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炎的悉心照料下,岳英豪恢復的還算可以,雖然還不能動用功力,但是日常行為已經無礙,如同常人一般。這樣的恢復速度,讓岳英豪暗自慶幸:沒有隨同父親一道返回青城山是明智之舉。有大陸最強藥師在身邊照應,這種待遇一般人還真享受不到。

眾人都在小院呆在沒有出門,百里雪就將陣法關閉。他們聚在小院內談天說地,交流著這幾日觀看下來的心得,不時還相邀,切磋上一二。

這些人多可謂是大陸的精英,他們對武學的見解和看法都有一定的獨到之處。置身其中,岳英豪收穫頗豐。

每個人的生活多過的很充實,所以感覺一天過的真快,一晃之下,第二日的爭霸賽已經開始。

按照事先的安排,眾人分散在十個擂台,分別關注著擂台上選手的比賽情況,用心記錄著這些人的武學特色和功法訣竅。

進入到二十五強,每個選手都不是易於之輩,誰都有一二個絕活,比賽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這時的比賽再不想之前那般不溫不火,強弱懸殊。每場比賽,不光時間消耗比之前要長,而且對決雙方經常多會出現一些受傷之事。

擂台區激戰的氣氛漸濃,眾人觀看起比賽也更投入,收穫頗豐。

此輪淘汰賽歷時三天才結束。至此每個擂台都產生了十三強。再次分組淘汰:擂主依舊不戰,十二位選手按之前的排位兩兩對決,先期產生七名選手進入本擂台的十名待定選手。而後,落敗的六名選手再一次對戰,爭奪后三個名額。以此產生每個擂台的十名待定選手。等待復活賽的挑戰。

二日過後,每個擂台十名選手都全部產生。接下來二日,他們將接受本擂台之前被淘汰選手的挑戰,來捍衛自己得之不易的勝利成果。而一些由於某些原因在之前沒有發揮好的選手,也厲兵秣馬,準備在復活賽上重現輝煌。爭得那一個極其難得的名額。

復活賽如期舉行,擂台區硝煙瀰漫,戰況更甚。眾人抱著不成功便成仁的態度,全力一搏。選手受傷之事頻頻發生,一下忙壞了天機府早準備好的醫師、藥師。天機城內療傷丹藥頓顯緊張。藥師分殿緊急徵調藥師加緊煉藥,林炎和林思凡被徵調進藥師分殿,煉製療傷的丹藥,

以致後面的復活賽,二人無法觀戰。

二日過後。復活賽終於結束。至此每個擂台的十強選手終於產生,他們將匯合在一號擂台,進行最後的總決賽,來爭得首屆「誰是英雄」武林爭霸賽的最終排名。

在這屆爭霸賽開賽之前,天機府曾做過推測,例舉出過一個實力排行名單,而此次產生的這一百名選手基本上沒有脫離天機府之前的預測,在一百五十名的名單當中都有出現。由此可見。天機府在情報收集方面確非一般勢力可比。

看著手中以前購買來的天機府提供的預測名單,再結合最終的出現名單。眾人都沉默不語。唯有岳英豪不明緣由,見眾人靜坐不說話,開口問道:「沙大哥,少欽兄,你們這是怎麼啦,對著這名單發什麼呆啊。是不是有你們的好友沒能進入到總決賽而疑惑?」

沙驚雷和林少欽對視一眼,而後沙驚雷開口道:「這倒不是。我們只是感嘆天機府的情報工作。他們在收集情報方面確實厲害,做出的推斷更是準確。看來此次爭霸賽還一直在他們的掌控之中,沒能產生一些變數。」

「這有什麼好感慨的,天機府就是靠這一行吃飯的。如果他們這點情報都會出錯,還怎麼可能在武林中以出賣情報為生。」聽到沙驚雷的解釋,岳英豪不以為然道。

聽到岳英豪如此一說,眾人這才恍然醒悟:是啊,天機府是幹什麼的,他們不就是靠賣情報為生的嗎,這是他們的專項啊,有些變態也能理解,要不然也不可能在江湖立足這麼多年了。我們這是被他另外的一層身份給繞的想多了。

想通此點后,眾人又恢復往常,小院內再次歡聲笑語,大夥開始探討起後面的最終排名來,並依照天機府的推測來進行印證,於是小院內不時傳出陣陣爭論之聲。

大半個時辰過去,大夥也沒有形成統一的看法。百里雪被眾人吵得頭都大了,叫了起來:「各位大哥,你們在這裡爭論這個最終排名有意義嗎?後面的比賽規則還沒有公布,說什麼都為時尚早。還是早點歇息吧,等到後日知曉比賽規則后再來討論此事吧。炎哥哥,走,我們回房。」說完,拉著林炎就走,也不理後面眾人的笑鬧聲,搞得林炎滿臉通紅,加快腳步快速撤離。

由於林思凡和林炎的關係還沒有公開,林思凡來到天機城后一直同何仙姑同居一室,不便於林炎及百里雪同住。

笑話過林炎和百里雪后,眾人也覺著百里雪的話有道理,紛紛起身,各自回房休息。

第二日是休息日,眾參賽選手會利用這難得的一天,來調整自己的狀態,為即將開始的最終決戰做準備。

早起后,百里雪就拉著林炎,邀上林思凡一同上街遊覽去,結果,何仙姑和沙驚天硬要同行,破壞了夫妻三人散心的好事。

對此,百里雪耿耿於懷,時不時的找沙驚天和何仙姑的茬。沙驚天忍受不了,同行一段時間后自行走了;何仙姑卻毫不退縮,跟百里雪鬥起嘴來樂此不疲。一路上,就聽到二人時不時的爭上幾句,而後來找林炎評理。林炎自己頭也大了,恨不能同沙驚天一道離開,可是這不現實啊!他只得勸完百里雪勸何仙姑,或者勸完何仙姑再勸百里雪,忙得滿頭大汗。林思凡在一旁看得心疼,也加入到勸說的行列,這才使二女的戰火沒再延續。

勞累了一天,林炎回到小院后暗自決定:下次絕不同百里雪和何仙姑二人同時出行。(未完待續。。) ?第二天一早,天機城的人們全都聚集到一號擂台。

太陽現出地平面,段天平立在擂台上。

看著台下焦急的觀眾,段天平不慌不忙的抱拳說道:「諸位武林同道,前期的分擂比賽已經結束,一百強選手已經產生。諸位說說看,前面的比賽精彩嗎?」

「精彩!」台下應和道。

「是的,我也覺得很精彩。但是,我要告訴大家,後面的比賽會更精彩。」

台下叫好聲一片。

段天平雙手下壓,聲音漸漸平息。段天平繼續說道:「諸位現在肯定十分關心下面的比賽將以什麼樣的形式開展,我知道大夥的心裡,所以也不兜圈子了,現在就公布比賽規則,了卻了諸位的猜測。」

對段天平的識趣,台下再次叫好。

「受比賽時間影響,我們不可能讓每位選手都有相互交手的機會,為了給各位參賽選手充分的表現機會,經組委會決定,下面的比賽將按照分組循環賽進行:一百名選手自行抽籤,決定分組情況,每十人一組,分立十個擂台。而後十人進行循環比賽,取成績最好的二位。二十位強者產生后,他們將再聚一號擂台進行循環賽,以最終成績來決定各自的排名。我想,這樣應該能最大限度@,∞.的避免優秀選手被提前淘汰的可能。諸位,你們贊同這樣的規則嗎?」

這樣的比賽規則,使得比賽場次比淘汰制多出了很多比賽,眾人當然樂意。贊同之聲經久不息。

等眾人發泄一會後,段天平再次發言道:「諸位,還請靜一靜。為了節省下更多的時間讓諸位盡情觀看比賽,現在我們就進行分組抽籤儀式。有請參賽選手依次登場。從那密封的紙箱中拿取一個號牌。一至十號一組,在一號擂台;十一號至二十號一組,在二號擂台……依次分組,諸位明白了嗎?」

隨著參賽選手依次登場,分組情況也逐漸明了:其中有人歡呼;有人懊惱;有人鬥志更甚……

分組完成,段天平宣布:今日到此結束。明日各擂台將重燃戰火。請諸位明早盡量早到,佔據有利位置,觀看比賽。

在武林人士的歡呼聲中,段天平下得擂台,返回天機府。

擂台區的眾人亦陸續離場,靜等明日來臨。

吃過晚餐,大夥聚集在小院內。

「段天平還真會來事,原本只需要六七天的比賽,又被他延長了將近一個月時間。天機城在這次比賽中又不知道要得到多少好處了。」百里雪憤憤不平道。

岳英豪聽著滿頭霧水。「百里妹妹,這比賽延長,我們也可以多看比賽,這有什麼不好的。聽你的口氣,好像對天機府府主很不滿似得。難得他得罪過你?」

「你知道什麼啊,跟你說不清。你還是專心養你的傷吧。」有些事情現在還不能同岳英豪說,所以百里雪乾脆耍起性子。

「雪兒,不能這樣對岳大哥。他這是關心你嘛。」陪在一旁的林炎指責道。

「我知道。」百里雪轉頭對岳英豪說道,「岳大哥。對不起啊,我就這脾氣,對著好朋友就愛使小性子。岳大哥,你不會生氣吧?」

「不會,不會。百里妹妹是真性情。」

眾人見狀都泯然一笑。

林少欽說道:「雪兒說得確實有些道理,這比賽時間一延長。我們可能就沒有這麼多時間看完了。畢竟中洲城鏢局的事務還需要我們回去主持呢。」

「是啊,比賽我們應該是看不完啦。」沙驚雷贊同道。

「真是掃興。來了一趟盡然看不到結尾。大哥、林大哥,我們什麼時候回中洲城?」沙驚天問道。

「沒事的,驚天。我們又不是全部都回去。有我和你大哥回去主持事務就行,你們繼續觀戰就是。」林少欽解釋道。

「哦。是這樣。那你和大哥他們什麼時候走?」

「再看兩天吧。中洲城那邊也沒有來函催促我們回去,應該還能應付得來。有丐幫照應著,估計也不會有什麼大事發生。」

「既然這樣,林大哥還是多待些時日吧,畢竟這樣的觀摩機會是很難得的。」沙驚天勸說道。

「到時再說吧。先不說這些煩心事了。咱們來猜猜到底是哪些人能獲得前三甲吧。」

這個提議得到大家一致認可(百里雪除外),眾人又開始爭論起來。

百里雪強行拉著正聽得津津有味的林炎,協同林思凡一起來到前院。

「炎哥哥,最近金蛇一直很安靜,看來經過那晚的『滅鼠行動』后,唐傑現在消停下來了。可是以我們對他的了解,他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的,不知道他又會使用什麼招數來對付我們了。」百里雪不無擔憂的說道。

「是啊,這個人還真是個隱患。雪兒,實在不行,我們還是先除去他吧,省的還要防著他使壞。」

「除去他倒是不難,可是想要查尋『刺天閣』成員的事就難辦了。至少,我們通過他知道了金錢幫、紅槍會還有天機府都與刺天閣有關。就是不知青城派岳掌門是否也是刺天閣的成員。如果是的話,我們到可以通過岳英豪來爭取一下,這樣就不用唐傑這條線了。」

「岳掌門是不是,這不好說。但是,岳大哥看樣子是完全不知情。雪兒,你說唐傑他前段時間為什麼要急著刺殺岳大哥啊?」

「我估計他是害怕岳大哥好了之後找他報復吧。畢竟岳大哥還有個二弟,那可是個厲害角色。如果岳大哥返回到青城派,唐傑就失去動手的機會了。而且如果這時候刺殺岳大哥成功,也能增加青城派對我們的怨恨,畢竟是我們直接導致岳大哥受傷的。他這是一石數鳥。只是沒想到岳大哥受傷之後直覺竟然這樣靈敏,而且金蛇的偵查範圍又是那麼大,這才導致他這次行動的損失。我想,經過此事之後,他以後行事會更加小心,我們就更加難以防範啦。真是一個令人頭疼的角色啊。」百里雪不無感慨道。

「雪兒,先不用考慮這麼多了,我們兵來將擋就是。只要我們自己先做好防範,就不會給他可趁之機。」林思凡勸解道。

「哎,現在也只能這樣啦。」 ?當眾人來到擂台區時,擂台區已經人山人海。眾人分散在各自感興趣的擂台,觀看比賽。林炎比較關心胡家兄弟的比賽,所以挑選了有胡飛參加的擂台來觀戰。

依仗著胡家刀法的精湛,和經過林炎打造的兵器,胡飛在這幾日比賽中氣勢如虹,連勝六場,獲取前二的名額近在眼前。

第三日正午時分,胡飛迎來其第七場比賽,對手是西沙城日月神教少教主——東方無淚。此人在此前的比賽當中也是一場未敗,在本組中,他是胡飛強有力的競爭對手。

二人立在擂台中央,相互抱拳行禮后擺開了架勢,進入到比賽狀態之中。

胡飛單手提刀,展開胡家刀法發起了潮水般的攻勢。經過胡家堡的比武論交,胡飛的刀法得到了進一步的提升:從其刀法之中再不見以往的急功近利及輕率的舉動,整個刀勢連綿不絕,甚少有破綻出現。配合著胡家專門的步法,胡家刀法更顯凌厲、莫測。

東方無淚卻也不俗:他所使用的武器很是特殊,形體像劍,卻又比劍細、短一些,也不像是短劍,其主要的攻擊手法是刺和挑。而且其身法也很有特點,整個人就像似好不受力一般隨風飄擺、飄忽不定。時常令胡飛的攻擊落到空處。

擂台上,二人變招之快令人眼花繚亂,半個多時辰過去,已經交手近千招,但是依然斗的旗鼓相當。這時,胡飛的快刀漸現優勢,這柄經過林炎「九鍛九燒之法」煉製出的單刀重量十足,韌性超強。借著武器之利,胡飛占著六成的進攻之勢。按照這個情況發展下去,胡飛必將勝出。

林炎觀戰至此,終於鬆了口氣:不出意外,胡飛即將獲勝。如果這場比賽胡飛勝出,則肯定能鎖定一個出現名額。

又是百招過去,胡飛的勝面已佔八成。但是東方無淚還在努力支撐著。

這時,胡飛覓得一個機會,疾步上前,單刀挽了個刀花後向東方無淚胸口挑去。東方無淚用手中武器一架,而後快速後撤,同時左手入懷,從腰間抽出一件東西,隨手一抖,立刻顯出劍型。向胡飛的單刀劈去。

胡飛手腕一抖,單刀刀尖向上一抖,想要挑開東方無淚的左手劍,乘勝追擊。但是只聽的「嗤」的一聲響起,胡飛只覺得手中單刀分量突然變輕,定睛一看,原來單刀的刀尖被東方無淚的左手劍給削斷了。胡飛大驚,即刻止步後撤。以免被東方無淚乘勢攻擊。

胡飛的想法是好的,但是東方無淚戰鬥經驗也十分豐富的。怎麼可能會錯過這個好時機。只見他左手不停的揮動著向胡飛一刻不停的攻擊著。胡飛一退再退,並揮動手中單刀,想要延緩一下東方無淚的攻勢。可是當單刀和東方無淚的手中劍相碰時,其單刀即使沒有被削斷,也會出現不同程度的損傷。

這突然的變故,令胡飛都來不及心疼手中的單刀。一直不停的後撤著。沒一會兒,就被東方無淚逼到了擂台的邊沿。在東方無淚全力的進攻之下,胡飛終究沒能挺住,被東方無淚逼下了擂台。

此戰東方無淚勝出,獲得了一個出現的名額。

在東方無淚從懷中取出這柄劍時。擂台下觀戰的林炎心神猛地一震,忍不住脫口而出的輕聲叫道:「秋水軟劍!」,而後,快速用手捂住嘴,扭頭環顧四周,看看是否有人聽到他的這聲輕呼。

好在他周圍的人都被這精彩的比武給吸引,除了緊靠著他的百里雪和林思凡有些異樣的看著他外,沒有其他人注意到他。林炎這才放下心來。

面對二女詢問的眼神,林炎輕聲道:「等回去再說。」

二女點頭,沒再追問。

被逼下擂台的胡飛,滿臉沮喪的看著手中千瘡百孔的單刀,顯出心疼之色。這柄單刀自從林炎為其打造出來后就沒有離過身,可見他是多麼的重視。但是經此一戰,這柄單刀可謂是廢了。

這時林炎擠開人群,來到胡飛身旁,拍了拍胡飛的肩膀,安慰道:「飛哥,不要傷心了,你先另找一柄單刀暫時用著,我會儘快將這把刀給你修復的。」

胡飛扭頭一看,是林炎,頓時像看到救星一般,將單刀往林炎手中一塞,而後雙手抓住林炎的手,激動的說道:「炎弟,是你!哦,謝天謝地,幸虧你在這兒,這我就放心了。這柄刀你可得儘快給我修好啊。用慣了這刀,再用其它的刀會很不順手的。」

「放心吧,飛哥。我現在就去給你修刀去。」林炎很乾脆,說完之後,提著單刀轉身就走,去往煉器閣為胡飛修刀。百里雪和林思凡快步跟上,陪著林炎一道離開。

看著遠去的林炎,胡飛這才定下心來。

天機城煉器閣,林炎三人租了一間煉器室。

進到煉器室,林思凡隨手關上房門。

「炎哥哥,東方無淚手中所使用的武器你見識過,是嗎?」百里雪迫不及待的問道。

「是的,雪兒,這柄劍我見過。」林炎的回答帶著沉痛的回憶,「雪兒,你知道,我是義父收養的。我本姓嚴,是紅海沙漠嚴家莊人。在我五歲生日那天,『俠義堂』的洪伯伯來到我庄,他當時就曾拿出過秋水劍讓我家人見識過。這把劍是洪伯伯那次歷險,從紅海沙漠中得到的……」林炎將嚴家莊滅庄的經過簡單的給二女說了一遍。

林思凡靜靜的站在林炎身側,頭枕著他的右肩,還不時為林炎、百里雪擦拭眼角落下的淚。

百里雪偎在林炎懷中,頭靠著林炎胸口,雙手抱著他的腰,淚水止不住的流淌。

林炎講完,煉器室內寂靜一片。

過了半晌,百里雪輕柔的說道:「炎哥哥,看來你滿庄被滅還是因為秋水劍導致的。」

「嗯,這件事我後來也想過,應該是這個緣由。我嚴家莊與那天鷹教根本就沒有交集,宋春林不會無緣無故帶人來滅我庄的。而且自莊子被滅之後,秋水劍就不見了蹤影,想來是被宋春林得到了。」

「炎哥哥,你的推斷應該錯不了。秋水劍被宋春林所得,應該是交給了他們的教主任我行。而任我行在追殺你和思凡姐姐時,被菩提子爺爺驚入天山,後來就蹤跡皆無。今日見東方無淚使用秋水劍,想來他是入了日月神教了。」

「應該如此。至少現在我們已經知道任我行的下落,等過些日子,待我實力提升一些,我必去尋他報追殺之仇,思凡姐就是因為他,差點同我們陰陽兩隔。此仇我必親手報之。」

「小弟,不急,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要報仇也必須是有把握的情況下才行,我可不希望你身陷險境。」林思凡聽到林炎要找任我行替自己報仇,趕緊勸說道。

「我知道,姐,你放心吧。我現在還不會輕舉妄動的。更何況任我行極有可能加入了日月神教,想要殺他,還要考慮日月神教的反應。今日觀戰,東方無淚實力不凡,由此可知,其父東方不敗實力恐怕更是驚人。否則任我行這種一教之主的人怎能屈居那裡。實力沒有達到一定的程度,我是不會前往天山尋他的。」林炎安慰著林思凡,將自己的見解也說了一遍。

得到林炎肯定的答覆,林思凡這才放心。「小弟,如果找任我行報仇,我們要全家出動才行。」「全家出動?思凡姐,你說的全家出動是指我、你還有炎哥哥嗎?」百里雪為了調節一下氣氛,找到林思凡的語病後,拿林思凡調侃道。

「雪兒,你瞎說什麼啊,就我們三人能抵得過一個日月神教嗎。當然是我們林家及振遠鏢局啦。」林思凡紅著臉趕緊解釋道。

「哦,是這樣啊,看來是我理解錯了,姐姐莫怪。」百里雪笑嘻嘻的答道。

煉器室的氣氛一下活躍了許多。

林炎動了動身體,說道:「好了,我們還是抓緊時間為胡飛哥修刀吧,要不然他會著急的。」

二女動手,幫林炎準備著材料。林炎將爐火點燃,為胡飛重新煉製一下大刀……(未完待續。。)



… ?大刀煉製完成時已然天黑,今日的比賽業已結束。三人找到胡飛,將大刀交予胡飛。

「胡飛哥,後面的戰況怎樣,順利晉級了嗎?」

從林炎手中接過大刀,胡飛挽了幾個刀花,說道:「有驚無險,後面的比賽總算順利通過,以第二名的身份進入到最後一輪。嗯,炎弟,這刀修復的不錯,後面的比賽我又有信心了,謝啦!」

「謝什麼謝,我們兄弟之間還說這些。我們這就回去了,你抓緊時間休息吧。等你比賽時我們再去觀戰。走了。」說完,林炎三人同胡飛揮手告別,返回住處。

進到小院,三人感覺眾人的神色有些不對。這時林少欽走過來,說道:「小弟,你回來的正好,家裡飛鴿傳信來:白駝山欲要對我林家不利,讓我等快速回返!趕緊收拾一下,我們今晚就離開。」

「是,大哥。」聽到這麼重大的消息,三人不敢怠慢,趕緊進屋收拾行囊,準備出發。

出的房門,迎面走來一位陌生人,林炎覺得有些奇怪問道:「你是誰?怎麼進來的?」

「林炎兄弟莫怪,在下岳英傑,是岳英豪的二弟。我來天機城是來接我大哥回家的。」

「哦,是這樣啊。英傑兄有禮啦。你來的正是時候,我等立刻要離開天機城,英豪大哥就請你保護回去了。對了,我這裡還有些療傷的丹藥,你也一併帶著,路上要按時給他服用。」

「謝謝林炎兄弟!我已經和大哥碰過面,他跟我說過這裡所發生的事情,既然你們有要事要走,我們就不耽誤你們的時間了。希望以後有時間我們再交流。既然要走,我們就跟你們一同出城,而後再各自返回吧。」

「好的。走,我們跟大夥集中去。」

院內,眾人已經集結完畢。百里雪撤除陣法后,大夥集體向天機城城門走去。

出得城門。兵分兩路:岳英豪兄弟二人及岳英傑帶來的隨從向西南方而去;林家、沙家眾人蹬鞍上馬,向西一路狂奔。

唐傑第一時間得到消息后,立刻找到父親唐堂和天機府府主段天平。

「傑兒,這事我們已經知曉,這不,我正和你段叔叔說這事呢。你來了正好,你先說說你的看法。」

「父親、段叔叔,看他們走得如此匆忙,我想肯定是白駝山歐陽家族對他林家動手了。」

「傑兒。你雖然沒有猜中,但是也離真相不遠了。西面剛剛來信:歐陽家族已經找過沙家,提出同林家解決二家的仇怨。沙家雖然同林家關係密切,但是也不能阻止這江湖人的正當要求。他們要求雙方要盡量剋制,不要波及無辜,造成西沙城的動蕩。為此,沙家拍板決定:二家在九個月後,在紅海沙漠一定生死。到時二家各憑手段,沙家絕不參與。歐陽家族已經同意這個提議。正式向林家發出了生死戰書。看來西面要有一場好戲開幕了。」說完,唐堂和段天平相視一笑,很是開心。

「傑兒,對這場生死戰的結果,你怎麼看?」三人入座后,段天平問道。

唐傑沉思片刻后。說道:「不好說。」

唐堂和段天平一愣,異口同聲道:「為什麼?」

「明面上看,白駝山歐陽家族身名遠赫,世人皆知,實力定然不俗。取勝應該不在話下。但是,我心裡一直有個陰影,總覺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這次天機城擂台賽,林家眾小現在表現出來的實力各各驚世駭俗,即便爭霸賽決出的二十名年輕高手,也不見的能夠勝之。這說明林家的底蘊很深,只是一直以來不怎麼出彩,所以沒有被人們發覺而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