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甜心怡無語了一下,笑着說道:“你要是明天有時間的話就陪我去一趟!下午我就要走了!”

“去哪?”

“飛航班去啊!”甜心怡歪着腦袋笑了笑:“行了,你先回去吧,明天我再叫你。”

錢多多轉身就走,不過剛走了兩步就停下了,扭過頭盯着甜心怡笑道:“那林天雅這……”

“她沒事,就這脾氣。”

甜心怡笑了笑,衝着錢多多揮了揮手,之後就沒再看他,坐正身子,端起面前紅酒輕吟一口,低下頭陷入了沉默之中,沒有人知道甜心怡在想什麼,只知道她會時不時的笑一下。

錢多多也沒管那麼多,扭頭回了房間,剛關上門就接到了楊志的電話。

“上次在小毛倆酒吧後院的那個女子沒死!”

“沒死?”錢多多摸了摸鼻子,有些不解:“怎麼可能會沒死?”

“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她沒死,現在被送到了LS縣。”楊志頓了一下,繼續說道:“老大,我去幹掉她?”

“不用,不用管她了,沒死就沒死吧,無所謂的。”錢多多坐到了牀上,將一旁的筆記本打開,看着電腦開機的畫面,突然想起來點什麼?問道:“那個張猛是不是找過你幹掉我?”

“你怎麼知道?”楊志也有些詫異,雖然老大的能力強悍,但不可能連這種事都知道啊。

“你上次給我發過短信,我分析的,呵呵。”

“恩。”

錢多多沒再說話直接掛掉了電話,將手機丟到一旁,在此登上了殺手集團的網站,上上下下的翻了一遍,發現沒什麼特別之處就將電腦放到了牀頭櫃上,連接上監控之後,別墅的畫面又顯示在了電腦屏幕上。

錢多多躺倒牀上,將大腎機掏了出來,登上搖一搖軟件,找到唯一一個好友,編輯了一條信息發了過去。

“哥哥殺完人回來了,你下班了?”

“……”

第二天,天剛矇矇亮,錢多多便就起牀了,豪庭家苑的一棟三層別墅庭院內又出現了一個光着膀子的男子在扎馬步,雙臂伸展,兩手上各領着一個足有足球直徑那麼大的啞鈴,看上去就很重,可是從臉上又顯得很輕鬆。

早起鍛鍊是錢多多從小到大養成的習慣,而如今他又多了一年,晚上要和布依娜聊天。因爲布依娜是下午纔開始上班,然後晚上十點多鐘才下班,所以錢多多每次都要等到十點鐘,而布依娜更像是一個貓頭鷹,兩人只要一聊起來就不知道該什麼時候結束了。

只是短短几天的時間內,兩人就已經聊得爐火朝天,稱兄道弟的了,如果再這麼聊下去,估計就得開始約點打炮了。

開着S6oo載着甜心怡去做頭髮的路上,錢多多給梓宸打了個電話,告訴他今天有事不能過去,讓他先安排着點社團的學員。

掛斷電話之後,錢多多打了個哈欠,瞥了眼坐在副駕駛上的甜心怡,問道:“你纔來了幾天就要走了?”

“十多天了!”

甜心怡一個激靈坐直了身體,直視錢多多,嫵媚的說道:“怎麼,捨不得姐姐走啊。”

“切。”錢多多撇了撇嘴:“誰稀罕,來,你的煙呢,給我來支菸。”

“你不是不抽菸的麼?”甜心怡一邊說着一邊將放在後排的包包拿過來,從裏面拿出了一盒連錢多多都不知道是啥名字的煙,但是可以確定,是女士香菸。

甜心怡打開煙盒,從裏面抽出一支,錢多多伸手去接這根細長的菸捲,在快接到時甜心怡突然又抽回了手,錢多多一愣,隨後大笑道:“跟我還玩這個,快點拿過來!”

“叫姐姐?”甜心怡笑道:“叫姐姐就給你!”

“拿過來?”

“姐姐就給!”

“哎喲。”錢多多苦笑一下,一手抓穩方向盤,身子直接探了過來,甜心怡就開始往一邊躲,S600內的空間本來就大,甜心怡往副駕駛車門那邊一躲,錢多多明顯就夠不着了,只得再往前探身子就搶,而甜心怡更是將拿着煙的手貼到了右車門玻璃上。

車內嬉笑不斷,場面有點曖昧。

此時的S600還處於中速行駛狀態,並且已經接近路口。

“拿過來!”錢多多朝着甜心怡的腿上抓了一把:“不拿來我耍流氓了哈。”

“叫姐姐就給。”

甜心怡調戲道,慣性的往前一看,接着就捂嘴大叫了起來:“啊…紅.”

錢多多突然意識到不對,在甜心怡大叫的那一刻,迅速的踩下了剎車,不過爲時已晚。

咣!

S600親上了剛停下車等紅燈的奧拓,錢多多也坐直了身體,一腳將剎車踩到底,S600停了下來。

“還好只是個奧拓。”錢多多嘆了口氣,暗道:“要是是個法拉利啥的,那自己還不得賠錢賠大了。”

就在錢多多感嘆之際,突然感覺車子往前動了一下,緊跟着又是“咣”的一聲。


麻蛋,錢多多大驚,後來的又親我菊花了麼?

“怎麼辦?”甜心怡坐在車裏,捂着小嘴說道。

“賠錢唄,還能怎麼辦?”錢多多鬱悶的嘆了口氣:“你身上有多少錢?”

“哦…錢有。”甜心怡迅速的翻包,拿出一疊錢遞給了錢多多,後者接過後就打開門下車了,甜心怡也跟着下車,和錢多多一樣,先是跑到車頭看了一眼情況,發現並不是很嚴重。

此時的奧拓司機也下了車,是一箇中年婦女,下車之後就跑到車後尾看了眼情況,然後看向站在身旁的錢多多,笑道:“我這都停下了,你怎麼還給追尾了?”

“這個..沒剎住。”錢多多尷尬的摸了摸腦袋,關心的詢問道:“沒傷到人吧?”

“哦,人倒沒事。”中年婦女點了點頭,然後又瞥了眼車尾,指着被撞的地方說道:“你看..這地方都凹下去了。”

“大姐,咱車凹下去了,咱能修是吧,人沒事就好。”

雖然錢多多連個駕駛證都沒有,但他還是懂些交通法規的,這追尾分明就是自己的責任,那就得承擔,錢多多也沒在廢話,直接從一疊錢內抽出來十張塞到了中年婦女手裏:“大姐,這些錢夠修車不。”

中年婦女拿着錢看了看,不由得感嘆,這開大奔的就是大方哈,自己的車花百八十就能修好了,他竟然上來就給一千,突然,中年婦女萌生了一下邪惡的想法,要不咱找個地方再撞一下?

我呸,想什麼呢,人家小夥子那麼有禮貌!

“那個,行,就這樣吧,以後開車注意着點昂。”中年婦女拿着錢回到了奧拓內,此時路燈早已亮起,奧拓一溜煙的開了出去,連頭都不帶回一下的。

奧拓一走,前面便就有了空隙,甜心怡趕緊繞了過來,怒視錢多多:“你錢多燒的啊,給她這麼多幹嘛?”

一千塊錢在首富家裏還算錢?

錢多多不由得苦笑,擡手抓了抓頭髮,還沒等說話,身後就傳來了聲音。

“前面的會不會開車?” 帶着京腔的話音落,錢多多就轉過了身,這才發現自己所在的這條車道已經堵塞的很嚴重了,排了好長,而此時,親吻了錢多多菊花的車主打開門從車上走了下來,指着錢多多,破口大罵。

“你到底會不會開車?有你這麼剎車的麼?”

咦!


錢多多有些納悶,你親了我屁股還衝着我叫喚起來了?他錯愕的看着面前這個二十多歲的青年男子,一身看起來就很昂貴的打扮,還染着紫色的頭髮,錢多多走了過去,看了眼追尾的地方。

後車是一輛保時捷,破損並不是太嚴重,而自己的大奔後屁股卻凹了進去,錢多多皺起了眉頭,甜心怡也來到了車後,和錢多多站到了一次,同樣是看了眼車屁股,眉心就變成了一條線。

“喂,我說…哥們,你裝了我了這事你得負全責好不好,什麼叫做我會不會開車?”錢多多笑道。

“叫誰哥們呢?你叫誰哥們呢?”紫發男子直接推了錢多多一把,囂張的說道:“有你這麼開車的?剎車有你這麼剎的?行了,我跟你已經沒話可說了。”紫發男子揮了揮手,隨後瞥了眼甜心怡,立馬笑嘻嘻衝着甜心怡說道:“你看這事鬧得,是吧,咱都正常行駛着呢,你突然就來個剎車,這誰能剎得住?”

“你怎麼不說你不保持安全距離呢?”錢多多在一旁開口。


“這裏有你說話的份麼?”紫發男子又瞥了錢多多一眼:“你不過是一個司機,你囂張什麼?”

“哦…”甜心怡笑了笑,摸着下巴說道:“那你說這事怎麼辦呢?”

“怎麼辦?咱都是上流社會的人,賠錢就算了,沒這個必要,但是我必須得告訴你。”紫發男子指了指錢多多:“你這個司機不能要,他根本就不會開車。”

是什麼原因導致出現的事故甜心怡自然明白。微笑道:“他不是我的司機?”

紫發男子睜大了眼睛,暗道:“不是 司機難不成是你男朋友?怎麼可能,這麼漂亮的美女怎麼可能找個這麼土鱉的男朋友呢!”

紫發男子還在思索,保時捷的後門就開了,一個穿着高跟鞋的高挑女子下了車,站到了紫發男子面前,輕拉了一下他胳膊,小說說道:“天和,行了,這樣就算了,又沒有傷到人。”

從保時捷下來的女子也可是算的上極品,濃眉大眼,高蹺鼻樑,酒紅色的長髮,雪白的皮膚,穿着高跟鞋的身高足有一米七,身上散發着貴族氣質,絕對算的上一個極品。

但和甜心怡比起來就差了那麼一點點了,身爲黃市首富的親妹妹,自然是有權有勢,再加上空姐特有的氣質,從氣質上完全勝過她,甜心怡今天穿的是錢多多初次見到她時的緊身皮衣,不過今天沒穿高跟鞋,身高也有一米七多,倫美貌,兩女差不對,可這輪氣質,輪身高就差了不少。

從保時捷上下來的女子盯着甜心怡看了一眼,然後就漏住了這個叫做天和的紫發男子。

這是要幹嘛?跟我秀?

甜心怡在心裏苦笑一聲,往錢多多身邊靠了一步,漏住了錢多多的胳膊,眼光怒視着對面的姑娘。

臥槽。

路人不由得發出感嘆,大奔車主和保時捷車主竟然在大馬路上秀起恩愛來了,看來有錢人就是會玩哈,保時捷後面的車隊已經排到很長,一次平凡的追尾引起了單車道的交通堵塞,不過在後面堵着的車主並沒有着急的意思,很多車主都將腦袋探了出來,排在後面的竟然還有下車的,都在關注即將發生的撕逼大戰。

大馬路旁邊就是小區,僅僅是幾分鐘的時間,就有好多人從小區裏跑了出來,老老少少的站在路邊觀看。

畢竟看熱鬧是國人的傳統習慣。

錢多多被甜心怡的突然舉動驚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他雙手插兜,看着天和:“我說哥們啊,你追了我我還沒找你就知足吧。”

“哎喲。”天和笑了笑,不屑的說道:“你還找我?你特麼知道我是誰?”

“管你是誰?還不是分分鐘秒了你。”錢多多暗道,如果自己真的和這種不講理的人一般見識,那真的有失品味,雖然錢多多一直不認爲自己有品位,但是現在,既然沒品位那就沒品位吧;

“你親了我的屁股,那你就得負責。”錢多多理直氣壯的說道:“你看我這車屁股都凹下去了,我也沒啥可說的,賠錢。”

“賠錢?”天和笑了笑,將胳膊從那名姑娘懷裏抽了出來,走到車裏拿出一疊錢,衝着錢多多丟了過去:“賠錢,賠你。”

三四百張百萬元大鈔瞬間滿天飛,灑落在地面,圍觀的羣衆五一不睜大了眼睛,目瞪口呆的盯着四人,不由發出感嘆,這有錢人就是能玩! 這麼多老人頭就直接往地上人,看這架勢,估計兩方沒有人會再撿起來,所有人都做好了等撕逼大戰結束之後就跑到馬路上搶錢的準備。

此時的圍觀羣衆已經沒有人再注重撕逼大戰了,都希望早點結束。

甜心怡皺起了眉頭,對於這個囂張的男子,產生了厭惡之心,聽口音你明顯不是黃市人,那在黃市的地盤上還裝什麼有錢人,突然之間,甜心有又感覺有些可笑。

萬元大鈔落在錢多多腳下,他面無聲色,笑道:“早這樣不就完了?”隨後轉頭看了眼甜心怡,白兔緊貼胳膊, 一股說不出的**感,雖然錢多多很享受,不過現在並不是時候,忍痛割愛的將手抽了出來,輕道一聲:“走.”說完轉身就走。

“想走?”天和的聲音從後面傳來:“事故的事處理完了,咱們的事還沒處理呢!”

“咱們的事?”錢多多停下的腳步,轉身看着天和:“咱們之間還有什麼事?”

“什麼事?”天和不屑的笑道:“你剛纔罵我的事不能就這麼算了吧。”

“罵你?我罵你什麼了?”錢多多疑問道。

天和皺起了眉頭,難道要勞資自己說你罵我親了你屁股了?

當然,天和明白錢多多剛纔話是說車的意思,但他還是就得從這句話裏找事了?

原本說的車,天和非得當成罵自己,那就是明擺着找茬了。

從原因上來將,這起交通事故錢多多也有責任,正好好行駛着呢,突然來了個急剎車,後面的車指定剎不住,但從法律上來講呢,這追尾就是後方車的責任,所以天和感到很憋屈,。

天和,原名崔天和,京城四大家族,崔家,錢家,石家,南宮家。此時的崔天和正是京城四大家族崔家的長孫,在京城,這可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

崔天和未婚妻,蒼麗雅,也就是現在她身邊站着的這位美女。黃市是國內用名的風景旅遊區,崔天和和蒼麗雅此時是來旅遊,爲了保持低調,特意開了家裏最破的一輛車,卻遇到了現在這種情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