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斧的全力一擊,一出即至十餘丈外,撞在橫切的【雷鏈】之上。

秦墨牙口被震得發疼,小斧之中傳來的撞擊,震得他整條手臂都發麻。

可見此【雷鏈】的攻擊有多恐怖。

斧力與【雷鏈】的橫切面相撞,立即在橫切面上撞出一條十餘丈長的缺口。

但此鏈橫切的切面足有三十餘丈寬。

秦墨顧不得發麻的手臂,立即再次燃燒數枚『魔核』,再次引動小斧。

轟!

小斧之中再次衝出一道洶湧斧力。

斧力再次在橫切面上切開一條十餘丈長的缺口。

但此橫切面依然有十餘丈寬。

秦墨見此,驚怒之餘,根本不敢放鬆,再次咬牙燃燒數枚『魔核』,提起小斧,如大力劈山一般,瘋狠的一斧子劈出去。 「給我破!」

斧光帶起一道轟鳴之音,在空氣中激斬而出。

總算將餘下十餘丈的橫切面斬破。

此時,秦墨手臂上的衣服已然被震出數條裂口,嘴角也嗪著鮮紅血跡。

小斧雖然切開此面,但每一次撞擊,秦墨都感覺身體像是被重鎚猛砸。

不僅如此,小斧之上竟也出現了一條條細如蠶絲的裂隙。

「這傢伙真是夠變態的。」

秦墨擦掉嘴角的鮮血,眼中神色凝重如霜。

今日想要取勝,恐怕極其困難。

甚至極有可能死在這裡!

與之同時。

林雨樓一劍挑入與其對戰之人的咽喉,將其斬殺。

歐陽寶也強勢斬殺掉自己的對手,第一時間出現在歐陽倩倩身邊,幫助歐陽倩倩一起斬殺掉另一名端木家族之人。

『金翅牛螳』此刻也早已經再次和雷虎兇猛戰在一起,因為雷虎剛才大量消耗身體中雷靈幫助歐陽寶煉妖,此刻雷虎的戰力頓時下降不少,立即被『金翅牛螳』強勢壓制。

唰唰!

『金翅牛螳』藉助雙翼飛行的閃電速度,一下出現在雷虎身後。

兩條鋒芒的螳刀立即在雷虎的身體上撕開兩條米余長的血口子。

雷虎頓時疼得咆哮一聲,想要兇猛回擊。

但『金翅牛螳』這廝並不戀戰,藉助自己的閃電般的飛行速度,再次拉開與雷虎的距離。

雷虎越來越顯得笨重的攻擊再難擊中靈活的『金翅牛螳』。

『金翅牛螳』一招偷襲得手后,此獸竟像是個欺負了瘸子的臭屁小孩,在半邊瘋狂的扭著它金色的螳屁,似乎在極力的向雷虎炫耀。

雷虎被氣得憋怒無比,發出一聲聲震耳般的咆哮聲音。

但偏偏雖能看見『金翅牛螳』,卻絲毫奈何不了這妖獸。

與之,『金翅牛螳』一副『你看得見我,就是干不掉我』的嘚瑟樣子,讓雷虎恨不得衝上天,把這廝的金屁一巴掌拍碎。

唰唰!

得意洋洋洋『金翅牛螳』再次揮動著它可愛又鋒芒的螳刀,又在雷虎身上偷襲一記。

然後,這畜生再次在半空上搖臀顯擺。

「日你娘!敢快殺了來幫老子。」秦墨早已經注意到『金翅牛螳』這畜生得意的樣子,頓時氣得破口大罵一句。

他現在被端木坤逼得節節敗退,反觀『金翅牛螳』這傢伙得益於剛才雷虎的消耗,現在大佔上風,打得輕鬆無比。

「它娘可是只螳螂,你真敢下口?」『殘魂』嘿嘿笑道。

「那就日你娘!」秦墨氣急敗壞,直接一口怒回。

『殘魂』此時頓時在秦墨腦子裡被氣得暴跳。

秦墨懶得再理這傢伙。

不過第一時間,歐陽寶和林雨樓兩人倒是立即跑過來幫忙。

經刻,端木坤見端木家族其他三人竟偕已被殺,立即瘋狂暴怒。

「殺我端木家族之人,你們今日必死!」

「【怒雷之罰】!」

端木坤瘋狂暴吼,竟忽的將手裡的【雷鏈】一下拋向半空。

【雷鏈】入空,竟未落下,反而像是一道失去控制的雷電,在半空之中竟如活了過來的雷蛇一般。

端木坤此時再次大吼一聲。

「雷虎!」

遠處正與『金翅牛螳』激戰的雷虎再次一躍而回。

此虎顯然早已知道端木坤要做什麼,不需端木坤下令,此虎竟然一躍而上,跳上幾十丈的半空,竟一口將【雷鏈】吞了下去。

與之同時,雷虎身體之中的雷靈瘋狂暴漲。

此虎在半空憑空遊走,瘋狂一步,就絞起一大片的雷風。

整個天空,風捲殘雲,雷光電閃,恐怖如獄。

雷虎有如地獄里逃出的魔獸。

秦墨臉色終變。

歐陽寶此刻也大呼幾口氣:「這傢伙也太變態了,竟如此難以對付。」

林雨樓此刻也面色向凝,變了顔色。

歐陽倩倩早已受傷過重,與端木家族之人一戰,已經是費盡全力托住那人,此刻自然再難參戰。

「你們統統都給我死!」

端木坤暴吼,單手向上一托,竟如掌雷電之人。

掌中一道雷勁輕躍。

半空之上,立即發出一聲雷爆之音,正是雷虎狂吼一聲。

同時,竟張口就喯出了三條匹煉雷鞭。

雷鞭之中雷靈恐怖無比!

歐陽寶僅僅擋上一會,便被一鞭子抽開,飛落遠處,大口吐血。

林雨樓也飄落遠處,唇上染血。

雷鞭瘋狂自半空朝著秦墨而來。

鞭頭咆哮,其中雷靈之力,彷彿千噸瀑布從天而降,壓得人險些窒息。

秦墨臉色凝重稍退,手裡的小斧早已靈光大放。

待此鞭轟近!

官欲纏綿 秦墨舉斧過頭,一斧子轟出去。

斧力與雷鞭相接。

這一次,斧力再沒有先前那般霸道。

斧力與雷鞭相接片刻,便被雷鞭擊碎。

同時,斧身上的裂紋再寬几絲。

至尊追美系統 同時,雷鞭長馳再進,竟是不退。。

秦墨此刻已然再次提起小斧。

又是一斧子瘋狂狠劈。

轟!

斧力被擊散。

斧身上破出細密如蛛網般的裂紋。

屆時。

雷鞭已再無阻擋,一下兇猛的落在秦墨身上。

秦墨頓時只感覺全身一震,身體五臟彷彿要破裂,骨肉要分裂,意識都是一暗,差點就此昏了過去。

待秦墨再次站起時,只覺得耳中一片嗡鳴,整個世界都像是失去了聲音,眼珠上被鮮血染紅,看上去本是黃茫茫的世界,竟然被染上了一層血紅。

「小心!此人煉妖之術不弱啊,他將自己身體中孕養的雷靈與雷虎相煉,借妖獸強大的肉身掌控。」『殘魂』焦急提醒,端木坤的變態讓他也感覺到了一絲危險。

雷虎在半空遊走,發出一聲聲雷吼。

端木坤猙獰大笑:「我乃天生雷靈體,你如何與我爭高下。」

歐陽寶重傷,雖是站了起來,卻臉如死灰。

林雨樓凍眸生霜,也深知不妙。

歐陽倩倩失光的雙眼暗然淡色。

『金翅牛螳』雖強,但面對這等情況,竟也收起了囂張氣焰。

大家都近乎於絕望的看著半空之上凶神惡煞的雷虎。

也近乎於絕望的看著秦墨。

秦墨半邊臉被鮮血染紅,身上落有一條非常恐怖的傷口,正是剛才雷鞭所傷。

「很強嗎!」

「很好!」

「我喜歡!」

秦墨染紅的血眼雙目望著天空。

本是血紅的雙瞳此刻竟如同一滴墨水浸下,將整雙雙瞳染成了黑色。

他一對雙眼,竟全是黑色的。

與之同時,在他識海深處。

人形的『殘魂』望著黑暗的識海天空之上,只見一對燈籠大小的巨目亮起。

此巨目血紅如淵,看一眼便有種讓人刺穿靈魂的恐怖。

「魔瞳!」

與之同時,在秦墨身後,忽的出現一條黑影。

此黑影高約丈余,外形似人,看不清楚樣子,有如黑暗裡牆上的倒影,但其臉上,一對腥紅的血眼卻猙獰的睜開,如萬古魔王睡醒,睜開了滅世魔眼。 「難道和那傳說有關?」

「難怪他可以輕鬆掌控魔核之中的魔力。」

「魔瞳?」

「我究竟喚醒了什麼樣的一個怪物?」

『殘魂』站在黑暗的識海之中,瘋狂大笑。

「哈哈,星空世界,待此子成長,必然是要血雨腥風飄滿樓啊。」

「我越來越期待這廝成長了。」

於外。

秦墨身後忽然出現的魔影睜眼,也讓所有人都震驚。

「這是什麼?」歐陽寶吃驚。

林雨樓雙眸再變,彷彿陌生的盯著秦墨。

歐陽倩倩雙瞳雖暗,倒是一副好奇的樣子。

端木坤此刻也是神情微疑,突然有種不妙的感覺。

半空之上原本凶神惡煞的雷虎此刻竟發出微微的懼意。

這魔影之上一對魔瞳生出無比恐怖的戰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