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王陽也不由得攥緊了拳頭,面對一般的敵人他是毫無懼色的,但是要面對黑暗傭兵團的這幫人,即便是王陽也不由得打起十二分精神,畢竟黑暗傭兵團的人全員都是職業殺手。

雙方一路開出了市區,終於最終開到了東華市郊外的一處荒野之中。

「差不多,是時候了。」王陽皺了一下眉頭,他不相信,黑暗傭兵團的這幫傢伙還能沉得住氣。

果然,王陽話音剛落,前方頓時就傳來一聲槍響。

王陽猛地一下彎下腰,整個人隱藏在駕駛室裡面,子彈直接將風擋玻璃給爆開了,不過並沒有傷害到王陽。

王陽計算著時間,眯著眼睛,這一戰,註定是你死我活的一戰。 王陽當即還擊,瞄準對方車輛的油箱,直接開了一槍,他的槍法奇准無比,即便是在黑暗之中,也是一槍就命中。

不過很可惜,因為之前王陽在躲避黑暗傭兵團的子彈,就在那半分鐘的時間內,黑暗傭兵團的人已經跳下了車,等王陽在起身開槍的時候,黑暗傭兵團的人已經快速遠離了那輛車。

總裁,我錯了 下一秒,整個車發生了爆炸,火光衝天,瞬間將周圍給照亮了不少。

王陽接著火光也發現了黑暗傭兵團的身影,十三個人直接兵分兩路,朝著兩個方向突圍。

「王陽,怎麼辦?」黃芸芸躲在車後面,急忙問道。

王陽掏出一部對講機,緊接著便是開口說道:「你們去追左側那伙人,他們靠近你們的位置,剩下人就不用管了。」

「王陽,你在跟誰說話啊?我們的兄弟還沒到呢?」黃芸芸十分狐疑的問道,她以為王陽是在和魯炳科他們聯繫。

王陽也沒有解釋,實際上他早就讓黑冰市的特種兵一路跟隨這幫人,一旦確定他們的方向,特種兵便是先一步到前方,他們的速度那是很有保證的。

特種兵就比黑暗傭兵團的人早到了一分鐘,就是這一分鐘都隱藏起來,如果黑暗傭兵團不在這裡停下的話,他們也會先出手,讓黑暗傭兵團的人被迫停下來。

王陽這一下令,那幫特種兵便是直接去圍剿左側的那幫人去了,一時之間整個荒野之上全都是槍聲,根本就分不清到底是哪一方在開槍了。

「隊長,不好,還有其餘的人!」黑暗傭兵團的一個人開口驚呼道。

卡門文雲咬著牙一言不發,他料想赤龍王不會輕易放他們走的,停車之前他就已經決定兵分兩路,這一次能逃出去一個人那就是一個人,只要還有人活著,終究還有希望幹掉赤龍王。

「快,加快速度,千萬別停下。」卡門文雲急忙說道。

這時候,他旁邊的一個殺手悶哼一聲,身子猛地一閃,直接撞在了卡門文雲的身上。

這幫人都在跑動之中,突生變故,就算是卡門水文也有些措手不及了。

那殺手胸口被人打中了一槍,血紅的眼睛看了一眼卡門水文,一個字都沒有說出來,直接倒在了地上。

「隊長,走不掉了,赤龍王追上來了!」另外一名殺手有些緊張的說道。

「怕什麼,跟他幹了,反正咱們的任務本來就是要弄死赤龍王的。」這個時候,一旁的殺手直接掏出槍,對準王陽的方向直接開了一槍。

「小心!」王陽驚呼一聲,反手推開了黃芸芸,兩個人一起滾了出去,這才勉強避開子彈。

「你和我拉開距離,他們的目標是我。」 我待卿之以誠 王陽啐了一口,便是急忙起身,附近剛好有一些枯木,王陽乾脆便躲在枯木的後面。

王陽剛穩定下來,便是直接掏出雙槍,對準黑暗傭兵團人,就是一陣掃射。

黑暗傭兵團的反應十分迅速,一見沒有打中王陽,便是紛紛找了掩體。

不過,黑暗傭兵團這邊的情況尷尬了,只有五個人找到了掩體,另外兩個人還是沒辦法躲藏,第七個人則是躺在地上已經變成了一具屍體。

「你們倆,小心。」卡門文雲急忙叮囑了兩句。

就在這個時候,王陽也是瞄準了這兩個人,直接開槍,其中一人躲開了,而另外一個人勉強躲開王陽的第一顆子彈,結果卻被第二顆子彈打中了胳膊。

這人直接倒在地上,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不過還沒等他爬起來,槍聲又響了。

王陽也是一愣,因為他還在看其餘人的位置,根本就沒有繼續開槍。

黃芸芸的槍口還冒著硝煙,這小妞直接一槍就打在了那殺手的腦袋上面,一擊爆頭直接幹掉了對方的這個殺手。

「還剩下五個人,你小心!」王陽急忙叮囑了一句。

黑暗傭兵團一開始會選擇逃竄,一定是不知道王陽這邊的情況,而現在雙方交手了兩次,黑暗傭兵團的人也一定會發現,實際上王陽這邊就只有兩個人而已,根本就沒有什麼後援部隊。

黃芸芸的那些警察在半路上攔截車輛的時候就全部用光了,再加上黑暗傭兵團兵分兩路,王陽也就只能帶著黃芸芸,兩個人來對付這一組的人馬了。

「反擊,對付只有赤龍王和那個警察。」卡門文雲瞬間反應過來,他的想法和王陽不謀而合,一開始就是怕警察們撲上來,他才會選擇一路逃竄,想要有人出去通風報信。

可如今這情況就不一樣了,既然對方就只有兩個人,他們還剩下五個人,那戰鬥力還是有希望的。

黑暗傭兵團的人頓時士氣大作,只要能幹掉赤龍王,那麼一切就都可以結束了。

兩名殺手藏在掩體後面,朝著王陽和黃芸芸的方向就是一頓掃射,這兩人用的都是輕型衝鋒槍,槍林彈雨之中兩人一邊移動一邊逼近這兩人。

「黃芸芸,照顧好自己。」王陽隨口說道,緊接著整個人便是直接從掩體後面滾了出去。

那兩名殺手的注意力都被王陽給吸引了,兩把衝鋒槍也朝著王陽的方向掃射過去。

王陽的速度很快,一刻都沒有猶豫,從原來的掩體直接衝到了另外一個掩體,整個人隱藏起來,猛地喘了幾口氣。

「王陽,你沒事吧?」黃芸芸驚恐的呼喊道,因為她的位置已經看不到王陽了。

正在這個時候,不遠處傳來一聲慘叫聲。

黃芸芸心頭一緊,緊接著才聽出來,這慘叫聲貌似也不是王陽的。

王陽人躲在掩體後面,猛地一抬手,一把匕首直接飛了出去,半空中爆發出一陣寒芒。

「躲開!」卡門文雲憤怒的咆哮著,然而一切都已經晚了。

那兩名殺手是親眼看著王陽藏身過去的,也都沒有想到這一次王陽竟然不用槍了。

一把匕首直接插在了左邊那個殺手的脖子上,這人哼都沒哼一聲,捂著脖子倒在了地上。

頓時,另外一名殺手紅著眼睛,端著衝鋒槍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一邊朝著王陽所在的地方跑過來,一邊開槍掃射。 王陽出手太快,誰都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那殺手當場就暴走了,照理來說殺手都是很冷靜,但是這麼突然看到身邊的夥伴被王陽給幹掉了,再加上赤龍王之名就像是一個噩夢,一直都籠罩在黑暗傭兵團的腦袋上面。

種種原因便是直接導致了這個殺手暴走,這殺手端著輕型衝鋒槍朝著王陽所在的掩體沖了過去,王陽也是沒想到,這人竟然如此瘋狂。

不過王陽還是十分冷靜的,將整個身體都藏起來,身邊全都是子彈,槍林彈雨之中王陽也是在考慮這對策。

要知道,現在這個殺手直接不要命的沖了過來,直接朝著王陽就是一頓掃射,只要王陽一個不小心,那絕對是被打成篩子。

整個枯木都被打的搖搖欲墜,四周圍時不時的有木屑亂飛,嗆得王陽有些咳嗽,但是他強忍住喉間的不舒服。

這個時候黃芸芸也意識到了王陽的處境十分兇險,只要這個殺手接近了王陽,那王陽很有可能就會被幹掉。

黃芸芸想到這裡,整個人腦子一熱也顧不上許多,直接朝著那殺手開槍。

黃芸芸這一槍便是打在那殺手的腿上,其餘的殺手幾乎是在同一時間朝著黃芸芸開槍。

萬幸的是黃芸芸只開了一槍便是急忙躲在掩體之中,胳膊被流彈擦傷,鮮血橫流,卻並沒有被子彈直接擊中。

黃芸芸咬著牙,撕碎了衣袖,直接將傷口給簡單的包裹起來,不然她很容易因為失血過多而死。

卡門文雲叫一個殺手盯著黃芸芸的方向,一旦這女人出現,就立刻幹掉她。

同一時間卡門文雲卻是帶著另外一個殺手悄悄的撤退,他並沒有選擇去和王陽對決,因為要是衝鋒槍殺手能幹掉王陽的話,那他們最終的目的也是儘快撤離這裡,所以還不如直接先行撤離,以免後面的人追上來,更加難對付。

剩下的人則是作為火力掩護,一個盯著黃芸芸,那衝鋒槍殺手剛好壓制住了王陽。

「隊長,旗號能幹掉赤龍王嗎?」跟著卡門文雲的那個殺手開口問道。

卡門文雲並沒有什麼回答,而是直接加快了腳步。

黃芸芸心急如焚,望著那衝鋒槍殺手,可她知道外面還有一個人正盯著她,只要她出現,絕對就會死。

那衝鋒槍殺手飛快的朝著王陽的方向移動,王陽咬著牙,靜下心來從亂糟糟的雜音之中傾聽著對方的腳步聲。

一步,兩步,三步,兩人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了。

衝鋒槍殺手已經衝到了距離枯木只有半米的地方,槍口也對準了枯木的後方,也就是王陽藏身的地方。

黃芸芸咬著嘴唇,幾乎快要將嘴唇給要破了。

正在這個時候,王陽突然喊了一聲:「旗號!」

旗號就是那衝鋒槍殺手的代號,實際上王陽之前就已經在洛天業那裡看到了這個人的資料,所以千鈞一髮之際王陽選擇喊出這個人的名字。

一般,人在聽到自己的稱呼的時候都會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這個時間就只有不足半秒。

王陽需要的就是這短暫的時間!

旗號本來是在盛怒之下,整個人近乎癲狂了,突然聽到王陽喊了這麼一嗓子,他也是當場愣了一下,扣著扳機的手也有一瞬間的遲疑。

子彈,就在這一瞬間停了下來。

王陽整個人直接從枯木後面竄起來,整個人直接撲在了這殺手的身上,一把手將那衝鋒槍給別到一旁去,反手將這殺手給死死按在地上。

就在此時,留守的那個殺手直接朝著王陽的方向開槍。

黃芸芸看準了機會,猛地一下起身,朝著那個留守的殺手腦袋就是一槍,這殺手情急之下根本就忽視了黃芸芸的存在,直接被一槍爆頭。

王陽在壓倒旗號的瞬間,便是緊跟著一轉身,將自己的身體全部藏在了旗號的身體下面。

旗號頓時心中一陣惡寒,王陽的動作一氣呵成,似乎早就已經盤算好了一切。

那留守殺手打出來的子彈,全部都打在了旗號的後背上,其中一枚子彈更是直接打中了旗號的后心,正中要害。

旗號吐了一口鮮血,緊接著目光十分陰狠。

王陽怒罵了一聲,猛地一腳將這人給踹開,人還在半空中的時候便是直接自曝了。

這小子在最後一刻將身上的手榴彈給引爆了,若不是王陽在一瞬間察覺到不對勁,恐怕已經被這小子給炸死了。

鮮血濺了王陽一身一臉,王陽也沒管許多,直接爬起來看望前方。

旗號對王陽掃射,王陽壓制住旗號,留守的殺手開槍對準王陽,而黃芸芸幹掉了那個留守的殺手,最終旗號也是死在自己人的槍口下,這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前前後後左不過十幾秒的功夫。

黃芸芸急忙衝到王陽這邊來,王陽的手槍已經沒有子彈了,便是直接一把搶過黃芸芸的手槍,朝著遠處的兩個人影直接開了一槍。

王陽這一槍正好打在其中一個殺手的腿上,這人直接跪在了地上。

夜船吹笛雨瀟瀟 可惜,因為天色昏暗,所以被王陽打中的這個人根本就不是卡門文雲。

「隊長,走,快走!」這殺手捂著腿鮮血橫流,沖著卡門文雲喊了一嗓子,便是急忙轉身朝著王陽和黃芸芸的方向開槍。

王陽拉著黃芸芸閃身到一旁的掩體之後,避開了這人的攻擊。

卡門文雲咬著牙,幾乎快要將牙齒給咬碎了,他沒有想到七對二的情況下,他們竟然還能落到這個地步,而他也意識到了赤龍王的可怕之處,便是狠心下飛快的朝前跑。

卡門文雲的身後傳來一聲槍響,緊接著便是人體倒地的聲音,那殺手已經被王陽給幹掉了。

王陽馬不停蹄直接朝著卡門文雲的方向衝過去,整個人的路線呈一種S形並且貓著腰快速的移動,以免卡門文雲開槍。

卡門文雲猛地一轉身,直接朝著王陽開槍,而王陽也在同一時間開槍。

兩聲槍響,王陽一槍打中了卡門文雲的腹部,而王陽則是在瞬間躲開了子彈。

黃芸芸就在王陽身後不遠處,王陽避開了子彈,這一槍卻是直接打在了黃芸芸的大腿上。

王陽追了過去,卡門文雲整個人身子一仰,直接跳進了身後的河水之中。 王陽和黑暗傭兵團糾纏不休之際,幾乎就是在同一時間,一夥蒙面人迅速偷襲何子山的各大地盤,連帶著何子山那些秘密基地也被人給偷襲了。

何子山收到消息,整個人都陷入了狂躁的狀態:「現在情況如何?」

「很不好,對方出手太快,現在兄弟們都在苦苦支撐,人手不足。」阿忠很是無奈的說道,心中也是萬分的擔憂。

要知道何子山在這裡的勢力雖然很龐大,可這一晚上發生的事即便是何子山也會覺得頭疼,如果今晚何子山那些人全都被人給幹掉,那麼東華市其餘的勢力必定會一擁而上,直接將何子山的勢力和地盤全部給吞掉,讓何子山再無翻身之力。

何子山收到消息,便是急急忙忙的帶著人出門,具體的情況還要在路上商議,他不想耽誤任何的時間。

只要何子山能帶著人趕過去,那麼那些兄弟就還有一線生機。

「知道對方是什麼人嗎?」何子山咬著牙問道。

阿忠搖了搖頭,在車內嘆了一口氣,便是說道:「太突然了,現在手下的兄弟們都去支援了,根本沒有人去調查些什麼。」

「抽調出十個人,專門調查對方的身份。」何子山開口說道。

阿忠趕緊給下面的人只會一聲,何子山放心不下,便是再次開口說道:「你帶著人親自去調查,這邊你也幫不上什麼忙。」

「老大,我會派幾個得力的人去辦這件事,但是今天我得跟著你,我怕有什麼事情,你這身邊都沒有什麼人可用。」阿忠拒絕了何子山的命令,刀疤現在已經被派出去鎮場子了,但是周圍的情況是越發的複雜,所以他也十分擔心何子山。

何子山也並沒有再多說什麼,事態緊急,他也沒有這個時間考慮太多。

何子山帶著人直接趕往最近的一個秘密基地,車剛開到半路上,前方就是一個橋,結果這橋上面被人擺了一堆石頭。

那些石頭擺的很巧妙,而且塊頭很大,車是絕對過不去的。

「糟了,快走!」何子山急忙喊道。

就算是傻子也明白,這是有人要他停車,然後在對他下手。

然而,等何子山發現的事情為時已晚,對方早就等候何子山多時了,一方面攻擊何子山的地盤和秘密基地,一方面就是在等何子山帶人支援。

實際上,何子山這別墅附近幾個地方都被人做了手腳,不管他走那條路,都會被人給伏擊。

阿忠的臉色十分難看,猛打方向盤就要想離開這裡,而後面的幾輛車也都明白是怎麼回事了,一時之間十幾輛車紛紛掉頭,準備回到別墅之中。

正在這個時候,眾人就看到不遠處的一個岔路口開出來很多車,直接就朝著何子山他們的方向沖了過來。

看對方的樣子,是要直接將何子山給撞死。

何子山所在的地方十分尷尬,前方就是橋,車根本就不過去,而且他這個時候下車,那絕對是會被亂槍打死的節奏。

「媽的,這幫王八蛋,快,保護老大!」阿忠探出身子,急忙喊道。

何子山也有些不知所措了,這個時候,那些車只要衝過來他就是死定了。

千鈞一髮之際,何子山的車隊突然出現了異樣,最前面的一輛車啟動了,調轉車頭。

「媽的,第一輛車那是誰,這個時候是不是想跑?」阿忠氣急敗壞的罵道。

何子山坐在車內,長舒一口氣,不知道為何這一刻他反倒是有些淡定了:「阿忠,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兄弟們的命也是命,走就走吧。」

「老大,你說什麼呢!」阿忠頓時怒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