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次地獄一行的主要目的,都已經一一達成。

此戰了結之後,要找機會回地球看看家人了。

在此之前,王焱壓力極大,幾次有機會回地球都沒有回去,現在至少卸下了心中一半的石頭。一時間,王焱的心頭微微有些火熱。

話題回歸戰場。

且說夜刃王子的那些親兵們跪地投降,讓夜刃王子崩潰吐血不說,其餘普通的兵將見狀,同樣紛紛崩潰,但是逃跑逃不掉,只好紛紛丟下兵器投降。

連王子的親兵都投降了,他們這些普通兵將們,此時不投降還等待何時?

至於怪罪,他們也是壓根不怕。事情都到了這一步了,傻瓜都知道夜煞大魔王父子這一次的謀反是徹底敗了。他們九成九幾率是保不住性命的,哪有什麼本事來怪罪追究?

更何況,投降的又不僅僅是他們這些小卒。

連親兵都投降了,要追究也要先追究親兵。

說起來,這些夜魔族人心中還挺怨怪夜煞大魔王父子兩個,屁本事沒有,竟然還敢謀反?夜煞大魔王還要好些,那個夜刃王子簡直就是坑爹的垃圾,還有臉自稱是什麼王子,比起煉獄魔族的魔焰殿下,真是個一無是處的廢物。

大勢所趨下,夜魔族紛紛投降。

在士氣徹底崩潰的情況下,投降和逃跑是會傳染的。而軍隊一旦崩潰起來,除非有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逆天手段,否則還真是無力回天。

「殺!抓住夜刃小子~」體型龐大如山的阿布隆·巨錘,咆哮聲震的天地都顫抖,每跨出一步,神都的地面上都被他蹦出一個巨大的腳印。

「殺,殺,殺!」

食人魔戰士們一擁而上,降兵們紛紛避讓。夜刃王子驚恐萬分的想要逃跑,卻是來不及了,先是被一頭食人魔撲中,緊接著十幾頭食人魔一擁而上,把他壓在了身底下。

「哈哈哈~」一頭穿著全身戰甲的雌性食人魔猖獗的笑著,「夜刃王子,你還記得我嗎?」

那頭雌性食人魔,赫然就是上次蹂躪夜刃王子的雌性食人魔。

這個聲音一出,夜刃王子就膽寒心裂,凄厲慘叫道:「不要啊~」

那些跪伏在地的降兵們,紛紛再度對夜刃王子報以鄙夷之色。堂堂一族王子,面對如此羞辱不應該拚死一戰嗎?

果然,垃圾王子就是垃圾王子。

正在奮勇殺敵的夜煞大魔王,也阻止不了整個戰局的糜爛,以及大軍崩壞的速度。極具梟雄氣度的他,此時也唯有仰天長嘆,算來算去,卻沒有想到最終會潰敗如此。

而造成這一切結果的,竟然是魔神撒旦的兒子——魔焰小子。

時不待我,時不待我啊。

夜煞大魔王臉色鐵青,雄心壯志一瀉千里,整個形象一下子蒼老了許多。看看自己的兒子,再看看魔焰。夜煞大魔王都有種想要掐死那蠢兒子的衝動了。

廢物啊,真是個廢物!

「抓住叛賊夜煞~」烏雅安歌麾下的大軍,也是氣勢爆棚,一路砍瓜切菜般殺向夜煞大魔王。所過之處,夜魔族將士們紛紛投降。

然而夜煞大魔王不愧是膽敢反叛瑪門的梟雄,哪怕已經將近力竭,面對來勢洶洶的敵軍也是寧死不降。以一己之力,力戰烏雅安歌大軍。

在夜煞大魔王力斃數十個傳奇級精銳士卒后,被一位傳奇巔峰級的戰爭屠夫覷準時機砍了腦袋。

隨著叛逆首領夜煞大魔王殞命。

猶在抵抗的少部分夜魔族族人,一下子失去了最後的鬥志,跪伏在地投降。

此時整個神都戰場上,還在抵抗的只有域外天魔的兩位大將,蝕魂龍王巴特,以及空虐使者魯克豪斯。

猶在抵抗的少部分夜魔族族人,一下子失去了最後的鬥志,跪伏在地投降。

此時整個神都戰場上,還在抵抗的只有域外天魔的兩位大將,蝕魂龍王巴特,以及恐虐使者魯克豪斯。

他們都是阿克曼麾下的大將,標準的大魔王級強者。純以單挑的實力,一個能頂得上數位半神魔王。可即便如此,在成千上萬的精兵面前,大魔王級強者也抵擋不住。

烏雅安歌頭戴著黑色皇冠,凌空漂浮,指揮著大軍圍攻蝕魂龍王巴特和魯克豪斯。在絕對的兵力圍剿下,巴特和魯克豪斯,被壓制到了黑暗神都的角落裡。

兩位大魔王麾下的域外天魔兵團,僅僅各自剩下了兩三百位,而且多半都帶著傷勢。如此糜爛局勢下,士氣自然十分低迷。

不過域外天魔畢竟是域外天魔,哪怕局勢已經崩潰,卻依舊沒有投降,而是在兩位大將的率領下拚命抵抗。儘管烏雅安歌麾下大軍的進攻兇猛,可要想拿下他們,不付出點巨大代價不行。

「蝕魂龍王巴特,恐虐使者魯克豪斯。」烏雅安歌凌空懸浮,氣質凜然,猶如一尊剛剛晉陞的女神,她威嚴的聲音傳遞到了兩位大魔王的耳朵里,「念在你們英雄一場,給你們一次機會投降。」

「投降?」魯克豪斯是先天真魔出身,個性驕傲到了極致,聞言狂笑道,「我堂堂一位先天真魔大將,會投靠你一個鄉下魔族?」

狂怒之下,魯克豪斯揮舞著一柄燃著幽綠火光的雙刃大斧,率領麾下一馬當先突圍,每一次揮舞雙刃大斧,都會上面的幽火都會引起陣陣呼嘯,猶如萬鬼哭嚎,攝人心魄。

烏雅安歌麾下的戰爭屠夫等兵種也算是精銳兵種了,但是在魯克豪斯面前,卻是沒有一合之將。他的那柄雙刃大斧堪比次神器,哪怕被幽火粘上了一絲半毫,都會被焚燒神魂,痛苦萬分。

魯克豪斯如此暴怒,但是蝕魂龍王巴特卻是在沉默,既不突圍,也不答話。

這讓烏雅安歌似乎看到了希望,她再次勸降道:「龍王巴特,我看你也不像是什麼先天真魔。事關生死,還請鄭重考慮。只要你肯投降,我做主給你劃出兩城之地,供你族棲息繁衍,所有權力等比黑暗魔域高等魔族。」

蝕魂龍王巴特的臉色一凝,黑暗魔域總共不足三十城,劃出兩城之地已經足見暗歌公主的大方了。更何況,還能擁有和其它魔族同等的權力。

如今龍人族名義上是阿克曼的屬下,可實際上比起純血先天真魔的地位差了不止多少籌,僅比低等奴隸軍團強上一些。

一時間,蝕魂龍王巴特心動了:「若是公主願意真心接納我整個龍人族,巴特願意率領族人效忠公主。」

不遠處,魯克豪斯回首暴怒道:「巴特,你竟敢背叛主君!?」

巴特沒有說話,而是沉默的看著烏雅安歌,希望得到她的同意。

「龍人族是驍勇善戰的高等種族。」烏雅安歌說道,「本公主代表黑暗魔域,歡迎所有龍人族的加入。」如此好事,烏雅安歌當然不會拒絕。

她也是看出來了,這個龍人族雖然比起先天真魔要差一籌,卻也不必夜魔族或是煉獄魔族這種高等魔族來的弱。

有龍人族加盟,整個黑暗魔域的實力會上升一個台階,至少能抵消掉這場大亂帶來的勢力損失。

頓了一下,烏雅安歌冷冷地瞥了一眼正在咆哮罵人的魯克豪斯,聲音冷冽道:「只是為了表示誠意,龍王應當知道該怎麼做。」

巴特深吸了一口氣,眼神中露出濃濃的殺機:「屬下謹遵公主之命。」說罷,就咆哮一聲后,率眾向魯克豪斯撲去。

大家都不是傻瓜,如果他巴特沒有投名狀,暗歌公主怎麼可能會毫無保留的接納他?

現在最好的投名狀就是,幹掉魯克豪斯,和阿克曼徹底決裂。

「巴特,你好大的膽子。」魯克豪斯驚怒交加,「難道你就不怕主君回頭找你算賬?」

「哼!」巴特殺向魯克豪斯,冷笑說,「阿克曼戰敗後背叛我們逃走了,這種主君要來什麼用?魯克豪斯,既既然你不肯效忠暗歌公主,那就去死吧。」

霎時間,兩位大魔王戰作一團,各自絕招頻出,殺得昏天黑地。

只是魯克豪斯原本就消耗過大,加上士氣不足,被拚命要立投名狀的巴特用次神器級的龍骨鐧爆了腦袋。堂堂吞星使徒麾下的一代大魔王,就此隕落,還是死在了曾經的同僚手中。

隨之魯克豪斯一死,他的麾下失去了抵抗決心,紛紛投降。

巴特一把抓住了魯克豪斯的屍體,對烏雅安歌單膝跪下道:「屬下幸不辱命,斬殺了魯克豪斯。」

「好。」烏雅安歌讚賞了一聲道,「蝕魂龍王巴特,從今天開始,你和龍人族就是我黑暗魔域的一員,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等戰後,再舉行入門儀式。」

「多謝公主。」巴特的臉上露出了感激之色。

隨之魯克豪斯的斃命,蝕魂龍王巴特的投降。這一次的叛亂之戰,算是徹底結束了。

黑暗魔神殿,和整個魔神都,幾乎被打成了廢墟。

戰勝方,發出了宣洩般的咆哮。

而失敗被俘虜的一方,卻都是忐忑不安,不知道接下來會迎接他們的是什麼樣的命運。

烏雅安歌安排老神仆沃特父子打掃戰場,主持收押俘虜等工作。

她迫不及待地把王焱和黑暗聖女等地球夥伴叫進了魔神殿中,眼神凝重地問王焱:「上面的戰爭怎麼樣了?我父親沒事吧?」

其實烏雅安歌本來對突然冒出來的魔神父親,並不怎麼感冒。然而在他最後為自己拚命的時候,徹底觸動到了她的心靈,讓她真正的接受了這個父親。

王焱的臉色有些沉悶:「剛才撒旦魔神的魔神殿,給我發來了消息,情況很糟糕。安歌姐,你要挺住。」

烏雅安歌嬌軀一震,雖然明知道父親這一次去和阿克曼拚命,絕對是凶多吉少。但是真正聽到了這個消息后,卻是真真切切的如遭雷擊。

…… ……

「安歌姐~」王焱輕輕將她摟在了懷裡,柔聲安慰道,「岳父力戰阿克曼,英勇無敵,相信他在天之靈,恐怕更加願意見到你振作起來,將他的神域經營的蒸蒸日上。」

「小焱,我明白。」烏雅安歌沒有了往日里女強人的氣息,而是如同小鳥依人般偎依在王焱的懷抱里,傷心欲絕地抽泣不已,「只是我從小沒有父母,現在總算有了個父親,卻還沒敬到孝心,他就去了。」

王焱自是柔聲安慰不已。

足足哄了半個多小時后,烏雅安歌的情緒才稍微緩和了些。

也正在此時。

煉獄魔神撒旦的魔神殿中,再次給王焱傳遞了信息:「吾兒魔焰,我已經和薩麥爾回來了。還拖回來了瑪門的屍體。」

一說起瑪門的屍體,魔神撒旦的情緒也微微有些低落。畢竟一尊魔神的隕落,讓他總有些兔死狐悲感。更何況,魔神瑪門已經和他鬥了那麼多年,彼此之間當敵人也當出了感情。

「安歌姐,這事你先別出面了。」王焱說,「在寢宮裡好好休息,所有事情我來處理。」隨後,王焱又拜託黑暗聖女道,「娜娜,替我好好照顧一下安歌姐。」

黑暗聖女凱瑟琳娜看向王焱的眼神,略有些複雜,猶豫了一下后還是答應了下來。她率軍前來支援黑暗魔域時,已經聽墮落魔神薩麥爾陛下提過了。

域外天魔入侵,地獄必須團結一致對外。為了增加盟約彼此的約束力,煉獄魔神撒旦提出了聯姻一說,而薩麥爾陛下也同意了。

而且所謂的聯姻,竟然是王焱同時娶烏雅安歌和她……

這要放在地球上,是多麼一件荒唐的事情,估計王焱會被無數人罵是渣男。但是在地獄世界,卻又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一位強者,尤其是一位大魔王級的強者,哪一個不是後宮成千上萬的各族佳麗?

也是由此,黑暗聖女的情緒有些複雜。

王焱哪裡料到黑暗聖女的情緒如此怪異,心中焦急要處理瑪門後事,身形一晃就消失在了當場。等他身形再次顯現時,已經到了神殿上方。

他接連振翅向天空中飛去,突破大氣層后,看到了懸停在大氣層外的兩座神殿行宮。

那兩座神殿行宮風格迥然不同,大小也略有差異,卻都散發著強大而可怕的威壓。

長成計:養女有毒 然而此時更加吸引王焱眼球的,是魔神撒旦的煉獄神殿後方,橫擱在虛空中的一頭巨型星空魔蠍獸,哪怕它已經失去了生機,可依舊巍峨如山,散發著神威如獄。

那就是瑪門的真身了。

看到他身上如此傷痕纍纍,王焱完全可以想象,他和阿克曼的那一場戰鬥是何等慘烈壯闊。可惜啊可惜,終究是隕落了。

王焱至此,還是第一次見到神靈的隕落。

「吾兒魔焰。」魔神撒旦的虛影出現在王焱面前,說道,「瑪門的屍體已經拖回來了,你決定怎麼處理?要不要把材料三方分一分?」

「把神格給安歌姐。」王焱毫不猶豫地說道,「至於他的遺骸,就建造一座寢陵安葬起來吧。」

神格,是一位神靈最最重要的核心,給安歌姐繼承的話,未來她成神的幾率就極大了。

「兒子你不是吧?」魔神撒旦有些震驚,「這可是一尊神靈的身體材料,不知道能打造多少優質的武器裝備,你就這麼給埋葬了?」

廢話,不埋葬還能幹嘛?

王焱可不會把岳父的身體去當作材料使用,沒好氣地說:「回頭你要隕落了,我也把你安葬起來。」

「咳咳~」

魔神撒旦好懸沒氣死,哪有兒子當面詛咒老爹隕落的?

不過,魔神撒旦終究是心疼兒子,也拿這個兒子沒辦法,無奈地說:「你要浪費就浪費吧,不過你要和暗歌公主提一下,我們可是拯救了黑暗神域,多多少少出點資源補償一下盟友吧。」

王焱瞪大了眼睛,吃驚地看著魔神撒旦:「喂喂,老頭子你這也好意思提?暗歌公主的黑暗神域剛剛遭受叛亂,元氣大傷,你竟然還想壓榨資源雪上加霜?不論是從盟友角度,還是從你兒媳婦角度,你都應該主動支援一把資源,幫助她儘快恢復元氣啊。」

魔神撒旦又是一口氣差點沒順上來,這兒子才剛談上戀愛,親還沒定呢,就開始胳膊肘往外拐了。

「撒旦,你兒子說得對。」魔神薩麥爾的虛影出現,幫腔說,「現在正是我們三大魔域團結一致的時候,身為盟友,你最強大自然理所應當支援一下弱者。」

魔神撒旦腦子悶悶的,總覺得好像是上了什麼賊船。

……

時間一晃而過,又是一個多月過去了。

黑暗神域的事情,在王焱等小夥伴的努力下,掃尾工作全部做完了。同時,王焱和烏雅安歌和黑暗聖女,舉行了一場訂婚儀式。

如此喜事,自然也是沖淡了一下黑暗神域的悲哀氣息,漸漸地從叛亂的戰局中安定了下來。

而我們的故事,猶在繼續。

……

地球。

春暖花開的季節。

劃分出數百公里無人區的一座神秘基地。

這裡,正是聯繫地獄的前哨站,這個前哨站專門負責和身處地獄的王焱進行對接,大部分時間都是接收一批一批的珍稀材料。

這一日如往常一樣。

整個基地運轉如常,準備接收一批來自地獄的資源。

然而就在空間節點被激活,能量波動穩定的情況下,意外卻發生了。

「唰~」

位於地球一端的空間節點中,一隻體格龐大,全身穿著赤色戰甲,威風凜烈的煉獄惡魔從空間漩渦中出現,張開巨大翼翅,憑空懸立在空中。

恐怖的威嚴在它身上向四面八方擴散,灼熱的地獄火氣息炙烤的空氣升騰起濃濃的水霧,形成了一圈一圈的波紋。

「這,就是地球嗎?」它凶戾的眸光四處一掃,嗅了嗅鼻翼,「桀桀桀,好清新的空氣,好輕的重力,有趣有趣。」

說話間,它極具洞穿力的目光,不經意間掃到了一個人類士兵身上,咧嘴笑了笑,露出了森然可怖的獠牙。

那人類士兵頓時全身僵硬,感覺自己彷彿是被一頭絕世凶獸盯上了,噔噔噔倒退幾步,喉嚨口咕嘟了一下,汗水滑落。

可那士兵心中恐懼到了極致,連槍都端不穩了。

嘟嘟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