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楊太后邀請賈貴妃和謝道清共進晚餐??謝道清坐下後??賈貴妃卻提着衣服躲謝道清遠遠的??生怕沾染了對方身上的鄉土氣息

入座以後??賈貴妃就開始滔滔不絕的講訴起自己的父親是如何帶兵殺敵??屢立戰功的故事??這尼瑪完全是現實版的拼爹遊戲嘛

謝道清就跟個悶葫蘆一般??低着頭不吭聲??直到楊太后問她:“你爺爺謝丞相都爲我們大宋朝做過什麼事啊??”

謝道清回答道:“我爺爺不曾用兵殺過一個人??”

賈貴妃沒聽懂謝道清的意思??依舊喋喋不休的從他爹說到她弟弟賈似道??聽得楊太后有些鬧心??於是非常不滿的來了一句:“孩子??你的話怎麼那麼多呢??”

等飯菜上來了以後??謝道清由於餓的慌??於是毫不客氣的吃了個盆幹碗淨;至於賈貴妃因爲捱了婆婆的訓斥??正跟那兒一個人慪氣呢??基本上就沒動筷子??就說自己吃飽了??氣得老太太丟了句:“吃了就飽??不吃就餓??誰難受誰知道??”

飯後??楊太后馬上喊宋理宗過來??並冊封謝道清爲皇后??好懸沒給賈貴妃氣死

一切都是按照巫女禪影的話來的??你讓知曉結果的張世懷如何能夠相信和尚的話

剛到家中??張世懷就接到了外地好友的來信??約自己去對方家裏小住幾日??想着自己在臨安府遇到的種種怪事兒??張世懷認爲是思念禪影過甚所致??於是準備起身趕赴朋友家中??捱過眼前這一段??也許回來以後??情況就會有所好轉了… 次日,張世懷跟家人打了聲招呼後,便騎馬趕赴好友家中。一路之上,他是快馬加鞭,絲毫沒有停留。不出半日,張世懷便來到了好友高安的家中。還未下馬,早已守在門口的家丁便急忙趕到跟前牽住馬的繮繩。

“張公子,我家少爺等您很久了。”“我這不是接到書信就過來了嘛。”張世懷跳下馬來,囑咐家丁好生照顧自己的坐騎後,自己一個人閒庭信步的踱進了高府的院內。

得到稟報的高安起身出來迎接,還未走出客廳,便迎上了邁步進來的張世懷。

“高兄數日不見,別來無恙?”張世懷唱了個大喏(古代行禮的一種方式)。

但高安並沒有馬上還禮,而是盯着張世懷看了又看。“怎麼了,高兄難道連小弟的樣貌都不認識了嗎?”張世懷被對方看得有些發毛,非常不自在的再次問道。

“你們都先下去吧!”高安依舊沒有還禮,而是屏退左右家丁,然後拉着張世懷來到客廳中央,分賓主落座後,高安低聲問道:“哥哥這裏沒有外人,就不用跟我裝糊塗啦!”

“我裝什麼糊塗啦?”高安問得張世懷是一頭霧水,不知道對方葫蘆裏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哥哥,這麼大的事情你難道都不知道嗎?”高安聲音略顯沉重的追問着張世懷。

“到底出什麼事兒啦?” 魅少的笨笨妻 看對方那欲言又止的樣子,急的張世懷直接站了起來說道:“你信中只說有緊要之事,我這才匆匆趕來,可我到了這裏以後,你卻吞吞吐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啦?你要是不說,我可擡腿就走人了啊!”

“不知哥哥跟巫女禪影現如今關係如何?”高安試探性的詢問對方道。

“你有話但說無妨。”張世懷本就是爲了逃避禪影纔來到高安這裏,可哪兒成想,人家上來劈頭蓋臉的就提及這件事情。萬般無奈之下,自己只好打着馬虎眼,看看對方究竟知道了些什麼,再作打算。

“看樣子你是真不知道了。”高安表情凝重的繼續說道:“禪影死啦!”

“什麼?”張世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再說一遍?”“我說禪影死了!”黃安話音剛落,張世懷瞬間跌坐在了椅子上,好半晌兒沒有回過神兒來。

“你別拿這種事情開玩笑,好不好!”清醒過來的張世懷朝一旁的高安吼道。這也難怪,昨天下午還在大街上,青樓內見過對方,怎麼一夜之間,這好端端的一個大活人就沒了呢?不可能,絕對不可能,對方一定是聽說自己跟禪影分手,拿這事兒逗自己玩呢!張世懷內心之中安慰着自己,同時更不敢往最壞的方向上去想。

“就你喜歡禪影嗎?你知道我喜歡對方多久了嗎?我本以爲你是第一個知道這件事情的人,所以才請你過來詳細詢問在禪影的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你居然連對方的死訊都不知,禪影真是愛錯人了。”高安說到傷心處,眼淚順着眼角流了下來。

“不可能,你是在騙我。”看到高安的樣子,張世懷的心直接沉了下去,隨後他搖晃着身體來到高安的身前,一把揪住對方的衣襟大聲的質問着:“你在撒謊,對不對?告訴我你是在撒謊!”

高安奮力的推開張世懷抓着自己的雙手,悲憤的說道:“我現在打算一個人過去看看禪影,至於你跟不跟來,就隨便你了。”說罷完全無視失魂落魄的張世懷,一個人來到屋外,吩咐家丁準備馬匹,就要出發。

待到家丁將馬匹牽來之後,張世懷才跌跌撞撞的走到屋外:“我們一起去,我絕對不相信禪影會死掉。”

“哼!”黃安冷哼了一聲,隨即翻身上馬,揚起馬鞭抽打在駿馬的臀部。馬匹吃痛後,甩開四蹄快速的朝臨安府的方向飛馳而去。而張世懷緊隨其後,生怕自己晚了一步,就看不到禪影的最後一面了。

臨安府衙提刑司內,提刑官滿臉恭維的引着身後的二位貴胄前進。只不過這倆個男人均流露出沉重的表情。

“大人您請看。”提刑官將二人領到某張停屍牀上,一把掀開了蒙在屍體上面的白布,禪影那蒼白的容顏直接映入二人的眼簾。

“禪影~~~!”看到屍體的高安,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悲傷,撲在屍體上面放聲痛哭起來。

張世懷心中也是悲痛萬分,但他能忍。在官場打拼這麼多年,讓他學會了不輕易的將感情外泄。

“她是怎麼死的?”張世懷壓抑着內心無比的悲痛,朝身旁的提刑官詢問着。

“回稟大人,該女子實爲自殺身亡。”“胡說八道!”高張二人異口同聲的罵道。隨後兩個大男人對視了一眼,找回了久違的默契。

“這種能洞穿世事的女人,怎麼會自殺?”“是啊,你說啊,爲什麼會自殺!”這兩個大男人不依不饒的追問着提刑官。

“大人,您看!”提刑官將白布徹底掀開,隨後指着禪影手腕上面的傷口再次稟告道:“該女子於前夜割腕自殺在自家地上,趕巧兒她的好友次日去她家拜訪,發現房門並未插上門栓,便推門進去,這才發現對方倒在血泊之中。嚇得對方魂飛魄散,當即報知地方官。

下官趕到之時,對方早已氣絕身亡。只不過讓下官頗感奇怪的是對方死亡時候的姿勢。”說到此處,提刑官不由得頓了下。

“怎麼,難道不是自殺,是他殺嗎?”張世懷握緊拳頭,雙眼噴出火焰,幾乎能將眼前的一切熔掉,同樣憤怒的還有高安,看的出來,這個不喜流露感情的男人,聽聞這種可能性後,也動了真怒。

“我們趕過去以後,發現該女子趴在地上,地上全部是凝固了的鮮血,而且在血液的最外面圍着一圈繩索,將該女子流出的血液全部圍住,不讓一滴鮮血流到外面。遠遠望去,那圈兒繩索圍成的是個人性。而且在血腥味兒當中,還夾雜着一絲胭脂水粉的味道,當真奇怪至極!”提刑官回憶着當時的情景說道。

待續 “能否帶我兄弟二人去現場看一看??”高安從禪影的屍體上起來??詢問着身旁的提刑官

“可以??”沒想到對方答應的非常乾脆??隨後一行三人朝禪影的住所進發

一路無話??進入到禪影的房間後??首先就是地上一大灘的血跡直擊高安和張世懷的視線內

“怎麼這麼像個人啊??”高安圍繞着那灘血跡走了幾圈??隨後疑惑的問着提刑官

“沒錯??應該是按照某個人的樣子圍出來的形狀??”提刑官也說出了心中的猜想

只有張世懷自打進入屋內一言不發??呆呆的望着地上的那灘血跡??別人不知道怎麼回事兒??他可是太知道了??剛一進門??他就被那人形的血跡驚呆了??因爲那就是前一天晚上自己來找禪影攤牌時??對方按照他的影子大小??灑下胭脂水粉的位置

隨後兩個人也是在現在有着血跡的位置內??纏綿到了天亮??可在自己走後沒多久??禪影便割腕自殺了??可爲什麼禪影要選擇這樣一種方式呢

剛剛想到此處??張世懷忽然感覺到天旋地轉??隨後“啊呀”一聲跌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跟禪影分手後的第七天晚上??張世懷一個人端坐在自家的屋內??房間很暗??僅點了一盞昏暗的油燈以供照明??在月光的映襯下??張世懷的影子投射出來好長好長??這傢伙一個人對着影子喃喃自語道:“世懷??知道我爲什麼叫禪影嘛??那是因爲我特別擅長控影術??只是沒想到最終??也要將自己與你的影子合爲一體??”

抖開發髻??張世懷如女人一般用梳子梳理着頭髮??兩行清淚打眼角慢慢的流淌下來

“我給過你暗示??讓你知道我在你身邊??可你不但沒有珍惜??反倒想盡一切辦法躲着我??無奈之下??我只好佔據你的身體??將你打進影子裏??只有這樣??你我纔會生生世世在一起??永遠不分離

張郎??你別怪我??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但你可曾想過我的心有多疼??爲了能夠成爲你的影子??我不惜動用控影術中最爲黑暗的祕法??忍受着百鬼噬魂的疼痛??甚至放幹了全身的血液??才能夠融入到你的影子當中

現在好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們兩個終於可以長相廝守??永遠不分離了??”就在世懷說話的同時??地面上的影子居然不受光線的控制??拼命的扭動着??彷彿不甘心就這樣成爲別人的附屬品

“張郎??別抵抗了??就這樣乖乖的成爲我的影子??好嗎??”已經成爲張世懷的禪影低下身子??輕柔的撫摸着地面上的影子??彷彿在輕撫着對方的身體一般??只不過對方很牴觸禪影的舉動??影子掙扎的幅度越發的劇烈起來

“你真的很討厭我嗎??”禪影停止繼續撫摸地上的影子??有些傷感的問道??隨後嘆了口氣??“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強求了??只不過即便我現在離開你的身體??你也無法從影子裏回到身體之中了??與其看着你這樣遭罪??不如快些結束這種痛苦吧??”說完以後??也不等影子有什麼反應??禪影將桌上的剪刀狠狠的刺向了自己的心臟??鮮血噴灑在身前的影子上面??綴成一朵朵鮮豔的小紅花…

“控影術??控影術??”我反覆唸叨着何二口中的這個詞彙??忽然大腦之中靈光一閃??我終於想起來在哪兒看過這個詞兒了

控影術??源自上古時代的巫術??最初是軒轅黃帝用來打探蚩尤一方的敵情??後被祝由術去其糟粕??取其精華的兼併過來??成爲一種利用人的影子來治療自身疾病的方法??再後期又被茅山宗吸納了過去??成爲茅山道法裏一個非常非常小的分支

我曾經在四姑那裏讀到過相關方面的書籍??但由於裏面的內容過於晦澀難懂??我僅僅記住控影之法這一個詞語??餘下的基本都就飯吃了

可是我明明記得書中有這樣一句話??翻譯過來是這麼說的:控影之法??非軒轅氏血脈不得繼承??違者??遭千刀萬剮之苦;分支血脈繼承者則不可用此法作惡??違者??遭萬仞穿心之苦;直系血脈繼承人如用此法加害世人??將遭受百鬼噬魂之苦??終生不得解脫

這麼說來??何二口中的影婆婆??應該是軒轅黃帝的直系血脈??只不過爲了隱藏真實身份??改名換姓罷了

就在我思考的同時??何二規規矩矩的站在影婆婆的院落外面??語氣非常誠懇的喊着:“小的何二??有急事拜見影婆婆??”

連喊了三聲??而且是一聲高過一聲??可房屋內沒有傳出任何的動靜??貌似對方不在這裏

何二喊完又站了能有一會兒??才耷拉着腦袋回到我的面前??“影婆婆不在??這可如何是好??”

“既然不在??那咱先去救安然??有什麼事情??等跟何大等人匯合後再議??”我當真不明白爲什麼何二非要拉我來見影婆婆??雖然對方是好心??但我是一人做事一人當??何必苦苦哀求他人呢

何二無奈的咧着嘴??尋思了好半天才點頭應允??隨後領着我??開始沿着原路往回走

“行啦??別垂頭喪氣的了??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你至於嘛??”我一個人走路着實無聊??於是調侃着何二說道

“上仙啊??不是我說你??你當真就沒有害怕的感覺嗎??”何二有些不解的望着我問道

“爲什麼要害怕啊??大不了就是一死??”說到這裏??我猛的一拍腦袋??裝作恍然大悟道:“對了??我現在已經是靈體狀態了??不用再死一次了??最多就是下到這裏來陪你們做伴兒??是吧??”

“您就別逗了??哪個好人沒事兒來這裏呆着啊??”何二顯得極爲無奈??但又不好深說些什麼??此刻除了唉聲嘆氣外??貌似也沒說出個子午卯酉來

“那你說說??我把李頭兒給整死了??最壞的結果是什麼??”我誘導着何二將實情說給我知曉

“我想想啊??”這貨果然夠two??連會發生什麼都不清楚呢??就先杞人憂天??而且還不爲了他自己??而是爲了我??這種精神算是白求恩精神嗎??這種舉動算不算是雷鋒呢??就是不知道丫下班以後是否會寫日記保存下來了^_^ 想了半晌兒??何二擡起頭來??瞪着丫那本就不大的眼睛很認真的對我回答道:“最壞的結果就是崔判官老爺派人抓住你以後??讓你永生永世在地獄內遊蕩??”

何二說得很認真??我卻報以輕蔑的微笑??不是自己過於高傲??而是真心對這種事情沒有恐懼感

我依稀的記得在自己考英語四級那會兒發生的事情??在帝都那陣子爲了應聘成爲一名黑導遊??手中有一張英語四級證書就是必要的了

那會兒圖書館就是我每天必去的地方??曾經的我還年少??也非常的張狂??試想一個大二的學生??每天兜裏揣着幾千元錢的上貨錢??坐在圖書館內??面對眼前這些戴着眼鏡??一門心思念書的學生??是一種什麼感覺

當然??這幾千元錢也是我的全部身家??之所以揣出來??很大一部分是因爲放在寢室內怕丟??因爲我所在的那個宿舍樓裏??窮人真的是太多了;還有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每次在校內買東西的時候??從自己鼓鼓的錢包內??很瀟灑的掏出一張鈔票??蔑視着周圍的一切??交到收銀員手中的那一剎那??自己那小小的虛榮心??收穫到了極大的滿足

可是某一天從圖書館離開後沒多久??我發現自己的錢包君不見了

我先是翻遍了寢室內的每一處角落??都未能發現自己丟失的錢包??然後??我頹然的一屁股坐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努力的回想着今天所發生的一切

不得不說??那會兒自己的腦袋就如同電腦一般??能夠記起近幾個月來??每天發生的每一件瑣事兒??年輕真好啊??然後我想起來在圖書館溫書的時間段內??自己曾經幾次起身去尋找所需要的書籍??對??沒錯??就是起身的時候??鼓鼓囊囊的錢包被擠出了自己的褲兜

我得趕緊去將錢包找回來??想到這裏??我快速的從地上跳了起來??全身如同打了雞血一般??風一般的衝到了圖書館內

只不過在我原本坐着的地方??除了一個漂亮的姑娘外??我沒能看到自己那更爲漂亮的錢包

是啊??誰能傻到在這個年代裏還做活雷鋒??那是粉嘟嘟的毛爺爺??足足有八千元之多??不但有我上貨的錢??更是我這個學期內衣食住行的全部開銷??甚至連我的學生證??身份證??以及各種銀行卡??都放在了錢包內

錢丟了我可以想辦法問老三等人借??這不是最糟糕的??但身份證我該如何補辦呢??要知道自己跟父母還沒有緩和關係??回家取戶口本然後去當地所在的派出所內補辦身份證??算了??那樣還不如做一張假身份證呢

對啊??有假的誰用真的??我忒他媽聰明瞭??我可以聯繫做假證的??將自己身份證號碼告知給對方??再用自己本人的照片??那麼做出來的身份證不就是真的了嘛??反正這個年代辦假證的電話號碼滿天飛??大街上??廁所內??甚至是公安局大樓的牆壁上??到處貼滿了這種性質的小廣告??有些人曾經戲謔的稱這種東西爲:都市牛皮癬??但就是這種頑疾??卻難倒了號稱戰無不勝的泱泱大城管以及戴着紅袖箍的都市大媽們

就在我爲自己的聰明而感到高興的工夫??坐在我位置的那個妹子忽然擡起頭來??死盯着我看了半天??然後弱弱的問道:“你是叫賈亮嗎??”

我確定一定以及肯定自己跟眼前的這個妹子沒有任何的交集??原因有三??第一??在校期間??我這種窮**絲多如牛毛??不會引起任何一個妹子的關注??這點我很清楚;第二??跟我關係鐵的哥們兒??都喊我族譜上的名字賈樹??而不會喊我身份證上的名字賈亮;第三??說話的妹子長得很純??這種級別的妹子??除了老三那種公子哥外??是輪不到我等矮矬窮來勾引滴??綜合以上三點??我絕對有理由相信對方不認識我

看到我疑惑而又呆呆傻傻的樣子後??那個妹子撲哧一聲笑了??笑得真好看?? 寵婚難逃:總裁的祕密情人 尤其是對方那兩顆虎牙??一笑起來全都露了出來??而且左臉頰還有一個淺淺的酒窩

“這個錢包是你的吧??”女孩從隨身攜帶的書包內掏出了我那撐得快要裂開了的錢包??放到了書桌上??然後輕盈的從裏面抽出我的身份證??比對着我跟身份證上面的照片

那種失而復得的感覺??真的很爽??就好比炎炎夏日內??自己又熱又渴??猛然間遇到了自己多年未見的好友開着車喊自己上車??等自己進入溫度適宜的車內後??對方又遞給我一瓶冰鎮雪碧一般

我小雞啄米似的點着頭??然後擺出一副我自認爲最有範兒的姿勢來(當時真傻逼)??生怕跟照片上的自己不像似的

女孩笑着將錢包和她手中的身份證還給我??接錢包的同時??由於錢包太鼓??我還無意之中碰到了妹子的芊芊玉指??很滑??很嫩??手感真好

我當時曾經想過??一旦對方不還我錢包??我該如何是好??結論只有一個:必須整回來??不擇手段的整回來??軟磨硬泡??好話說盡??威逼利誘??甚至動手明搶??大不了去警察局內說清情況??惟獨沒想到對方會那麼痛快的就將錢包還給我

我手中掐着失而復得的錢包??心情激動萬分??要不是礙於那妹子在自己眼前??我絕對能將錢包放到嘴上狠狠的親上一口??來緩解我內心壓抑已久的頹廢之心

而且此刻??我發現眼前這個妹子真的好美??身上彷彿洋溢着炫目的光芒??如果在腦袋上面頂個圓環兒的話??絕對就是來自天使之國的哈利路亞

“那個??那個??太感謝了??”我興奮得都不會說話了??鬼才知道平日裏貧得不得了的自己??今天腫麼變得如此沒用了

“你點一點??看少沒少什麼??”妹子細心的提示着我

我搖了搖頭??“不用點了??對了??你餓了嗎??”能將錢包還給我??人家還有必要偷拿你幾張毛爺爺嗎??如果是那樣的話??不還我好不好??至於後半句??我是真的餓了??可能是剛剛的緊張??消耗了我太多的卡路里??此刻我的肚子在拼命的打着鼓??提醒着我該吃飯了 “啊??你說什麼??”妹子一時之間沒有反應過來??“您拾金不昧??我理應請您吃頓便飯來感謝您啊??”我極其真誠的邀請着對方

“不用了??謝謝??我一會兒還有別的事情要辦呢??”妹子很禮貌的拒絕了我的好意

“要不這樣吧??您留下個聯繫方式??我有時間去看你??怎麼說這也算是種緣分??”看對方的樣子??是不打算今天陪我吃飯了??於是我換了一種接近對方的方式??以圖將來報答對方

“真的不用了??”妹子靦腆的回答着??“您看??我的名字以及相關信息您都知道了??好歹我也得知道您叫什麼名字??在本校什麼繫念書啊??這纔算是公平??您說呢??”我有些耍無賴的糾纏着

“我叫徐春蕾(化名)??在本校金融系??比你小一屆??算是你的學妹??不過按照年紀來說??我比你大一歲??你管我叫徐姐吧??”對方一番話說下來??絲毫沒有停頓??而且話裏話外很清楚的讓我知道她比我大??別對她抱有非分之想

“ok??有時間去看你??”我揮了揮手中的錢包??然後瀟灑的離去

當天回到寢室??我將下午在圖書館發生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訴給室友知曉??這哥仨死乞白賴的讓我跟徐春蕾聯繫??老大是真心希望我處一個女朋友;老二的意思是現在這種心靈美的妹子可不多見了??遇到千萬別錯過;至於老三說的就更有意思了??走過路過別錯過??你說說這哥仨都什麼人啊

第二天??天還沒亮??我就被這哥仨從被窩裏給揪出來了??原來這哥仨研究了一晚上??給我制定了一整套的泡妞兒計劃

說良心話??我對徐春蕾這種特別文靜的妹子沒什麼興趣??可架不住這三個傢伙架秧子起鬨啊??於是只好隨波逐流的按照計劃表上所列的事項行動起來

爲了節約排隊的時間??這哥仨帶我去外面的澡堂子洗了個澡??老三這傢伙更是破天荒的偷出來一瓶他媽媽的dior香水??在我洗完澡以後??趁我換衣服之際??噴灑在我的身上

隨後由老三出銀子??老大跑腿??爲我訂了一大束鮮花??那會兒不是很懂??就知道這花很漂亮??花束也非常大??現在知道老三送我的那一束花??至少得過四位數

整個花束的色調是白色??一把抱不住的花束基本是由白玫瑰搭配白色的香水百合??點綴着滿天星外帶垂下來的白色鈴蘭組成??我想即便是現在開着鮮花婚慶的自己??也未必打得出當時那樣精緻的花束來

我跟老三身材差不多??於是乎老三還爲我準備了一套禮服??不是那種燕尾服??而是特別修身的小西裝??裏面是一件修身的汗衫??有些類似今時今日裏韓劇那些男主角穿的衣服??要知道那會兒纔是本世紀最初的幾年??老三的着裝就已經如此的超前??只能說不同的家庭背景??造就了不同的人生

於是乎??身穿韓版西裝的我??雙手捧着一大束嬌豔欲滴的鮮花??渾身上下香噴噴的出現在了徐春蕾所在女寢的門前

看着一夥夥出門女生那種特別羨慕的眼神??我有些飄??但更多的則是感覺到背後對我的指指點點??然後我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了

可算是等到徐春蕾出門了??我快走了幾步來到對方的面前??將手中的鮮花“噗”的一下硬塞到了對方的懷中??“給~~給~~給你的??”當時給我緊張的??話都說不利索了

對方哪裏能夠想到我會來上這麼一出??吃驚之餘??手一抖??整束的鮮花掉到地上??然後咱倆就那樣大眼瞪小眼的互相看了能有半分鐘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纔好??你看我平時跟老三在一起研究泡妞兒方法??那絕對是一個頂倆??但這種事情放到自己身上來實施??我感覺自己真的沒有這種勇氣??更沒有這種決心??說白了??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我對徐春蕾沒那種心跳的感覺

“這個男生好慘哦??” 閃婚厚愛:天價老公深深寵 “小聲點??看看他接下來是不是會哭出聲來??”“這個男生好帥??你看他戴眼鏡的樣子??多性感??”“好感人??好浪漫哦??”“是啊??要是現在有個男孩子對我這樣表白的話??我絕對會死心塌地跟他一輩子的??”周圍一羣無德的小女生??圍着我們倆??並不時的對我品頭論足

“額??如果沒有事兒的話??我去上課了??”徐春蕾紅着臉??低頭朝我說道

“哦??哦??好??好??”我這次真算得上是趕鴨子上架??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除了附和着對方外??我大腦真的就跟漿糊一般

就在對方要離開之際??我俯下身子將那一大束鮮花撿了起來??“這個你放到寢室裏吧??扔了怪可惜的??”隨後我聞了聞??“真挺香的??”

徐春蕾用異樣的眼神盯着我看了會兒??然後接過我手中的花束??“扔了是怪可惜的??”總算是找到了一點共同點??我暗自慶幸

待到對方轉身回寢室送花以後??我才如獲重釋的鬆了口氣??而在暗處一直觀察着我一舉一動的哥仨??此刻再也忍不住了??紛紛跑了出來

“行啊??老幺??沒看出來你還有一手嘛??”“就是??我本以爲這事兒沒戲呢??”“我次奧??白跟我混這麼多年了??就這種小丫頭都搞不定??以後出來別說認識我??”這三個損友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着剛剛發生的事情

“中午怎麼着??是出去吃法國牛扒??還是意大利披薩??”老三掏出自己的錢夾??翹了翹下巴朝我問道

“行啦??你們就別拿我開涮了??這花也送了??話也說了??差不多得了??”我開始有些後悔了??爲毛非要陪這羣傢伙瞎瘋啊

“老幺??在大學要是沒跟女人睡過覺??你的人生就不算完整??懂不??”老大跟我們那討厭的系主任一般??表情嚴肅的教訓着我

“你個龜兒子??那叫耍朋友好不好??話到你嘴裏怎麼就變味兒了呢??”老二在帝都呆了一年多??可算改掉了不少丫的四川腔

“從表面上來說??這屬於異性相吸;但透過現象看本質??還不是爲了那種事情嘛??所以??你們兩個說得都對??哈??說得都對??”建國還真會當老好人??一句話下來??誰也不得罪

就在他們幾個七嘴八舌之際??周圍圍觀的人羣逐漸的散去??而徐春蕾也抱着厚厚的一沓書再次邁步走出了女寢 “上??趕緊上啊??”身邊這幾個損友開始圈攏着我??這給我恨的啊??牙根兒都癢癢??偏又拿這幾個人沒轍

“上課去啊??”我憋的小臉兒通紅??才從牙縫裏擠出這麼一句話來??“嗯??”對方衝我點了點頭以後??繼續邁步前行??貌似沒有停下來跟我囉嗦的工夫

“真完蛋??”老大白了我一眼之後??賤嗖嗖的湊到徐春蕾的身邊??“美女??我這兄弟打算跟你一起去上課??”

“啊??”老大的話讓徐春蕾吃驚不已??當即停下了前進的腳步??回頭看了看老大??又看了看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