路,這對於平常人來說,根本無法逾越,既然已經到了這裏,那暗器也就沒了作用,說話間師傅朝着轉輪王神像走去。

別看師傅嘴裏說出來的話牛逼轟轟,但我能感受到師傅心中那一絲的恐懼,因爲他的步伐很慢,很沉穩。

就在師傅剛走到神像前五尺左右之時,忽聽師傅大叫一聲不好,當下猛然朝後一退,拉着我就朝着山洞外狂奔。

而師傅拉我的瞬間,我也聽到了這山洞發出了一種咔咔咔的聲音,像是機關暗器中的機簧在緩緩啓動。

沒等我們衝到山洞門口,只聽轟的一聲巨響,在這洞口處,竟然直直的從天而降一塊大石碑,絲毫不留空隙的讓洞口堵了個嚴嚴實實。

我說我靠,這次真是褲襠裏撓癢,完蛋了!

大石碑封住了洞口,洞內一片漆黑,我用手電筒照向了石碑上,上邊竟然鏤空雕刻了一個大大的血紅色死字!

而山洞內那種機簧發動的咔咔聲還在繼續運轉,此時真叫一個上天無路入地無門啊。

我們同時回過頭來朝着山洞內看去,婷婷抱緊了我在瑟瑟發抖,此時已經容不得她多想了,根本不跟她商量,我擡手打開陰陽傘將婷婷收了進去。

畢竟如今這一刻,關係生死存亡,我可以死,但我不能讓我心愛的女人死,尤其是在我面前死,那樣我會一輩子走不出這個陰影。

洞壁內那十根脊椎骨上的骸骨頭顱漸漸的開始往外伸展,頭顱骨的眼眶中冒出了藍幽幽的鬼火。

師傅大驚,驚恐的說了一句,那個傳說難道是真的嗎?

而此時比我跟師傅更加驚恐的是,齒三已經開始跪在地上求饒了,我說師傅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告訴我,就算死,也得做個明白鬼不是?

師傅目光呆滯,嘴裏輕聲呢喃,完蛋了,這次徹底完蛋了,我也救不了你了,徒兒,是師傅害了你。

我說師傅你別說這種喪氣話啊,他媽的我跟着你來盜墓,就已經讓生死置之度外了,你就不能拼一把嗎?

眼看那十個頭顱骨越伸越長,頭顱骨眼眶中的火焰也越來越多,漸漸的這洞內竟然傳來的喘息之聲,那聲音像是一個垂暮的老人,又像是陰風呼嘯。

我知道,真正的危險,即將到來。

師傅顫抖着從後邊包裹中取出了所有法器,他嘆了口氣說,這就是傳說中的冥殿十魂,今天遇上了他們,就是大羅金仙,也難以逃出生天了,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