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蘭也未料到大伯會突然遇刺,在她們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大夫人已經說服了謝家的長者,暫代家主之責。

至於大哥與二哥,如今還遠在邊關,未趕回來。

如此想著,謝蘭不難猜出,乃是大夫人有預謀的。

因著大姐的事情,大哥與二哥跟大伯生了嫌隙,後來,大哥與二哥便極少在府上了,如今看來,這也是大夫人早早算計的。

謝家如今徹底地掌控在了大夫人的手裡,連父親、三叔、四叔也都縮在了一處,不敢支聲,如此反常,想來是有什麼把柄握在了大伯母的手裡。

謝芝看著謝蘭道,「怕是謝穎會越發地囂張了。」

「她?」謝蘭倒是不害怕謝穎。

即便大夫人再如何,也不過是暫時的,伯父醒了,她也便什麼也不是了。

她如今擔心的是,大伯何時醒?

萬一永遠醒不過來呢?

難不成這謝家永遠掌控在大夫人的手裡頭?

謝蘭自顧地想著,只覺得謝家日後的情形不妙。

「三姐,我們現在該如何?」謝芝擔憂道。

「靜觀其變。」謝蘭一時間也想不出什麼來。

謝芝卻覺得太過於不尋常了,這讓她難免有些擔憂。

謝蘭也是如此,可是現如今卻也是沒法子的。

二人對視了一眼,卻也心照不宣地沉默。

韶華對此也頗為詫異。

此事兒算來,便發生在柳冰月與柳氏得了麻疹之前,難道齊嬤嬤與謝大夫人也有著不同尋常地關係?

韶華猜不透,只是去尋了凌霄。

戀戰新夢 凌霄也得知了此事兒,只不過,再過幾日,他便要去南邊了。

如今,凌家的一些來往擴展到了南邊,而他與三皇子之間暗中聯繫的也越發地密切了。

未免引起旁人的懷疑,又或者是消息泄露,他必須謹慎小心一些,親自前去,才是最安全的。

尤其是現在,謝昶昏迷不醒,京城內怕是又要掀起一場風波來。

他正在想著該如何應對。

「父親。」韶華見凌霄面色凝重。

「看來你也知道了。」凌霄收回視線,低聲道。

「女兒也是剛剛得知。」韶華看向他說道。

「此事兒,怕是不簡單。」凌霄接著狂。

韶華便將柳氏如何得了麻疹,還有對齊嬤嬤的懷疑與凌霄說了。

「這些年來,凌家出現了不少的細作,好在能夠及時的清理了,未料到,這齊嬤嬤隱藏的卻是最深的,倘若不是她此次露出了一絲的馬腳,我倒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是……」凌霄接著道,「畢竟是你母親的乳娘,而且又一直對她忠心耿耿的。」

「看來,這顆棋子是一早便布下的。」韶華看著凌霄道。

「不錯。」凌霄點頭,「好在你的身世並未暴露。」

「父親,謝家?」韶華看向他。

「這謝大夫人的心思,我如今還未猜透,不知她是要利用謝家,還是要毀了謝家,謝昶怕是不止昏迷不醒那麼簡單。」凌霄看著她道。

「死了?」韶華想著謝昶難道如此便被殺了?

她覺得不可能。

此時,謝家的密道內。

「可都安排好了?」大夫人側著身,冷聲問道。

「尊主放心,謝忱不會活著回京。」一旁的黑影回道。

「要做的乾淨一些。」大夫人道。

「是。」那黑影領命,接著便閃身離去。

莫嬤嬤站在她的身旁,「夫人,二爺呢?」

「雖然他是我親子,可並非與我同心,倘若他乖乖聽話,我會讓他成為謝家的家主,倘若不成,那我也只能……」大夫人冷聲道。

「二爺明兒個便入京了。」 總裁求你放過我 莫嬤嬤提醒道。

「先耽擱他幾日。」大夫人說罷,便離開了密道。

「老奴這便安排。」莫嬤嬤垂眸應道。

此時的京城外,謝詁正快馬加鞭地往回趕。

「二爺,今兒個怕是入不了城門了。」一旁的屬下說道。

「不成,一定要今夜入城。」謝詁道。

「是。」屬下應道,便繼續往前。

謝詁未料到,大夫人會這麼快地動手,而且,還將他支開了。 謝詁連夜往回趕,只是還未到京城,便遭遇了埋伏。

攔截他的人,皆是高手,他帶的人,幾乎覆沒,他只好暫時轉道,隱藏了起來。

謝忱如今還在南邊,並未趕回去。

次日,莫嬤嬤匆忙稟報。

「夫人,二爺逃了。」

「只是讓他安靜會。」大夫人道。

「是。」莫嬤嬤垂眸道。

韶華早早地便起身了。

鄭嬤嬤見她眼底的烏青,便知曉她怕又是一夜未眠。

「大小姐,這謝家的事兒,您如何看?」鄭嬤嬤道。

「情況未明朗之前,還是靜觀其變吧。」

總歸現在這火是燒不到凌家的。

她沉默半晌道,「父親何時動身?」

「後日。」鄭嬤嬤輕聲道。

韶華微微點頭,父親要前去南邊,好在三位哥哥會留在淼城。

不過,他們也有各自的安排。

韶華明白,京城內並不平靜。

她收拾了一番,便去了老夫人那裡。

老夫人見她似乎存有心事兒,便說道,「這是怎麼了?」

「祖母,沒什麼。」韶華搖頭道。

老夫人幽幽道,「可是擔心你母親?」

「母親這幾日好些了。」韶華接著道,「好好調養,過些時日便能走動了。」

「嗯。」老夫人握著她的手,「既是如此,那你為何心事重重的?」

「父親不日便要外出,我有些擔心。」韶華看著老夫人道。

老夫人笑道,「他經常不在府上,尤其是這些年,到底是不能怠慢的。」

「祖母說的是。」韶華點頭道。

老夫人知曉她有心事兒,便留她用過早飯,讓她回去了。

韶華去了柳氏那處。

柳氏的精神好了一些,還是由齊嬤嬤照看著。

她並非不想解決了齊嬤嬤,可是她更想知道齊嬤嬤背後的人是誰?

畢竟,解決了一個齊嬤嬤,現如今是痛快了,可是相繼的還會有第二個齊嬤嬤出現……

而齊嬤嬤背後的人,才是關鍵。

她終究還是忍住了。

齊嬤嬤原以為自己安排的天衣無縫,倘若大小姐追究起來,只好讓柳冰月背鍋了,可是大小姐遲遲未動手,反倒讓齊嬤嬤坐立難安了。

她暗中觀察過大小姐,見她只是擔心夫人的身子,並未心存疑惑。

難道,大小姐早已經知道了?

還是她不想繼續查下去?

齊嬤嬤難免有些心情複雜,胡思亂想起來。

韶華回了自己的院子。

「大小姐,表小姐來了。」鄭嬤嬤道。

「就說我身子不適,等我身子好些了,再去瞧她。」韶華並不想此時見柳冰月。

柳冰月被韶華拒之門外,她心中暗叫不妙,難道自己的舉動被發現了?

她有些心神不寧地回了自己的院子,開始想著自己可是露出馬腳?

韶華還在想著謝家的事情。

「沈煜可離開了?」韶華這才開口道。

「回大小姐,還沒有。」鄭嬤嬤看著她。

「準備馬車。」韶華淡淡道。

「是。」鄭嬤嬤垂眸應道。

過了一會,韶華便出了府。

柳冰月得知之後,冷笑道,「她不是身子不適嗎?怎的還出府呢?」

靈娟只是安靜地立在一側,不敢出聲。

柳冰月輕咳了幾聲,便轉身回了裡間。

韶華到了客棧,沈煜似是知曉她會來,故而特意等她。

她入了客房,便見他正在看書。

「不知沈三公子在淼城還要逗留多久?」韶華看向沈煜道。

沈煜放下書,抬眸看著她,「倘若凌小姐能隨我一同回京。」

韶華挑眉,「回京做什麼?」

「難道凌小姐不想看好戲?」沈煜起身行至她的面前。

韶華有意向後退了一步,「好戲?」

「謝家的事兒,想必凌小姐已經知曉了。」沈煜湊上前,「如今的謝家怕是要易主了。」

「謝家與我何干?」韶華抬眸與他對視。

沈煜只是靜靜地打量著她,過了許久之後,才轉身坐下。

韶華也自然地落座,只是靜靜地看著他。

沈煜接著道,「倘若謝家就次沒落,難道凌小姐不應該高興?」

「謝家興衰與我無關,我高興做什麼?」韶華知曉,沈煜一直在試探她。

「我以為凌小姐會高興。」沈煜低聲道。

二人便沉默不語。

不知過了多久,韶華接著道,「時候不早了,凌雲先告辭。」

沈煜起身道,「凌小姐,後會有期。」

韶華頭也不回,便離開了客棧。

她坐在馬車上,莫名地心神不定。

過了許久之後,才開口道,「沈煜到底知道還是不知?」

「大小姐,可是回府?」鄭嬤嬤看著她道。

「嗯。」韶華點頭道。

她仔細地想著沈煜的話,似乎明白了什麼。

「父親何時回來?」韶華看向鄭嬤嬤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