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元激蕩,毒門牆塌屋倒,房子轟然倒塌。

毒門弟子躲出幾百米,看著那被毀得不成樣子的門派,個個驚得面容變色。

這一次比拼,絕對是他們見過,最強大的高手之中的比拼。

龍百川倒飛出十幾米,葉雄倒飛了二三十米,胸口發悶,氣血翻滾。

這一次硬撼,葉雄明顯處於下風,但是他反而內心一陣驚喜。

龍百川確實比他還要強大,但是古武者有個硬傷,就是真氣恢復慢。

葉雄飛快地從身上掏出兩顆培元丹服下,今天那怕嗑藥,也要把龍百川磨死。

服藥之後,葉雄從身上掏出幾片竹符,正是從神族寶藏得到的竹符。

一連驅動三張金剛護體符,葉雄身影一晃,攻到龍百川面前,驅動火焰攻擊。

愛你在離別時 葉雄的計劃很簡單,就是一個字,磨。

他有真元護體,龍百川沒那麼容易攻破自己防禦,那怕他實力在自己之上,也能磨死他。

不過不能讓龍百川知道自己的計謀,不然的話他肯定會逃走。

龍百川臉色陰沉,毒公子當傀儡這段時間,他廢盡心思修鍊,終於突破到真氣五層,本以為肯定能將葉雄殺掉,哪知道對方防禦這麼強,能擋住他至強一擊。

「你只不過是我培養出來的一顆棋子,我就不信殺不了你。」

龍百川再次提升氣勢,狠狠地朝葉攻來。

古武跟修真者兩大絕高手,進行驚天大驚。

火焰,真氣,把毒門毀得不像樣子。

葉雄一邊施展赤焰術,一邊不停地祭出竹符攻擊,金剛符,火蓮符,護身符,像不要錢似的,一片片地甩出去。

毒公子遠遠看著葉雄把竹符甩出去,像不要錢似的,嫉妒得要死。

他花大半年時間才弄到七八張符錄,都不捨得用,剛才憤怒之下一下子全花了,哪知道葉雄比他更土豪。

一眨眼功夫,葉雄已經用了十幾道竹符。

用符倒還罷,這傢伙嗑藥就像吃糖似的,明明感覺元力好像不濟的時候,他就服下幾顆丹藥,元氣又恢復不少,又可以繼續開干。

這傢伙打架就像土豪玩遊戲,感覺再大的boss,也能被他消耗死。

龍百川一次次攻擊,每次感覺快要將葉雄擊倒,都被他堪堪擋住,漸漸地,他開始覺得不對勁了。

「龍百川,我就看看,你還有多少真氣可以用。」

情不厭詐 葉雄嗑下兩顆培元丹,哈哈大笑起來,原來弱下去的氣勢,剎那間成倍增加。

還好他這次出來,帶了一瓶培元丹,不然的話,這一次還真有可能栽了。

龍百川做夢都想不到,葉雄身上會帶著這麼多符錄跟丹藥。

本以為這一次能將葉雄殺掉,沒想到反而讓自己落入絕境。

好漢不吃眼前虧,龍百川飛身後退,落荒而逃。 葉雄早就在防止他逃跑,當下施展疾風步,跟在後面追。網

兩人一前一後,轉眼間已經數百米之外。

龍百川開始的時候以為能擊殺葉雄,全力出擊,真氣消耗非常嚴重,加上葉雄疾風步遠比他的身法要快,很快就被擋住。

「龍百川,今天你插翅難飛。」

葉雄不再跟他羅嗦,再次施展赤焰術攻擊。

剛才跟龍百川打的時候,他更注重防守,消耗對方的真氣,這一次才是全力出擊。

這一次大戰完全是生死相拼,龍百川自知葉雄不肯放過他,只能拼盡全力。

只可惜,開始的時候他沒機會,現在就更沒機會。

激斗良久,葉雄趁他真氣消耗最嚴重的時候,將他一掌拍飛。

龍百川爬起來,目光炯炯地盯著葉雄,不敢相信自己敗了。

「我是絕對不會敗給你的,你只不過是我的一顆棋子,我怎麼可能會輸給你?」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執迷不悟,難道你不知道我剛才在隱藏實力嗎?」

葉雄正準備動手,突然一道人影趕在他前面,搶先向龍百川出手。

正是一直都跟著的毒公子,趁龍百川受傷的時候偷襲。

平時的時候,毒公子自然不是龍百川的對手,但是現在龍百川跟葉雄打這麼久,早就真氣大損,再加上被葉雄打傷,現在兩人實力也就在伯仲之間。

毒公子被利用,親手殺了自己的娘,報仇心切,用的都是兩敗俱傷的攻擊。

片刻之間,兩人身上都帶著傷,傷痕纍纍。

葉雄站在一邊觀戰,趁機恢復元氣,毒公子跟龍百川沒有一個好東西,他們各自相殘,正中他下懷,現在他要做的是好好看著他們,讓他們一個都逃不了。

毒公子出手那叫一個狠,到後來的時候,甚至近身肉博,像潑皮一樣。

不多久,兩人雙雙倒在地上,累得虛脫。

葉雄走過去,俯視著龍百川,冷冷說道:「龍百川,你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吧?」

龍百川滿身是血,搖搖晃晃地站起來,目光炯炯地盯葉雄,滿是不甘心。

策劃這麼久,沒想到最終還是功虧一聵,他真的很不甘心。

「說實話,我還真是要感謝你,如果不是你帶我入古武一道,正如你所說,我現在還是個小特工。」葉雄說道。

「葉雄,只要你放了我,我可以給你修鍊的建議,你雖然實力精進,但是很多東西還不懂。」龍百川說道。

他不甘心就這樣死去,這種死法太窩囊了。

「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

一年多來,各種非人的日子,這一切都是龍百川造作,此時不殺他,還待何時。

一團火焰在手上生起,葉雄正準備彈過去,突然一道人影撲過來。

毒公子握著一把匕,狠狠地插進龍百川背部,穿胸而過。

龍百川嘴裡吐出一口血,轉過身,積起最後的力量,狠狠一掌拍在毒公子腦袋上。

一品小廚妃 毒公子滿腦是血,但是他的笑容十分猙獰,抽出匕,又一刀穿胸而過。

龍百川滿頭白散落,身體軟軟地倒在地上,死死瞪著毒公子,死不冥目。

遠處,一道人影飛快地跑過來,正是毒公子的妹妹毒女。

「哥哥,你沒事吧?」

「別過來。」

毒公子大吼,阻止她過來,將匕緩緩地移到自己胸口。

「哥,不要。」毒女拚命地搖頭。

「妹妹,我對不起娘。」

毒公子用力一插,匕穿胸而過。

毒女撲過去,抱著毒公子嗚嗚大哭起來。

葉雄在旁著看來,一聲長嘆。

這一次計劃,可謂圓滿成功,他最恨的兩個對手龍百川跟毒公子都死了,他應該高興才對,但是他現自己心裡並沒有太多的高興,更多是可悲。

整天算計別人的人,始終不會有好下場。

葉雄彈一朵火焰過去,落到龍百川身上,頓時火焰熊熊燃燒起來。

一代梟雄,就這樣化為一堆屍骨。

離開了毒門,來到山下。

「主人,怎麼樣了?」

安樂兒跟玫瑰見他回來,連忙走過來。

「計劃成功,都死了。」葉雄回道。

「什麼都死了?」安樂兒不太明白。

葉雄當下將龍百川跟毒公子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說到毒公子跟龍百川同歸盡,聽得安樂兒又是驚又是唏噓。

「真沒想到這世界上還有這樣的事情,說起來真讓人無法相信。」安樂兒感嘆。

「這事情還不是生在你身上,如果你不是被用換魂**抹掉記憶,我還不能現龍百川的陰謀呢。」

葉雄拍拍她的肩膀,說道:「走吧,咱們離開這裡。」

兩人正想離開,見玫瑰在一邊呆,葉雄這才想起還有一個人在。

「玫瑰,毒公子跟龍百川都死了,我說到做到,你自由了,不過我提醒你一句,如果你敢再惹我,下次就是你的死期。」

葉雄帶著安樂兒離開,留下玫瑰站在原來,不知道在想什麼。

「主人,咱們現在是不是回江南?」

見主人大仇得報,安樂兒替他高興。

「咱們先去拜訪個人。」

「什麼人?」

「一個絕頂的修真高手。」

在島國的時候,喬萬告訴葉雄,苗疆這一帶有一處秘境,被磊山王張成楓佔據著,他想看看能不能去認識一下,萬一以後跟索丹成仇,能結識一個幫手也說不定。

接下來,葉雄跟安樂兒去了磊山,尋找秘境下落。

哪知道,他跟安樂兒花了好幾天,把磊山踏了個遍,訪遍磊山附近的民族村落,全都沒聽說過磊山王這號人物。

「主人,那個喬萬會不會耍你,根本就沒有什麼磊山王?」

在山上一間茶館吃飯休息的時候,安樂兒忍不住就問。

「喬萬沒有騙他的理由,磊山秘境肯定就在這一帶,只是找不到而已。」

葉雄看著面前這片連綿不絕的山頭,頭疼起來,磊山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如果那秘境像自己在聖峰山的秘境一樣,入口在半空,那自己就是找遍磊山,也不可能找到。

他決定再花兩天時間,如果再找不到,只能打道回府。

就在這時候,一隻渾身白毛,長得非貓非狗的動物出現在他的視線之中。

(本章完) 「咦,那不是小白白嗎?」安樂兒大呼起來。

小白白太好辨認了,外表非貓非狗,一副萌萌的模樣,所以安樂兒一下子認出來了。

誰會想到,這隻小東西,會變成兩米高的恐怖雪狼。

「唐寧不是說,小白白不見了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安樂兒奇怪地問。

葉雄大喜,小白白出現在這裡,說明磊山王消息有著落,他一直以為,小白白極有可能是磊山秘境裡面的神獸。

「小白白。」葉雄大喊一聲,他知道小白白聽得懂人話。

小白白正在溜達,聽到葉雄的聲音之後,頓時搖著尾巴朝這裡跑過來。

「小黑,給我站住。」一個少女的聲音響起。

旁邊小店裡走出一名少女,十四五歲左右,一身白裝,頭上扎著小辮子,發上扎了很多小花,看起來像個異族羅莉。

小蘿莉出現之後,小白白不敢哼聲,乖乖地走到她身邊。

「小黑,沒有我的命令,以後不許亂跟人搭訕,聽到沒有?」小羅莉警告。

小白白搖著尾巴,看了葉雄一眼,那樣子彷彿在說:不是我不過去,是她不讓我過去。

葉雄跟安樂兒走過去,打招呼說:「小妹妹,原來你是小白白的主人,在下葉雄,以前跟小白白住過一段時間。」

「什麼小白白,好難聽的名字,它叫小黑,記住了。」少女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樣。

葉雄看看小白白,哭笑不得,明明是只小白狗,她偏偏叫小黑,看小白白那模樣,就可以看出它多委屈。

「那我以後就叫他小黑好了。」葉雄見這小羅莉的性格,知道是個任性的人,不想跟她產生矛盾。「我們此次來是找磊山王的,不知道小妹妹跟磊山王是什麼關係?」

「別妹妹長妹妹短,我跟你很熟嗎,少攀親。」小羅薇傲慢地說道。

「你才多大年紀,這麼放肆,你爸沒教你禮貌做人嗎?」

安樂兒看不慣小蘿莉那傲慢的模樣,頓時出聲喝斥。

「我爸跟我說,想找他的人都不是好東西,要麼是他的仇人,要麼有求於他,所以一概不見。」小蘿莉說道。

葉雄沒想到會遇到這樣的情況,看來想抱磊山王大腿的人,還真是不少。

這小蘿莉應該就是磊山王的女兒,現在人是找到了,但是人家未必肯定見他。

「小妹妹,我來找你爸,是有急事找他,並沒有惡意。」葉雄回道。

「別浪費心思,他是不會見你的。」小蘿莉拒絕。

「我原本想告訴他,有人想來找他報仇,既然他不想見,那就沒有辦法了。」

葉雄用肩膀撞了下安樂兒,示意她跟自己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