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度和速度遠遠超出他的預料。

夙夜望了一眼沒有盡頭的空間隧道,設了個結界把她護好,然後立刻用最快速度飛掠出去。

到了現代,他再次回到那棟大廈的頂樓,在酒店老闆的驚呼中,再次把他弄暈,抬手用法力將房間里清洗一遍,把重千尋輕輕放在大床上。

之所以選擇來這裡,是因為他情急之下,也想不出這個世界還有什麼比這裡更安全更容易找到的地方了。

放下重千尋后,他立刻馬不停蹄坐在旁邊,深吸一口氣,開始給她渡入神力。

好在,重千尋體內其實還殘留有他上次給的大部分神力,這次是因為空間氣流太猛烈才會暈倒的。

現在只是虛弱了些,只需要再注入些神力給她就可以。

涉及她的性命和健康,夙夜絲毫不敢怠慢,眉頭緊鎖,神情凝重。

一點兒都不心疼自己的修為,把神力細細分成一絲一縷,小心導入她體內。

小徒弟體質差,年齡小,身子稚嫩,要是一次性注入肯定會傷到她。

廢了好大的一番功夫,夙夜額頭上的汗水不斷冒出來。

高程度集中精神,直到天開始黑了,才把她體內的漏洞,包括之前沒注意到的一些地方都修補好。

她的身體,實在脆弱得讓他心驚。

看著沉沉睡去的小徒弟,夙夜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過去將她摟在懷裡。

自己卻是毫無睡意,一直緊鎖著眉,目光帶著深深眷戀地看著她。

這樣下去……

他真的害怕,自己有一天修為撐不住她活著。

儘管他是上古之神,儘管他天生擁有龐大神力,加上幾十萬年的累積,已經不容小覷。

可以說如果不算墨蒼穹那個六界之外的人的話,六界內當屬他最為厲害。

但現在他卻不由得擔心起來。

他發現小徒弟的身體就像個無底洞,不停需要神力滋養,而且需要源源不斷的神力,耗損得極為大。

夙夜垂下眸子,深深睨著懷裡的小人兒。

如果真的有那麼一天,師父會陪你一起走。

大不了,就耗盡所有的神力罷。

反正他這麼多年沒打架了,要這盛世修為也無用處。

不過,經此一事,夙夜怠惰了這麼多年,終於,有了想要修鍊的念頭。

沒過多久,重千尋就醒過來了。

睜開眼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將近十點。

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熟悉的那個奢華明亮又璀璨的水晶燈。

她先是覺得有些刺眼,再次閉了閉眼,睜開的時候,眼神已經如水晶燈般明亮了。

「醒了?」耳畔傳來夙夜的嗓音,溫柔而性感,「有沒有覺得哪裡不舒服?」

重千尋望過去,就看到了慵懶無比的師父。

他正摟著自己,髮絲微凌亂,神情慵懶倦怠,看起來,無比的性感撩人。

看得她心臟撲通一跳,臉蛋就紅了起來。

生怕他看出自己的異樣,她忙別開視線。

看向落地窗外燈火繁華的世界,最迷離的都市之景。

初醒的聲音含糊問:「師父……我們什麼時候到這邊的?」

「剛到沒多久。」夙夜柔聲應著,隔空取來一杯水,動作小心地喂她喝了一口,「先潤潤嗓子,再看看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重千尋喝夠了水,看著他,睫毛撲閃撲閃的。

有些不解。

「沒有哪裡不舒服啊,師父,我怎麼了嗎?」

夙夜剛想說沒有,她就皺起眉:「我好像在隧道里暈倒了,是不是?」

他沉默半響,點頭:「嗯。」

「師父,我沒事吧?」

夙夜說:「沒事。」 剛說完,一道黑影就撲了上來。

幸好夙夜眼疾手快接住,把她抱懷裡。

重千尋抱住他脖子就親了一口:「師父真好!」

「以後別這樣撲,萬一摔倒了怎麼辦?」這裡的傢具都是玻璃什麼的,萬一磕到碰到,小徒弟得疼好久。

她在他脖子上撒嬌蹭了蹭,甜甜笑著說:「放心啦,師父肯定會接住我的。」

夙夜也勾起唇,抱著她調個舒適的姿勢,然後喂她吃早餐。

等吃得差不多了,他才打開披薩盒子。

重千尋頓時捏起鼻子:「唔……好臭哦,師父這是什麼啊?味道好難聞。」

「披薩,榴槤味的。」夙夜揚眉,好笑地看著她往後退的模樣,伸手又把她撈過來。

「榴槤是這邊的一種水果,據說是營養價值最高的,這邊的人都是靠腦袋而不是靠修為,所以,有很多東西吃了是補身子補腦的,強身健體。」

撕下一小塊,一邊說道,遞到她唇邊,柔聲說:「來,吃試試看。」

看著小徒弟皺起小眉毛。

夙夜唇角帶了笑,耐心哄她:「聞起來不好聞,但味道還是不錯的。」

「真的?」

「真的,師父什麼時候騙過你。」

「哼!」重千尋一聽到這句話就想朝他做鬼臉。

他什麼時候沒騙她了!

她眼珠子一轉,伸出手指頭來:「拉鉤鉤,要是不好吃,師父今晚就不能吃尋兒。」

「行,那要是好吃的話,尋兒今晚給師父吃多兩次?」

重千尋咬了咬唇,糾結一會兒,點頭。

反正這個東西聞起來這麼難受,肯定不會好吃!

等夙夜跟她拉鉤鉤了,她才肯張開小嘴咬了一口。

見她可愛的模樣,夙夜不禁在她頭髮絲上揉了兩下。

真是個小孩子。

怎麼辦,他的尋兒,好像一直都長不大呢。

就算已經成了他的女人,還是跟個孩子一樣。

重千尋吃了一小口,皺著小眉頭。

卻沒有抗拒,反而又咬了一口。

眉頭逐漸舒展開來,眼神也亮了亮。

「師父……」

「嗯?怎麼?」

「好像挺好吃的……」女孩眼神亮晶晶地盯著面前的披薩,「這個東西叫披薩嗎?」

「對。」

「好吃……」她含糊不清說,接著又咬了一口。

小徒弟吃起東西來很慢,小小的一口接著一口。

粉色的唇一張一合的。

看得夙夜口乾舌燥,只想吞了那張小嘴。

不得不說,小徒弟吃起東西來,模樣著實可人。

夙夜也不會不耐煩,就抬著手臂拿著披薩,看她一口一口吃。

吃飽了,他就抱她一起看電視。

重千尋還喜歡玩電腦,夙夜特地給她買了一抬粉色的helloKitty筆記本,外貌簡直萌化了她一顆少女心,成天抱著它愛不釋手。

中午飯點到了,夙夜要帶她出去吃飯她都不想去。

只是懶洋洋握在他懷裡,一邊用筆記本打連連看,一邊說:「今晚再去玩,師父,今晚我們去逛夜市好不好?」

「好,都聽你的。」夙夜柔聲應著,「那中午想吃什麼,師父給你買。」

「什麼都好。」說完,她眼珠子轉了轉,「師父,買些水果回來吧,還要有早上那個蛋撻……好好吃。」

「對了,還要蛋糕!巧克力味的!」

「好。」夙夜側頭親了下她白嫩嫩的小臉蛋,「等著,師父馬上回來。」

重千尋在現代的日子,就是吃了睡,睡了玩,玩了繼續吃。

嘗遍各種美食,玩遍各種遊戲。

只是夙夜為了她眼睛好,限制了她打遊戲的時間。

重千尋也不會玩別的遊戲。

只是一心沉迷於連連看和黃金礦工無法自拔,做夢都還夢見自己在玩這兩個遊戲。

有時候夙夜跟她做羞羞的事,做到正起勁兒,還聽到她迷迷糊糊呢喃什麼香蕉跟香蕉,蘋果跟蘋果。

都是水果連連看裡邊的。

頓時夙夜那個心情……簡直有一萬匹***飛奔而過。

這一天晚上。

重千尋沒有要出去玩,窩在家裡看電視打遊戲。

或者看書什麼的。

夙夜就出去給她買吃的。

有了上次的教訓,他現在每天晚上在她睡著后,都會細心幫她把脈,幫她仔細查看身體。

見她最近沒有虛弱的現象,他今晚出去買晚餐,就順便給她捎回兩個甜筒。

挑了最貴的一款,還是她最喜歡吃的草莓口味和巧克力口味。

為了不讓冰淇淋融化,他還是快速飛回去的。

「看,師父給你帶來了什麼?」

本以為會收到小徒弟驚喜的目光和一個香軟的熊抱。

怎料重千尋只是眼神一亮,然後就沒別的動靜了。

合上電腦後,接過他的甜筒。

另外一個,夙夜就弄了個小結界,用冰封了懸浮在半空。這可比冰箱給力多了。

「怎麼了?不開心嗎?」夙夜問。

「沒有啊。」

重千尋伸出粉舌舔了舔甜筒。

接著滿足地眯起眼:「好好吃啊師父。」

「怎麼今天這麼好,肯買冰淇淋給我吃?」

夙夜撩起她耳邊的髮絲,眼中噙著邪意看著她說:「昨晚看你累著了,犒勞你一下。」

重千尋小臉一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