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為填飽肚子犯愁的小丫頭,開始打起了早就有的主意。

可她又十分清楚,在霸主冒險團里,自己以後想要什麼,找哥哥都不用,只得找團長哥哥,才管用。

因此,今日一早起來,聽說團長哥哥和幾位殿主哥哥都要出來招人,她便纏著石娘,讓她陪自己找了出來。

丁宣聽小丫頭提出這個請求,不由笑道:「玉兒為什麼想要招人?」

「玉兒想著,以後做買賣,需要幫手啊。」

墨玉紅著小臉,扭捏的靠在丁宣身前,眨巴著明亮的大眼睛,期待的看著他。

丁宣道:「玉兒想要人可以,但不是今日。」

「為什麼呀?」

聽到前半句時,墨玉眼底閃過欣喜光芒,可後面一句才發現,團長哥哥拒絕自己了。

小丫頭抿了抿嘴,有些不甘心的問。

闌玉思 丁宣笑道:「等玉兒哪天明白了《經商秘典》中的道理后,團長哥哥再給你安排可靠的人,現在不行,明白嗎?」

「何況,今日是為冒險團招人,玉兒要聽話哦。」 ?雖然丁宣很重視眼前這小丫頭,但也不可能由著她的性子胡來,該拒絕的,還是得拒絕。

不過,他說話的語氣,令人十分舒服,並沒立即給小丫頭帶來不安與恐懼。

「那……那……好的吧。」

墨玉先是有些猶豫,原本還想說些什麼的。

可當她看到丁宣唇角那抹看似親切,實則十分堅定的微笑時,小丫頭立即轉了口風,答應下來。

丁宣為了不打擊她的積極性,抬手揉揉她的小腦袋,柔聲安撫了一句:「玉兒放心吧,團長哥哥說到做到,等你能通過哥哥的考核,必定幫你安排人手,讓你親自出去嘗試著做買賣。」

「嗯嗯,玉兒相信團長哥哥。」

墨玉點著小腦袋,「那團長哥哥,你們先忙著,玉兒回去修鍊了。」

「玉兒拜拜。」

丁宣對小丫頭揮揮手。

說出這兩個字,丁宣便愣住了。

自己一時間高興,竟將前世的辭彙用了出來。

若沒人聽得懂這個詞,那自己就糗大了。

果然,待他看向墨玉時,只見小丫頭微微一愣,隨即又欣喜的學他的樣,揮揮手道:「團長哥哥,拜拜。」

看小丫頭如此上道,丁宣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用眼神示意石娘,把孩子帶下去。

還好,並未耽誤招新時間,六十息時間剛剛過去,排隊的人開始有序的往他們幾人面前湊。

因為前期丁宣理在人群中有所觀察,因此招收起成員來,十分快捷。

雖依然是一個個排隊過來面前登記姓名、年齡、修為及特長。

但除了少數特別優秀的,丁宣一般都會直接讓他們下去等消息。

來自地球二十一世紀的年輕人,又怎會不明白,讓前來應招的人回去等消息,便等於沒消息。

他丁宣是冒險團的團長,不是慈善堂的堂主,因此,沒必要在乎那些少年們的心情。

等招到自己想要的二十五個名額后,便將這二十五人交給肖吉翎三個去處理。

他自己則起身返回駐地,簡單收拾了下,又獨自出門而去。

七天前請祁老幫忙打造的兵器,是時候前去拿回來了。

順帶將身上一些用不著的東西拿去兌換成可用之物。

團隊越來越大,人口越來越多,需要的資源成倍增加,他這個當團長的,不得不多做考慮。

阿彩看他要出門,死皮賴臉的跟著一起離開駐地。

「團長,團長,求求您,收下我吧。」

丁宣剛走出駐地不遠,便被一堵肉牆擋住去路,一個急切討好的聲音從肉牆上方傳來。

「我會很多東西,可以幫您跑腿,我力量很大,能幫忙當肉盾,特別耐攻擊。我……」

他愕然的停下腳步,看向擋在自己面前的會說話的肉牆。

肉牆很高,有兩米二以上,寬也足足兩米多。

不,準確的來說,應該是直徑兩米多,一個十分誇張的圓柱肉體。

以丁宣目前不到175的身高,站在這圓柱體面前,得後退兩步仰頭才能看清肉牆上面的情形。

只見在肉牆頂端,一顆健身球般大小的物體上,閃爍著兩顆亮晶的物體。

在其下面,還有兩片肉腸,一開一合的。

那聲音正是從這開合的兩片肉腸中發出來的。

「咕嚕。」

丁宣被眼前看到的畫面震撼到了,不自覺的咽著口水,深吸口氣,穩了穩心神才問:「你是……」

「團長,我是習圓圓,我是來應徵成為霸主團冒險者的。」

那巨大的腦袋微微低下,十分認真的介紹著。

生怕丁宣不給自己機會,他抬起大手碰碰碰的拍著胸膛,信誓旦旦道:「團長,您看我這身材肉,絕對耐攻擊。」

習圓圓也知道自己的優勢在哪裡,一而再的說起。

噗——

習圓圓,真是個呆萌的名字啊!

丁宣用了好大力,才沒笑噴出來,可他還是十分難忍的扯了扯唇角。

無奈的擺擺手道:「可我們今日的人手已招齊了,沒名額給你了。」

面對眼前這絕對肉盾般的人物,丁宣心裡多少有些意動,但這樣的人,怎會突兀出現在自己面前?

這讓少年心裡有些打鼓。

何況,這樣仰著頭跟人說話,丁宣十分不爽快,於是向身旁的阿彩招招手:「阿彩過來,讓哥到你身上去。」

阿彩聽話的來到丁宣面前,丁宣什麼也沒說,飛身便站在它背上,這才清晰看到眼前的肉盾少年。

是的,這肉盾就是個少年。

別看他身體大,腦袋也同樣大,可那臉上的稚嫩,丁宣還是能看出,這人最多不過十五歲而已。

這是個全身上下堆滿脂肪,可卻有雙精明大眼睛的少年。

看到他站在阿彩背上,名叫習圓圓欣喜的笑道:「團長,您看,圓圓是不是很壯實。」

丁宣唇角扯了扯,點頭:「的確夠壯實。」

「那團長你是收下圓圓了嗎?」

習圓圓驚喜的大叫著跳起來。

別看他重量型身材,這一跳竟躍上了站在阿彩背上丁宣的頭頂。

丁宣瞪大眼睛,看著這個動作和體型完全不成正比的少年,整個人吃驚得好久都說不出話來。

而習圓圓以為他已同意自己加入霸主團,因此,一次又一次跳起落下,落下又跳起,玩得不亦樂乎。

這下,丁宣對這大胖子的認知又多了幾分。

一個看上去超重量級的普通人,跳得那麼高,落下時卻輕如無物,毫無重量般。

這種落差感,讓丁宣內心的震撼又強烈了幾分。

以他如今鍛體十一重巔峰的修為,能輕易看出,眼前這圓形少年,體內根本沒絲毫修為。

可就這樣一個根本沒修為的少年竟能做出超越常人的運作來。

不過,震撼歸震撼,短暫的愣神后,還是十分不客氣的阻止他道:「我可沒這麼說收下你。」

「咦?」

習圓圓正興奮得不停跳躍呢,突然聽到丁宣這回答,不由一愣。

他這一愣神不打緊,高高躍起的龐大身體,便彷彿失去控制的重型機甲似的,直接墜落而下。

肥胖得誇張的身體失去了基本的控制,如一枚炸彈般重重砸到地面,發出砰的一聲巨響,吸引了不知多少目光。 姜雲卿滿臉驚訝,她看了眼花錦,沒想到它居然這般厲害。

之前她就察覺到花錦的修為怕是相當於外界破虛,這還是因為這裡無法感知規則之力的原因,等去了外界之後,它居然直接便能堪比破虛巔峰?

姜雲卿想起之前雷鳴他們說起過的,流明宗內豢養的那隻火靈鳥,據說曾經認了流明宗的一位老祖為主,所以才會一直留在流明宗內。

如果花錦認她為主,那豈不是和那火靈鳥一樣了?

姜雲卿不由心動。

她雖然已經入了半步破虛巔峰,可是感悟規則之力的事情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突破,她的修為若是放在年輕一輩里自然是頂尖的,可是放在整個東聖來說卻完全不夠看。

她想要回西蕪,甚至想要做一些她想做的事情,至少得等到她踏足破虛,甚至修為足以震懾住大部分人時,可如果有了花錦,屆時哪怕真有什麼意外,她也足以自保。

姜雲卿問道:「要怎麼才能讓它成為靈寵?」

官官說道:「很簡單,姐姐,你照著我說的做。」

火影:從雙神威開始 姜雲卿嗯了聲,便突然站直了身子,她手中結印,隨著官官在她識海之中的聲音無聲喃喃的說著什麼,隨即精神念力結成一道虛無之印,朝著花錦那邊落去。

花錦驚恐的瞪大了眼,它能感覺到姜雲卿落過來的東西是什麼,尖聲道:「主僕印?不!!!」

它想要後退,想要朝著姜雲卿動手,可是藤蔓尚未揮舞時,魂印便將它壓得不能動彈,它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道主僕印被打入它魂靈之中,而原本的掙扎漸漸消退,綠色的眸子茫然了一陣。

待到再回過神來之時,它心中對於姜雲卿已經沒有了半點怨憎,反而生出濃濃的依戀和敬畏,望向姜雲卿時眼中也滿是濡慕,低垂著花冠道:

「主人。」

旁邊幾人都是睜大了眼,就連姜雲卿眼中也閃過抹驚訝,她精神念力探向花錦時,就察覺到它身上再無半點惡意,而且她能夠輕鬆的控制著花錦,甚至讓它做任何事情。

唐瑜見著花錦恭謹模樣,忍不住驚訝道:「這是……契靈術?」

凌秦也是看向姜雲卿,目光閃爍。

契靈術在外界早已經失傳多年,整個東聖之上如今也只有流明宗內還有一隻曾經與流明宗老祖契靈認主,後來哪怕那老祖死去也心甘情願留在宗門,成為護宗靈獸的火靈鳥。

其他無論是隱世大族,還是各大宗門,都未曾有人再聽說過誰會這契靈術的。

姜雲卿她……

以前當真只是什麼都不懂的散修嗎?!

姜雲卿對著其他人驚訝的模樣,開口道:「我之前說過,我曾經得過一本古籍。」

幾人恍惚,隱約想起在雪原時,姜雲卿一口叫破秕谷獸后曾說過的話,她說她之前曾機緣巧合得到過一本古籍,上面記錄了一些外界失傳的東西。

之前他們還以為姜雲卿不過是隨口尋的借口,可此時瞧著她一臉認真的模樣。

奚佑微張著嘴,「所以,這契靈術上面也有?」 ? 總裁的午夜情人 「尼瑪,搞什麼?」

丁宣被這動靜嚇了一跳,隨口罵了聲,連忙用腳給阿彩傳遞消息,才險而又險的避開那墜下的肥胖身體。

幸好阿彩靈性十足,不需要丁宣出聲,便知道他的用意,只一個閃身,便帶著他遠離那片重災區。

「咳咳咳……」

但那飛揚的塵土,還是讓丁宣嗆得不輕,難受的咳嗽起來。

「團長,您怎能說話不算數呢?」

剛砸到地面的習圓圓,又敏捷翻身,從塵煙中衝出來,追著丁宣和阿彩的腳步,撲過來,可憐兮兮的看著他。

丁宣一挑眉:「我說過,我們霸主團今日的招新名額已滿,下次請早。」

「可下次是什麼時候?」

習圓圓聽說要等到下次,一下子著急了,龐大的身材帶著強大威勢壓過來,「不行,到那時,圓圓就餓死了。」

「團長,求求您,收下我吧,哪怕只是個編外人員,圓圓也願意啊。」

「我娘說了,圓圓不能沒事做,不然會被餓死的。」

丁宣痞笑,伸手拍在習圓圓無比寬厚的肩膀上:「放心,你餓不死。」

習圓圓一聽,雙眼一亮,可丁宣下一句,又將他剛看到希望的目光黯淡下來。

「哥相信,長這麼大都沒被餓死的你,再堅持一段時間也是可以的。乖哈,哥還有事,就不陪你玩了。」

習圓圓苦著肥臉,眼眶都紅了,大手伸出,就要來抓丁宣的衣服。

阿彩閃身,成功替丁宣避開了他抓來的大手。

但他卻可憐兮兮的道:「團長,不行啊,我娘說了,她要離開去很遠很遠的地方,沒法再照顧圓圓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