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都是在知道【幻境之地】有別的玩家後的謹慎措施。

不光是在這個小鎮裏如此謹慎,陸寒打定主意,等回到市裏,之後的每天晨跑也要進行僞裝。不再按照原先的海邊路線跑,而是要隔三差五的換路線,並警惕有人跟隨。

實在不行,陸寒還有別的招,那就是在家裏買臺跑步機。

不知道這個可行不可行,但是試過才知道。

回到租住的民宿裏,洗漱完換好衣服,跟着韓放家人的車回到市裏。

直到車子駛離小鎮,這些天籠罩在心頭的壓抑感才消失。這個小鎮的這種感覺,也讓陸寒都記到小本本上了。

如果下次再遇到這種地方,產生這種壓抑感,就要考慮考慮,這裏是不是有【幻境之地】玩家了。

回到學校,正式上課,卻聽聞楊欣老師請了幾天假。

陸寒能想到的就是,上次的劉豪斌事件,應該是影響了楊欣,她雖然是娛樂圈裏人,但是似乎也沒遇到像劉豪斌那樣的人。

希望劉豪斌這人上次被自己唬住了,不在做這種事,不然的話,他難保還會出來找楊欣老師的麻煩。

這一天沒什麼事,過去後,第二天早晨。

陸寒換了身別的衣服,他在網上買了各種不同的運動服,各種款式的帽子,早晨出去跑步的時候,也不再跑之前的海邊路線,而是沿着相反的方向跑。

一切都是爲了儘量不引起別的人注意。儘量不引起別的玩家的注意。

即便是不確定周圍有沒有別的玩家,但是小心點還是好的。

另一方面,女設計師陳瀟依然在兢兢業業的給陸寒進行家裝。

新買的平墅日漸完美起來,眼看就可以入住了,在裝修上大肆花錢的同時,也確實收穫了一個非常上檔次的家。

但是陳瀟不知道起了什麼心思,竟然讓陸寒教她一點防身術?

上次,陳瀟見過她的那個男朋友和陸寒動手,被陸寒幾下反制了,知道陸寒厲害,所以讓他來教。

陸寒以爲自己聽錯了,反覆詢問。

那陳瀟認真道:“嗯,我要學,請叫我吧,我可以出學費!”

“是你那個男朋友又找你了嗎?又欺負你了?”陸寒問。

心裏不由的動了火氣,那個人渣,欺負一個女人算什麼本事呢?

陳瀟道:“他沒有找我,但是,我想學,通過上次的事,我想清楚了,女人也不能真的手無縛雞之力,命運或者是人身安危掌握在他人手裏,是件極其糟糕的事。我不想再讓事件重演,所以,請教我吧!”

既然陳瀟這麼說了,陸寒從另一個角度去想問題。

他的角度是【幻境之地】。

這並非再是以前那個歌舞昇平的世界了,出現了【幻境之地】這種神奇的所在,誰能說得準,這個世界明天一早醒來,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所以,對於陳瀟的這點小請求,陸寒想了想就答應了。

正好他掌握的武學是適合女人修煉的《詠春拳》,而不是《太祖長拳》這種。 收攏心神,陳汐望了一眼四周,最終還是強忍住沒有去祭煉神魔之筋,而是將其收進了浮屠寶塔內。

這裡人多眼雜,若是祭煉神魔之筋這等寶物,難免會被人窺伺到,那可就麻煩了。

呼!

陳汐深吸一口氣,閉上眼睛,如同其他人一般,盤坐冰靈神樹前,靜心參悟神樹上所溢散的水行大道氣息。

冰靈神樹不愧是一株誕生於太古時期的神木,僅僅是一剎那,他就感覺到,一股充沛圓滿之極的水之道意,湧上心頭,令自己對水之道意的認知變得愈發深刻起來。

這種感覺,就像浸泡在無盡水流中,渾身每一寸肌膚,都能夠清晰無誤地感知到水流的變化,時而湍急、時而潺潺,時而洶湧,將「水」的特性展現得淋漓盡致。

天下莫柔弱於水,而攻堅者莫之能勝。

寥寥一句話,就涵蓋了水行大道的所有奧義,水性至柔,可當狂暴起來,卻能摧垮山嶽、淹沒乾坤,最善攻伐。

但很快,陳汐就發現,自己所能感知到的水行奧義,比之自己所掌握的,還要深奧、渾厚、浩大,簡直無物不包。

他能夠感知到,這種水之氣息,有陰陽之互換,明暗之對比,剛柔之兼并……更加完善,更加圓滿,無暇無缺。

「萬物分陰陽,這水何嘗不如此?有極陰之水,同樣也有極陽之水,金中生水,方柔韌,木中生水,固本源……」

一種種領悟猶如水流般湧上心頭,令陳汐沉浸在一股精騖八極,篤靜無欲的悟道境地中,對水行大道的掌握,也是水漲船高。

不知不覺,一天就這樣過去。

突然一陣腳步聲靠近過來,附近更是隨著那腳步聲靠近想起一陣低聲喧嘩,這一下,直接就將他從這種玄妙境地中驚醒過來。

眉頭不禁一皺,他剛剛感知到,自己若就此靜心參悟,不出一個月,就能將水之大道掌握到圓滿之地,如今卻突然被打斷,心中自是有些不快。

「也不知是誰,如此大煞風景,難道不知?不知道冰靈神樹前,不得喧嘩么?」陳汐心中嘀咕不已,不過他抬眼一看,卻不禁一怔,居然是安薇正在朝自己走來。

她秀髮披肩,肌膚如雪,面容古典而清美,身段窈窕曼妙,勾勒出驚心動魄的完美曲線,空靈脫俗的氣質映襯得她仿若從天邊走來的仙子一般,驚艷奪目。

這樣一位無論氣質、還是容顏都足以傾國傾城的美人翩然而至,自然引起了四周一陣躁動。

那些本來在靜悟的修士被打擾,皆都有些不悅,可當目光看到這樣一位佳人出現,都不禁一呆,心中的不愉快瞬間不翼而飛,目光都有些灼熱和痴迷了。

陳汐見此,也不禁啞然,難怪會產生喧嘩,像安薇這等美若天仙的美人,走到哪裡只怕都會引起躁動。

「我沒驚擾到你靜修吧?」安薇靠近過來,神色有些歉然。

「沒有。」陳汐搖了搖頭,站起身來,訝然問道,「師姐怎會來這裡?」

「噢,我剛購物回來,就看見你在此靜修,心中還奇怪,你為何不在冰雲閣內呆著,怎會孤身跑這裡來了。」安薇輕聲解釋道。

陳汐摸了摸鼻子,笑道:「這裡清靜,呆著也舒服。」

安薇心思何等剔透,一眼就看出,陳汐言不由衷,不過她倒也不再追問,而是拿出一塊玉簡,遞給了陳汐。

「這是我剛購買到的消息,其內記錄著近段時間前來冰霄城的一些厲害角色,你且收下,知己知彼,進入蒼梧之淵后,也可以更好展開行動,不至於惹到一些厲害人物。」她笑著解釋道。

陳汐這才終於明白,安薇離開冰雲閣之後去做什麼了,心中不禁有些欽佩,由此也可見,安薇為了能夠安全在蒼梧之淵歷練,下了多大的功夫。

「好了,既然你願意在這裡呆著,那我就先前往冰雲閣了,不過千萬別擅自離開冰霄城,據我打探到的消息,蒼梧之淵只怕在近幾日就會現世了。」安薇吩咐了一句,就轉身翩然而去。

「師姐放心,我會注意的。」陳汐拱手,目送安薇離開,直至對方的倩影消失在冰雲閣內,他這才重新盤膝坐下,翻開玉簡細細查探起來。

「天衍道宗頂尖級核心弟子燕十三,六倍戰力……」

「六欲魔宗頂尖級核心弟子蘇飛羽,六倍戰力……」

「抱真觀……」

「黃泉魔宗……」

「紫荊白家……」

這份玉簡極其詳細地羅列著一行行名單,要麼是十大仙門中的頂尖弟子,要麼是魔門中的風雲強者,其中更不乏荒古萬族、隱世世界中的狠角色。

粗略一數,竟足足有數千人,並且每一個的修為最低都在冥化境界!

這還只是近段時間前來冰霄城的強者名單,隨著時間推移,必然會有更多的強者從四面八方抵達。


當然,這份名單上值得陳汐注意的,也只那麼一小撮人罷了,並且這一小撮人被安薇極其貼心地標註了出來。

不過細細一數,也足有幾十號人物,名字都幾乎出現在名單最靠前的位置,像天衍道宗的燕十三,冷禪兒、抱真觀的赤陽子,六欲魔宗的蘇飛羽,黃泉魔宗的裘軍等等。

同樣,陳汐也在這份名單上發現了商雀、風劍白這兩個熟悉的名字,皆都是他欲要除掉的隱患人物。

商雀自不用說,那風劍白乃是雲空風氏弟子,在太古戰場曾和他對敵,矛盾極深,無法化解,如今已拜入御心劍齋之中。

讓陳汐失望的是,在這份名單上,他卻並沒有發現甄流晴、梵雲嵐、趙清河、凌魚等人的名字,不過想一想,他又釋然了,這些人所拜入的宗門,無一不是古老之極的道統,比十大仙門、六大魔門都只高不低,且已有很長時間沒有現世,沒能出現在這裡,倒也算很正常的事情。

「居然有這麼多強者加入到探尋蒼梧之淵的行列,競爭只怕會變得慘烈無比,也不知小鼎需要的混沌神晶又在蒼梧之淵內的何處,萬一被其他人捷足先登那可就不妙了……」

陳汐收起玉簡,心中也禁不住感到一絲凝重,他的目光望向了背後的冰雲神樹,若有所思。

此時,小鼎應該就在那獨立空間中,祭台青銅棺內降服那一縷蒼梧神魄吧?

——

ps:累得眼皮都直打架,總算四更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另外求一下月票鼓勵!

如果覺得好看,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 感謝兄弟「wolftooth」「lecxf」「牆角的二月蘭」和妹紙靜思投出的寶貴月票支持,和兄弟「回首又見她」的打賞捧場!


————

如今陳汐已經清楚,在玄寰域各大勢力中,冥化境弟子之間的實力也是有弱有強。

按照這個標準,大致可以分為四個階梯。

分別是普通、一流、頂尖、以及傳說中的至尊!

放眼整個玄寰域大世界,九成九的冥化境修士,只算作普通級別,這些人或許在其他人眼中,已達到了極其矚目的成就,但在同輩之中,卻限於自身潛力、資質的原因,就顯得極其普通了。


像這等修士,一般所掌握的大道奧義都在三種之下,且道意境界在小成境界左右徘徊,或許可以傲視冥化境以下所有修士,但在同輩當中,戰鬥力也只算泛泛之輩。

一流級別的冥化境修士,已算得上是天資卓絕之輩了,掌握的大道奧義都在三種和十種之間,道意境界也在小成境界和大成境界之間徘徊。

這類冥化境強者,已算得上是同輩中的佼佼者,風雲人物,並且絕大多數都出身於十大仙門、魔門六脈這等超級大勢力之中。

一般的勢力,限於底蘊和勢力的原因,也根本網羅不到這等資質超凡的強者。

像陳汐在神華峰擊敗的「熊師兄」、以及欲要搶佔他洞府的「聶師兄」等人,就算作是冥化境中的一流人物了。

雖說他們都敗在了陳汐手中,但並不是說他們不夠強,相反,把他們放在整個玄寰域當中,也足以擊敗大多數冥化境強者了。

原因其實很簡單,九華劍派可是十大仙門之一,道統悠久,底蘊雄厚得可怕,這些弟子能夠從無數人中脫穎而出,躋身神華峰種子弟子行列,本身就是對他們實力的一種認可。

而頂尖級別的冥化境強者,足以稱得上是同輩中的大人物了,傲嘯天下,名震四野,一個個都是天才中的天才,絕世人物,鳳毛麟角,萬中無一!

這等人物,所掌握的大道奧義?奧義幾乎都在十種以上,道意境界也都在大成境界以上,達到圓滿境界的也大有人在。

並且,在他們之中,大多數都擁有極為驚艷的天賦,像擁有「白帝金瞳」的雲野,擁有「燭龍靈瞳」的龍振北,擁有「玄靈古脈」的洛倩蓉等等,都屬於頂尖級別的存在。

至於傳說中至尊級別的冥化境修士,則更是罕見,千萬人中,也難出現一個這等人物,同輩眾人,幾乎無可匹敵!

即便玄寰域號稱萬族林立,強者如雲,天才之輩多如過江之鯽,然,像至尊級別的冥化境修士,也是少之又少,千年也難出現一個。

歷史上,成就至尊級別的冥化境修士,只要不夭折,如今要麼已成長為一方巨擘,要麼已羽化成仙,傲立仙界之上了,可謂是名滿天下,耀眼無比。

像這等人物,足以稱一聲上蒼的寵兒,天地的驕子,所掌握的大道奧義都在十種以上,且每一種大道奧義都已臻至圓滿之地,所發揮出的戰鬥力,同樣也在十倍以上!

十倍戰力!

光是這個數字,都足以驚駭世間了。

這便是冥化境界之中,實力水準的劃分,普通、一流、頂尖……每一個台階都像一座高不可攀的大山,吸引著億萬生靈努力攀爬。

當然,想要判斷一個冥化境修士究竟屬於何等級別,還有一個更直觀的辦法,那就是看所能發揮的戰鬥力。

發揮三倍以下戰力的,只算普通水準,三倍至五倍戰力的,是一流水準,五倍至九倍戰力的,是頂尖水準。十倍戰力以上的,則是至尊水準!

而煉體者的話,同樣也如此,只不過成倍的戰力,換做了「身外化身」的多少,其他的沒有什麼區別。

當然,眾所周知,煉體者的實力在先天上都壓制鍊氣士一頭,這也算一個不小的優勢了。

不過,這個劃分很模糊,大致如此而已,畢竟一些絕世妖孽,身懷各種厲害道法、寶物,在真正對決時,不見得不能越境而戰。

像陳汐,雖說如今還未掌握成倍的戰力,可依仗著種種巔峰級道法,以及「神諦之眼」「玄磁之翼」等等曠古爍今的神通,已足以擊敗一流水準的冥化境修士。

不過,像他這樣的怪胎,極其罕見,根本不能以常理來度之,世間所奉行的各種標準在他身上也完全不適用。

「我如今的實力,應該比一流的冥化境強者略高,但卻和頂尖人物之間還有著一絲差距,不過,我所掌握的大道奧義,已都在大成境之上,只等圓滿,戰力足可以翻倍,屆時,只發揮兩倍戰力,或許就足以擊敗頂尖級的冥化修士了……」

看了安薇所給的「名單」之後,陳汐也深刻分析了一下自己所擁有的實力,這才感覺稍微輕鬆許多。

如今抵達冰霄城的厲害人物太多,一個個都早已名震天下,風頭無雙,而若是進入蒼梧之淵的話,這些人就可能是自己最大的競爭對手,他也不得不慎重對待,冷靜地分析著自己所具備的實力,做好萬全的準備。

「小鼎若是得手,也不知那蒼梧神樹的一縷精魄,又會給自己帶來怎樣的好處……」

陳汐盯著身後的冰靈神樹,沉吟許久,搖了搖頭,摒棄腦海雜念,不再多想,再次開始靜心參悟水行大道。


兩天後。

冰霄城變得愈發火爆,人頭攢動,街頭巷尾,幾乎都充斥著陌生的面孔,令得整座城市的氣氛也變得越來越緊張起來,暗流涌動。

人越多,就代表競爭將越殘酷。

更何況,這些來自四面八方的強者中,也有許多敵對的勢力存在,所謂仇人相見,分外眼紅,若非礙於蒼梧之淵還未曾現世,只怕他們早已動起手來。


總而言之,現在的局勢,頗有些風雨欲來的味道,無論是誰,都在靜靜蟄伏,按兵不動,為的就是等待蒼梧之淵出現。

「咦,快看,血手人屠這個成名許久的狠辣人物也來了!」

「血手人屠孟春秋?老天,這老傢伙不是黑榜通緝名單上赫赫有名的凶人么?這可是一窮兇惡極的屠夫啊!」

「想不到,老一輩的厲害角色,也被吸引而來了。」

「幸好,地仙老祖級別的還未曾出現一尊,若那樣的話,就是進去蒼梧之淵也白搭,根本就沒咱們喝湯的份兒!」

「放心,如今三界即將動蕩,大人物們人人自危,都選擇潛修閉關不出,再加上這蒼梧之淵乃是大凶之地,實力越高,隕落的幾率就越大,他們可是決不會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