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跟我道一聲別再離開嗎?」

雷正轉身看著趙詩楠心裡複雜的感情湧出,欣喜,惆悵,失落。欣喜的是,從晚宴上他已經觀察出來,趙詩楠的家庭權勢很大,大多數人都在圍繞他們談話,生活在那樣的家庭里想必趙詩楠過的很好,同為兒時的小夥伴,雷正為她感到高興。惆悵的是,從今往後雷正自己該以什麼樣的身份跟趙詩楠交流,趙詩楠還會不會認他這個夥伴,雷正無法確認。至於失落,過了今晚,雷正想的是,可能以後大家都沒有機會再見面吧!畢竟生活範圍不同。

不管如何,雷正還是會打起精神以開心的表情來迎接她。

「抱歉!我看你還有事情的樣子,不想打擾,所以……!」

「要道歉的是我,整個晚上都沒能跟你好好聊聊,對不起!」趙詩楠向雷正道歉。

「不,不是那樣的,錯在我,你不應該道歉。」雷正慌忙阻止。

「別,再說下去好不容易的重逢要變成檢討大會了。」趙詩楠笑道。

雷正望著笑容滿臉的趙詩楠,露出說不出的喜悅般的笑容,這個笑容卻是真實的笑容。

雷正抱著一絲絲希望問道:「我們還有機會再見面聊聊天嗎?」

「當然!」趙詩楠點頭。

「隨時可以?」

「隨時可以。」

突然,雷正一個衝動的念頭的脫口而出,「明天,我可以約你出來走走嗎?」

「嗯!」趙詩楠開心點頭。

「那,我們,明天見?」

「好,明天見。」

「再見!」

「再見!」

道別趙詩楠后,雷正如釋負重,壓在心裡那塊大石頭總算提起。不管怎麼說,趙詩楠對他這個小時候的玩伴還是挺看重的,讓雷正欣喜萬分。 第二天中午,趙詩楠如約而至,讓正在等待中忐忑不安的雷正驚喜交加,他擔心趙詩楠看不上自己因此不來赴約,不管如何,既然來了,那就證明雷正的猜測是錯誤的。

「謝謝你能來!」雷正欣喜之下將自己內心的感動脫口而出。

「嗯?」趙詩楠卻有點疑惑,因為在她看來純屬正常,為什麼要謝謝她能來,難道雷正還擔心她會不來嗎?

「不是!我的意思是見到你我很開心,所以……一時間不知如何表達。」雷正怕誤會解釋了一番。

趙詩楠微笑,算是回應雷正,她沒有介意。

反觀雷正一時間看呆住,因為在他眼裡趙詩楠真的真的太漂亮。簡簡單單的一件短袖T恤加一條牛仔短褲將趙詩楠身材完美襯托,姣好的容顏,健康的膚色,還有那飄逸的短髮,一切的一切在雷正眼裡都是那麼的完美。

「接下來,我們去哪呢?」趙詩楠問道,她被雷正盯的有些害羞,小臉微紅。

「哦!」雷正愣了一下,一時間沒反應回來,隨後咳嗽一聲掩飾自己的尷尬,「不好意思!我們先去吃點東西,補充一下能量,嗯!跟我來,我已經預定好地方了!那裡的點心很好吃的,你會喜歡的。」

說走就走,雷正帶趙詩楠到一家位置比較偏僻的小吃店,那裡的小吃雷正非常喜歡,開心的時候偶爾會跑一趟,他希望同樣合適趙詩楠的胃口。

小吃店的老闆是一對中年夫婦,與雷正也甚是熟悉。

這不,雷正剛到店老闆便熱情打招呼。

「小雷,好久不見你來啦!」

「最近事情有點多。」雷正笑了笑。

「也是!發生那麼大的事件,平安最重要。上次我在電視上看到你啦!好樣的!給我們江北人長臉啊!」

因為小吃店比較偏離城區,沒有遭受破壞,店內的環境與以前一樣。

「謝謝阿叔!」雷正謙虛的笑了笑。

「這位漂亮的姑娘是女朋友嗎?」老闆目光轉移到趙詩楠身上。

「額!」雷正一愣,看了看趙詩楠,見其有些不知所措,趕緊否認道:「是朋友,今天帶她來嘗嘗阿叔和阿姨的手藝。」

老闆還要說些什麼,老闆娘從廚房出來一把將他扯開。

「小雷,別理這老頭子,一點都不懂風情,快來坐下!姑娘,來!來!想吃什麼跟阿姨說,不要客氣。」

「好的!謝謝阿姨!」趙詩楠回應。

雷正心裡鬆口氣,還好老闆娘解圍,不然可尷尬。

不過,好在趙詩楠沒有在意,還笑著和店阿叔阿姨交談。

之後,兩人一起吃午飯,交談甚歡,回憶起小時候在幸福孤兒院的一幕幕,還有傾訴分開后十七年來的經歷。

午飯過後,道別店阿叔阿姨,兩人覺得時間還早,於是一起逛逛街,遊玩遊玩玄武湖,順帶登山看風景,直到晚上才意猶未盡回家。

「今天玩的很開心,謝謝你,雷正。」

趙詩楠家小區大門外,雷正和趙詩楠正在道別。

「我也是,可惜比試到最後都沒能分出勝負。」

登山時,兩人比試速度,一個是特殊部隊人員,一個是長日奔波的快遞員外加仙人子弟,如果拿出真本事估計一天之內都是沒完沒了地比試。

「以後還有機會的。」趙詩楠道。

「說的也是,不過,之前我已經請了四天假,明天回去有的忙的。」

倒不是雷正討厭工作,只是與趙詩楠在一起時,相比工作,他更喜歡前者。

「工作要緊。」

「嗯!」

「那我先進去了!」

「好,再見!」

「再見!」

久別重逢度過美好的一天,兩人皆有不舍,卻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內心的想法。

「趙詩楠!」

我是洪荒第一人 雷正心裡擔憂,同時不希望與趙詩楠的友誼於此時斷掉,於是喊住趙詩楠。

「嗯?」趙詩楠轉過身。

「下次我還可以約你出來嗎?」

雷正鼓起勇氣說出來。

趙詩楠露出笑容,作出與昨天同樣的回答。

「當然。」

雷正凝望趙詩楠走入家門的背影,流露出心滿意足的表情,隨後轉身離開。 晚上九點,雷正坐電巴抵達江北星火站。看了眼手機發現時間還早,雷正想著走路回去可以省點車費,於是放棄轉線直達家門口的電車,改走路回家。

江北的每一方土地雷正基本熟悉,知道如何抄最近路線步行。

然而,當他穿過一條小道時被五個人攔截下來。

秀麗江山如畫 「你就是雷正吧!」

帶頭的人不廢話開門見山直問。

「我是!你們是誰?找我有事嗎?」雷正疑惑回答,在他印象中他應該不認識這五個人。

「我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雷正就好。」

帶頭人示意左右小弟道:「動手!」

下一刻,幾人包夾而上對雷正動起手腳。

雷正猝不及防被突然的襲擊打愣,抱頭連連後退。

「我又不認識你們,你們幹嘛打我。」

雷正看得出來這幾人都是練家子,並不願與人結仇,但卻不知自己有什麼地方得罪過他人。

「兄弟,我知道你是個好人,要怪只能怪你惹到不該惹的人,這一頓揍你挨定了。」五人中一人開口透露。

「我雷正自認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如果有什麼地方做錯的我一定上門當面道歉,幾位能不能先住手,有話大家攤開講。」

雖說仙靈之氣已經消失,但雷正的底子還在。反應過來後防守住幾人輪番攻擊。

「那位公子爺只是要求我們揍你一頓了事,你只需好好配合能少受皮肉之苦。」那人繼續說道。

「公子爺?什麼公子爺?他叫什麼名字?」

「公子爺就是……」

「夠了,老鼠。」

緊要關頭,帶頭人打斷談話,似乎不想讓雷正知道。

「你們不想說沒關係,不過,你們要是再打下去我可是反擊了。」

雷正見談話不成欲威懾他們。

「哎喲!本想輕點打的,你現在還蹭上頭啦!來,來,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反擊。」

「這可是你說的,不要怪我出手重。」

雷正氣勢一變,原本倒退的身體止步,轉而一個強力的背靠迎面撞擊,當前一人被直直撞開幾米遠。同時拳腳交加,打的四人沒有還手時機。

眼見氣勢敗落,帶頭人咬牙硬扛雷正一輪重擊,雖然他自己不好受,但總算把雷正的氣勢阻擋下來。

「想不到你也是個練家子,兄弟們,這次不用留手,把真本事使出來。」

「哈哈,有老大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雷正,先前是我小瞧你,你不弱,但在我們幾兄弟面前還是不夠看。」

雷正眼神凝重,意料之外,這五個人確實很強,特別是那個帶頭的,受到他幾下重擊依舊屹立不倒,這份硬功夫很強,看來今晚是凶多吉少了。

正當打鬥將繼續,一聲大喊讓原本氣勢洶洶的五人立馬逃竄。

「警察!把你們的手全部舉起來,聚眾鬥毆,影響社會風氣,全部給我去坐牢。」

雷正看著五人頭也不會瞬間逃跑時驚呆了,沒想他們這麼沒骨氣,說好要拿出本事的呢!難道是跑路本事!

「站住!別跑!跑得了初一還能跑十五?」

警察拔腿要追上去,不過被雷正一把拉住。

「芳芳,你一個人怎麼跑的過他們五個,算了,別追了吧!」雷正道。

這警察正是方芳,她那高音嗓子雷正一聽便認出。

「雷正?怎麼是你?聚眾打架鬥毆,走,跟我回局裡,我要好好教育教育你。」方芳說著就要將雷正拖走。

「停停停停!什麼聚眾鬥毆!我是受害者好不好,明顯就是被圍毆的一方。」雷正無奈反駁。

「那他們為什麼要毆打你?」

「我怎麼知道!我又不認識他們!」

「不認識怎麼會打你,說,你是不是做什麼壞事了!」

「我是那樣的人嗎?再說了,我只是回家路過這裡,莫名其妙被攔下來說要揍我一頓。」

看著一臉正經的方芳雷正哭笑不得。

「也是啊!這不像你的風格!哎!算了算了,這次算你走運,本姑娘大人有大量就不跟你計較。」

雷正苦笑,這都什麼跟什麼啊!

「對了,你不是已經升職了嗎?怎麼現在還要出來巡街?」

雷正的話貌似戳到方芳的痛處,讓她立馬暴跳如雷。

「升職怎麼了?升職就可以不巡街嗎?升職之後就不是警察了嗎?」

「我錯了!我錯了!你是人民的好警察,你應該來巡街。」

看來方芳的心情很糟糕啊!雷正趕緊安撫道。

「那不是,全世界的警察就本姑娘最稱職。」

穿進幽夢之中 如雷正所想,方芳還是那麼不經誇。

「是是是是是!你最稱職,你最厲害。」雷正不得不附和她一下,免得又要遭受無妄之災。

實際上,方芳確實心情很糟糕,因為局裡的人際關係問題。

六二零事件,方芳的英勇表現得到上級領導高度讚揚,特別破格提拔她到江北分局任局長。原任局長因當時不妥行動受到降級處罰。古人有語,新官上任三把火,火是有了,不過被燒的人卻是方芳,放火的人則是原局裡的人。方芳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加上年紀輕輕,本想讓老局長給她說說這邊的情況,誰知大半天下來局裡沒一個人理會她。方芳哪能受得那個氣,於是自己一個人出來巡街解悶。

「是不是有什麼心事啊!說出來我給你分擔一下。」雷正見方芳情緒穩定下后試探道。

「沒事,沒事,有事你也幫不了。」方芳擺擺手拒絕雷正好意。

「好吧!如果有用的上我的地方儘管吩咐!」

「知道了!知道了!你怎麼跟我媽一樣,啰哩啰嗦的。」

「要說我也應該是你爸啊!怎麼是你媽了!」

夢之遊記 「我才是你爸呢!」方芳一敲雷正,「你不是要回家嗎?趕緊回去吧!」

「噢!那我先走啦?」

「走吧!走吧!」

「你一個人注意安全!再見!」

「知道,知道,趕緊回去吧你!」

方芳不耐煩的直推雷正離開。 雷正回到公寓,打開門,看著一片狼藉的屋子,嘆了口氣,想不到那些人不僅對他的人動手,還對他的住所動手。

不過,好在洞天的門沒有遭到破壞,這也讓雷正放棄報警的念頭,心裡想著,以後遇到那五人再向他們討回公道。

自從老劍仙離開,和仙劍失蹤,雷正已經很少進入洞天,因為進去也沒用,徒增思念罷了。歸根到底,沒有老劍仙在,他無法獨自一人修行。

最近這一個月,一旦有空閑時間雷正便上網搜索仙劍的信息,他期待有什麼人可以撿到仙劍,然後他可以將其買回來。

第二天早上,雷正照常提早到公司上班,這是他的習慣,在上班前將自己一天的工作有條不紊規劃好,方便之後正式工作時的進展速度,因為雷正曉得自己並非屬於天賦型職員,養成一個好的習慣相當於擁有一個好的天賦。

上午十點,公司的總經理把雷正喊到他辦公室。

「雷正,來,坐!」

雷正按指示坐下。

「老總,找我來有什麼事吩咐嗎?」

「雷正啊!自從你來到我們公司,公司不僅風氣變好,業績同樣提升許多,可以說,期間的最大功臣非你莫屬。」老總先是誇獎雷正一番。

「老總過獎了!我只是一名基層員工,公司的進步都是領導們的決策勝利。」雷正道。

「雷正,你不用謙虛,你現在已經是一個有名的人,群眾的英雄人物,可以抬頭挺胸承認自己的才能。」

「讓老總見笑了!」雷正被誇的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呵呵!(總經理先笑后嘆氣)哎!其實呢!我喊你來是為了跟你商討一件事,一件關於你未來的事。」

「老總,您說!」

「雷正,接下來我所說的話,希望你不要怪我,也不要怪公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