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

一個被閃電夾着的天雷猛地朝下劈了過來。

我覺得那天雷好像是直直的朝着我的腦袋劈下來的,心中大呼不好,是不是自己什麼地方倏忽了,所以這天雷雖然是到了,但是他根本就不知道是朝着哪裏去劈啊。

我飛快的跑着,但是哪裏趕得上天雷的速度啊。

就在這個時候,那道天雷已經擦着我的身邊朝着我的身下劈了過去。

ωwш ▪тt kān ▪¢Ο

頓時我自己有種大夢驚醒的感覺一般,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正在被雬月他們團團的圍着,而此時的銅牆鐵壁幾乎已經將我們壓成了一層。

我心中大駭,喊道,“那天雷管用了嗎?”

就在我問出口的時候,就聽見了一聲巨大的雷響。

“來了來了,還真把天雷給召來了。”芷菡大喊道。

話音剛落,我只覺得一陣天旋級轉,身子骨也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擠壓了一般,我只剩下一點的意識,那就是死死的抱住我的肚子。

緊接着自己就進入了一種無意識的狀態。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覺得自己的意識好像一直是停留在黑暗中一樣,而在黑暗中好像一直有一道聲音,在不停的呼喚着我。

想要撥開眼前的黑暗去看那呼喚者到底是誰,因爲我下意識的覺得自己應該是認識的,但是確實徒勞,眼前的黑暗已經如墨漆一般,哪裏是我能夠撥開的呢。

“誰?誰在那裏?”我輕聲的呼喊着,可是那人卻沒有回答,仍是仍舊在不遠不近的呼喚着我,這聲音聽着有些熟悉。

就在這個時候,一股子的清泉忽然從我的口中而入,那清泉甘甜無比,順着我的身子慢慢的蔓延到了全身。

“呼——”

我猛地吸了一口氣進去,眼睛也隨之睜開了。

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雬月和軒轅上祁還有蘇溫柔,芷菡都在我的頭頂上面看着我。

“這……怎麼回事?”

我開口問道。

這一張口才發現自己的嗓子像是燒焦了一樣,一張嘴說話,就一股子撕裂一般的痛感。話還沒說清楚,就吐了一口鮮血出來。

雬月匆忙的把我嘴角的血給擦乾淨了,然後也不管旁邊的人在,就一把把我抱在懷裏面,“小胖妞,你嚇死我了。”

他一邊說着一邊又給我喝了一點乳白色的液體,我也不知道那是什麼反正覺得喝道嘴裏面整個人頓時就十分的舒服。

喝了這口東西,自己也覺得恢復了一點體力。

“這是怎麼回事兒?我們已經出來了,?”

我看了看周圍是我們先前進入的那個地下室,還是黑漆漆的,但是很明顯周圍的銅牆鐵壁已經完全不見了。

“對,小胖妞,我們已經都得救了,你的天雷術,打敗了老祖的銅牆鐵壁。”雬月又是高興又是心疼的說道。

“那是好事兒啊。那我們趕緊走吧。”對於這個地下室我現在是一刻都不想呆了。

“我剛纔怎麼了嗎?威懾麼你這樣看着我?”我見雬月還不起身,這才問道。

雬月摩挲了一下我的臉說道,“你剛纔被你招來的天雷給反噬了,天雷打在了你的身上。”

“身上?”我倒抽了一口冷氣。不會是已經毀容了吧,我渾身上下的摸了一遍,覺得好像根本就沒啥事兒,便仍舊掙扎着要起身,想要找鏡子看看,是不是有什麼變化。

“沒有,沒有,就是頭髮不見了而已。”

聽到雬月說我的頭髮不見了,我還送了一口氣,不過隨即想到自己的一頭長髮,噸覺得十分的心疼,好在頭髮沒了,可以再長,我連聲的說道,不礙事。

大家見我已經站了起來,也都朝着我走了過來,而蘇溫柔站在我的身邊扶着我的胳膊,卻有種欲言又止的樣子。

“我們走吧”雬月開口說道。

也不去看什麼寶藏了,本來是興沖沖的來看寶藏的,現在倒好,一行五人,全都灰頭土臉的從地下室裏面走了出來。

“其實我們真應該高興,像我們這樣從銅牆鐵壁的機關術裏面完整的走出來的人我們是絕無僅有了。”看的出來,芷菡還是挺心滿意足的。

“至少,我們現在已經知道了,如何引天雷去對付銅牆鐵壁。”她接着說道。

其他人卻都沒有答話,只是急匆匆的網上爬。

到了上面之後,仍舊是那個寺廟的模樣。

只是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了一件事情,在寺廟裏面此時半跪着一個人。

“有人!”我小聲的提醒了一下大家。

此人穿着一身青色的道袍,身材頎長,他現在因爲是半跪在前面,所以我們根本就看不清他的容貌,只是從側面看過去的時候,發現他長得似乎是挺清秀的。

“小師父,”我上前準備問問他關於這寺廟的事情。

我走上前去,叫了一聲,但是他仍舊沒有擡頭,於是索性我就上前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猛地擡起頭來。

就在他擡起頭來的時候,我渾身嚇了一個哆嗦。

天呢!

太嚇人了,剛纔說了,他的側面看起來的時候,十分的清秀也十分的白淨,而當他擡起臉的時候,我卻發現他的另一半臉竟然是已經黑乎乎的,像是被什麼東西給燒焦了一樣,泛着白色和紅色的血肉,整張臉看着十分的嚇人。

看到此景之後,我練練的後退,正好到了雬月的懷中。 我們從銅牆鐵壁裏面出來之後,在外面竟然看到了一個穿着道袍的年輕人。但是當着人轉過臉來的時候。卻是將我嚇了一跳。因爲他的半邊臉已經被燒壞了。

年輕人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我從他的眼神中卻看出了緣分。

雬月上前將我拉起來道,“我們走。”

蘇溫柔也被嚇的藏到了軒轅上祁的身後,而雬月和軒轅上祁芷菡他們對於莫名其妙出來的人根本沒有多問,好像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一樣。

被雬月拉着從寺廟裏面出來。

“我看當初我們就不應該發現這個寶藏,更不應該來到這裏。”軒轅上祁說道。

雬月笑着搖了搖頭道。“你覺得老祖會算錯嗎?既然他早就算到我們會來這麼一遭,那麼早晚都是避免不了的。 重生之軍嫂勐如虎 不用自責,一切自有定數。而老祖如今費勁了心機想要帶莫瑤走,至於原因他自己心裏清楚。但是,天命可違不可違的事情,那就看老祖了。”

雬月說了幾句讓人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話。就沒有再說了。而軒轅上祁好像是已經聽懂了一般,朝雬月點了點頭。

不過,當我再問及到底是啥意思的時候。他卻只是笑着搖了搖頭,沒有答話。

我們回答道觀的時候。發現寺廟裏面亂哄哄的,也沒有開始拍戲。

現在是上午十點來鐘的時間,按理說正是開機的時候。難道昨天有小鬼的事情還沒有解決完?

這時。正好看到一個人跑到了我們的身邊,我趕緊上前問了一句道,“怎麼回事兒?現在還沒有開始拍戲?”

被問話的是一個瘦小的男人,我看着面生,應該是劇組裏面跑龍套的,這劇組裏面的人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還真認不全。

“你不知道啊,據說是那個女主失蹤了,大家正在分頭找呢,沒有她拍不了戲啊。”說完,他又匆匆忙忙的跑到另一個草叢那裏了,好像阿麗會藏在草叢裏面故意不給他們看到似的。

“阿麗失蹤了?”蘇溫柔驚訝的喊道。

接着她急急忙忙的朝裏面跑去。

本來我還在想,是不是她自己去了哪裏,一時間沒找到啊,不然的話怎麼會好端端的就丟了呢。

看到蘇溫柔急急忙忙的往裏走,我們也趕緊跟了上去。

到了阿麗的房間,看到裏面的東西都擺放的整整齊齊的,不像是發生了什麼事情的樣子。

“要不,我們也幫忙找找吧”蘇溫柔對軒轅上祁說道。

我在房間裏面轉了轉,在一個桌子的腳邊上,看到了我給她的那張符紙。

心中一驚,剛纔的時候,我懷疑她是不是一個人出去了,而沒有懷疑會有小鬼惹事兒,正是因爲我覺得在先前的時候,給了她一個符紙,她若是把這個符紙放到身上,小鬼根本就不敢近她的身,而即便是有比較厲害的鬼物,我也肯定能夠再第一時間裏面感應到。

而,從始至終我都沒有感到任何的異樣。

冷少奪愛 將符紙從地上拿起來,我伸出手來試了一下她房間裏面的桌椅牀,就在我摸到她牀上的一角的時候,忽然感受到了一陣冰冷刺骨的感覺。

“怎麼了?”雬月上前來問道。

“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阿麗應該也是染上了髒東西了,很有可能那個先前想要找她要陰牌的小鬼又找上了她。”

“她沒有把這個符紙放到身上嗎?”蘇溫柔從我的手中拿過那張符紙看了看說道。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當時給她的時候,就看着她不太相信,但是我想着,正常人的思想來說,即便是沒用,反正放到身上也沒有什麼妨礙,都會隨手踹到兜裏面。

“你能感應到她的位置嗎?”雬月又問道。

“感應位置?”我喃喃道,我好像從來沒有這種本事啊。茫然的看着雬月搖了搖頭,雬月卻淺笑着讓我試試。

“你將你所有的意志力都放到你的指尖上,然後將指尖放到你剛纔感到異常的地方,使勁的感知一下。”雬月認真的給我演示着。

其實,雬月和軒轅上祁他們兩個任何一個都能夠輕易的去感知一下,不過雬月突然讓我這麼做,一定有他的道理。

學着雬月的樣子,我微閉上眼睛,然後將意志力都放到自己的手指尖上,然後將指尖放到我先前感覺十分冰涼的地方。

瞬時一種奇特的感覺一下子傳遍了我的身子,我感覺自己的身子好像是被什麼東西給攥住了一樣,渾身一個哆嗦。

而此時,我發現自己好像突然靈魂出竅了一樣,而靈魂竟然穿越到了另一個地方,這個地方很黑,而且冷的讓人直打顫。

修神外傳仙界篇 “救命啊——”

一道微弱的聲音傳來,我仔細聽了一下,心中微震,這不是阿麗的聲音嗎?

想要出聲喊她,發現自己雖然張開口,卻無從發音。應該是自己現在的狀態導致的,我循着聲音往前走,在一個牆根的地方,看到了一個人影,而剛纔呼救的聲音就是她發出來的。

“你來跟我玩”一個孩童的聲音發出來,瞬間在我的眼前也突然出現了一個小孩子,這小孩子大約有五六歲的樣子,我伸手想要去摸一下這個小孩子,我的指尖只觸碰到了一點點,就迅速的退了回來。

腹黑總裁你別逃 好冷!

這是一個小鬼。

我想要攔住阿麗,卻見阿麗現在也不在呼救了,神情呆滯的站起身,被那個小鬼牽着手朝前走去。

心中十分的着急,確實根本沒有任何的作用,我現在的狀態就像是一種虛無的狀態一樣,只能看,卻不能有任何形式的參與。

“小胖妞,看到了就趕緊回來,那裏不是你能呆的地方。”這個時候,忽然聽到雬月的聲音傳到我的耳朵裏面,一陣眩暈,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發現自己已經回到了阿麗的房間。

“怎麼樣了?”蘇溫柔好像也已經知道了我剛纔是去做什麼了,我一回過神來,她就焦急的上前問。

蘇溫柔本性是那種十分善良的女孩,只是偶爾也會有自己的小心機,她跟阿麗待在一起的這一段時間,在我看來,他們也經常爭吵,但是碰到這樣的事情,蘇溫柔還是特別的關心阿麗,這大概也是蘇溫柔的人緣之所以好的原因吧。

“我看他在一個非常黑的地方,像是一個地下室或者是地道之類的,而且裏面還有水。有一個小鬼跟她在一起,拉着阿麗跟他玩,如果猜的沒錯的話,應該就是那個小鬼把阿麗給帶走的。現在阿麗還有意識,但是我離開的時候,她的意識已經被小鬼給控制了。”

雬月點了點頭道,“那看來這小鬼對她應該沒有很大的惡意,或許現在能夠趕緊找到那個地方的話,阿麗的性命還有得救。”

“可是,我也不知道具體那個地方是在哪裏啊。”我連忙說道。

“但凡你能夠感應到的點,應該是沒有超出這個寺廟,這也是我讓你去感應的原因。”雬月給我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如果是在這個道觀裏面,是一個黑暗的地下室,然後地下室裏面還有誰,按就找一個知道的人問問這個道觀裏面有沒有地下室就行了。

“我倒是知道一個地方”這個時候,芷菡突然說道。

“真假?那我們趕緊去看看吧。”我開口說道。

芷菡點了點頭,走在前面,我們紛紛跟在她的後面,走出了阿麗的房間。

她說的那個地方正是在阿麗的房間的後面,哪裏有一個破舊的小木們,而且那小木門是藏在草叢裏面的,不是特意的去找它根本就不可能找到。

“這地方這麼隱祕,你是怎麼知道的。”我一邊扒拉着眼前的草叢,一邊問道。

芷菡走在前面嘿嘿一笑道,“你忘了我們是做什麼的了,我們主攻的機關術,每到了一個地方都會去探索這種東西的,正好無意中發現了這個地方。”

“這裏面有機關嗎?”蘇溫柔趴在軒轅上祁的後背上,朝着我們看過來問道。

“沒有”芷菡搖了搖頭,這個時候已經把小木門給推開了。

小木門一推開,就從裏面傳來一陣冰冷的氣息,還有各種發黴的味道。

屋子裏面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好像就是一個雜物儲藏室,還有很多的蜘蛛網,我有點害怕蟲子,就不由自主的往雬月的身邊靠了過去。

雬月輕笑了一聲,將我攬在懷裏面附在我的耳邊說道,“怎麼?還真有你害怕的東西啊。”

這個時候,之間芷菡已經掀開了一塊地上的木板子,從地上揚起了一片的灰塵,我們都好奇裏面的東西,也不顧的這灰塵,就把腦袋往裏面伸着。

一股子陰寒之前迎面撲來,逼得我練練後退。

“好重的陰氣,這裏面到底是什麼?”我開口說道。

若是隻有一個兩個的鬼,這裏面的陰氣不可能真麼重,看剛纔向着我們撲來的可不是一般的陰氣啊。

“誰知道是什麼?反正那次我進去過一次,也沒有看到什麼東西。”芷菡說着,已經低頭進去了,別看她是一個嬌俏的女孩子,可是遇到這樣的事情可是一點都不含糊,絕壁的女漢子。 芷菡帶着我們進了阿麗房間後面的一間地窖,現在還不能確定阿麗是不是在裏面。但是從地窖的陰氣來看。這個地窖裏面應該有不少的東西。

“這裏還冷啊!”蘇溫柔和軒轅上祁在我們的後面,這個時候。就聽見蘇溫柔小聲的抱怨,不過有軒轅上祁保護着她,定然是不會讓她受到傷害的。

打開地上的模板之後,露出裏面黑洞洞的地窖,在洞口有一個木質的樓梯是慢慢往下延伸的。

芷菡抓住梯子就要往下走。我試了一下那個木質的梯子,按照這道觀的年份來推測。這梯子的年份肯定也是十分的久遠的。

這裏面溼氣這麼重,想必這梯子已經腐爛的不成樣子了吧。

“這梯子估計是被整個的凍住了。沒事兒。”雬月試了一下梯子,然後他自己先下去試了試這才說道。

洞口有點小,我用手護着肚子,然後慢慢的挪到了梯子上面往下爬去。

軒轅上祁和蘇溫柔跟在最後面。

一進入整個地窖。我頓時有種熟悉的感覺道,“還真是巧了,就是這個地方。沒錯,我記得這裏。”

聽到我這麼說。大家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找到地方了,我憑着感覺找到了剛纔看到阿麗的地方。但是阿麗現在已經不在這裏了。

地面大約有三四公分深的水。水特別的涼,走在地上發出嘩啦嘩啦的水聲。、

“這麼冷的地窖,那梯子都整個的凍住了,這裏面的水爲什麼凍不住”我開口問身後的雬月,剛纔雬月要抱着我走,不過我試了下自己能夠受的了,就沒讓他抱,這會兒正不高興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