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艘船叫鷹船,兩頭尖翹,不辨首尾,進退如飛,機動性強。是我大秦水師中,專門伺探消息所用的小船!”

賈環聞言。眉頭頓時皺起,道:“你是說……有軍方的船都來監視我們?”

天涯白眉輕輕一挑,道:“想必揚州軍守備已經得到了消息,知道爵爺是來查他們的,至少明面上是如此。所以……”

賈環聞言後“嘿”了聲,冷笑道:“還真是狗膽包天,原本以爲只是走個過場,現在看來,這羣王八羔子還真有貓膩。”

事關重大,天涯不敢多言。不過,他又道:“爵爺,在船上,我們不用怕什麼。這艘福船是戰船。船上又備有弩炮,即使是大高手都不敢輕逆其鋒。可是上了岸後,我們當真需要當心謹慎。”

賈環嘴角彎起,道:“三爺我巴不得多來幾個賊人祭旗……對了天涯,上了岸後,我另有要事要託你去做。辛苦你了。”

天涯躬身道:“但有所命,卑職在所不辭。”

賈環點點頭……

……

因爲大雪延誤船速,所以,原本計劃申時便能到,直到酉時末刻船纔將將靠岸。

天色陰沉,看情形,即快入夜了。

甫一下船,就見運河碼頭上空空蕩蕩的,除了零落的幾個凍的縮頭縮腦的青衣僕人外,幾無餘人。

衆人見狀,面色微微一沉。

賈環此行乃是公幹,出身又如此不凡,別的不說,至少揚州州府衙門和揚州兵備道應該派人來接。

更何況,還有揚州鹽政衙門……

船上的人陸續都下來了,或騎馬,或坐轎子,或趕車,一行數十人,就要出發,卻見距離碼頭處不遠的一家酒樓裏,轟隆隆的走出了一羣人。

爲首兩人,一爲中年,一爲青年,俱身着錦衣華服。兩人身後,則跟着十數青衣僕服的家丁。

爲首的兩人面色潮.紅,眼神渙散,走路步履也都踉踉蹌蹌,需要一旁僕人攙扶着才能前行,然而臉上卻多是喜意。

兩人臉上的光澤,顯示出他們最近的日子,顯然過的很舒心……

一行人順着官道前行,看方向,竟像是朝賈環一行人走來。

見狀,賈環轉頭,和韓家兄弟對視了眼。

忽地,賈環身旁一原是林如海打發上都中接林黛玉回家的林家管事開口道:“三爺,那兩人就是奴才上京時,從蘇州林家來的族人。一個是老爺的族兄,名喚林如湘,另一個是他的兒子,名喚林秋安。”

賈環聞言,眉頭微微皺起……

而那一羣人已經走近。

“哎呀,我那侄女何在?我那侄女可回來了?你總算回來了,快跟伯父回家看你爹吧!他……他快不好了!”

當首那位明顯喝高了的中年衝着賈環一羣人高聲喊叫道。

……(未完待續。)

ps:

早上那一章居然忘記設定發佈時間了,囧死……

另外,咳咳,說明一下,立冬妹紙,你那兩個角色沒那麼簡單,伏筆很深的,不真只是以色娛人的揚州瘦馬,表打臉……

還有,這些角色不是專門爲了人名而設定,是構思好了人物後,缺人名,恰好就用上了。

不然的話,立冬妹紙是北大女神,又是本書大粉絲,怎麼也得安排個公主皇后什麼的討好一下才是……

另外,求各式人名龍套,雖說用軟件也能搜人名,但總覺得那樣做沒書友們貢獻出的人名有趣。 對於這種人,賈環着實不願理會什麼……

甚至都沒用他開口,韓大回頭看了眼,帖木兒駕馬出列,居高臨下的看着還在囂張不知所謂的叫囂的林如湘。.xshuotxt.com

帖木兒從腰後抽出馬鞭,而後,狠狠的揮下。

馬鞭在林如湘耳邊甩出一個極爲響亮的鞭花,卻並未觸碰到他。

但饒是如此,還是將他並攙扶着他的兩個僕人給嚇的跌倒在地。

至此,賈環沒有再多看這羣人一眼,在林家管事的指引下,一行人前往了鹽政衙門。

到了他這個地步,再和兩個“鄉下大腦殼子”一般見識,丟的是他自己的份兒。

……

江南水鄉,似是連官府衙門都多了幾分華麗柔意。

相比於都中衙門的肅穆和猙獰,鹽政衙門大門欄木上的漆雕,似乎更顯得人性化一些……

鹽政衙門分爲前後兩部分。

總裁的契約妻子 前面是衙門公房,後面則是家宅。

但千萬不要以爲這樣以來家宅就會小了。

一樣再分爲前後宅院,院落相套,花園亭閣俱是一樣不少。

只是相對而言,要精緻一些罷了。

林家已經沒有什麼人了,林黛玉既然回來了,自然便是主家。

不過她是未出閣的小姐,不好拋頭露面,賈環便當仁不讓的替他安排起了事宜。

吩咐陪同而來的林家管事並已經近乎失去權利的老管家,將烏遠韓大等人迎進客房,好生安頓妥當後,賈環則帶着太醫,在啞婆婆的陪同下,伴着坐在轎子中由僕婦擡着的林黛玉,一起進了後宅。

許是因爲主家人脈不旺,而家主又重病垂危的緣故,整個林府的氣氛都顯得有些悽慌。

每個人的臉上都沒有笑容,眼中都是不安。

想來也是。林家也算是世代簪纓之家,家中奴僕多是家生子。

林如海一旦病故,那林家也就相當於絕嗣了,日後他們這些僕人的下場。也就成了未知數。

他們心中有所不安也好理解。

過了垂花門後,僕婦退下,林黛玉下轎,紫鵑連忙上前攙扶住。

睹物思情,看着出生舊地一片蕭索。還未進門,林黛玉便已經紅了眼圈。

然而此刻,賈環卻也不好再勸什麼。

將心比心,別說是一心底柔軟的弱女孩兒,就是換做是他,怕也難忍難受。

一行人沉默的進門後,撲鼻而來的,便是濃濃的藥味,和一股……腐朽之氣。

聞到這股味道,賈環身邊一直目不斜視的王太醫眉頭皺起。而另一側的啞婆婆也暗暗的搖了搖頭。

兩人都聞出了,那是死氣,沒得救了。

林如海所躺的拔步牀的牀側,有三個挽髻婦人,正在那裏垂淚。

看起來也都三十來歲,想來是林如海的姬妾。

三人見竟有男人進後宅,先俱是一驚,不過當看到正中的林黛玉後,心知應是都中來人,便放下心來。

“姑娘回來了!快來看看你父親吧。他……”

三人中年紀較大的一個,眼睛紅腫,素面朝天,聲音沙啞的說道。

林黛玉看着躺在牀上。連她進門都不知的林如海,早已淚流滿面,怔怔的看着他,一步步走向牀邊。

賈環則對三個婦人拱手行禮道:“三位姨娘,在下乃都中寧國府賈環,家中排行老三。是林姐姐的表弟。遵當今陛下及家中老祖宗之命,特來探視姑丈,並帶有太醫院太醫一位。 神醫世子妃 這位便是王太醫,乃太醫院王醫正之子,家學淵源,我們還是請他先給姑丈看過再說,如何?”

那三位婦人本就是妾室,沒甚地位和見識,也搞不清楚賈環到底是什麼人物。不過既然能驚動皇上下命,又能請來太醫,想必也是大人物。

於是,三位婦人便齊齊於賈環一禮,年長那位道:“勞煩環三爺了,我等無知婦人,難以操持家務。如今家事俱都在堂老爺和堂公子手中,我等卑賤,插不上話。只是,近來郎中來的次數越來越少,參藥也越來越短。我等無法,只盼姑娘回來能做主。”

狂妻來襲:帝少請接招 賈環聞言,面色微冷,道:“這些都不是問題,先讓王太醫看過吧……紫鵑,扶着林姐姐,讓王太醫給姑丈診脈。王太醫,勞煩你了。”

見紫鵑將哭的不能自已的林黛玉攙扶到一旁後,賈環對身旁的那位年輕人拱手說道。

王太醫聞言,微微搖了搖頭,暗自嘆了口氣,而後上前,走到牀邊,先看了看林如海的面色。

只見他面色蠟黃,雙眼緊閉,兩腮凹陷,氣息孱弱。

王醫正又暗自嘆息了聲後,才坐下,伸手探在林如海的腕上,閉目細細切起……

“你……你們是什麼人?怎麼會在我家?走開,讓我進去!瞎了你們的狗眼,可知我是……哎喲,你們要做什麼?還有沒有王法了?”

“你們怎麼能打人呢?信不信我們去衙門告你們去。我們是林家本家,我們……哎喲!”

外面忽然響起一陣嘈雜紛嚷聲,讓衆人都皺起了眉頭。

那三位姨娘更是面帶憤怒之色和恐懼之色……

賈環見王太醫的眉頭也皺起,便對紫鵑道:“紫鵑,去前頭告訴我大哥,堵住他們的嘴,先每人打斷兩條腿再說。多叫喚一聲,多打斷一條骨頭。”

紫鵑聞言,臉上的興奮之色一閃而逝,扶着林黛玉坐好後,便走了出去。

沒多時,前面的聲音便戛然而止了。

賈環看着坐在桌子邊怔怔發呆的林黛玉,心裏頗爲心疼。

只是卻也無法。

雖然他不知道病入膏肓是什麼樣子,但從王太醫的神色上來看,林如海顯然是不大好了。

她爹快玩兒完了,賈環怎麼開口勸她別難過……

過了好一會兒後,王太醫才起身,收拾了下醫藥箱,而後轉身看着賈環。

賈環道:“我們去外面說吧……”

話沒說完,就聽一直出神的林黛玉忽然開口道:“環兒,就讓太醫在這裏說吧。”

聲音脆弱。充滿了哀傷,但,內中卻也有一股堅強和……

不知是怨還是別的什麼味道。

這出乎了賈環的意料。

賈環再三看了她一眼後,纔對王太醫點了點頭。

王太醫會意。而後搖頭嘆息直言道:“病入骨髓已,肺腑暗傷發作,又有慢性奇毒在身,遷延至今,縱然扁鵲華佗在世。怕是亦難解救。不過,正因爲都是慢傷,所以暫時還壞不了性命。我再開一個方子,配以人蔘吊命,半年內當是無憂的。”

賈環聞言後,先看向林黛玉,只見她怔怔的沒反應,心裏一嘆,而後問道:“只能保持這種狀態嗎?”

若真的只能這樣,還不如給他個痛快……

王太醫搖頭道:“倒是可以救醒。每日裏可以清醒四五個時辰,養些日子,就是下牀活動一二也是可以的。但那只是用人蔘的效力調出他體內最後的活性,再之後就……”

賈環點點頭,道:“那這半年裏,就多多勞煩太醫了。”

王太醫謙遜的搖搖頭,道:“若爵爺無其他事,那在下就先去開方熬藥了。服藥之後,在下再輔以金針救治,今夜想來就能醒來。”

賈環聞言一喜。笑道:“辛苦你了。”

王太醫微微一笑,又客氣了句,而後便出門離開了。

那三位姨娘聽完王太醫之言後,又悲又喜。

悲的是林如海果真沒救了。喜的則是,林如海居然還能挺半年,還能清醒過來。

至少,這樣他還有機會把她們這些無根之人安排一下……

三位姨娘倒是有些眼色,王太醫出門後,她們三個見賈環似是想要安慰林黛玉。便找了個藉口,下去了。

紫鵑亦是如此。

不過走之前,給了賈環一個“你別胡來”的眼神……

房間內清醒的人就只有賈環跟林黛玉時,他才上前,輕輕的握住林黛玉的手,溫聲道:“林姐姐,寬寬心。王太醫也說了,還有半年多時間,姑丈還能清醒過來。這段日子,林姐姐可以好好的陪陪姑丈。而且趁這段時間,咱們還可以遍求奇人異士,天下這麼大,我就不信,找不出一個再世華佗來!”

林黛玉垂着眼簾,只是不停的流淚,聽了這話後,輕輕的搖搖頭,道:“環兒,不必再張羅了,就按王太醫說的辦吧。這世間庸醫太多,萬一再治壞了,怕是連半年都挨不過了……這半年,我會好好陪爹爹,好好的生活,不讓他擔憂,總要讓他安心的去。”

賈環聞言,暗自嘆息了聲,握着林黛玉冰涼的手,微笑道:“林姐姐,你比我想象的還要堅強,我發現我更喜歡你了。”

“你喜歡雲兒,就是因爲她活的很堅強麼?”

林黛玉擡起眼簾,一雙微紅的眼睛看着賈環,問道。

賈環點點頭,道:“雲姐姐的生活條件那樣卑劣,她卻依舊每天開心的活着。即使她叔叔嬸嬸待她不好,她也從無怨言。在知道這些後,我就喜歡上她了,喜歡她的樂觀向上,喜歡她的積極堅強。但這與我喜歡林姐姐你不同……”

“如何不同?我並不是堅強的人,我沒有云兒堅強,想來你喜歡我不如喜歡她多……”

林黛玉又垂下眼簾,語氣憂傷的說道。

賈環搖頭:“不是這樣的,我是因爲堅強而喜歡上雲姐姐的,但喜歡林姐姐,卻是從我第一眼看到你起,便喜歡了。”

……(未完待續。)

ps:感謝書友“才高八斗暈菜菜”及“立冬有夏”的打賞~

感謝書友“索藍宇東蘺子”、“醉臥平生”及“良辰”的打賞。

感謝書友“kai激a456”、“大俠逍遙客”、“挖洗拍狼”、“巫山雨陸020蟲魚鳥獸小鬼響噹噹”及“巫師家庭”的打賞。

感謝衆書友的訂閱、推薦和月票。

咳咳,厚顏再求一張推薦,希望推薦票有機會破五萬,訂個目標!

攢稿中,我知道還欠大家一次爆發,加油!sf0916 “那你當初爲何……”

林黛玉煙眉輕蹙,不解道。

爲何跟老太太提親的時候,說喜歡史湘雲,而不是她……

賈環看懂了她的眼神,微笑道:“你和雲姐姐不同,你是老太太的心頭肉,她要是知道我這個孬孫竟然敢惦記着她的心頭肉,我怕她捶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