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忙着應付八府叛亂,哪有閑工夫整頓這些?

周挽月眼神冰冷,她一字一頓道:「坦白吧!你做了什麼?怎麼敗壞了朕的名聲?」

陸浮空結結巴巴地回答道:「陛……陛下,臣就是跟一個小胖……小王爺開了哥玩笑而已。無傷大雅,無傷大雅!」

「完了完了,這下子完了!」

「小王爺?周子涵?你開了什麼玩笑?快點從實招來!不然,朕就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帝王之怒!」

「臣,臣就是……嗯,臣是睡昏了頭,說了點胡話,陛下別介意。」

陸浮空還在想着怎麼矇混過關呢,亭外卻傳來了小夏的聲音。

「陛下,章太後派人來訪。」

「讓她進來。」周挽月再次看向陸浮空,惡狠狠地說道:「別急,咱倆的事,還沒完!」

很快,一名宮女快步走來凝香亭。

陸浮空對她還有些印象,她剛剛就跟在小胖墩的娘身後。

「這是要來幹嘛?告狀嗎?」

那名宮女得到允許,迅速走進凝香亭,懷裏還抱着一個金絲楠木木盒。

「香香,太後派你過來,是有什麼事嗎?」

香香先是行禮,然後恭敬地把懷中的錦盒放在桌子上。

她的目光略過陸浮空,笑容中竟然有一些……羞赧。

「陛下,太后從小王爺那裏得知,您與陸公子交好,所以命我來給您一個忠告。」

「什麼忠告?」

周挽月十分好奇,她什麼時候跟陸浮空交好了?

瞬間,她想到了剛剛陸浮空交代的話,心中升起不妙之感。

香香往周挽月靠去,低聲耳語道:「陛下,太后說,您年紀也不小了,既然有喜歡的人,那就儘快結婚吧!」

陸浮空聽力敏銳,自然也聽見了香香的話。

於是,他心態崩了!

這下子,真的沒有解釋的餘地了! 王牌飛行員,這個稱號最早出現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一般是指擊落敵機超過5架(包括5架)的飛行員。

世界上第一位王牌飛行員是法國飛行員阿道夫·珀古。

中國第一位王牌飛行員是樂以琴。

1932年冬天,報上刊登了中央航空學校招收第二期飛行生的啟事。

樂以琴下定決心投筆從戎,報考航校。

因為年齡不夠,原名樂以忠的他借用了四哥樂以琴的名字和文憑。

後來真正的「樂以琴」也去報考空軍,又用了六妹樂以純的名字,以致後來空軍中流傳著」樂以琴不是樂以琴,樂以純不是樂以純「的佳話。

1933年春天,樂以琴得到了杭州筧橋中央航空學校的複試通知書。

他哥樂以琴頓時不知道自己該叫什麼名字了。

作為四川蘆山人的樂以琴曾經擊落過八架日軍飛機,和三個東北人高志航、劉粹剛、李桂丹並稱為「中國空軍四大天王」,有「空中趙子龍」、「江南大地之鋼盔」的美譽。

雄鷹折翼,瓦罐不離井口破,大將難免陣前亡。

南京保衛戰時,中國空軍能飛上天的戰機已不足20架。

12月3日,中國空軍只有樂以琴和董明德兩人升空對付數十架日機。面對眾多的敵機,樂以琴毫不畏懼,他用嫻熟而高超的飛行技巧在敵機中穿梭飛行,他使兩架企圖左右夾擊他的日機相互碰撞,日機在空中爆炸而亡。

激戰中,樂以琴的戰機中彈,飛機冒著濃煙向下墜落,他被迫棄機跳傘。有上次跳傘被日軍在空中射擊的經歷,樂以琴決定冒險推遲打開降落傘的時間,這樣可以縮短在空中降落的時間,減少被日軍射擊的機會。

不幸的是開傘時間晚了一點,他落地時頭部受重傷去世,年僅23歲。

看著高空漫天飛舞的日軍飛機發現對手機群時候的驚慌失措,周小山也遠遠看見幾十架飛機從三個方向逼近永州。

他內心無比渴望這頓大餐,別讓蘇聯援華航空隊吃了獨食,也能讓川軍空軍再次誕生王牌。

p40搭載的是艾利森v-1710-19液冷發動機,動力強勁,每小時五百多公里。

不管是蘇聯援華飛行員的伊16,伊15,還是日軍飛機,航速都是四百多公里的。

在狗斗機的時代,這種速度上的碾壓,是致命的。

天空中風雲變幻莫測。

本以為只能躲挨打沒法還手的各位將領,對於自己的友軍到來。

陳誠,李宗仁,孔祥熙,龍雲,賀國光都是興奮的,滿面潮紅。

「晉康,看看,川軍搭台,讓蘇聯援華飛行隊唱了一出好戲,這局面,像是老鷹飛進了雞窩裡,鬼子那個亂哦!也不知道有沒有民國的空軍參與!」

「這畫面,真是讓人心情舒爽,愉悅!哪怕不是自己的空軍,我也要為蘇聯援華航空隊叫好!」

潘文華,鄧錫候手都抓緊了。

不知道還好些,知道了整個心都懸在飛機上。

這是川軍空軍的首戰。

照周小山和蔣逵商議的戰鬥方案,只能大勝,不能慘勝。

四川一省,要構築這樣一隻空軍走過的道路實在太艱難,是劉湘冒著眾人的鬨笑聲中,屢敗屢戰的意志。

沖在機隊最前面的正是周小山給他們看過照片的p40,一身中國紅的塗裝勾勒了金色的線條,在傍晚的天空中恍若一道明霞,吞吐出聖潔的光芒,正在驅逐黑暗!

「蘇聯人什麼飛機,以前在成都和重慶機場都沒見過,飛的好快!太帥了,跟蘇聯紅軍的顏色是一樣的!我看就是狼群進入了豬圈!」

「乾的漂亮,你們看見沒,哪三架一組的紅色戰機,一出場,就挑落兩架日機!」

「這樣的飛機,蘇聯人怎麼沒有想我們兜售呢?等我跟蔣夫人商量下,砸鍋賣鐵,都要把這飛機買來!」

「這紅色太漂亮,這麼明媚,可惜是鐮刀鐵鎚的紅!」

正在緊張的觀戰的周小山,聽到李宗仁這話,差點噴了。

土鱉!這是中國紅,五星紅旗的紅好不?勾勒鳳凰的線條,也是五星紅旗的黃。

鄧錫候,潘文華白了他們一眼,也在吐槽。

憨包,瓜貨,明明這是青天白日滿地紅的紅。

是我們川軍抗戰烈士鮮血的顏色。

哪怕在山腰上,也要用望遠鏡看,並不是很清楚,更別說看見飛機上的駕駛員。

秦國梁心裡在祈禱。

玉皇大帝,如來佛祖,還有么子上帝,你們一定要保佑我川軍全勝。

一架,一架飛機也不能損傷。

他根本不敢念及女兒的名字。

可是他的女兒秦照,跟南洋華僑肖惠一起,跟在李卿霞左右,依靠飛機的航速,沖在了最前面,殺進了機群里。

殺瘋了。

李卿霞剛乾掉一架九七重爆。

她也擊落一架伊式重爆。

用腳死死的抵住機槍扳機。

正在瞄準前面的一家九六式陸攻。

放肆在川軍機群通訊器里喊叫。

「小鬼子,今天在家鄉父老面前都讓你跑了,老娘跟你姓!」

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咬住的是鬼子這次行動指揮官奧田喜久司的戰機。

圍三缺一,是地面軍隊常用的戰術,五十架伊15-伊16和四十架p40從三面向著鬼子包圍。

從第一架鬼子飛機被打爆開始,日軍飛機接二連三的掉落。

小鬼子飛行員很多都認出來p40飛機了。

顏值也是戰鬥力,面對火紅的鳳凰,全亂了。

司令官被咬住,在不停的翻滾躲避奔逃,指揮紊亂。

跟在p40身後機群大開殺戒。

他們的通訊頻道不停的發出慘叫,到處都是請求戰術指導的聲音。

自從進入中國以來,一向都是以多打少,這種戰局是從來沒有遇見過的。

別說防空司令部。

不少可以觀察的防空洞,都在呼喊,吼叫。

周小山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他們都不知道是川軍自己的飛機,以為是蘇聯志願航空隊的。

要是知道是川軍自己飛機,以後專門駐紮永州,保護永州的領空。

一定會激動的從防空洞里跑出來。

一場空前的大勝就在自己眼前,我們永州自己的軍隊打出來的。

冒著鬼子飛機掉落砸到,流彈打到的風險,也要拚命的呼喊。

「川軍萬勝,川軍空軍萬勝!」

7017k女生沒想到張明宇真的會答應,在短暫的愣神過後,緊跟著就是尖叫吶喊道:「謝謝宇哥哥!」

「不客氣!」

張明宇笑了笑,正準備唱的時候,突然聽到手機響了起來,於是道了一聲抱歉后,張明宇走到了一個安靜的地方,接通了電話。

「喂,你好!哪位?」

「張明宇你好!我是鄧麗

《從和天後老婆離婚後開始爆紅》第二百六十四章只要是和張明宇掛鉤的事情,想不登上熱搜都難!補心丹剛一進入口中,王小姐就感覺到這丹藥的妙處,丹藥入口就瞬間化開,王小姐剛剛感覺又一絲甜味,但那甜味隨著丹藥的徹底化開卻又帶著那麼一點苦味。

隨後那化開的藥水還不等王小姐自己吞咽,便直接在她的口中消散的無影無蹤了,只留下一絲清新明快的感覺。

要不是口中還殘……

《丹道至聖》第一千零三章火熱 冶伽緊皺細眉,扭頭見安桐已經再次將頭埋進了水中,目光再次落在習凌的身上:「你還不快走!」

「我……我……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語畢,習凌立馬往軍營疾步離開。

在回營的路上,習凌偶遇兩名士兵,見他們正要往溫泉方向去,立即攔住了他們:「你們兩去哪兒?」

「額,習暗衛,我們聽說前面有溫泉,想去看看!」

「沒什麼可看的,回去吧!」

兩名士兵一臉迷茫,十分不解。

「反正也訓練完了,我們就去看看,習暗衛先回營吧!」

習凌雖然是傾皇身邊的暗衛,但並不是他們的直屬上司,因此他們不用聽他的話。兩名士兵帶着笑跟習凌說了一聲,轉身便準備接着往溫泉方向去。

見此狀,習凌立馬走上前堵住他們的去路:「我都說了,沒什麼可看的,回去!」

習凌是有些急了,因此說話的語氣也沒有太客氣,並不是商量,已經近乎命令。兩名士兵怎麼肯聽他的話?他們只覺得習凌有些不知好歹,他們對他是尊敬有禮,笑臉相迎,只是因為他是傾皇身邊的暗衛而已。

正在習凌與他們糾纏時,安桐已經從溫泉中出來了,穿好了衣裳。她坐在岸邊的石頭上,眼中含淚,幽怨的望着冶伽:「你不是幫我看人嗎?」

「我哪兒知道最後關頭冒出個人來,不是都準備走了嘛!」冶伽心裏有些自責,她應該一直看着四周,不讓人靠近的。

安桐咬咬薄唇,眼淚一下子就落下來了:「我以後該怎麼見人啊!」

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安桐哭得這麼傷心,冶伽滿心自責,伸出手將她抱在懷裏:「別哭了,別哭了!我知道你難受,我們先回去吧!你褻衣還是濕的呢!」

安桐一邊抹眼淚一邊點點頭,隨後冶伽便扶着她往回走。

怎料,剛走出深叢,便見習凌和兩個士兵在那兒爭論。

「習暗衛,那溫泉又不是你家的,你憑什麼不讓我們去?」

「我說了不讓就是不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