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落在眾人面前就是渾然不知或是手足無措的樣子,不過他們也沒有動手,雖然他們不恥朱浚的行為,但得罪金磚城,尤其是現在有中土宗門影子的金磚城,他們還沒這個底氣和膽量。

帝皓面色淡然,一點都沒有害怕或是恐懼,這種感覺就彷彿於一萬柄看不見的刀壓在他頭頂,刀氣聚攏成風雲,千鈞之勢轟然而下,欲要將他碾成碎片!

朱浚的手段說白了再簡單不過,突然釋放刀意,無形之中,威壓帝皓,讓帝皓當眾出醜,放棄爭奪羅清衫,如果不從那就直接斬殺,相信也沒有誰會嚼舌頭。

在強者為尊的鍊氣士的世界中,他的做法無可厚非,甚至都些前輩會非常欣賞他的作為,鍊氣士本就該如此,不擇手段,欺凌弱小,帝皓曾經也想這樣可以不擇手段,但他明顯還沒有做好這樣的準備。

不過他面對著的是帝皓,一個註定他打敗不了的人!

… 刀意,憑藉著靈器之威的刀意並不足以傷害帝皓,因為莫忘了,帝皓還有劍仙狀態!

李陌偽裝成系統時,帝皓擁有劍仙,武祖,修羅,天帝,火麒麟等等變身狀態,李陌離開后,這些狀態依舊存在,這些狀態都被李陌化作了一條條法則融刻在帝皓的身體里。

只不過這些法則並不完善,一旦完善,很少有人可以跟他相提並論,修仙之人,在這無盡天可以掌控一道法則之力的絕對只有四十九人之數!

而這四十九人就是這天道四十九姓的始祖!

能掌控零星法則碎片,天之驕子,積年老祖,這些就數不清了,但他們身上的法則碎片絕對不會章帝皓這樣有多個,這些狀態化作法則碎片還不算,六道,九遁,陰陽八卦,這些加起來就有足足二十五道法則!

一旦完全領悟就是二十五道法則,完整的法則!

帝皓如此,朱浚不過是領悟了刀意的鍊氣士,又如何是帝皓的對手,二十七歲的藏氣境,南域的天之驕子,但帝皓真正的對手確實積年老祖,更強大的鍊氣士,將來甚至要跟天道對抗!

劍仙法則碎片化作滾滾洪流湧入體內,劍氣沖刷他的周天筋脈。

既然身為劍仙,怎麼可能連劍意都不會,既然你用刀意壓我,我便用劍意駁回!

下一刻,飄然如仙的氣質在他的身上顯現,俊采星馳,彷彿離世已久的仙人之姿,所有鍊氣士彷彿都看到了一種境界,那就是仙人境界,他們夢寐以求的仙人境界。

凡人稱他們為仙人,但他們不是,他們修鍊也是為了能夠得道成仙,飛升上界。而帝皓,現在就如同謫落凡塵的仙人。

帝皓瞳孔中射出兩道虛電,剎那間,一聲劍鳴,在場無數鍊氣士的佩劍都不由自主的嗡嗡作響,劍身彎曲彷彿要朝拜一般,硬劍還好,軟劍直接曲捲成了一團,不僅是朝拜,更是恐懼和狂熱。

天上地下能有此能力的只有劍仙!

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定要驚天動地,這方為劍仙之道。

劍意在帝皓的頭頂萌發,化作劍形,朝著朱浚的刀意斬去。

朱浚臉色頓時煞白,不由自主的退後一步。

帝皓只是略施教訓,要不然朱浚也不會只是受點輕傷。

「好,好,好。沒想到閣下竟然如此才能,本公子是金磚城的鍊氣士,添為南域六小公子,不知老弟高姓大名,在何處修鍊,能否賣我金磚城一個面子?」朱浚拍著手掌,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帝皓翻了個白眼,都到現在了還不懂得進退,真是不知死活,轉向拍賣台上的那人:「三十萬靈石,你可以開始計算了嗎?」

見狀,朱浚臉色陰沉下來。

負責拍賣的那人也驚異於帝皓的劍意,不過現在是他負責拍賣的時候,也不容他多心。

「三十萬靈石一次。」

「三十萬靈石兩次。」

「三十萬第三……」

癲狂的笑聲打斷了負責人的計次。

眾人紛紛望向朱浚,有的皺眉,有的搖頭。現在勝負已分,這金磚城的朱浚公子最終還是在這場拍賣中,輸給了神秘的少年劍道鍊氣士。雖說有些丟面子,可這畢竟不是鬥法,錢財之爭,輸便輸了,也沒什麼大不了。

人群中的宗門鍊氣士雖然大多數站在朱浚一邊,可見到朱浚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斷拍賣流程,也有些不滿。雖然你是金磚城的公子,但如此行為實在有失身份。

「如我記得沒錯,陰荒古城的拍賣行都有一條規矩。凡是在進行拍賣時,所帶現錢不夠,可用隨身之物抵押。」朱浚停止大笑,淡淡說道。

「的確,是有這個規矩。」台上的負責人點了點頭。

「如此甚好。」朱浚歪過腦袋,用極其戲謔的眼神打量了一會羅川,隨後指著身邊的武仆:「男奴十人,婢女六人,每個有已經築基,還有這六個女奴都是修鍊六星摘月功,現在還是完璧之身,你看著給個價吧。」

周圍頓時鴉雀無聲。

圍觀眾人-大多都惋惜的看向帝皓。

誰也沒想到在最後關頭,朱浚竟然一口氣賣出十六名築基境的奴僕。霸道手段,死不認輸的心性,在這一場拍賣會上暴露出來,圍觀人群中的宗門修士暗暗留心。

更多的人是對台上拍賣的羅清衫起了興趣,浮花境的修為,美麗的容貌,妖嬈的身材,修鍊媚功,完璧之身,這些確實不錯,不過朱浚竟然為了這一個女子甘願拋下修鍊了六星摘月功的六名女奴,這就讓人狐疑了。

六星摘月功也是世上少有的奇功,需要六個同年同月同日生的女子一起修鍊,但修鍊的目的並不是讓自己有多強大,恰恰相反,這修鍊六星摘月功女子只是爐鼎,為的就是成就男子的南斗六星之體!

南斗主生,北斗主死,若是南斗六星之體的男子修鍊,那便是擁有無盡的生命氣息,百戰不殆,戰力無窮。

但現在這朱浚為了羅清衫而放棄六星之體,不得不讓人覺得其中有些貓膩,又有些人燃起了競爭的念頭,不過一想到是三十萬靈石,現在看樣子還會更多,又個個熄滅了念頭。

帝皓也皺起了眉頭,他一開始以為只是意氣之爭,不過現在看樣子,羅清衫身上定然藏著一個秘密,而這個秘密大到能讓朱浚拋棄南斗六星之體!

朱浚身邊的男僕女奴臉上沒有一點表情變化,仙道無情,他們早就知道自己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咳咳……男僕十人,按照年齡、功力、相貌來衡量,統共八千陰幣。女奴四人,依照相貌、年齡、功力來衡量,在加上六星摘月功和完璧之身,價值約為二十四萬靈石。」台上的負責人離場更拍賣行的東主商量完畢,走了回來,微笑著問道:「是否現在就交易?」

「少啰嗦,交易吧。」朱浚揮了揮手,不耐煩道。

這樣算起來,朱浚是那算用五十四萬靈石來交易羅清衫,朱浚現在也是孤注一擲了,顯然要斷絕帝皓的回手。

我就不信了,你身上還有超過五十四萬靈石!

帝皓也皺緊了眉頭,五十四萬不是一個小數目,但他關心的不是這個,而是羅清衫的秘密,還有就是朱浚手下的那六個女奴。

不是他貪戀美色,準確說是為了南斗六星之體。

他自己是不需要南斗六星之體的,但他建立天庭,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卻是需要。

因為南斗六星之體可以讓他在擁有一尊大帝!

南斗六星的頂頭上司,南極長生大帝!

… 如果說朱浚想要用五十四萬靈石來徹底翻盤,無疑是痴心妄想的。朱浚背後只是南域大宗金磚城,或許還有一點中土宗門的影子,但他並不是金磚城的掌控者,支配財力的能力並不夠。但帝皓不同,他真正擁有虛彌天宮,而虛彌天宮是什麼勢力?虛彌天的最強宗門!

或許破敗了,但底蘊卻可以媲美無盡天的一些中土大宗!五十四萬靈石在帝皓眼裡並不多。

「五十五萬靈石!」

就在朱浚自以為成功的時候,帝皓想都沒想有拋出了二十五萬靈石,狠狠地甩了朱浚一臉。

朱浚臉色變得異常難看。

「不用試圖加價,即便你升到一百萬,我擁有的財力,你無法想象。」

帝皓淡淡一笑,幾天前或許他還不能支配這麼大的財力,但現在他可以了,如果是其他人一定是一副暴發戶的嘴臉,但他不是。

前世他就是貴族,五十五萬靈石就相當於他扔出了五十五萬,而一輛高磁賽車就是上千萬。

當然靈石是跟錢幣無法相提並論的,但帝皓就是這樣的心態。

這份一擲千金的氣度,恰到好處,惹得無數人眼熱,羨慕。

「你到底是誰!」朱浚狠聲問道。

「曾經,黑白學宮的天下行走,現在,天庭中人!」帝皓淡然一笑,遺仙獨立,惹得無數人心曠神怡。

五十五萬靈石自然是沒有誰會去搶了,而帝皓再一次宣傳了天庭的名聲。對於一個宗門,名聲是至關重要的,尤其是這個宗門未來要闖向諸天萬界!

「這位公子,很抱歉,我們也是受人所託。」得知帝皓是黑白學宮的天下行走,而拍賣的又是黑白學宮的長老,在看到帝皓的財力后,這位負責人也不得不小心謹慎。

「無妨。」帝皓冷漠的說道,他沒有問是誰託付的,因為他知道即便問也沒有結果。

將臣上台把籠子抬了下來,一掌劈開,帝皓也扯斷了羅清衫身上的繩索,羅清衫嬌軀一軟,跌入帝皓懷中。

「你怎麼樣?」帝皓一臉急切,雖然他與羅清衫不熟,但她畢竟是夏楚夕的師父,他不知道夏楚夕怎麼樣了,他迫切的想從羅清衫口中知道夏楚夕的消息。

羅清衫抬起頭,怔怔地看著帝皓,眼神迷離,像是在看一個陌生人,任由帝皓將她抱起。

嗅了嗅鼻子,似乎感應到男人的氣息,臉色突然紅潤起來,媚眼如絲,帝皓立馬感覺到羅清衫七情六慾的變化,神念一動,將羅清衫的愛和欲壓制住。

「我們需要找一個煉丹師治療她,逸臣,你知道這裡有沒有好的煉丹師。」

帝皓雖然也算半個煉丹師,但只懂一些粗淺的丹藥知識,羅清衫心神上的創傷也不是他這個神道鍊氣士可以完全治療的。

「呃呃,你知道的,如果你問我哪裡的美女比較多,我可能會知道,但要問煉丹師,我可能就不知道了。」范逸臣聳了聳肩,像他這樣的世家公子,一般遇不到這樣的緊急情況。

「陛下,你可以找來平一指幫忙,他的醫術應該會有辦法。」趙高這時提醒到,趙高總能想到帝皓遺漏的地方。

平一指的高超醫術他是知道的,加入黑白學宮應該也學了不少煉丹術,黑白學宮到發生了他都不知道,正好可以把平一指召喚過來,問問清楚,唉,自己以前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走,離開這裡,找一家客棧。」帝皓把羅清衫抱起,朝著拍賣會場外走去。

把羅清衫放在客房的床上,帝皓立馬用意念溝通平一指,要他過來。

很多平一指就有了回信,他問帝皓能不能到達他的身邊,黑白學宮出了大事。


帝皓只試過把人召喚過來,沒試過自己過去,不過有這份聯繫,應該不成問題。

「你們看好羅清衫,我去去就回。」

囑咐好范逸臣他們,帝皓全力溝通平一指,一道道空間上的波紋在帝皓身上浮現,猶如水花一樣的泛濫,很快帝皓就消失在范逸臣等人的面前。

和眾人的感覺不同,他感覺自己洞穿了整個蒼穹,像是打開了一座天地之門!

自己的眼前一片光霧氤氳,一片朦朧幻滅,神秘而又深邃。

「嗡」的一聲輕顫,帝皓感覺離開了原地,透過那片光霧朦朧的門戶,他穿行而過,進入一片奇異的天地。

「這是哪裡?」帝皓髮現周圍霧靄朦朧,猶若混沌在洶湧,一切看起來都模模糊糊。

霎那間,他感覺自己的八卦天書有了反應,尤其是陰陽魚開始轉動。

瞬間,一幅虛無的八卦幻影就帝皓的腦海中浮現,八卦中心的陰陽魚符號中的黑色勾玉愈發凝實,白色勾玉也有提升但並不明顯,很顯然,帝皓領悟了陰極魔道,但還沒有領悟陽極,所以無法發揮陰陽魚的全部力量。

這片天地似乎專門就是讓帝皓來修鍊八卦天書的,但他知道現在還不是修鍊的時候。

尋找到平一指的意念,朝著混沌虛無之深處邁進,黑白學宮到底發生了什麼,我終於就要知道了。

而此刻,一對騎著鐵獅妖獸黑甲鍊氣士出現在橫斷山脈。

「還沒有找到陰荒域的入口嗎?」為首的黑甲鍊氣士問道,透過蒙面的面罩,露出猩紅的眼睛。


「是,我們錯過了進入的時間。」

「廢物!我們等他們出來!」

陰荒古城之外,又有不少鍊氣士從鐵索橋上下來,不過這裡面卻有帝皓的熟人。楚懷璧,南宮問天等人,燕姑娘還有靈睢這時卻不在這裡。

「通往陰荒古城的路有兩條,一條水路,一條陸路。你們要走那一條。」先前招呼帝皓的那個斗笠人又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可惜他們是來自中土神州的鍊氣士,一個個都是天之驕子,又怎麼會理睬這個人的話,一個個御起身形,朝著陰荒古城飛去。

「這裡禁制……」

這個斗笠人忙擋在了他們的面前,擋在他們面前的還有其他幾個鍊氣士。

但中土鍊氣士不會聽他們的,尤其是南宮問天,少商劍一動,劍光肆意,攔住他們的斗笠人紛紛被砍斷了一條胳膊。

「南域的螻蟻。」南宮問天冷聲哼道。

… 在虛空中飛行,一絲灰暗的光亮進入帝皓的眼帘。

「好濃重的陰魂氣息,平一指他們到底進入了什麼地方?」

帝皓眼中略微閃耀出金色,只見在這個漆黑的無盡虛空之中,無數的陰魂不斷的向著一個方向彙集而去,那個方向就是灰暗之光的光源。

「幽冥之地?不,不可能,凡人死便化作虛無,鍊氣士死只會剩下一點靈念,現在六道不存,輪迴不顯,不可能是幽冥之地,陰司雖然有輪迴天書,但也不能干涉,那麼這個能夠讓亡魂寄居之地,只有一個可能了。」

帝皓一路橫衝直撞的向著最內部的方向飛去,片刻之後,前方同樣一個幽黑的大漩渦出現在虛空之中,無數的陰魂沒入其中,帝皓沖了進去。

果然在這一剎那,他的天書再一次有了翻動,六道天書的一張,餓鬼道!


「果然!」

餓鬼道果然是幽暗之地,到處都是灰色,在半空眼望都是飄蕩的陰魂。

「修羅道有水澤一脈看守,餓鬼道不知是哪一脈,不過看情況,這一脈似乎發生了不可預知的危難,否則也不會把南域諸多宗門的鍊氣士拉入餓鬼道。」


尋到平一指他們的氣息,帝皓飛速前往。

餓鬼道,黑白學宮駐地,圍聚著一群傷痕纍纍的黑白學宮弟子,被吸入餓鬼道很久了,與無數的陰魂交戰,他們已經身心疲憊,更重要的是,他們的糧食開始銳減。身為鍊氣士,他們可以吸收天地靈氣來果腹,根本不需要糧食,但這個地方真的非常古怪,他們有了跟普通人一樣的飢餓感還有食慾。這裡雖然有天地靈氣,但根本不能讓他們辟穀。

幸虧同他們一起陷入這裡的還有一個靈廚師,他們的空間戒指里也有妖獸肉身等一些食材。

更重要的是這裡每天每時每刻都在發生戰爭,人族鍊氣士與陰魂的戰爭!

平一指是醫師,幫黑白學宮的弟子療傷,同時一邊學習煉丹術,幸運的是黑白學宮第一煉丹師,靈姿長老也在這裡,否則單靠平一指一個人根本忙活不過來。

在一邊打坐的平一指目光微亮,靈廚師張東官也心有所感,帝皓來了。

作為新來的人類鍊氣士,帝皓很快吸引了大批陰魂的注意,然後無數的陰魂朝他所在的方向飛去,準確說是飄蕩而來,不過確實比飄蕩要來的快很多,猶如迅電。

陰魂的大肆行動也讓地面小心防備的人族鍊氣士注意到了飛在半空的帝皓,在這餓鬼道呆了這麼久,他們已經很少獨自飛行,除非在戰鬥的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