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皇兄你……」

五皇兄?

難道是五皇子熙安恆,傳言五皇子風流不羈,萬花叢中過,皆要摘萬花的情場高手。

他那雙桃花眼,不笑就已魅人,一笑電人心脾!

完美的五官,在眾皇子中,屬於上上之選,舉手投足間,都自帶著一種吸引女人視線的光環!

看的白狼暗自砸了咂嘴。

又一個騷包!

「八皇弟,你五皇兄說的沒錯。」

三皇子熙青,也開口說道。

白狼先前一直沒有太注意三皇子熙青,畢竟和其他皇子比起來,他顯得極為低調,存在感也頗低。

白狼這時才仔細的打量著眼前的這個三皇子。

三皇子長得有點像韓國歐巴的感覺,細長的眼睛,白皙的皮膚,帥氣的高挺鼻樑,微微有些偏厚的嘴唇,搭配在一起,異常的和諧與完美!

一身的白衣袍,也抵擋不住他整個人溫潤如玉翩翩公子的氣質。

放到現代去,三皇子夜青是大多數女生想要男朋友的類型,或者說是她們心中的男神吧。

「三皇兄你也……!」 八皇子熙佟睿沒想到自己平日里不都是這樣說話,這樣行事的嗎?

不都沒事嗎?

怎麼今天就……

每個皇兄都來指責自己呢!

對,

這個女人!

就是眼前這個女人!

都是她害的!

八皇子熙佟睿帶著恨意的目光盯著白狼,等著吧,賤女人,千萬別落到本皇子手中。

否則,

哼哼,本皇子絕對會好好的蹂躪你!

再把你賞給本皇子的那些「死士們」讓他們好好嘗個鮮!

想把自己盯成窟窿啊?

做夢!

那八皇子熙佟睿陰毒的目光,直看得白狼真想賞他一個大白眼!

而八皇子熙佟睿被幾位皇子,共同出言訓斥,又被過往交頭接耳的路人,指指點點,覺得自己顏面無存,,

冷哼一聲,憤憤拂袖而去!

只是臨走時那一眼讓白狼感嘆不已,

幾句話而已嘛,

要不要這麼認真!

本姑娘不招惹麻煩,

麻煩卻主動黏上來。

看來又得添一個敵人了!

「各位皇子,若是無事,民女就先行告退了!」

白狼想著以前在電視里看到的,比葫蘆畫瓢的行了一禮,打算離開這一幫子讓人鬧心的傢伙們!

「且慢!」

大皇子熙凰焱阻止白狼離去,緊接著說道:

「姑娘,可否行個方便帶我們兄弟幾人進六王府?」

六王府?

看來先前自己是沒聽錯!

白狼心裡翻了個大白眼!

有毛病吧這幾個!

進自己兄弟的家門讓她一個外人,帶進去?!

神經病!!!

「很抱歉,,民女與六王府不熟!所以……行不了方便。」

白狼說完,抱著兩隻獸獸轉身就準備走!

「哦,是嗎?」

「六王府可是連父皇都得經過六皇弟的允許,才可入內。

本皇子實在是很難相信一個在六王府住了六天的女子,自稱與六王府不熟?」

大皇子熙凰焱的話語,讓本來抬步準備走的白狼頓住。

「既然大皇子知道民女在六王府住宿過,那肯定也知曉民女為何而住吧?」

白狼轉身,抬頭看著大皇子熙凰焱,淡淡的說道。

「知曉,那又如何?」

大皇子不解白狼為何而問。

「如何?呵呵,六王爺慈悲為懷,心繫百姓,幾日前,見民女孤身一人且眼有盲證,行走在街頭,不忍,便因此留民女在府中逗留幾日,治療眼疾。

民女眼疾完好之後,感念六皇子恩情,不願多做叨擾,便自行請身離去。

而今,大皇子因此事,就讓民女帶爾等入六王府,豈不是讓民女做那忘恩負義之人。

民女雖是無知婦孺,可也知曉,滴水之恩應當湧泉相報之理」!

白狼語氣鏗鏘有力,小臉上帶了一絲憤怒。

「大皇子您說,且是這個理?」

「這……」

大皇子望著眼前的白狼,一時間竟無言以對。

「更何況……」

「更何況什麼?」

五皇子熙安恆在白狼的話剛落,就緊接著問道!

白狼頓了頓,

輕輕笑了笑,

看了在場的每位皇子一眼,略帶自嘲的語氣,聲音清冷的說道:

「更何況六王爺是何等尊貴之人,

諸位皇子又是何等尊貴之人, 民女乃區區一枚人微言輕的普通民眾而已,眾皇子卻讓民女帶身為六王爺兄弟的你們,進六王府,不覺得有些好笑嗎!」

「你……!」

「你大膽!你你你!!!」

七皇子熙廖濤聽完白狼雖是貶低她自己,實則諷刺他們幾位皇子的話后,

怒目圓瞪,指著白狼,想要訓斥她,似又找不到理由般,指著她,你了個不停。

「……!!」

一直站在白狼身邊的三皇子熙青,雖然覺得白狼的話在理,可還是忍不住嘴角抽搐起來。

「怪不得熙夜如此心念於你!」

五皇子熙安恆走至白狼身邊,微微彎下腰,貼近白狼的耳邊,緊用她一人能聽到的聲音,眯著桃花眼,含笑的調侃道。

熙夜?

白狼一聽這話,臉色微變,在驚訝了一秒鐘后,隨即恢復了常態,看來這五皇子與那男人關係匪淺啊!

「哈哈哈哈,姑娘真乃有趣之人,」

大皇子聽了白狼的話,非但沒有生氣,反而哈哈爽朗一笑。

因為離得近,

白狼能清晰的看到,他俊臉兩側臉部的肌肉因為笑,牽動著形成兩個淺淺的好看的酒窩,給他增添了不少的魅力加分。

這要是在現代,就光憑這大皇子的長相還真是白狼的菜。

只是被那個可惡的男人給叉叉歐歐以後,又到了這沃隆大陸,還見過了這麼多的帥哥,白狼現在可以說已經是完全免疫了。

「民女知曉,謝謝大皇子誇獎!」

白狼抱著兩獸獸,聳了聳肩,順著他的話接道。

「既然,民女無法做到皇子們的要求,那民女就不打擾先行告退了!」

白狼看著幾位皇子說道。

「好,姑娘請便!」

大皇子熙凰焱揮了揮手,笑看著白狼說道。

大皇子都開口了,眾兄弟自然是聽從,也不再說什麼了。

白狼聽言,向各位皇子行了一禮后,便抱著兩獸獸快步離去。

「今日讓眾兄弟吃癟,吃的無法還之的事情,尤其這還是源自於一個女人,想必各位皇弟還是第一次遇到吧?」

大皇子話對著眾人說,目光卻一直盯著白狼的背影不曾移開,他目光深邃,誰也看不出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哼,可不是嘛!讓身為皇子的我們吃癟,她可真夠大膽的!」

七皇子熙廖濤冷哼一聲,說道。

「確是如此。」

三皇子夜青,想起剛才白狼所有的表現,如沐浴陽光般溫和一笑,說道。

「呵呵,還是第一次有女子不為本皇子所傾倒痴迷的!看來本皇子的魅力是有所降低了啊!」

五皇子熙安恆手撫下巴,一雙迷人的電眼,精光一閃,然狀似失落地苦惱道。。

「走,今日本皇子心情不錯,諸位皇弟們可否賞光一起到本皇子府上,小酌幾杯?」

終於在白狼轉個彎,不見了身影后,大皇子熙凰焱才把目光收回,笑看著幾位皇子說道。

「大皇兄邀請,皇弟們自是恭敬不如從命!」

七皇子立即作揖,應聲笑道。

其他幾位皇子,看了眼彼此,皆是兄友弟恭的笑顏道。 就這樣眾人便離去,前往大皇子熙凰焱府上,預備飲酒作樂。

而離開的白狼呢,感覺背後一直有幾道視線在盯著她。

尤其是來自暗處的那一道,異常明顯,讓白狼心裡不知為何莫名的感覺心虛,彷彿下一秒都能被其盯穿!

於是,

某狼趕緊加快了腳步,直至進了嚴府,這道視線才算消失不見。

某狼長舒了一口氣。。。

快到房門口的時候,嚴嵩浩就從他房裡出來,快步走到她面前,說道:

「小狼狼,你又是從哪撿來的小魔獸!」

嚴嵩浩看到白狼懷裡抱著的兩小獸,看了一眼小二哈,便指著萌萌麑獸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