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他嘶啞著嗓子想要再次嚎出的時候,煞神的目光好像閃亮的刀子掠過他的臉,使他感到無比的寒冷和畏懼,只得死死咬緊著嘴唇,身子痛到剋制不住,抖動如篩糠一般。

「滾!」北辰以陌厭惡的掃了眼魏盛靖胯下一灘黃色的不明液體,眸子瞬間冷了下去,越來越冷,暴虐漸起。

竟敢髒了他的地盤,真是不知死活!

看來他讓西楚魏家安逸太久了,也該讓他們嘗嘗什麼叫做悔到姥姥家了!

千雲舒淡淡的瞟了眼不知是被嚇出還是疼出尿液的魏盛靖。善良?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根本不需要虛偽的善良!

一個人若是變得柔情起來,那這個世界的一切都可能將她無情的摧毀。

所以,這一世她不會有心,更不會有所謂的慈悲。

想起肚子還餓著,儘管被衛生巾這麼一攪和,但對於她來說,不相干的人和事永遠也撼動不了她的心情,吃飽飯才是正事!

北辰以陌看著她美眸里透澈動人的流光,彷彿漫天溢彩,然而卻是橫空深深阻隔著一層,無底的黑暗包裹著她的冰冷決絕,如深淵,似乎無論是誰都走進不了她的內心深處。

見她往醉仙閣里走去,他笑吟吟地上前拉住了她垂在身側溫瑩的手,略帶不悅道:「這裡被髒東西污染了,我要推倒了重新選個山清水秀的福地再蓋!」

大好的心情被這小子給攪亂了,他哪還有心情在這裡吃飯,一想到滿地的污血和一灘噁心的液體,他那雙陰鷙的眸子就如同嗜血般可怕。

推倒了重蓋?

千雲舒著實怔了一下,原來這醉仙閣是他名下資產啊!不過這也太奢侈了吧!再蓋這麼一間豪華大酒樓,估計要幾百萬金啊。

嘖嘖,有錢就是好啊!


北辰以陌悠然的拉她出來,附在她耳邊的嗓音妖魅詭譎:「有錢,就是這麼任性!反正花的也不是我的錢……」

聽著他笑意十足的話,千雲舒懂了,敢情再蓋一間的錢是從魏家裡扣啊!

「舉報你有獎勵嗎?」

千雲舒美目微眯。

「有哇,獎勵本世界最美男子陌王獨家香吻一枚!」北辰以陌對著千雲舒邪邪地勾起薄唇,挑眉邪氣一笑。

千雲舒冷冷瞪了眼他,那眼神就像在看弱智一樣。

「去天賦神殿吧!」

她仔細想想,原來咕咕叫的肚子,現在消聲了下去,也不覺得餓了。現在去吃飯不過是浪費時間而已,還不如去檢測一下天賦。

北辰以陌卻是站定在了原地不肯走了,捂著胸口一臉受傷:「這麼多年了,想得到本王初吻的女子不計其數,舒舒怎麼一點也不稀罕啊?要本王拿你怎麼辦?」

「怎麼辦?怎麼辦?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唄!涼拌,清蒸,油炸,火燒,對了!要不要放辣椒?」

千雲舒臉龐一黑,白了他一眼,她就知道,他怎麼會這麼好心的帶她去天賦神殿測試,果然無故獻殷勤,非奸即盜!

哈哈,舒舒好可愛啊!

北辰以陌目光邪魅惑人,抬起潤瑩修長的手指,朝她勾了勾:「你親我一下,什麼要求我都答應你。」

她的臉更黑了些,不過轉念一想,這兩天來他確實幫了她好多,親一下又不會少塊肉,反正怎麼說也是她佔了便宜。

廢話不多說,千雲舒走到他的身側,細細地看著他,一頭墨發傾瀉而下,繾綣姝麗。頎長俊削的身形,尊貴冷傲。一對幽紫雙眸迎面而來,深不見底,此刻點燃著熾烈的灼光。

只是這麼輕輕一站,那種傲睨天地尊貴霸氣的氣勢宛若神祗,滿是灼灼光輝。

看著她莞笑里一抹姝艷,眉間笑蔑之下撲閃著的一雙瑩潤如****般透澈的眸子,他的心竟在這一刻沒規律的跳動起來。


千雲舒眼中閃過一絲玩味,上前勾住他的修長的脖頸,對準了那張令無數女子瘋狂的臉,就這麼親了下去。

——

票票君,快到偶的碗里來! 姝艷的眸子離他越來越近的時候,深邃的紫瞳陡然竄過一抹慌亂,他的心跳突然加速起來。

五寸……

三寸……

半寸……

珍藏多年的初吻終於要送出去了!

尼瑪,幸福來得太突然了,有木有!

北辰以陌看著她的深眸有了一瞬間的凝固,微微眯起了滿是蜜甜瀲灧的眸子。

忽然,溫軟的唇瓣就這樣繞過緋色薄唇,蜻蜓點水似的輕輕掠過他的臉頰。

北辰以陌頓時失望地睜眼一看,她早已經離他有兩米之遙。

「可以去天賦神殿了吧?」千雲舒神色寧靜,反正他又沒說親哪,她就湊合輕碰了一下他的臉,那也是算的!

不過,他的臉也太滑嫩了吧,連身為女子的她都自愧不如。

「舒舒,你甩賴!」他要親的根本不是臉啊,某王的內心無比痛苦的咆哮著。

「你可別岔開話題啊,再不去天賦神殿,天就要黑了。」千雲舒白了他一眼。

「好,我便如舒舒所意。」

話音剛落,北辰以陌便將千雲舒抱在懷裡,縱身一躍,身子便如大鵬展翅,極速的飛躍在半空。

耳邊的風呼嘯而過,視野頓時無限擴大,千雲舒俯視而下,整個京城的風貌都囊括眼底。

北辰以陌見她沒有一絲懼意,反而很是喜歡俯視萬物,揚唇輕笑,幾近妖嬈,附在她耳畔低沉而魅惑,「你若喜歡翱翔在天際,那我便護你飛翔。你想從東邊飛到西邊,從地上飛上天空,左右來回飛,都可以。」

次奧,這是什麼話?

都這時候了他還不忘調侃她,飛飛飛,她又不是鳥。

她喜歡的是俯視萬物皆在眼的感覺,而不是只會飛翔不會反擊隨時都可能被人用鳥籠囚禁的鳥兒。

神殿的建築逐漸映入眼帘。

她深深吸了一口氣,從小便被檢測為天生廢材,相隔十年再次檢測,會有什麼不同。

也許測試的結果還是廢材一個,但她偏要親自檢測一番才會甘心。

北辰以陌看著她握成拳的手,薄唇勾起一道邪肆的淺笑:「舒舒,要不打個賭?」

「什麼賭?」

「若測試之後與十年前來了個大反轉,你便要答應我一個要求。」

千雲舒不動聲色,什麼賭都是無用的,反正她是天生廢材,賭與不賭又有何區別,「怎麼個賭法?」

北辰以陌一下子來了興趣,妖魅的紫瞳了閃著耐人尋味的流光,「若舒舒不是廢材,那你就要把我的初吻奪去!」

次奧,這男人不是傳說中的潔癖男嗎?什麼女人一碰,揮刀剁手,都是謠言來的吧!

他一直往她的身上貼?哪有半分潔癖的樣子?

潔癖嘞,傳說中的潔癖君嘞?

所以,千雲舒毫不猶豫的拒絕了他的提議:「這可不行,我太吃虧了!」

既然是賭,她就沒有過要輸,更不會讓自己虧一點!

北辰以陌似乎早已料到了她會這麼說,一本正經道:「那就附贈你一個承諾,無論你提出什麼要求,我都會答應你!」

「好!一言為定!」她透澈的眸子里閃過幾分詭譎,無論她是輸是贏,終究輸的那個人只會是他。

神殿建造在京城的最中心,從上俯視而下,規模竟然比她前世的皇宮還要大許多。神殿的建造與西方的建築有些相似,寬闊的廣場上屹立著數不盡的魔獸雕像。

北辰以陌根本就不屑從大門口進入,帶著千雲舒直接落在了神殿的屋頂,順著樓梯走了下去。

頂樓只有幾盞燈火幽幽亮著,裝修極其奢華富麗,正廳之中有一個琉璃桌,桌上赫然擺放著一個閃閃發亮,晶瑩剔透西瓜大小的水晶球。

千雲舒看著剔透的水晶球,心裡一下子被提了起來。

水晶球測試的是個人的凝靈力和冥想力,若能夠凝靈成元素,且冥想力天賦不低,往往就能決定一個人能在這個強者為尊的世界走多遠站多高了。

這個世界的天賦元素分為風、火、雷、冰、木、光、暗,光和暗的元素師放眼整個大陸也找不出幾個來,元素最多就便是火和木。

千雲舒突然鬆了一口氣,她早就已經是西楚第一廢材了,天賦為零,還有什麼好糾結的。

「閉上眼睛,專心的凝聚靈力匯入水晶球便可。」北辰以陌雅緻的語聲緩緩道來,燦若星辰的紫瞳一瞬不瞬的凝視著她的一舉一動。

千雲舒緩緩的將手貼在水晶球上,凝神專註的將自己進入另一種奇妙的境界。

只要水晶球發亮,並且折射出的顏色,便能確定她的本體元素和冥想力究竟有多少了。

北辰以陌一直盯著水晶球,盯了許久,盯到千雲舒手掌離開水晶球后,水晶球依舊沒有一絲反應,依舊那麼清澈透亮。

她神情依舊寧靜,看了眼毫無反應的水晶球,若說沒有一點失望,那是騙人的。

「不可能的……」

北辰以陌的話戛然而止,一雙深邃的紫瞳有了瞬間的凝固。

突然——

水晶球開始發亮,一點點匯聚的光芒越來越盛,越來越刺眼,整個頂樓都被照射得如同白晝。

嘭!

也是突然一瞬間,光芒越來越耀眼奪目的水晶球竟然在流光溢滿球體的時候,嘭的一聲爆炸了。

千雲舒無言的看著地上滿是碎渣的水晶,瞟了眼傻眼的北辰以陌,她雙手一攤,咂咂嘴道:「這可不能怪我,誰讓你們買些便宜貨、過期貨、歪貨的。」

北辰以陌卻是一臉奇異的看著她,從來就沒有發生過水晶球爆炸的事情,要麼真的就是球體是便宜貨,要麼就是舒舒的冥想力太大了,以至於震碎了水晶球。

不過第二者的可能性要大很多。


「繼續試——」

千雲舒嘴角微抽,看著將十個水晶球一個緊接著一個成排擺放的北辰以陌,定定地看著他,「又要試?又碎的話可不能怪我!」


北辰以陌勾起妖艷的唇,露出個美麗的笑容,「儘管試,有錢,任性!」

那就試試唄,反正她是個廢材,試幾次都一樣。

——

票票君…… 千雲舒意味深長的看了眼北辰以陌,慢吞吞道;「你輸了拿什麼來賭?」

先前說好,若她輸的話那便親他,外加一個承諾。那如果他輸呢?

「輸了?那我便給你暖床。」

顛倒眾生的明眸微微眯起,舒舒是西楚第一廢材的謠言滿天飛,可對於他來說,謠言終究是謠言,他看中的女人,絕不會這麼簡單平庸!

所以,他絕對不會輸的!

「暖床那倒不必,你離我遠點就行。」千雲舒淡笑了一聲,將雙手再次放在水晶球上,不報任何希望的閉上雙眼。

聞言,北辰以陌幽怨的看了眼她,離她遠點?半米行么,會不會太遠了?

須臾,凝神看著排成一列的十個水晶球,當千雲舒凝聚靈力的時候,水晶球頓時發出無比刺眼的光芒,十道衝天而起的光柱直衝雲霄。

北辰以陌面色一驚,看著猶如星河璀璨奪目光芒之中的千雲舒,青絲飛舞,膚現姣白,眉宇之間一起一落的冷氣與淡然凝結,如冰蓮凝秀靨艷,有著一股讓人錯愕的心悸。

緊接著戲劇性的一幕又再次拉開了帷幕。

「咔擦——咔擦——」

幾聲清脆的碎裂聲從她的掌心裡發出,千雲舒緩緩睜開眼,臉上一閃而過的疲倦沒能逃過北辰以陌的眼。

北辰以陌迅速上前扶穩她,丹鳳眼微微斜眸,詫愕地看著她面前十個水晶球竟然一個接著一個的破碎,然而衝天的光柱卻絲毫沒有消散的痕迹。

有些人連水晶球一半的光芒都引不亮,舒舒竟然一次性點亮了十個水晶球,而且散出的不是碎星光芒,而是衝天光柱啊!

她的凝靈力和冥想力強到連水晶球都承受不住破碎了,天賦之高究竟是高何地步了?

千雲舒看著桌上的水晶球碎片,又抬眼默默看著依舊刺眼的十道衝天光柱,「這什麼意思?」

「水晶球發出的光柱越高,越純凈,越耀眼的話,代表著你的凝靈力和精神冥想力的天賦越高!平常人測試大約都是星星、燈火的光亮……」

說到這,北辰以陌狹長帶笑的眼眸,雙目如星,眉梢泛灧。

如他所料,舒舒果然不是平凡的人。


他被譽為聖元第一次天才,當年測試的出來的光亮雖然也是光柱,但比起面前這十道衝破穹蒼的光柱,根本就是小巫見大巫。

放眼整個聖元大陸,也只有舒舒一人測試的天賦最高,她才是當之無愧的天才!

千雲舒心中一顫,又看了眼衝天的光柱,突然一股不好的預感瀰漫在她的世界里,「既然是這樣,那為何我從小不能修鍊靈力?」

「這就是我接下來要說的。」北辰以陌迎上她如墨玉般漆黑明亮的眼睛,正色道:「鳳凰弒在你體內吧?」

鳳凰弒是前世千氏的至寶,一向只有家主相傳。

而自己是靈魂穿越到這裡的,按理說鳳凰弒應該消失了,他怎麼會知道鳳凰弒的存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